國共的成王敗寇,我的追憶 | 杜敏君

有些話憋在心裏,實在不舒服。成王敗寇,國民黨在大陸的失敗,理由千頭萬緒,不是一言两語能說清楚的。敗了就是敗了,多說無益。

但是大陸與台灣的年輕朋友,必須有個共識,大家都是炎黃子孫,國共的鬥爭,是一山不容二虎,毛、蔣之爭是建國路線之爭,不是個人權位、利益之爭,都是為了完成革命,建立新中國,為了中國的富強,為了免於飽受列強的欺壓,為了揚眉吐氣!

國民黨要負起抗日的全部責任,共產黨只需在淪陷區打遊擊戰,不能說沒有功勞,到底是局部戰鬥,且利用喘息的空檔發展勢力,犠牲慘烈的大會戰,卻是國軍全面擔負。

其次就是日本投跭,國軍接收的地區廣大,已兵疲民困,無力再戰,而陳誠的富將窮兵政策,引起士官兵之不滿,尤其是下令各部隊就地集中繳械解散歸鄉,讓這些抗日遠離家鄉的軍士,頓失倚靠,且在逃難的人潮中,到處都是從戰場退下來的傷兵,成了社會的亂源。

八路軍與新四軍,卻是紀律嚴明,深受人民的歡迎,共軍又善於收買人心,相形之下,國軍士氣渙散,焉有不敗之理?

最重要的一點,大家都在議論,老蔣搜括大陸人民的財寶,變成黃金,帶到台灣來。謊話說一百遍,即成真。疑惑的是,怎麼沒有政府財經單位出來還原真相?

事實上完全不是那麼回事,黃金是中央銀行國庫的,抗戰期間,人民能吃两餐稀粥就不錯了,哪來的黃金給你搜括?

我母親在軍統局工作,根本領不到多少薪水,常常燒開水涮包心菜(高麗菜),蘸醬油辣椒就吃得津津有味,但是滿頭大汗,我才四歲不到啊。

在共軍快打到南京時,爸爸帶我們兄弟俩去舘子吃餃子,要用大包包裝滿滿一袋的金圓券,通膨每刻都在漲,伙計不停的在嚒吆喝水餃一個漲200啦!爸爸一大包的錢不夠付,幸好老闆很熟,先賒帳。

那時我已小一,記得很清楚,後來鈔票已經失去信用,民眾直接用銀元(袁大頭)交換,用口吹一下,會嗡嗡響,以資辨識。

爸爸與父執輩同事聊到這一段,都搖頭歎息,說老毛比老蔣高明多了,大量印鈔票,擾亂金融,老蔣又下野,國民黨大勢已去。而且還談到,是要留在大陸,還是跟著老蔣到台灣?

兩岸的年輕人可知道這一段黃金的故事嗎?

兩宗中蘇同盟條約 | 張魯臺

中華民國與蘇聯於1945年日本無條件投降前一日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950年2月中華人民共和國與蘇聯簽訂《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而前之友好同盟條約自然失效。4年半內中蘇兩次簽訂友好同盟條約,蘇聯領袖始終是斯大林,中國領袖則分別是國民黨蔣介石與共產黨毛澤東,新條約的簽訂見證新中國的誕生,確實擺脫了不平等條約之屈辱。

前約:美國力促蔣委員長簽約

《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是受制於《雅爾塔密約》與在美國誘導下,中華民國對外國所簽的最後一個不平等條約。《雅爾塔密約》是美國、英國和蘇聯三國首領於1945年2月4日至11日在蘇聯雅爾塔舉行首腦會議所簽密約,三個國家協議劃分戰後勢力範圍,構建出雅爾塔框架,依約蘇聯在擊敗德國後三個月內,加入對日本作戰,戰勝日本後,將可收復庫頁島南部、獲得千島群島(日本稱北方四島),並保障其在大連港、中東鐵路、南滿鐵路的利益,以及蘇聯海軍在旅順口的租賃作為報酬。以上種種「利益」蘇聯在1943年德黑蘭會議中略有提及。

