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美國竟與台灣相似地崩壞 | 郭譽申

筆者在學術界工作多年直到退休,好幾年前就逐漸感受到台灣的大學太多,幾乎每個高中畢業生都可以上大學,使很多不適合念大學的學生都上了大學,加以很多大學已經面臨招生不足,不願淘汰學生,而盡量放水讓學生終能畢業,導致大學畢業生程度低落、沒有專業能力,高等教育的成效因此乏善可陳。

大約四十年前我赴美留學,在加州大學攻讀電腦科學碩博士,攻讀期間課程緊湊、作業又多,而且淘汰率很高,令我佩服美國的高等教育確是名不虛傳。當年在美留學的印象使我格外憂心近年台灣的高等教育,然而最近讀了Tom Nichols所著《專業之死:為何反知識會成為社會主流,我們又該如何應對由此而生的危機?》, 讓我的認知大為改觀,台灣無獨有偶,美國的高等教育竟與台灣相似地頗為崩壞!

《專業之死》書中有一章介紹美國高等教育的崩壞,及其對專業的傷害,這一章的標題是「高等教育:客人,永遠是對的」。「現在的大學不再有學子與校方跟師資之間的承諾與期許,反而比較像是複數年期的夏令營。把大學的體驗當成產品,加以商品化,不僅正在摧毀大學學歷的價值,同時也在掏空美國民眾對於大學教育的認可與信心。」「年輕人不過高中剛畢業,就被捧在手心好聲好氣,不但吃的用的都好,還有人拍馬屁。」「年輕人…不經大腦地就跑來讀大學,壓根沒想過自己要如何畢業,或者不小心畢業後要如何就業。於是乎表定的四年變成五年,五年變成六年,六年變成醫學院的七年,延畢彷彿沒有上限。」「許多最頂尖的國立大學…正在卯起來生產有博士頭銜的畢業生,其速度早已不是學術圈或任何高階人才市場可以吸收。」「照講根本沒能力設研究所的二三流學校,也有不少還是硬開了博士班的課程來湊個熱鬧」。

以上所引的美國大學現象,跟台灣的很多大學實在非常類似。不過美、台的大學界仍有一點不同。由於尊師重道的傳統,台灣學生即使不好學、不受教,對老師仍有基本的尊重。美國學生卻常自以為是,甚至對老師出言不遜,尤其在發email時,時常忽略基本的禮數,這些在上述書中都有詳述。

美國大學的學費非常昂貴,台灣大學的學費則低廉得多,不料兩者竟有許多類似的弊病。我相信這些弊病僅呈現了高等教育的一般狀況,一般狀況之外的美國頂尖大學仍是極為優異,而台灣的頂尖大學也很不錯。不過國家社會不能僅依靠少數頂尖人才支撐,人員的普遍素質恐怕更重要。美國若不能改善其高等教育,提升它的普遍人員素質,它恐怕很難維持其全球領導地位。至於台灣,政府別再猶豫苟且,趕快設法讓辦學成效不佳的大學退場吧。

以初心示女兒 | 林長東

女兒好!
那天早上的明月真好,爸一早去爬山拍下!那麼無瑕地掛在天空,如果那就是一份人生的夢想、理想,高掛在內心深處,成為生命永恆的追尋,那該多好!

爸這一生很平凡,平凡的不堪記述,那是因為我缺少一個偉大的夢想或堅持的信念!雖然隱約之間也因生活的顛躓,而形成一些類似信念的價值觀,但終究不能給我大無畏的前進力量!

從小妳曾祖母總是告訴我,她與孩子,也就是妳祖父的辛苦,因妳曾祖父36歲早逝,曾祖母守寡含辛茹苦,與獨子相依為命,走過非常艱辛的歲月!所以曾祖母要爸爸記住父親如何的不容易,要爸爸能孝順,能分擔起那個曾經危如累卵的家!於是在爸年少的心中,就形成了一種強烈的責任,為我成長的林家付出心力,承擔起家族的責任!

