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來台灣 | 劉廣華

參加公家雙語計畫案結案餐敘,主軸是家庭同樂,所以都攜家帶眷。

有一些男性外籍教師舉家同來,多是台灣女婿,應該也是結褵多年,因為孩子最小的也都八年級了;有趣的是,爸爸年紀多偏長,感覺上好像是40、50歲之後才結婚生子的。

有點好奇為什麼?

是在走遍千山萬水浪跡天涯,在茫茫人海中,浮浮沉沉多年之後,動極思靜,才決定刀槍入庫馬放南山,從此以後身心安頓了吧!

分別聊了一下;還真是如此。

外籍老師多是人生閱歷豐富,歷經多種不同人生軌道,輾轉漂泊多國;多年以來,總會有這個那個的原因,讓他們沒幾年就要換個城市或工作,有的甚至多年來從未返回母國過;直至最終落腳台灣,自此進入尋常百姓家,過著安逸恬適無風無浪無飄泊的生活。

「那,是先找到真愛才跟著愛上台灣呢?還是先愛上台灣才順便找到真愛?」

劉杯杯半開玩笑的問。

哄堂大笑之後,湊趣的台灣女婿們在太座們「你給我好好說」的眼光注視之下,指天誓日的解釋著。

外籍人士為何喜歡台灣並進而在此定居的原因不少。

像是環境乾淨清潔,尤其是可以同時繳費買票傳真影印購物,甚至坐著用餐喝咖啡的便利店三步一崗五步一哨的遍佈大街小巷,讓生活非常便利;公共場合也多半有雙語或多語標示;而在年輕一代中,英文的使用也非常普及。

此外,低犯罪率也讓許多外籍人士覺得安心;劉杯杯就曾經聽女性外籍學生說,半夜三更走在台灣的街道上從不會感覺到害怕;在母國是不敢如此的。

再如,可以從香港腳看到心臟病的健保、超低稅率、近乎百分之百的城市網路覆蓋率、融合古今中外大江南北多樣特色的食物、歐美中日東南亞並存的多元文化、高水準的生活品質等等,更是外籍人士津津樂道的愛台原因。

當然,最常被提及的因素是友善。

許多外籍人士認為台灣人待人親切客氣,人們購物搭車不爭不搶文明有序富而好禮,有類於西方社會,所以適應上很容易。

平心而論,台灣人的友善絕對是事實,但也有不同的面向;像是能夠深切感覺到台灣人友善的,其實還是以白領的歐美人士居多。

即便如此,台灣人有時對於來台定居就業的歐美白領人士還是有些嘲弄懷疑的(cynical),認為放棄西方社會優渥生活條件來到台灣接受低薪生活的背後,一定有不為人知的原因。

是競爭力不足,在自己國家混不下去了吧?只能來教教英文,用本能混飯吃。

是出了事,來此避難躲禍的吧?無怪乎重視隱私,生活低調。

其實,劉杯杯自己也有一些個別的經驗,有些外籍教師多年來頗受禮遇,對於一些優惠的措施也就習以為常,有點忘了我是誰,權利跟義務之間的對應關係也就被犧牲了。

當然,多數外籍教師都不是如此;因為會在台灣成家立業養兒育女定居多年的人,就是以此為家了。

愛台灣的外國人,就是台灣人了!

厚道 | 劉廣華

臉書網友敘述家中水電修繕,雖工程甚小,但耗時耗工,後來還是優予給付工程款;即便內行友人後來精算告知多付了,網友不以為意,還是心存感激與體恤,覺得理應如此。

想到多年前隨長官出國,在機場接受地勤人員輪椅推送服務後,長官給了高於一般認知的小費;當時,劉杯杯心裡還稍稍腹誹了一下,頗不以為然,覺得破壞行情,會養壞服務人員的胃口。

後來年歲漸長才慢慢體會到,這其實就是厚道。

厚道指的是作人善良,待人誠懇寬容,不刻薄;所謂不刻薄著重的是,無論說話行事均能將心比心,換位思考。

優付工程款跟小費就是一種將心比心的體諒,感受到他人作事的辛苦跟不容易;只要自己能夠負擔,就多給一點又何妨?