《雅爾塔密約》的簽訂,顯露出英、美領袖比蔣介石委員長急於盡早結束戰爭,1944年盟軍在多個戰場上節節勝利,唯獨中國戰場上能夠威脅日本本土的盟軍戰略轟炸機場卻盡數喪失,這一年急於求成的史迪威將軍因為提出某些要求,包括援助八路軍和新四軍與更高的軍事指揮權,而被蔣委員長擯出中國,接任的魏德邁將軍顯得謹慎的多,蘇軍出擊中國東北,成為英、美領袖的渴望,正中下懷的斯大林元帥卻表現得異常珍重蘇聯士兵的性命,英、美領袖顯然上當了,或者是本來就毫不在乎中國感受,斯大林輕易取得外蒙古與在東北的利益。

1949年8月5日美國國務院發表題為《美國與中國的關係》白皮書,清楚地提到:「…美國參戰後,國民黨顯然認定日本最後必將戰敗,以為可以有機會來改進他的地位,和中共做最後的決鬥。…戰爭後期中國抵抗力的部分衰弱,主要就是這種心理造成的。」實例就是胡宗南部隊屯兵西北,封鎖陝、甘、寧及監視延安,而不是開赴抗日前線。

1945年8月6日美國在日本廣島投下原子彈,8日蘇聯對日宣戰,89個師150萬軍隊衝入東北進攻日本關東軍,9日美國再在長崎投下原子彈,10日日本通過中立國瑞典、瑞士向盟國轉達有條件投降意願,在未獲答覆的情況下,8月15日天皇透過廣播宣佈無條件投降,日本投降前一日,中蘇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

蘇聯收穫滿滿,那麼中國獲得什麼?應該說蔣委員長獲得什麼?這可以從「斯大林對華政策聲明」中看出大概,主要內容是:

斯大林總書記盡全力促進由蔣主席領導的中國統一。
戰事結束後,中國應由蔣主席繼續領導。
斯大林總書記期待中國達成統一、安定,希望滿洲為統一的中國的一部分(註:蘇聯承認偽滿州國)。
對於中國沒有領土的要求,為了對日軍作戰而進入中國領土的蘇聯軍隊,尊重中國主權。
為使中國便於在滿洲組織行政組織,歡迎蔣主席的代表和蘇聯軍隊同行進入滿洲。
斯大林總書記同意美國對於中國所提倡的門戶開放主義。
斯大林總書記同意朝鮮由中、美、英、蘇四國託管。

美國方面依據斯大林聲明,認為是斯大林對於中國沒有絲毫領土野心的「保證」。

《雅爾塔密約》因為中國並未參與,有關中方的部分,只要中國不同意,那就是廢紙,蔣委員長一開始並未同意,為何最後還是與蘇聯簽了約?

蘇聯150萬大軍摧枯拉朽般的痛擊日軍,蘇聯已盡《雅爾塔密約》中的同盟國義務。日本早晚要投降,蔣委員長新的煩惱是,國軍遠在西南內陸,如何將軍隊盡速地派往華東近海省市與東北進行接收,而不至於讓日偽軍隊近旁的八路軍與新四軍就近接收,尤其是東北環境更加複雜與遙遠。

美國在雅爾塔向蘇方承諾必將促成中蘇和約的簽訂,美國必然要力勸蔣委員長並「曉以厲害」,與蘇聯簽訂同盟條約,將對蘇聯產生約束力,似乎是唯一遏止八路軍搶先佔據東北的「唯一」辦法,也是促使蘇軍戰後盡早撤出東北的「唯一」辦法。由於蔣委員長依賴美國甚深,聽從美國「建議」,也就成為「必然」,況且美國空軍已經在協助運兵。蔣委員長命令八路軍與新四軍原地待命禁止受降之不合理命令,盟軍統帥麥克阿瑟也應蔣委員長之請,同樣宣布禁止八路軍與新四軍受降,美國這麼配合,肯定是「值得信賴」的真心朋友,於是條約就簽了。

《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是美國先出賣後誘逼蔣委員長所簽,讓蘇聯佔得各種好處,美國損華利蘇就只是單純為人作嫁,而沒有分一杯羹嗎?事實上《中蘇友好同盟條約》一簽,蘇聯在中國之利益,也就被條約侷限在東北,蘇聯甚至於為此放棄在新疆扶植傀儡,所以實際情形是除東北之外,其他地區的「利益」都是美國的禁臠。美國飛機、運輸艦艇幫蔣委員長運送54萬軍隊豈能白幹?只有收穫更豐。

