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學教文言談教育改革,兼論兒童讀經的成效 | 譚台明

前兩天寫一小文,回答大陸網上很熱門的一個問題︰「為何民國出大師,現在沒有?」(參見《為什麼民國出大師,現在沒有?》) 這問題在我看來極簡單,就是民國大師小時候學的都是文言,老的一套,所以底子好。但我也指出,文言教育,從小就開始把不適學的人淘汰,所以並不適合全民義務教育。

我想可以再講詳細一點,以前的私塾教育是怎麼進行的。首先就是背,背一些有用的東西,從三、百、千、千(《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和《千家詩》)開始,然後就是《笠翁韻對》或是《幼學瓊林》之類的東西,然後就進入《四書》了。只背不講,大家看國父孫中山的軼事就知道。很多人在一間教室(學堂)各背各的,各有各的進度。老師也不是完全不講,總是會在重要的地方指點一下,幫學生能更快的記熟。對聰明的學生,老師心生歡喜,自然會個別指導一些(私塾自然都是個別化教學)。

莫小看「背」這件事,這並不是純粹的死記。當然,一開始是死記,但記得東西多了,彼此交錯,自然有助於融會貫通。背多了就懂(加上老師的適時指點),並不是沒有道理。懂了才背得快,進度就快。這樣,就形成了自然淘汰。「聰明」的小孩,背得快,悟性高,正向循環,很快就有了基本的積累。而笨一點的孩子,老是記不住,更無法懂,一本書翻來覆去背不下來,遲遲無法進入到下一本,久而久之,就不想讀了,自然改走他途。

當然,這裡的「聰明」要打個引號,純粹指對語文的悟性而言。在其他方面的聰明,如音樂、美術、數學、體育…,可能都被過濾掉、埋沒掉了。所以,私塾加文言的傳統教育,其實是一種偏科的淘汰賽,不適合「讀書」的人,早早被淘汰,不必在學堂裡浪費全社會的生產力。

在此,我們可以順便討論一下兒童讀經教育。讀經教育,走老路,本質是淘汰賽。但現代的讀經教育並不淘汰,而是要所有小孩都要努力去讀去背;這對那些對語文缺乏穎悟的孩子,其實並無幫助。認為讀經可以使小孩聰明,其實是因果倒置。聰明的小孩在讀經教育下,可以早早有積累,而非笨者經過讀經變聰明。(當然,再重複一次,這裡的「聰明」都是要加引號的。)

兒童讀經也主張背英文,很多希望雙語教育的人也十分贊成。其實這也是完全無效的。雙語教育,首先要環境。ABC(美籍華人American-Born Chinese)可以雙語是因為外面講英文,回家講中文。事實上,雙語到最後,必須是有一個為主,另一個為輔;ABC們絕大多數都是以英文為主了,畢竟這是社會上立足的主要語言。就如同台灣的多數人都是以國語(普通話)為主,方言只是生活中的輔助;真正的思考與重要的意思表達,還是以國語為主。除非刻意地要走雙語兼通的學術道路,否則是不可能自然地將雙語都學好。

台灣在沒有中英雙語的自然背景下要推雙語教育,這只能說是低智商與低自信的人做出的低級決策。

言歸正傳,現在的小學教育,四育並進,眾苗並發,有利於及早發現各種藝術與體育類科的人才,但就語文與數理天資較好的人來說,確實是浪費生命。原因無他,就是語文與數理這樣的天賦(除了極少數頂尖天才)必須在一個環境之下逐步顯現,而不能如藝術、體育是生命天賦本能的直接表現。而今天小學的語文與數理過淺,使得語文與數理資優生得不到足夠的刺激,不能及早精進。但若將課程內容改深,則不利於眾多能力欠佳的芸芸眾生。在過去,菁英教育,這些人本來就該被淘汰;在今天,全民教育,我們當然不能這樣做。至少不能給小小年紀的小朋友過大的挫敗感。這不符合教育的原理。

