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中山的中華民國不一樣 | 鄭可漢

很多人就是不明白,孫中山時代的中華民國和蔣介石、汪精衛、李登輝…時代的中華民國完全不一樣。所有的革命行動、著作、理論都是孫中山完成的。孫中山從頭就跟貧苦的中國人民在一起,孫中山是社會主義者,孫死後,中華民國就走樣了,不是親美就是親日的走資派。

中華民國只是一個名相。我執、法執,你愛的是哪一個時期的中華民國?中山先生的理想已經在大陸實現,而超英趕美恐怕更往前一步!大家要知道,孫中山時期的中華民國包括所有左派人士!連毛澤東都是國民黨員。

孫中山:「天下大勢,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在中山公園,孫中山:「計利當計天下利!」

中山先生歷經百年國恥,若地下有知,一定大大讚揚推動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者,而不是斤斤計較蕞爾小島的選票。在台灣的政客裡,找不到一位像孫中山胸懷四萬萬同胞(現在是十四億同胞)的人!搞獨台者​尸位素餐,把孫中山放在歷史的倉庫中,附合洋霸的棋子理論,失魂失德,還支持港獨,站在十四億同胞的對立面,其泡沫化就不足怪也。

《老子》的經典智慧適可以表彰中山先生:
「執大象,天下往。往而不害,安平泰。
大道泛兮,其可左右。
萬物恃之以生而不辭,功成而不有。
衣養萬物而不為主,可名於小;
萬物歸焉而不為主,可名為大;
以其終不自為大,故能成其大。」

2016大型交響組歌孫中山-第三篇章:崇高人格/曲07《天下為公》

國父紀念歌

致敬愛的「中華民國派」– 向陳廷寵老將軍致敬 | 張輝

前言:阿扁的第一任行政院長,出生於大陸江蘇省的空軍上將唐飛將軍,在立院接受立委李慶華質詢,李問:「你是不是中國人?」,唐愣了兩秒鐘,囁囁嚅嚅的回:「我是中華民國人」。

中國歷史:自秦始皇帝統一天下後,秦、漢、隋、唐,宋、元、明、清,傳承至「民國」和「共和國」。

宋朝因兩帝被金所擄,高宗南遷,史稱南宋,也就是我們常稱的「偏安江南」及「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薰得遊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南宋政權維持了152年,亡於蒙古(後來的元朝)。明朝被平民革命和關外滿清兩大勢力所滅,但南明延續18年政權。中、日混血的延平王鄭成功延續南明政權在台灣共21年。南宋及南明(包括在台灣的明鄭)之所以最終被滅是因為當時沒有外力支助,撐不下去。

英國北美殖民地的英國人脫離英國的獨立戰爭,若沒有法國、西班牙等國際勢力明的、暗的支助,北美的英國人不可能短期內戰勝英國而獨立建立美國。而成功因素之一是天高皇帝遠,北美和英國可是隔著偌大的大西洋。

我們「中華民國」今天在台灣的角色很清楚,沒有美國,我們很難支撐,有了美國,我們可以「偏安江南」至今71年 (1949~2020)。

台灣有一股龐大勢力不允許「中華民國派」懷抱大中國意識,我們連提「統一」、「中國人」、「一國兩制」都會被千夫所指、霸凌圍剿。藍營政治人物也為選票考量不敢貿然論述、宣導,只是死抱著對外完全沒代表性,也幾乎不存在的國旗和國號(只適用於台澎金馬)。韓國瑜競選總統挫敗及高雄市長高票被罷免,已經顯現出「中華民國派」式微不振的端倪。

這股龐大勢力要斷了我們的根,要像美國一樣永遠脫離英國母體,他們更居心叵測的從改課綱、改兩岸歷史淵源開始,教育我們的子弟,引進新住民,強調各族語言、文化,是要稀釋我們的漢文化和中國傳統因素。

今天蔡政府和民進黨及獨派之所以收斂,所以因循苟且拖延制憲建國,僅僅是因為對岸的實力和統一的決心,以及美國的態度。骨子裡,他們像鴨子划水,還是不斷的動作。而藍營呢?如今,「中華民國派」有任何政治人物或代表性人物,敢公開稱「我們中國人或我們中國」嗎?