於是《中美商約》、《美國在華空中攝影協議》、《成渝鐵路修建協定》、《中美航空協定草案》、《中美三十年船塢祕密協定》、《中美憲警聯合勤務議定書》、《粵漢鐵路借款協定》、《中美航空協定》、《青島海軍基地祕密協定》、《滇越鐵路管理與川滇鐵路修築協定》、《美軍駐華祕密協定》、《中美海軍協定》、《中美農業協定》…,一個接一個的簽訂,貪婪遠勝蘇聯,尤其是美軍進駐青島,與蘇軍進駐旅順,中國的咽喉(渤海灣)就被美、蘇掐住了。戰後美軍在華殺姦之事並不少,最為人知的是沈崇事件,該事件揭露駐華美軍無法無天還享有治外法權。若非國共第二次內戰,美國勢力退出中國,二戰勝利後的中國就不是新的中國。

後約:新中國成立與毛澤東向斯大林祝壽

隨著抗戰勝利,國共矛盾與軍事衝突益發緊張,美國除了為蘇聯牽線之外,也在促成國共談判,1945年8月28日,毛澤東與周恩來、王若飛在美國大使赫爾利陪同下從延安飛至重慶,與中國國民黨代表王世杰、張治中、邵力子談判,達成《雙十協議》。但是一切都是為了給美國人面子,國軍運補到位之後,第二次國共戰爭還是無可避免地爆發。

《雙十協議》簽訂之後,國共之間仍然爆發大小軍事衝突,1946年4月15日,共軍在蘇聯紅軍撤離長春一個小時內突襲長春機場並佔領長春,國共兩軍在四平、長春等地爆發激戰,5月下旬國軍收復四平和長春,然也僅此曇花一現,東北戰局由陳誠接手之後,這位聲稱三個月內可以蕩平「匪患」的一級上將,在屢吃敗仗之下,被調往台灣任省主席,爾後成為國府在台灣的第二把手,而奪回四平、長春的孫立人反倒成為階下囚。

1946年6月26日國軍大舉向各解放區全面進兵,國共第二次戰爭爆發,美國總統杜魯門特使馬歇爾調停國共內戰,雖然曾經達成一定效果,但是美、蘇之間各懷鬼胎,國、共之間各有心思,馬歇爾最後還是白忙一場,美國也只有發布白皮書,罵罵國民黨為自己遮羞,等待著塵埃落定。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0月2日,蘇聯承認新中國,並決定建立外交關係。毛澤東再次萌生訪蘇念頭,希望能在12月斯大林70誕辰之際前往莫斯科祝壽。

蘇聯當然歡迎毛澤東前往祝壽,但也知道毛澤東要重訂友好同盟條約,拖字訣是一定要用了,然而祝壽活動結束後,各國賀壽人員陸續返回,毛澤東依然待在莫斯科,數日無公開活動。國際上出現種種猜測,英國的通訊社甚至散佈謠言說毛澤東被斯大林軟禁了,針對英國的通訊社散佈的謠言,1950年1月2日,《真理報》在頭版刊登塔斯社記者對毛澤東的訪問。其中特意披露,毛澤東訪問蘇聯的目的是:解決有關中華人民共和國利益的各項問題,首先是現有的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問題、蘇聯對中華人民共和國貸款問題及兩國貿易和貿易協定問題等。

至此峰迴路轉,斯大林很快決定與中國簽訂双方平等的《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以取代《中蘇友好同盟條約》。新約很簡短,只有6條,請參閱《維基百科/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斯大林為何改變心意?這與毛澤東顯示出的決心有一定的關連。新中國能向蘇聯爭回國家利益,也讓世界各國知道與新中國交往應有之態度。

蔣毛不能共和的教訓 | 天人合一

首先,蔣毛若共和,中國會怎樣:

第一,他們都是同一文化基因孕育出的壯苗。蔣先軍先政後文,其守文中規中距;毛由文而政而軍,灑脫、奔放、不拘一格。他們個性、風格雖異,血液裡卻都充溢著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救民於水火、扶國至上邦的英雄情懷、聖賢情懷、救世情懷,都寫下了無盡的風騷,都屬一代之豪傑,為民族、國家、世界、歷史做出了功績。他們可以和。

第二,他們本是一條戰壕的隊友。於中華民族最屈辱、最黑暗的時期爆發的辛亥革命、五四運動,開始了中華民族復興的偉大歷程,國共黨人是這偉大歷程的引領者,在實現民族獨立、自由、富強、復興上具有相同的抱負和主張。他們不該分。