爸是在責任的驅動下,走過大半的人生!所以爸曾經無怨無悔地為家族及每一個成員付出心力,代我父親,也就是妳的爺爺,負起許多責任,也就是妳母親不太諒解的許多事情的根源!因為,爸爸除了是妳的父親,爸也是一個家族的脊樑!

妳祖父有八個孩子,就靠一些農作及小店維持家計,在馬祖戰地戒嚴的歲月中,經過曾經毫無王法的歲月,再到74軍撤退到馬祖、軍管的日子,要養八個孩子長大、讀書、成家,其間難處確實不小!爸雖是老二,但大伯十幾歲離家從軍,所以爸在家中是實質的大兒子,必須為妳祖父扛下一些擔子,如是而已,也是爸年少的初心,回首來時路,爸問心無愧!

在責任心驅動下的人生,是被動的壓力,雖然爸在中年於佛教的理念下,也曾認養20個貧童,成為某大醫院弱勢病患的長期資助人!也付出了20餘年,但那都是微不足道的人間小景,不是一個波瀾壯闊的人生!因為,爸缺少了一個偉大的夢想,及生命中一個堅實的信念!

一晃眼妳與小敬都長大了,妳現在更是兩個女兒的媽媽!爸看妳工作認真、也很乖,但是人生只是過日子,那是不夠的,生命須要源源不絕的動力,使妳虎虎生風地前進!所以爸希望妳與小敬,該好好的想想,妳的夢想是什麼?為自己建立一個如明月的標桿,在內心深處能主動地喚起自己的生命力,並在正確、優越的價值與信念下,勇健前行!

爸漸老邁,能照顧妳們的已不多,但是如果妳們都有強烈的夢想、堅定的信念,那不論我在不在人間,相信妳們都會活的精彩,活出妳們一生美麗的景象!這是爸爸期待的!

爸留給妳們的生活資源並不牢固,只有在妳們的內心建立起夢想的堡壘、鋼鐵的信念,才能陪妳們度過一切生命的逆流與險阻!此刻夜幕漸沉丶爸在午後寫下這篇,希望妳們看後有所思考,能對妳們有幫助!

…..阿彌陀佛

為什麼來台灣 | 劉廣華

參加公家雙語計畫案結案餐敘,主軸是家庭同樂,所以都攜家帶眷。

有一些男性外籍教師舉家同來,多是台灣女婿,應該也是結褵多年,因為孩子最小的也都八年級了;有趣的是,爸爸年紀多偏長,感覺上好像是40、50歲之後才結婚生子的。

有點好奇為什麼?

是在走遍千山萬水浪跡天涯,在茫茫人海中,浮浮沉沉多年之後,動極思靜,才決定刀槍入庫馬放南山,從此以後身心安頓了吧!

分別聊了一下;還真是如此。

外籍老師多是人生閱歷豐富,歷經多種不同人生軌道,輾轉漂泊多國;多年以來,總會有這個那個的原因,讓他們沒幾年就要換個城市或工作,有的甚至多年來從未返回母國過;直至最終落腳台灣,自此進入尋常百姓家,過著安逸恬適無風無浪無飄泊的生活。

「那,是先找到真愛才跟著愛上台灣呢?還是先愛上台灣才順便找到真愛?」

劉杯杯半開玩笑的問。

哄堂大笑之後,湊趣的台灣女婿們在太座們「你給我好好說」的眼光注視之下,指天誓日的解釋著。

外籍人士為何喜歡台灣並進而在此定居的原因不少。

像是環境乾淨清潔,尤其是可以同時繳費買票傳真影印購物,甚至坐著用餐喝咖啡的便利店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遍佈大街小巷,讓生活非常便利;公共場合也多半有雙語或多語標示;而在年輕一代中,英文的使用也非常普及。