89歲的老將軍陳廷寵在陸官70周年慶祝大會上聲稱「我是中國人」,是極少數敢言的例外。陳老將軍在70年後的今天談黃埔軍魂或精神,還合宜嗎?

真正具黃埔軍魂的軍人不是在抗日戰爭時殉國,就是在國共內戰中殉黨了。碩果僅存在台灣的最後一位,應該是已過世的郝柏村,他身為在台灣黃埔精神的代表性人物,遇到受日本教育、當過日軍尉官的李登輝,竟受盡屈辱,下台身影悲壯!

目前因言(中國人)惹禍被民進黨政府圍剿、可能被處罰的陳老將軍,看在其他寥寥無幾、尚具黃埔軍魂的老將軍眼中,產生寒蟬效應是必然的,他們光是應付一個王定宇就招架不住了,不是嗎?

今天黃埔的五大信念安在?黨旗飛舞何處尋?李登輝、陳水扁加上蔡英文,總共28年的三軍統帥,昔日黃埔軍魂早已蕩然無存矣!(本文只是抒發拙見,沒有任何隱含之意。)

中華民國變成了台灣?! | 杜敏君

二蔣時代,提到中國與祖國,義正詞嚴的認為是中華民國。每到十月旗海飄揚,普天同慶,四海歸心,全球華僑如倦鳥歸巢般的飛回自由祖國,與我們分享中華民國的榮景。當大會國歌聲起,全場民眾肅立致敬,宏亮的歌聲響徹雲霄,感動的淚水含滿眼眶。

如今榮景不在,何故?是中共所逼嗎?外交友邦斷到不忍卒睹,也是中共打壓?
全球的瘟疫也是「中國」武漢病毒造成,我們不是中國人,所以與我們無關?
一切的一切都是中共的罪過!中共成了我們的替死鬼,這顆棋子還真好用啊!
為什麼二蔣時代與現在的人民有如此巨大的差別呢?
國人有深切檢討嗎?
以色列受到周邊阿拉伯異教徒國家的包圍,處境比我們更艱危,他們不是傲然挺立嗎?

自辱然後人辱,自尊然後人尊。自己都內爭不斷,相互撻伐、殘害,自己不站起來,仰賴虎視眈眈的狼犬虎豹的保護求生存,反而與自己的骨肉同胞砲口相對,狐假虎威,怎能不亡?
自己都不承認中華民國了,反而怪大陸打壓中華民國?自己都以身為中國人為恥,竟以日本為祖國,還要怪大陸同胞歧視我們,合邏輯嗎?合理嗎?

我在民國72年便為文在中華日報文化版刊出《注意正名》。
當時發現有媒體公然稱國家為「台灣」,就怕久而久之成為風氣,但是人微言輕,未起效用,今天果然約定俗成,不只積重難返,已被日殖竊國政權刻意操縱成獨立台灣國。

現在熱愛中國的大陸同胞看見祖國的台灣深入險境,能不出手嗎?如果讓台灣成為日本的領土而視而不見,將是中國人的奇恥大辱,永揹歷史罵名。

中華民國的歷史地位如何? | 杜敏君

王哲:

我來自大陸,忠於自己的內心,我要講一下真實的感受。我們從來沒有否認過中華民國和他的歷史地位,以及他為民族所作出的犧牲。就像我們從來沒否認過唐、宋、元、明、清一樣,中華民國是中國歷史的一個朝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前朝。我們尊重他也平視他。

有個血淋淋的現實就是成王敗寇,輸了就是輸了,失去了統治權,也就意味著失去所有權,也代表一個朝代的覆滅,難道非要趕盡殺絕才算是滅朝嗎?此時的中華民國是一個殘餘政權架構的流亡政府也不為過。很多台灣同胞生長在中國民國的旗幟下,可能完全不認同這個說法,可是主權只有一個,現在誰才是真正的代表中國走向世界強國之列?這就是現實!