第三,國共兩次合作,取得了北伐和抗日的勝利。他們和則民族利、國家興。

但是,他們沒能和。因為他們承接了太多的過去。中國千年專制,意志的施行、利益的取守、政權的更迭、聲名的毀譽,無不遵循實力(主要是槍桿子)原則,採取鬥爭形式。而鬥爭的絕對性、排他性、暴烈性、非理性,往往使人,哪怕是善良的人直至聖賢,也變成了利器,喪失良知和理性,表現得“春秋無義戰”:

黨同伐異,不問是非;
成王敗寇,不擇手段;
睚眥必報,不講寬容;
斬草除根,不留餘地;
唯我正確,不知反省;
你死我活,不死不休。

遺憾的是,當年同以反對封建專制為根本任務的國共黨人,不自覺踐行著舊的潛規則,將分歧擴大化、鬥爭絕對化、自我神聖化、對手妖魔化,都以“東風壓倒西風”為能勢,以致兄弟成仇、戰友反目,走上極端對立的道路。

好在歷史在前進、人會變聰明。
人們開始反省他們當年是否鬥得太凶、分得太急,也許還有另一種選擇。
現實業已證明,台港能出經驗,大陸也能出奇跡,兩岸四地的黑貓白貓在各自主義的集合下可以生存在同一片藍天。

歷史還啟迪我們:人類正進入地球村的時代。
人口、資源、環境、氣候、疾病、災害,對未知世界的無盡探索、對可持續增長的無量追求,正在將人類結成不可分割的生命、利益共同體;
保持人群個性、競爭和活力,防範人類自我耗損、戕害和毀滅,是人類面臨的共同課題;
人類的共同價值需要維護,其主要途徑是民主,民主有多樣實現形式;人類的共同價值是全體人價值的有機融合,不是一部分人對另一部分人的“專制”,在採納主流意見的同時,要尊重、保護少數人的意見甚至反對意見;
人類共同價值在歷史中形成、完善,接受歷史的核對總和揚棄,是與非不應由一家說了算,不宜匆忙下結論,不必要一次就弄明白;
不同的路線、主義、模式、觀點、應該允許共存、試驗、比較、競爭甚至碰撞;

解決社會矛盾,鬥爭不是唯一形式,戰爭只是無奈的手段,協商、容忍、寬恕、尊重、和解、等待甚或退讓亦是基本選擇;
人們的政治活動,不應該以任何理由,那怕是崇高的理由顛倒是非、欺騙民眾、撕裂族群、煽動民粹、挑動戰爭、分裂國土。

蔣毛若泉下有知,也應當和,或許已經和。
逝者已已矣,來者猶可追。蔣毛雖未共和,然心有千千一中結而未再戰。
我們呢,還要置幾十年來國裂家破人離的愁殤於不顧,置台海火藥庫隨時爆炸的危機於不顧,置中華民族復興偉業痛失千載良機於不顧,非要分出個是非高低!非要排出個老大老二!非要把對方搞倒搞臭!非要在今天就弄個明明白白!

我們應當拋棄封建主義黨爭舊習、拋棄冷戰思維、反對極端主義、擱置歷史糾纏,以天下為公為宗旨,從萬世和平作打算,平等協商、共和統一、憲政息爭。國共共和、兩岸共和、中華共和,直至世界共和。
切不可想:沒有大陸人,臺灣會怎樣;沒有臺灣人,大陸會怎樣。

評毛澤東 | Friedrich Wang

今天是毛澤東128歲冥誕。在中國歷史上,其實不缺乏像他這樣的怪傑,或者說梟雄。他能夠推翻一個舊時代,創建新的國家,並且在不斷的鬥爭當中,用自己的聰明智慧、毅力,當然還免不了許多的殘酷,不斷地勝出,說明這個人在政治鬥爭上已經爐火純青,展現出非凡的天分,甚至是所向無敵。

毛極度聰明而且邏輯清晰,總是能在不同的時間做出許多正確的決斷,而且能夠做到徹底的無情,這是他能夠勝利的主要原因。他熟讀中國歷史,對歷代中國政治的得失,以及各種宮廷鬥爭的狀況都有深刻的體會。更重要的是他對中國基層農民的性格非常清楚,早在1926年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中,就已經有非常露骨的刻畫。這些認知,都造就了他未來能夠革命成功的基礎。

他在1950年代與蘇聯的合作當中,成功地為中國建立了完整的重工業體系,讓中國的國際地位有明顯的提升,並且使得中國在一百多年的分崩離析後達成了真正的統一,這些都是他在整個數千年的歷史當中突出的成就。