那麼,有沒有兼美的辦法?我個人以為,只有「多元化」,或稱「多流化」一途。首先,恢復菁英小學是不可能的,也不對,不管是以資質還是家長財力作篩選,都不好。最好的作法,是在現在的小學教育框架下,課程多元化。比如,語文,可以有「一般語文」與「文言文」的差別,兩套教材(當然可以部分重疊),不重複選課(讀此即不讀彼)。在小學一年級以後就開始分流,由家長、老師、小朋友自己共同作出決定,但每年都可以再換跑道。語文、數學、音樂、體育、美術…凡與天資有關的課,都做出兩到三種的差異化課程設計。至於自然、社會類科,因為是知識性質,有興趣者自可從課外補充大量知識,所以不必再分。

於是,小朋友也要選課、跑班。這在老師的輔導與AI教學的環境下,並不難。真正的問題是,教育的人力與資金投入,必定要大大地提高,至少是現今的三、四倍,甚至更高。但,這難道不應該嗎?一個社會有了錢,不就最應該投資教育嗎?孔老夫子早就講了,「既庶矣,又何加焉?曰,富之。既富矣,又何加焉,曰︰教之。」國家社會在富裕之後,在教育上投資,天經地義。

現在的教育,所有人同一進度,造成能者浪費時間而不能者卻無所得。一下子就學會的人不能深入,而還沒學會的人則時間到了就被迫進入新的進度,於是基礎不牢,越到後面越學不會,不但浪費生命,而且人格自信倍受打擊。這是我們在國中教育看到的普遍的情況。這不是教育,是糟蹋人。要知道,所有人同一進度,是在並不富有的社會下,要全民受教育而不得不的辦法,而非教育應有的形態。因材施教,因材而設立不同的難度與進度,才是最合理的。

最好的教育,是一對一的。但獨學而無友也是不行的,連皇帝都要有伴讀。學校教育不能廢,但也要引入私塾的精神,即「客製化」。盡早地、恰當地透過教育而人盡其才,使每個人適才適性,不必一刀切,於是都可以在學習的環境中找到快樂,既有真實的收穫,也有自我的肯定。但問題是,這樣做要更多的錢。國家顯然沒有這麼多錢。自由民主,藏富於民。錢在人民的手上,如何引導到沒有投資回報的教育事業上?這是最大難點。

我們今天有強大的資訊工業可以提供最好的教學方式,老師「教」的部分可以被完備的資訊教學系統取代,而「個別輔導」則將變為老師真正的工作,這是向私塾精神的回歸。我們要有靈活的學制,多元的教材,和充分的教育輔導人力,才可以真正做到教育合理化、人性化。

唯一的問題,就是錢。不是沒錢,我們社會的錢多的不得了,把房價推到不合理地高,卻無法將錢引入教育,這是政治經濟學的失敗。放任資本主義一心以賺錢為尚,那其實是資源不足時代的貧窮經濟學。現在資源過剩,政治經濟學必須改寫,人類行為模式必需改變,才能保障文明合理且永續地發展,也才能幫助人性更好地實踐自我。這其實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癥結與困境,應該正視而非因循舊路。

為什麼民國出大師,現在沒有? | 譚台明

為什麼民國出了很多文科的大師,現在沒有?這是網路上長期以來的爭論,答案其實非常簡單,就是,民國的大師,小時候都學文言,讀私塾。

現在的小學教育,大量的無聊內容,浪費了太多的時間,尤其是語文方面。識者皆知,不必贅述。然而,要改變小學的教學內容嗎?

文言文與私塾,其實是精英教育,小孩的聰明與否,一下子就分出來了。不行的很早就被淘汰了。這若放在今天,人人入學的平等時代,太殘忍。

今天的小學,對較聰明的小朋友來說,浪費時間;但給了中下水平小朋友學習機會。而且,四育並重,也讓有藝術、體育等才能的小朋友可以被發掘出來。

如果小學與私塾(教文言、較難的算術,或加上外語等)分流,則可能會加強社會階層分化、固化的問題。

英、美及歐洲等所謂的先進國家,精英教育、貴族教育,從來沒有廢除。從來沒有廢除,好辦;廢除了再重建,萬般困難。

今天確實再難出文科的大師,因為從小的語文教育太弱了,根基不好,大了再學,來不及。此事何解?宜慎思。

大陸改革再接再厲 | 郭譽申

在世界各國仍窮於對抗新冠疫情之時,中國大陸近來又推出了多項改革措施,涵蓋經濟、金融、教育、影視、網路等多方面,顯現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與西方自由資本主義的不同,雖然它引進了西方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