此外,低犯罪率也讓許多外籍人士覺得安心;劉杯杯就曾經聽女性外籍學生說,半夜三更走在台灣的街道上從不會感覺到害怕;在母國是不敢如此的。

再如,可以從香港腳看到心臟病的健保、超低稅率、近乎百分之百的城市網路覆蓋率、融合古今中外大江南北多樣特色的食物、歐美中日東南亞並存的多元文化、高水準的生活品質等等,更是外籍人士津津樂道的愛台原因。

當然,最常被提及的因素是友善。

許多外籍人士認為台灣人待人親切客氣,人們購物搭車不爭不搶文明有序富而好禮,有類於西方社會,所以適應上很容易。

平心而論,台灣人的友善絕對是事實,但也有不同的面向;像是能夠深切感覺到台灣人友善的,其實還是以白領的歐美人士居多。

即便如此,台灣人有時對於來台定居就業的歐美白領人士還是有些嘲弄懷疑的(cynical),認為放棄西方社會優渥生活條件來到台灣接受低薪生活的背後,一定有不為人知的原因。

是競爭力不足,在自己國家混不下去了吧?只能來教教英文,用本能混飯吃。

是出了事,來此避難躲禍的吧?無怪乎重視隱私,生活低調。

其實,劉杯杯自己也有一些個別的經驗,有些外籍教師多年來頗受禮遇,對於一些優惠的措施也就習以為常,有點忘了我是誰,權利跟義務之間的對應關係也就被犧牲了。

當然,多數外籍教師都不是如此;因為會在台灣成家立業養兒育女定居多年的人,就是以此為家了。

愛台灣的外國人,就是台灣人了!

厚道 | 劉廣華

臉書網友敘述家中水電修繕,雖工程甚小,但耗時耗工,後來還是優予給付工程款;即便內行友人後來精算告知多付了,網友不以為意,還是心存感激與體恤,覺得理應如此。

想到多年前隨長官出國,在機場接受地勤人員輪椅推送服務後,長官給了高於一般認知的小費;當時,劉杯杯心裡還稍稍腹誹了一下,頗不以為然,覺得破壞行情,會養壞服務人員的胃口。

後來年歲漸長才慢慢體會到,這其實就是厚道。

厚道指的是作人善良,待人誠懇寬容,不刻薄;所謂不刻薄著重的是,無論說話行事均能將心比心,換位思考。

優付工程款跟小費就是一種將心比心的體諒,感受到他人作事的辛苦跟不容易;只要自己能夠負擔,就多給一點又何妨?

有些人會跟路邊小販討價還價,多殺20塊就沾沾自喜;然而一轉身買起LV包包來,卻毫不手軟。

或有認為,小販亂開價當然要殺價,不殺價就是縱容。

其實,小販在街頭討生活,過的是披風冒露櫛風沐雨的生活,賺的本就是辛苦錢,能縱容到哪去呢?

就算街頭奸商玩個機巧,佔幾塊錢的便宜,又如何呢?厚道的人總是能夠換位思考,也總是有足夠的空間可以容得下這小小的市井狡獪。

厚道的另一層面是,留餘地。

其實,給人留餘地,也就是給自己留後路。

誠如《菜根譚》所言:「徑路窄處,留一步與人行;滋味濃時,減三分讓人嘗。」

人生在世起起落落,時榮時枯,何時得意,何時失意,沒有人可以控制得住。

如果說,人生得意須盡歡,那是得意忘形了;蓋人生本就無常,當風時切莫駛盡帆,畢竟東海揚塵猶有日,白雲蒼狗剎那間,世事變幻莫測,烈火烹油時起的朱樓、宴的賓客,不旋踵間,也就樓塌了。