在1949年之前,毛澤東關於革命、戰爭,以及對國民黨的鬥爭的判斷絕大部分都是正確的,所以他能夠在不利的情況下最後獲得勝利。1949到1956年之間,他決定參加日後讓他後悔的抗美援朝戰爭,以及發動反右運動,讓許多無辜的人以及知識份子受到極大的傷害。1956年之後所進行的農村集體化更是造成一場又一場的大饑荒,最支持他的農民因此死了幾千萬。他最後10年所掀起的文化大革命,到今天官方依然定調為一場浩劫,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傷害,以及對中國社會人心所造成的負面影響,直到今天仍然隱隱作痛。

毛生前說過,不在乎別人怎麼評斷他,他也給自己定過七三開的評價。但無論如何,我們客觀的說,他是在一個激進大革命的年代中的產物,是中國這一百多年激進革命下最終的一個結果。他留下的遺產很多,但是造成的傷害也很大,這在未來非常長一段時間都會受到許多人的討論,就跟後世到今天還在討論秦始皇、漢武帝一樣,永無止息的一天。

中國歷史發展到20世紀中葉,必然會出現一個這樣的人物。但是我們希望就這一個就好,永遠不要再出現第二個,或許也很難再出現第二個。

兩岸應互相體諒蔣、毛 | 杜敏君

秦珊:

我不相信政治人物會把宗教信仰看得那麼神聖。老蔣先生能寛恕日本敵人,為何就不能寛恕同胞的共產黨?在清黨、清鄉中殺人不手軟,連自己的同志只要牽涉到共產黨,照殺不誤,這是基督徒的神愛世人嗎?

杜伯伯,老蔣先生為了不讓蘇聯勢力滲透中國,不希望蘇聯藉著共產黨控制中國,所以對共產黨格外心狠手辣,這個原因您也知道。只不過他失敗了,所以越來越沒人能理解他,這也沒辦法。謝謝杜伯伯體諒大陸朋友的思想立場。既然中國人能夠寬恕太祖爺爺的錯,那麼對老蔣先生也寬容點吧。

杜敏君:

妳成長於共產社會,竟能以寛容的心體諒蔣先生,散發了人性的光輝。

說老實話,在我年輕的階段,對毛先生的清算鬥爭,掃地出門,搞得同胞雞飛狗跳,四處逃亡,非常痛恨。那時火車站擠得水洩不通,車廂內人潮動彈不得,車門階梯吊掛著人,有不少人時間久了,手腳鬆脫而跌下了火車,墜落慘死,而車頂上也爬滿了人,過隧道時被岩壁擠下不少人滾落冤死。這種慘狀,是我小小年紀親身經歷,鮮紅的血漬從沿途一層層堆滿的屍體流出,染紅大地。這是毛先生要的嗎?

我經歷此情此景,驚恐的心靈,晚上難以闔眼,惡夢連連,常常半夜驚醒過來,恨共產黨的殘忍,恨共產黨的慘無人性,好不容易熬過了十餘年的日本鬼子的燒殺擄掠,又面臨自相殘殺的內戰,那種恐懼不是後生的中國人所能想像的。這就是改革所要付出的代價嗎?如果共產黨是具有仁慈心的,大陸同胞會像熱鍋上的螞蟻四處逃竄嗎?

時過境遷之後,隨著年齡的增長,心情平復下來,冷靜思考,動亂的時代已經過去,已能體會毛先生的無奈,連自己的最親密的骨肉的生命都獻給了國家,還有什麼好怪罪的。從我父親的口中知道不能說的秘密,在毛、蔣先後離世之前,心中充滿了不安與懺悔,但是大禍已造成,只有讓時間來療傷了。

秦珊妹妹,我們有個共同點,就是嚴以律己,寛以待人,這樣才能化解仇恨。所以我能寛恕毛先生不得已的苦衷,妳能體諒蔣先生的無奈,而他們的動機都是為了救中國,如果兩岸同胞都能跳出冤冤相報的藩籬,迎向光明的未來,化干戈為玉帛,消滅萬惡的日奴瘋婆子該多好!