經濟方面主要以「三次分配」推進「共同富裕」。「第一次分配」是通過市場實現的收入分配;「第二次分配」指通過政府調節(如所得稅)而進行的分配;個人或企業出於自願,在道德與習慣的影響下把收入的一部分捐贈出去,可稱為「第三次分配」。在習近平的號召下,很多政府官員已響應捐出自己的一日所得;而一些高獲利的大企業則以不同方式撥款支持「共同富裕」,如直接捐款、成立部門或專案助力社會、承諾為員工穩步加薪、配股等等。

與經濟、金融、網路都相關的重要政策包括網路金融的加強監管與網路電商平台的反壟斷。由於前者,螞蟻金服在公開上市(IPO)前夕被擋下;由於後者,阿里巴巴被市場監管總局重罰182億人民幣,而很多經營網路電商平台的企業都受到反壟斷的督查 (詳見《大陸加強網路金融監管與反壟斷》)。

在教育方面,大陸在七月下旬推出中小學的「雙減」政策,即減少學生作業和校外補習的負擔。包括:大力整頓校外補教機構,要求學校開展課後服務以減少學生校外補習的需要,增加體育課程,禁止學校設立重點班(類似資優班、升學班),規定1、2年級的小學生不得進行紙筆考試,而其他年級每學期只能進行1次期末考等等。教育部並設立「雙減」問題舉報平台,讓民眾舉報學校和校外補教機構不符合「雙減」規定的行為。

與教育、網路都相關的一項重要政策是,防止年輕人沈迷網路遊戲。規定網路遊戲平台必須限縮未成年人玩網路遊戲的時數,每週只能玩網路遊戲3小時!

大陸近來再度整頓影視圈。包括:重罰逃漏稅的明星;封殺行為不當的「劣跡藝人」;禁止「娘炮」的畸形審美;抵制低俗的網紅;並對追星粉絲祭出多項規範,即監管所謂的「飯圈文化」等等。

若實行西方的新自由主義,上述的所有改革大多是不必做的,由資本主義的市場去自由決定即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有責任要照顧人民,掃除貧窮,建立公平優質的社會,因此積極承擔一再的改革改進。這些改革政策看來都能利國利民,但是也有頗高的執行難度;部份政策甚至短期內是不利於經濟的,例如網遊公司的股價大跌、部份補教機構破產等等。這些改革政策的執行能產生多大效益,目前還難以預料,但是大陸政府的用心至少值得讚許。新自由主義已經使世界愈來愈不平等,大陸的持續改革有潛力能扭轉這不平等的趨勢。

人性的弔詭-外省台獨的由來 | Friedrich Wang

其實人性是很複雜的。基督教文化傾向於將人性想做是帶有許多天生的罪惡,也就是所謂的原罪,在本質上似乎也沒有錯。在這個人世間打滾越久,越深入接觸許多人,就會深深發現唯有忘恩負義以及自我否定,這才會讓很多人感覺自己的存在。唯有越挖越深,自己越來越薄,反而可以讓自己的存在感越來越強,但實質的存在性卻是越來越弱。

而這,就是許多外省台獨的由來。

這些人最可悲的是他們所認同的那一種台灣價值事實上只是別人所建構的虛幻景象。他們對這些給他們景象的人在中國大陸吃喝玩樂,或者在島內貪贓枉法的事情都視而不見,甚至於充當他們的打手先鋒。只有在這樣的情境之下才會讓他們感覺到被認同,有了一些存在的價值感。