曾國藩也曾說:「福不享盡有餘德,勢不使盡有餘力,話不說盡有餘地,事不做盡有餘路,情不散盡有餘韻,心不用盡有餘量。」

這說的就是,事事要留有餘地;因為,山水有相逢,山不轉路轉,作人作事太過決絕,就容易斷了自己後路。

而厚道的人,往往因為幫人留餘地,也就同時為自己創造了後路。

楚莊王有一次宴群臣,日暮酒酣燈燭滅,一片漆黑之中,有人偷拉楚莊王美人的衣服,意圖調戲;美人出手摘掉其人帽上冠纓後,向楚莊王告狀,命人上火,要找出這人來。楚莊王不理,反而要群臣把冠纓都摘掉後再點燈,當夜盡歡而罷。

三年之後, 晉楚大戰;其中有一名楚將奮不顧身多次拯救楚莊王於生死之際,獲勝之後一問,才知道就是當初醉酒調戲美人的將軍。

楚莊王當初的一念之慈,救的其實是自己的性命。

再現實一點,從辯證的角度來看,厚道其實不是一種品德,而是一種策略,讓自己立身處事無往不利的勝利策略!

台灣學者的悲劇 | Friedrich Wang

本世紀以前台灣社會迷信學者,好像只要學者講的都對。後來慢慢一些學者不自愛,曲學阿世,把這個群體的名聲搞壞,現在變成只要是學者,群眾就投以不屑以及藐視,好像要這樣做才會抬高自己的身價,形成一種很大的反智氛圍。

Friedrich認為,其實這兩個極端都是很荒謬的。

學者有其專業,也有其局限,他們的發言或主張的可靠度,端看是否符合其專業。學者有一部分因為長期不在社會的中低階層,也會使得其立論和眼光有所偏頗,造成一些盲點和誤判。但是學者有一般人所沒有的長處。因為專業知識的足夠,一個正常、不帶太多主觀意識的學者,可以有一般人沒有的視野和眼光,可以看到問題的深處,並且能發掘出其中可信度不足而必須要加以質疑的部分。

所以學者的意見只是整個社會意見中的一部分,但是比較值得注意的一部分。很可惜這30多年來台灣的學者自愛程度每況愈下,甘心為政治勢力或財團的打手走狗的不勝枚舉。幫忙這些勢力欺騙民眾的結果,最後就是把自己的信用也玩壞了。而這也是台灣社會很大的一個悲劇。

這也是一種無奈。自從那一位中研院院長帶頭出來攪和整個社會之後,台灣學者的形象就已經弄壞了。本來應該是藍綠政治勢力後的一種超然的制衡力量,也被徹底的弄死。現在的學者即使想要扮演上述的角色也已經不太可能。

所以學者只能笑罵由人?也不至於。就由自己做起吧,開大門走大路,言所當言,不逃避,不故作清高。我們就由自己做起,不必指望政黨或團體。

蒙古人又來了 | 劉廣華

一年一度的2019年全台蒙古學生聯誼會暨趣味競賽又來了,今年是第十年,一般年度固定活動每逢五或逢十,就應該要擴大舉辦一下;不過,蒙古駐台代表另有行程,就派了個資深官員來;主賓沒來,承辦單位自己一頭熱一邊吃米粉一邊喊燒,好像也不是個事。

想想,還是依舊例,由劉杯杯主持好了;是個既然山中無老虎,還是猴子來當大王的意思。

比較特殊的是,這次還來了一團偏遠牧區的高中校長團來共襄盛舉;讓他們跟蒙古孩子碰碰面,了解一下在台灣的求學生活也挺好的。

趣味競賽中的〈10人11腳〉對牧區高中校長很有吸引力,說是在蒙古沒看過這種比賽。

我解釋說,這個競賽要求的是團隊合作跟動作協同一致;默契好的隊伍,在一二一二的節奏下調整腳步,踢正步似的幾秒就到終點。

默契不好的,橫排隊伍兩邊不齊腳步不均左右腳互相拉扯,要不就舉步維艱,要不就一個個摔得東倒西歪,滾成一團。

看幾個校長躍躍欲試,就安排了幾個小隊輔跟他們搭配,湊10個人去玩一次,結果還不錯,至少是安全抵達終點,沒有滾倒在半路上。

射箭比賽是這兩年的新花招,想說蒼狼的後裔,曾經追隨成吉斯汗創建過橫跨歐亞蒙古大帝國的驃悍戰士,彎弓射大鵰還不就是個等閒事嗎!