大陸人民的心聲 | 杜敏君

梁馨月:
鄧小平的改革開放,如不是建立在毛澤東建國初期的土地改革、婦女解放以及承受巨大外部壓力與制裁也仍然要研製核武,徹底擺脫美俄的控制與依附之上,是不會取得今日之成功的。
這就是毛、蔣之間的不同所在。兩蔣造就台灣經濟的騰飛是暫時性的,因為其向外對美國的依附從在大陸時期到台灣時期都不曾改變,向內人民內部的階級矛盾也並未解決而僅僅依靠的是暫時壓制。
否則今日的台灣也不會在大陸經歷過的歷史錯誤明明就擺在面前,卻仍然無法以史為鑒躲過人民內部鬥爭的浩劫。
非常同意先生所說之「大破大立」,蔣公所堅持的三民主義的建國思想並沒有錯,但是沒有大破談何大立呢?

大陸發展至今,一直都在修正中前行,但是說句實在話,關於「大破」的不討好的活都被毛澤東一個人做了,鍋也都他一個人背了。曾經幾次三番的政治革命給一代人帶來了無法磨滅的傷痛,如果憤怒和指責可以宣洩情緒或者可以為自己推卸責任、粉飾太平,那麼大陸上到政府下到人民群眾全都對著毛澤東罵就完事了,浩劫和親身經歷的苦痛都是他造成的!

可是,如果你現在真的能多瞭解大陸人民的心聲以及中央政府的態度,你會真的瞭解,越來越多經歷過並一步步走到今日走向未來的中國人會告訴你:毛澤東是一個偉人,是他帶領中國人民翻身做主人。

無論您是否能接受我的觀點,這都是我想說的心裡話。每次我說這些都得解釋我的外公曾是國民黨抗日將領,沒有撤台也遭遇過政治清算和各種苦難,但是我外公晚年最推崇的人就是毛澤東和鄧小平,共產黨的領導人都是好樣的!

杜敏君:
謝謝梁小姐詳細且鞭辟入裡的解說,雖然有少數部分不盡然同意,還是感恩妳的賜教。
自由寶島最大的貢獻是保存了中國五千年的歷史文化,幸好大陸在「批孔揚秦」之後,能急流勇退,改弦易轍,回歸復興了中華文化,台灣卻面臨毀壞中華文化,篡改歷史的大災難,如今連運來的故宮寶物都面臨毀棄的厄運,危機四伏。
大陸根本不必分心統獨問題,只要收復人心,台灣日殖政權的自我摧毀,指日可待。

 

蔣介石欣賞毛澤東 | 杜敏君

Go Mi Lee:
蔣介石十分欣賞毛先生,又愛又恨的,感嘆國民黨不能做到毛澤東的一元化,在被中共解放軍追得東奔西跑的1949年,他在日記裡不是罵毛澤東,而是讚毛澤東。1949年6月25日,蔣介石在日記中寫道:「看毛澤東所制《中國革命戰爭的戰略問題》,頗有益於我也」。他特别欣賞中共善于「檢討、研究、批評、學習、坦白」。說到底,蔣介石沒有形成概念化的軍事思想,而他的對手毛澤東有「十大軍事原則」。

哈哈,常看國共歷史,如看一部諜中諜大劇,國共的鬥智鬥勇情節十分精彩、有吸引力,令人欲罷不能。

杜敏君:
Go Mi Lee,的確如此。老蔣不但欣賞毛澤東,敗退台灣後,還在內部軍事會議上向高階將領訓勉,要以敵為師,學習毛澤東,研究毛的戰法。
並命令王昇成立政工幹部學校,將老共的政工制度完全移植過來,並學習六大戰法,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連部隊政工制度的名稱都一字不改的照單全收。
如連營的政工幹部稱指導員,師以上的稱政治部主任。
一直到我們第十期畢業那一年,民國53年才改為政治作戰的名稱。
連營幹部稱輔導長。學校改稱政治作戰學校。但是換湯不換藥,所研習的課程內容,仍然相同。
可見老蔣是老毛的粉絲。

遺憾的是,國軍只移植了老毛政工制度的軀殼,卻未學習到政工人員為黨奉獻犧牲,不爭名利的精神。
老毛的政工幹部是部隊團結的骨幹,鼓舞士氣的發動機。
國軍的基層政工人員卻與軍事主官爭名奪利,成了部隊團結的障礙,緊抓主官的小辮子,摸主官的底,連雞毛蒜皮的小事均不放過,每月定期向上級政戰部門滙報,讓各級主官恨得牙癢癢的,暗稱政戰人員是「撂北仔」。
政工制度非但不是部隊的正能量,反而成了部隊的分化戰力的累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