其實很多在日本、美國等地區成長的華人二三代也有類似的情況。他們在當地其實都得不到什麼認同,甚至於從小被欺負,幾乎可以說受到壓迫,生活得非常不愉快。可是當他們回到了自己的母國社會之中反而會轉過來嘲諷愛護他們、提拔他們、保護他們的母國人民或朋友,用一副指導者的高傲面孔來教訓母國的同胞什麼叫「文明」。甚至於自己明明已經回不去了,但還不斷揚言在母國生活多麼不愉快,有一天要回去那個壓迫他的地方。

誰對他越好,他越恨誰,這就是人性常常出現的弔詭之處。其實哪怕是個人也是一樣,逆子常常最恨疼愛他們的父母,許多男女最喜歡傷害的就是愛他們最深的人。越容易得到的愛或好處,不但無法對對方培養相等的愛,反而會對對方心生痛恨,甚至要除之而後快。

相反地,對上述的兩種人施加壓迫、甚至於嚴重傷害的人反而受到肯定,甚至於崇拜。但事實上他們永遠也不會變成那些壓迫或者欺凌他們的人。他們找尋的只是一種安全感,一種活下來的尊嚴,但實質上卻是越來越沒有尊嚴。我們會逐漸發現人類社會充滿著這種弔詭。商鞅、荀子,韓非,或者馬基維利在他們的著作中就認為這才是群眾普遍的天性。統治者要抓住這種忘恩負義以及欺善怕惡,才有可能穩定控制國家。

我們或許對人性不必完全絕望,但是對人性的這種弔詭必須要有所了解,才能夠對許多問題有比較深刻的洞察,然後才能思考解決之道。

給要讀大學的孩子的建議 | Friedrich Wang

快開學了,今年又有老朋友的孩子要讀大學,這裡分享一點點的經驗。

以前我身上穿的衣服大部分都是親戚送的,當然也都是很好的衣服,自己很少買衣服。基本上不煙酒也沒有什麼其他的嗜好,所以有些人甚至剛認識的時候會覺得:這個人好摳(小器)。其實這是不了解才會有這樣的感覺。軍公教家庭的孩子大部分「天然省」,家裡都做了很好的示範,但基本上不亂花錢不等於小器。

當年來台北讀大學的時候外公就明白地交代,平常什麼錢都可以省,但三種錢不要省。第一種吃飯錢,三餐一定要正常吃,泡麵零食就可以免了,而且自己要估算一下內容必須均衡,蔬菜水果必不可少。第二種看病錢,生了病就去看醫生,至少要到正規的藥房裡面去找藥劑師配藥,這種錢絕對不能省,因為如果有病不去好好醫治,最後留下病根一輩子都麻煩,那是真的得不償失。第三種買書錢,如果你有心要好好念書,該買的書就不要省,若將來還想讀研究所進一步深造,那甚至應該跟老師請教有哪一些經典名著應該要讀,大學時代就買下來放在身邊一遍一遍的看。

時光飛逝這麼多年之後還是牢牢記住他老人家當年的一番交代,到今天這三種錢還是不省。

今天出社會已經相當久,與老朋友相見大部分也都不吝嗇由我請客,因為錢如果能夠買到一點溫暖與友誼的歡樂,這個錢就花得很值得。這幾年在大陸還是遇到不少人,尤其是女性朋友就在面前質疑我怎麼都捨不得為自己多花一點?並不是捨不得為自己多花一點,而是不需要的東西基本上就不會買,沒用壞的東西基本上就不要丟,沒必要的人就不需要為了他花錢。

老朋友的孩子上大學的已好幾個。或許這一套老掉牙的原則不見得被現在的孩子所青睞,但是養成良好的用錢習慣以及規劃,將是一輩子受用的事情。

中國留學生狀況報告 | 盛嘉麟

留學在中國近代史上,一直是一股重要的社會現象。自從庚子賠款中國首批官派留學生以後,留學在中國形成洶湧的浪潮,成績好的公費留學,身家富裕的自費留學,前仆後繼的留學英美日本,希望留學歸來有比一般人更燦爛的前途。