沒想到多數同學一弓在手,先是疑惑的轉個幾圈,豎拿橫放試幾次,弦箭也不太搭得上;好容易就定位了,屏氣凝神瞄半天,手一放,以為箭出手,頭跟著轉到靶的方向,啥都沒看到,結果是手鬆,箭掉地上了。

有的是控弦熟練,殺氣森然,架勢十足;結果一箭射到後面舞台上;還有看著明明瞄準正前方,一出手,箭射出方向橫移45度,嚇得旁觀群眾狼奔豕突紛紛走避,怕一不留神給人一箭穿心。

劉杯杯在一旁不免喟嘆;看來蒼穹下縱馬奔騰,瀚海中持刃彎弓的馬上民族下了馬之後,自此刀槍入庫、馬放南山,就不再戰鬥了;顯然,刀槍劍戟是一概不識了。

這也許是所有遊牧民族走入現代化之後的共同現象吧!

文明了,但那一股誓與天爭的驃悍之氣也就弱了。

所好的是,這群蒙古孩子打起籃球來的氣勢依然驚人,搶起籃板球不依不饒,衝撞起來也很有殺伐征戰的金戈鐵馬之氣。

看來那一縷蒼狼魂是轉到運動場上了。

有趣的是,隨高中校長團來的一位教育局官員,見獵心喜,一時手癢,要求也要下來打一場;雖然賽程已定;不過,總是以客為尊,臨時徵招了幾位志願同學陪著打了場友誼賽。

教育官員的身手其實不差,後來聽說是蒙古前國手,難怪!

比較好奇的是,他們是來參加典禮的,怎會連球鞋都準備了?

學校承辦蒙古教育中心已經有12年之久;蒙古留台學生從個位數到現在的全台各校已有1400人之多,顯然多年經營還是有些成效。

祝2019年第10屆聯誼會暨趣味競賽順利成功!

如何跟孩子交談? | 杜敏君

Hao Kao:
老師,像韓市長和其夫人看到孩子們都會先蹲下來和他們交談,很多網上的都會嘲諷他們是戲精,意思是很愛演的樣子,這到底是怎樣的心態?

杜敏君:
看到您這個問題,真的很難過,我們的國人真的對孩子的教育水準太低了,這是一般家長都應該具備的教孩子的基本知識,自己落伍了,怎麼還好意思在網路上嘲諷別人正確的動作?不是引人非議嗎?是一種眼紅嫉妒的心態,更顯露自己的無知。可見他們不會是一個稱職的家長,怎麼會教出懂禮貌與尊重別人的好孩子?
可以想見到學校對老師興師問罪的就是這些家長。

教育子女身教、言教並重,父母更應該做子女的榜樣。
孩子人小,跟大人講話都需昂起脖子,覺得大人高不可攀,會有一種自卑的感覺,覺得自己很渺小。
大人蹲下身子和幼童交談,是一種尊重孩子的教養,孩子有平等的感覺,什麼心裡話都會願意跟你談。

我教的是高中生,入學的新生很怕跟老師談話,路上與老師對面相逢,也不會主動打招呼,我會主動的問他們好,跟他們話家常,但是他們緊張的支支吾吾,羞澀的不知如何回答。
我請他們到樹蔭下席地而坐,問他們生活瑣事與學習狀況,漸漸的就輕鬆了,也就無話不說了,到後來還會主動到辦公室來說出自己的新鮮事,與我分享,我成了亦師亦友的老師了。

為人父母師長者首先就要懂得如何跟孩子交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