杜敏君:

成王敗寇是霸道的說法。
您大部份的內容我同意,但是說「難道非要趕盡殺絕才是滅朝嗎?」
這點我不敢茍同,歷史上少康中興、勾踐復國、田單的以寡擊眾,最近的例子就是國軍五次圍剿,將毛澤東逼到延安窯洞,不是反敗為勝,中共今日能統治了除千分之3.6的中國,而無法統一台灣嗎?

在兩蔣時代,整軍經武,勵精圖治,延續中華文化,毋忘在莒,決心建設台灣為中國的模範省,為大陸同胞及海外僑胞的心所嚮往的自由祖國,只要中華民國的旗幟飄揚一天,中國就是分治,而且中華民國政權光復大陸,名正言順,中共從未統治過台灣省,出師無名。

可是現在兩岸局勢變化,自李登輝搞兩國論,蔡英文搞台灣國,自毀長城,已叛離中國,毀滅了中華民國,且投靠了日本,李登輝的日本祖國論,更是叛國的鐵證,兩岸已無和平協議的合理性,統一中國的責任自然落在中共政權的肩膀上。
如果錯過時機,等日本恢復了殖民台灣的時候,再來收復台灣,將面臨中、日第三次血戰,台灣即將淪為砲火的戰場。

謊言說一百遍就成真 | 杜敏君

房孟輝:

每個國家的長串名,都會有個簡稱方便上口。
中華民國現階段在台灣,簡稱『台灣』,口語認知已相約成俗。無關統獨。
簡稱的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簡稱的中國,不重疊,也不被誤解,可和平相對應。
中共長期以來稱我『國』政府是『台灣』當局。世界各國官民,也是稱我們『台灣』,來與簡稱的中國,做區隔。

『台灣』的稱法,都被中、外、台三方認證過了。
一個(台灣)各自表述:

1..我們認為是中華民國的簡稱。

2..世界各國官方認為是東太平洋的一個大島的地域名稱。

3..中共認為是中國台灣省的簡稱。

我國官方文書、外交領域,當然繼續稱『中華民國』以維國格。

為了讓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區隔,讓已窒息的外交困境,讓官民與世界互動方便行事,台灣之口語稱呼用法,早就行之多年。
蔣介石也都背書過的,如『made in Taiwan』,發行中華民國國名鈔票,簡稱『新台幣』。中華民國簡稱台灣,無關統獨藍綠,就湊合著用吧。

杜敏君:

學長這樣說就是馬英九的鄉愿說法,約定俗成,馬馬虎虎哲學。
我在三十多年前就發現有媒體將中華民國簡單化成台灣,發現不對,寫了一篇方塊文章「注意正名」,發表在中華日報的文教版上。

謊言說一百遍就成真

可惜人微言輕,風吹水無痕。
我們應該有實事求是的精神,凡事錯了就要勇於改正,以免以訛傳訛,人云亦云,結果是積非成是,到最後是倒果為因。有些事情是可以將就,國號絕不可妥協,俗諺道「行不改姓,坐不改名」,何況有關國格,國魂的國號呢?

照學長這樣說來 ,馬英九執政八年,對中華民國歷史課綱未撥亂反正,也可將就著看囉!
很多事情就要從大處着眼,小處着手啊!
照學長這樣的論調,反正2020誰當總統,人民還是照樣生活,又何必爭得你死我活呢!就湊合著、將就著吧。

 

為中華民國而戰?| 杜敏君

廖高蔚:
只要中共犯台,國家一個召集,我這個後備軍人絕對捍衛台灣民主到底!我寧願為了台灣的未來犧牲自己的命,也不要被中共玩死。

杜敏君:
感佩,但無言。您為倭奴而戰?打自己的同胞?