1949年新中國建立,被美國圍堵在共產集團裡,國家公派留學生分别前往波蘭、捷克斯洛伐克、羅馬尼亚、匈牙利、保加利亞等國家,較多的留學生限於留學共產集團內部的國家為主,蘇聯、東德。

而同一時間一直到2000年,台灣赴美國的留學生在「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口號下風起雲湧。這時的留學生在考慮擺脫貧窮及政治飄搖的因素下,絕大多數以移民美國為主流。

2000年經濟開放後大陸的留學生浪潮形成,取代台灣,成為華人赴美國留學生的主流,考慮擺脫貧窮的因素下,絕大多數以移民美國為主流。迄今留學浪潮仍然方興未艾。

【世界最大留學生出口大國】

感覺上中國一直是留學生出口大國,中國學生喜歡去美國、英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英語系的AngloSaxon國家留學,當然去德國、俄國、日本也不少,2019年中國有超過70萬留學生出國,50多萬人回來。

中國留學生10大留學國家

美國、加拿大、英國、澳大利亚、新西蘭、德國、法國、日本、韓國、俄國     

【世界第二大留學生進口國】

我們沒有注意的是2018年,有49萬世界各國留學生來中國留學,經濟成長、教育發達、國家開放、一帶一路,都是原因。估計2020年中國已過超過英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留學生目的國。

來華留學生10大來源國家

韓國、泰國、巴基斯坦、印度、美國、俄國、印度尼西亞、老撾、日本、哈薩克斯坦

【留學成為鍍金的惡習難改】

世界上很少有國家像中國這樣,國家已經擺脫貧窮,教育已經如此進步,經濟已經如此發達,而留學外國的風潮百年不退。雖然社會新聞早有報導,回國留學生在就業市場,薪資所得,職位升遷已經不具優勢。家家戶戶仍在積蓄財富,不計成本,不計目的,不計收益的送兒女出國留學,只是為了光宗耀祖,留學鍍金。

國內高等教育的水準已經進入世界水平,國內研究院提供許許多多的高等學位,目前的留學生徒具社會意義、鍍金意義,真正求學意義的留學生是鳳毛麟角,所以留學生對中國不再有促使進步的價值,反而耗費數以千百億計美元的社會及外匯資源。

【美英反華限制中國留學生】

2016年以後,美國總統川普掀起中美貿易戰科技戰,造成反華仇中的民粹,美國英國開始以「國家安全」為理由,頒布行政命令,針對中國留學生限制簽證,阻止了數以千計的中國留學生入境。取消了數以萬計的中國留學生及留學簽證,華府其後吊銷了超過1,000名中國留學生和學者的既有簽證,驅逐回國。同時限制中國留學生的學習領域,如先進的軍事技術,飛機和網絡,還可能包括人工智能、化學、物理、數學、計算機科學,以及一系列工程課程。畢業後就業移民,留在美國,更加困難。2016年發给中國學生的美國F1簽證數量是14.8萬,與前一年相比下降了46%。2017年,下降趨勢仍在持續。

美英倉促決定限制中國留學生,利弊難斷,阻止了中國留學生前來學習,也破壞了美國大學研究所的腦力及財務,阻止了中國留學生也點醒了中國社會留學鍍金的惡習,應該節省社會資源的浪費,減緩了被美國人才掠奪。

【中國人走不出崇拜AngloSaxon的夢魘】

2016年以後中國留學生前往美國有減少的趨勢是來自於美國的限制簽證及刁難,而在北京的美國大使館排隊申請留學簽證的人仍然排成長龍,赴美留學的勢頭方興未艾。證明中國人至今走不出崇拜AngloSaxon的夢魘,能去美國的去美國,美國去不成去加拿大,再不成去英國,去澳洲。只要是AngloSaxon的國家,最不濟的,只生產羊毛奇異果的紐西蘭,中國留學生也絡繹不絕。