有些人會跟路邊小販討價還價,多殺20塊就沾沾自喜;然而一轉身買起LV包包來,卻毫不手軟。

或有認為,小販亂開價當然要殺價,不殺價就是縱容。

其實,小販在街頭討生活,過的是披風冒露櫛風沐雨的生活,賺的本就是辛苦錢,能縱容到哪去呢?

就算街頭奸商玩個機巧,佔幾塊錢的便宜,又如何呢?厚道的人總是能夠換位思考,也總是有足夠的空間可以容得下這小小的市井狡獪。

厚道的另一層面是,留餘地。

其實,給人留餘地,也就是給自己留後路。

誠如《菜根譚》所言:「徑路窄處,留一步與人行;滋味濃時,減三分讓人嘗。」

人生在世起起落落,時榮時枯,何時得意,何時失意,沒有人可以控制得住。

如果說,人生得意須盡歡,那是得意忘形了;蓋人生本就無常,當風時切莫駛盡帆,畢竟東海揚塵猶有日,白雲蒼狗剎那間,世事變幻莫測,烈火烹油時起的朱樓、宴的賓客,不旋踵間,也就樓塌了。

曾國藩也曾說:「福不享盡有餘德,勢不使盡有餘力,話不說盡有餘地,事不做盡有餘路,情不散盡有餘韻,心不用盡有餘量。」

這說的就是,事事要留有餘地;因為,山水有相逢,山不轉路轉,作人作事太過決絕,就容易斷了自己後路。

而厚道的人,往往因為幫人留餘地,也就同時為自己創造了後路。

楚莊王有一次宴群臣,日暮酒酣燈燭滅,一片漆黑之中,有人偷拉楚莊王美人的衣服,意圖調戲;美人出手摘掉其人帽上冠纓後,向楚莊王告狀,命人上火,要找出這人來。楚莊王不理,反而要群臣把冠纓都摘掉後再點燈,當夜盡歡而罷。

三年之後, 晉楚大戰;其中有一名楚將奮不顧身多次拯救楚莊王於生死之際,獲勝之後一問,才知道就是當初醉酒調戲美人的將軍。

楚莊王當初的一念之慈,救的其實是自己的性命。

再現實一點,從辯證的角度來看,厚道其實不是一種品德,而是一種策略,讓自己立身處事無往不利的勝利策略!

台灣學者的悲劇 | Friedrich Wang

本世紀以前台灣社會迷信學者,好像只要學者講的都對。後來慢慢一些學者不自愛,曲學阿世,把這個群體的名聲搞壞,現在變成只要是學者,群眾就投以不屑以及藐視,好像要這樣做才會抬高自己的身價,形成一種很大的反智氛圍。

Friedrich認為,其實這兩個極端都是很荒謬的。

學者有其專業,也有其局限,他們的發言或主張的可靠度,端看是否符合其專業。學者有一部分因為長期不在社會的中低階層,也會使得其立論和眼光有所偏頗,造成一些盲點和誤判。但是學者有一般人所沒有的長處。因為專業知識的足夠,一個正常、不帶太多主觀意識的學者,可以有一般人沒有的視野和眼光,可以看到問題的深處,並且能發掘出其中可信度不足而必須要加以質疑的部分。

所以學者的意見只是整個社會意見中的一部分,但是比較值得注意的一部分。很可惜這30多年來台灣的學者自愛程度每況愈下,甘心為政治勢力或財團的打手走狗的不勝枚舉。幫忙這些勢力欺騙民眾的結果,最後就是把自己的信用也玩壞了。而這也是台灣社會很大的一個悲劇。

這也是一種無奈。自從那一位中研院院長帶頭出來攪和整個社會之後,台灣學者的形象就已經弄壞了。本來應該是藍綠政治勢力後的一種超然的制衡力量,也被徹底的弄死。現在的學者即使想要扮演上述的角色也已經不太可能。