廖高蔚:
我是為中華民國而戰。

杜敏君:
老弟的精神令人敬佩,我比您癡長四十歲,想當年棄文從武,接受革命烘爐復興崗的洗禮,與您師出同源。但時代不同,當年的同學畢業後,都抱著殺身成仁的精神投身沙場,我在飛指部的第三年便請調情報單位,欲至敵後擔任策反工作,可惜未被飛指部長官同意,至此才於十二年後堅請退役轉教職,教育學生愛國精神。此志至今未變。
從您身上看到我的當年朝氣。

差別很大的是時代背景不同,當年是處於國家危亡之秋,時代造英雄,今天是處於國家一片奢靡腐化的社會,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國家存與亡?有幾個人還有您的愛國情懷,為捍衛中華民國而亡?您是英雄造時勢。
但是想問您的是,您効命疆場的國家總統是中華民國總統嗎?

您有接觸過高層的將領與基層的官士兵嗎?知道他們的想法嗎?募兵都困難重重,想盡辦法以利相誘,月入四萬元起跳,才勉強湊足員額,且弱不禁風,不服管教,暴行犯上案例層出不窮,一個營有二個連長住精神病院,操死剩下正常的連長,軍人戰死沙場,為國捐軀是光榮,但為業務過勞而死算什麼英雄?
飛彈不打靶機,打自家漁船,算戰技精確嗎?
您去問問有當軍官的親友,有幾位是因愛國而進軍校的?都是為了改善家庭經濟才考軍校,這樣的部隊能打仗嗎?

再說今天的三軍統帥,天天口出狂言,是軍人的靠山,然而天天演練萬鈞演習,乘裝甲車,乘直升機,在危機到來,先降落在美國在台協會待援,請問老弟,您護衛的是中華民國嗎?

 

你還寄望中華民國嗎?| 杜敏君

孫仁山:
老哥,有無想過?要中共本著治國優先順序,將航天、航母的經費挪至這些孩童身上,有無可能這些孩童的狀況可以大幅改善?

視頻:感動人的孩子們

杜敏君:
我實在不知跟你怎麼說了。你的動機都是百分百的愛中國的,絕對沒錯,所以沒有封鎖你,讓你在我平台做暮鼓晨鐘,讓先烈們稍感欣慰。

但是有沒有想到,你所想的一統中國理想,已無法由你幻想的中華民國去完成,倭奴叛國殖民黨與李賊日本人及軟腳蝦馬英九等,30年來已將三個輪次的國人,洗腦成暗獨的美、日走狗,已是根深蒂固的亡國奴,你還寄望他們嗎?
吳敦義根本是擺明的要偏安台灣,「想統的自己到大陸去」,這不是無遠大志向,只想與民進倭匪詐騙集團,爭當台灣國山寨王嗎?中華民國的名號只是他們的防護衣而已,已名存實亡,中華民國已是美國的準第51州,如果不是強大的中共,台灣便成為美國亞太地區的軍事戰略基地。中國將永無寧日。

你今天竟然動了婦人之仁的善念,希望中共自釋武力,解除武裝,祖國(中共+台灣)好不容易走到今天這個雄霸世界的局面,讓中國人洗盡五百年來被外寇欺凌的恥辱,如果自古以來的地下冤魂有知,都會額首稱慶。
你認為中共的強大核武,趕英超美的國防科技,是在對付台灣嗎?你應該知道答案的,殺雞需要用牛刀嗎?以今天中共的軍事力,想拿下台灣,時程是論月的嗎?台灣民心之脆弱,只要有個風吹草動,立刻土崩瓦解,能等到美國的馳援嗎?一個仰賴外寇撐腰的政權,有尊嚴嗎?
越南,朝鮮的教訓還不夠嗎?

政客不是不知,而是為了自身的利益,只顧短暫的目前,不顧未來亡國滅種的後果。
仁山老弟,你的美夢,實在不忍將你敲碎,有夢才能活的安心,你就繼續你的幻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