所以學者只能笑罵由人?也不至於。就由自己做起吧,開大門走大路,言所當言,不逃避,不故作清高。我們就由自己做起,不必指望政黨或團體。

蒙古人又來了 | 劉廣華

一年一度的2019年全台蒙古學生聯誼會暨趣味競賽又來了,今年是第十年,一般年度固定活動每逢五或逢十,就應該要擴大舉辦一下;不過,蒙古駐台代表另有行程,就派了個資深官員來;主賓沒來,承辦單位自己一頭熱一邊吃米粉一邊喊燒,好像也不是個事。

想想,還是依舊例,由劉杯杯主持好了;是個既然山中無老虎,還是猴子來當大王的意思。

比較特殊的是,這次還來了一團偏遠牧區的高中校長團來共襄盛舉;讓他們跟蒙古孩子碰碰面,了解一下在台灣的求學生活也挺好的。

趣味競賽中的〈10人11腳〉對牧區高中校長很有吸引力,說是在蒙古沒看過這種比賽。

我解釋說,這個競賽要求的是團隊合作跟動作協同一致;默契好的隊伍,在一二一二的節奏下調整腳步,踢正步似的幾秒就到終點。

默契不好的,橫排隊伍兩邊不齊腳步不均左右腳互相拉扯,要不就舉步維艱,要不就一個個摔得東倒西歪,滾成一團。

看幾個校長躍躍欲試,就安排了幾個小隊輔跟他們搭配,湊10個人去玩一次,結果還不錯,至少是安全抵達終點,沒有滾倒在半路上。

射箭比賽是這兩年的新花招,想說蒼狼的後裔,曾經追隨成吉斯汗創建過橫跨歐亞蒙古大帝國的驃悍戰士,彎弓射大鵰還不就是個等閒事嗎!

沒想到多數同學一弓在手,先是疑惑的轉個幾圈,豎拿橫放試幾次,弦箭也不太搭得上;好容易就定位了,屏氣凝神瞄半天,手一放,以為箭出手,頭跟著轉到靶的方向,啥都沒看到,結果是手鬆,箭掉地上了。

有的是控弦熟練,殺氣森然,架勢十足;結果一箭射到後面舞台上;還有看著明明瞄準正前方,一出手,箭射出方向橫移45度,嚇得旁觀群眾狼奔豕突紛紛走避,怕一不留神給人一箭穿心。

劉杯杯在一旁不免喟嘆;看來蒼穹下縱馬奔騰,瀚海中持刃彎弓的馬上民族下了馬之後,自此刀槍入庫、馬放南山,就不再戰鬥了;顯然,刀槍劍戟是一概不識了。

這也許是所有遊牧民族走入現代化之後的共同現象吧!

文明了,但那一股誓與天爭的驃悍之氣也就弱了。

所好的是,這群蒙古孩子打起籃球來的氣勢依然驚人,搶起籃板球不依不饒,衝撞起來也很有殺伐征戰的金戈鐵馬之氣。

看來那一縷蒼狼魂是轉到運動場上了。

有趣的是,隨高中校長團來的一位教育局官員,見獵心喜,一時手癢,要求也要下來打一場;雖然賽程已定;不過,總是以客為尊,臨時徵招了幾位志願同學陪著打了場友誼賽。

教育官員的身手其實不差,後來聽說是蒙古前國手,難怪!

比較好奇的是,他們是來參加典禮的,怎會連球鞋都準備了?

學校承辦蒙古教育中心已經有12年之久;蒙古留台學生從個位數到現在的全台各校已有1400人之多,顯然多年經營還是有些成效。

祝2019年第10屆聯誼會暨趣味競賽順利成功!

如何跟孩子交談? | 杜敏君

Hao Kao:
老師,像韓市長和其夫人看到孩子們都會先蹲下來和他們交談,很多網上的都會嘲諷他們是戲精,意思是很愛演的樣子,這到底是怎樣的心態?

杜敏君:
看到您這個問題,真的很難過,我們的國人真的對孩子的教育水準太低了,這是一般家長都應該具備的教孩子的基本知識,自己落伍了,怎麼還好意思在網路上嘲諷別人正確的動作?不是引人非議嗎?是一種眼紅嫉妒的心態,更顯露自己的無知。可見他們不會是一個稱職的家長,怎麼會教出懂禮貌與尊重別人的好孩子?
可以想見到學校對老師興師問罪的就是這些家長。

教育子女身教、言教並重,父母更應該做子女的榜樣。
孩子人小,跟大人講話都需昂起脖子,覺得大人高不可攀,會有一種自卑的感覺,覺得自己很渺小。
大人蹲下身子和幼童交談,是一種尊重孩子的教養,孩子有平等的感覺,什麼心裡話都會願意跟你談。

我教的是高中生,入學的新生很怕跟老師談話,路上與老師對面相逢,也不會主動打招呼,我會主動的問他們好,跟他們話家常,但是他們緊張的支支吾吾,羞澀的不知如何回答。
我請他們到樹蔭下席地而坐,問他們生活瑣事與學習狀況,漸漸的就輕鬆了,也就無話不說了,到後來還會主動到辦公室來說出自己的新鮮事,與我分享,我成了亦師亦友的老師了。

為人父母師長者首先就要懂得如何跟孩子交談。

你出國交換了嗎 | 劉廣華

日前參加一場兩岸澳台高等教育全球移動的論壇,面對兩岸三地一時俊彥的國際教育同行很是興奮,大家針對相關議題交換意見,各種不同觀點匯集激盪,時有火花產生,感覺受益良多。

其中大家均有共識的是,讓學生有機會出國交換真的非常重要;因為學生可以因此大開眼界增廣見聞學習新知,語文能力增強之外,也有機會結交全球青年菁英。

事實上,根據我國教育部統計,在2008-2018的10年間,雖然台灣學生赴美人數在持續減少當中;不過,整體出國的人數是增加的,而且赴英澳加日法德等國家的人數也在增加,顯見台灣青年出國留學交換的風潮不但依舊,而且目標國家更為多元而豐富。

不過,若以2018年大約125萬人的在學大專學生人數來看,也就只有4萬多人有過海外留學經驗,就是大約3.3%的比例;較諸歐美先進國家大約10%的人數,德國甚至高達29%的人數而言,台灣出國留學交換的學生人數其實還很有成長的空間。

那麼為何台灣大專青年出國留學交換的人數不多?

根據劉杯杯在國際教育領域服務多年的觀察所得,不外乎幾個因素:

首先,經濟當然是主要的影響因素。

雖然多數交換計畫不需要付學費,但是,出國機票以及所有的食衣住行等等生活開支也是一筆負擔;而幾乎所有的歐美國家包括日韓在內,其生活消費開支都遠高於台灣;讓許多揹學貸還要一邊念書一邊打工的青年學子,只能望出國而興嘆。

其次,是父母的難以割捨。

平心而論,當然有許多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父母願意讓子女展翅高飛自由發展;但是還是有許多保護過度的直升機父母(helicopter parents)怕孩子吃苦怕孩子受傷害而不願放手。

典型的反應是,出國增廣見聞就參加旅行團就好了,哪需要交換哪?

其實,出國遊玩跟必須自己面對生活課業適應文化衝擊,安排一切大小事的出國留學交換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東西,焉能相提並論?

再者,學生自己的怕苦畏難也是很重要的一個因素。

台灣的生活條件實在是太舒適了;幾乎每個街口都有小七,對面轉角就是小吃店;交通條件佳,出門騎機車搭捷運都方便;天氣也好,四季如春氣候舒爽宜人;生活步調優閒,到處都熟門熟路的。

出國嗎?何必呢!人生地不熟,食衣住行都是麻煩,還有語言問題;被當掉怎麼辦?回來說不定還要延畢,算了吧!

當然,還有學生自己獨立程度的問題。

劉杯杯就曾經碰過學生交換在國外,遇見宿舍沒有熱水網路不通的問題,結果學生的處理方式竟然不是直接跟交換學校反應,而是打電話回家跟媽媽訴苦,媽媽再打電話到學校抱怨,同仁再打電話跟姊妹校協調。

這一連串的過程只有瞠目結舌四字可以形容!

多年前,曾經有一位德國交換生來台交換;而就在我們預期應該還要有一次聯繫,再到機場接人的同時,他老兄竟然一身風塵僕僕揹個碩大背包,突然的出現在我們辦公的櫃台前。

我們當時的反應,也是只有瞠目結舌四字可以形容!

歐洲的孩子怎麼就能夠如此的獨立自主!

台灣孩子無論在課業上或是聰明才智上都絕不遜色於任何一個國家的年輕人;如果經濟問題可以解決的話,真的每個人都要勇敢的走出去。

異鄉人 | 劉廣華

十一月初來到首爾,以前叫做漢城;這名字聽來頗能令人發思古之幽情,不知為甚麼改了?

以節氣而論,現在這時間已過「霜降」,還要幾天才到「立冬」,秋不秋冬不冬的,很難穿衣服;來之前準備了外套手套背心帽子全副武裝,都沒用上;人在戶外雖然有點涼意,卻並不冷,走在秋色濃重紅葉黃葉掛滿枝頭的行道樹下,涼意沁人,反而覺得有幾分振奮精神的舒爽。

此次來韓參加的是大型的教育展,寬大的會場中,滿滿的是來自三、四十個國家上百所的大學跟教育機構,台灣各校僅佔一區,在世界名校環伺中想要脫穎而出,要加倍賣力。

承辦單位派了個翻譯來協助;是一位清秀的小女生,口齒便給活潑伶俐,一下子就熟了,卻才發現是自己學校畢業的校友,來韓發展已有5年,平常接些港澳台來韓拍攝婚紗照的客人,協助翻譯跟打理相關的事物。

利用空檔聊了一下,聽她說著如何起心動念的來到韓國,如何決定要留下來發展;眼睛發著光,熱切地說著話,自身經歷跟未來期許娓娓道來,聽著聽著,感覺到那滿滿的熱情都要溢出來了。

到了下午,也是校友已在韓發展10年的前同事來攤位相認;多年不見,抓著空檔敘述別後離情,絮叨著聒噪著,幾年來的雞毛蒜皮說來竟也是跌宕起伏,處處驚心,引起一聲又一聲的驚嘆連連。

更開心的是,老同事十年努力有成,不但站穩腳步,也已進入領導階層。

聽她說得雲淡風輕,不過人在異鄉以外國人的身分渡過的這十年應該也是血淚斑斑,要用一筆又一筆的濃墨重彩才寫得出來的故事吧?

這些都是優秀的校友,卻選擇出國發展;犬子亦然,學業完成之後,也決定就地工作,不回台灣。

不由想到,台灣怎麼了?為何稍有機會的年輕人都選擇離開?

根據牛津經濟公司(Oxford Economics)調查報告指出,台灣2021年可能成為全球最缺乏人才國家。

是的,這件事正在發生當中;台灣不但吸不到人才,也留不住人才;據統計,目前赴國外工作的年輕人已經高達70餘萬,更有人說其實真正的數字已經高達百萬。

為什麼?

低薪絕對是罪魁禍首;根據主計總處調查統計,全台有300萬人月薪在3萬元以下,占就業人口3成左右;月領3到5萬元的上班族占就業人口5成;這樣的薪水,買不起房子,結不了婚,也養不了小孩。

雪上加霜的是,過去20年來,台灣已經不是全心全意發展經濟曾經創造出經濟奇蹟的寶島;而是天天喊著護主權救台灣,意識形態激烈對立,民粹當道的是非之地了。

其實,多數庶民百姓年輕人的要求並不高,想法也很簡單;有工作可做有錢可賺,努力會有結果,可以結婚可以付房貸小孩可以上大學。

僅此而已。

而當連這樣基本的需求都無法滿足時,年輕人除了離開遠赴他鄉,做個異鄉人之外,還能有什麼選擇?

正想著,有個韓國家長來問入學;劉杯杯打起精神開始介紹學校科系,也很誠懇的說明台灣政府歡迎國際生在畢業之後留台工作…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