不但是本科畢業生出國留學,中國境內的國際學校,英語學校,林立發展。愈來愈多的家庭不屑於本國的基礎教育,國民義務教育,繞道中國的教育體制,直接把孩子送去為在華的外國人社區的孩子設立的國際學校,英語學校,希望從孩提時代就直接和AngloSaxon文化掛鉤,為將來留學AngloSaxon的國家鋪路。這個現象從1950年代台灣的高官幼童選擇進入為在台美軍子弟設立的美國學校,一直到今天在台北、北京、上海各大城市商業經營的國際學校,英語學校,都能吸引眾多的高官富豪的子弟。也就是說在高官富豪的眼裡,再好的中國教育體系都不敵AngloSaxon文化的教育。

【小留學生愈來愈多影響國民品質】

中國人走不出AngloSaxon 崇拜的證據,就是中國留學生5~18歲未成年的小留學生愈來愈多,這是尚未完成,或者不屑中國國民教育的小留學生,即使去年全球籠罩在疫情陰霾下,中國準備出國留學的小學生人數卻反而在增加。美國的公立私立中小學、教會學校看到賺錢的大好機會,敞開大門,小留中介、寄宿家庭的行業應運而生,各地為中國小留學生量身定做的私立學校、國際學校更是雨後春筍。

在2006年,中國赴美留學生群體主要以研究生為主,到2016年,赴美本科生比例已超过研究生比例。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留美的中小學生數量增長更為明顯。從2006年的1000人左右增長到2016年的33,000人,到2019年的報告,中國在美的小學生人數急速增為42,000人,佔中國赴美留學生的15%。由於留學生精準資料不易取得,有的資料呈現,目前中國高中及以下低齡的小留學生,已佔出國留學生總人数的35%。

中國駐英大使館公布的最新數據,中國留英學生總人數排名世界第一,約220,000人;未成年小留學生數量排名世界第一,約15,000人。

2018年在加拿大的中國小留學生總數達31,255人。在澳大利亞的中國小留學生人數至少12,000人。加起來AngloSaxon國家(美國、英國、加拿大、澳大利亞)的中國小留學生人數超過十萬人。

根據台灣教育部統計,2010年高中生以下直接出國念書為476人,2018則已增加到2000人左右,也不遑多讓。

這次歐美國家嚴重爆發新冠疫情,中國小留學生身處疫情漩渦,在國外進退維谷。要求中國駐外使領館,協助大批包機回國,耗損大量人力物力,讓小留學生佔盡便宜,實非正常現象。

小留學生尚未完成國家的義務教育,國民的品格培養尚未完善,離開祖國,赴歐美國家接受義務教育,嚴重影響國民品質。將來這些小留學生學成歸國,將是一個格格不入的畸形國民,2016年教育部發言人就曾提到,不鼓勵將未成年人送出國,因為孩子還太小,不能獨立生活和學習。所以中國的教育部有計畫,將建立「不鼓勵低齡出國學習」的政策。

中國民間正在呼籲正視中國小留學生的議題,要求國家應該嚴令禁止小留學生出國留學,而不應該是目前消極的“不鼓勵不提倡”。

第一 、 小留學生正是人格形成的關鍵時期,出國學習長大後必然不會愛國。
第二 、 小留學生出國留學,違反我國的《義務教育法》,凡年满六周歲的兒童,不分性别、民族、種族,應當入學接受規定年限的義務教育。
第三 、 小留學生出國留學,拿到外國國籍,再以外籍學生申請中國的大學,對國内的學生很不公平。
第四 、 小留學生出國留學造成不良的國際觀感,世界上的發達國家,不可能讓孩子在很小的時候就大批出國上學,接受外國的國民義務教育。

【中國政府明白留學生僅存社會意義】

由於留學生對中國不再有促使進步的價值,可有可無。中國政府並不擔心英美限制中國留學生,同時中國還主動的限制中國留學生赴澳留學,打擊澳大利亞的高等教育。中國外交部抗議美國政府公然限制中國的留學簽證,採取損害中國在美留學人員合法權益的措施,嚴重侵犯中國留學人員人權,只是外交上必須的制式反應。

長期以来,中國一直是留學生的輸出國。1978至2016年間,大約有超過450萬名中國學生在海外留學,為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等AngloSaxon國家的大學機構輸送了巨大的經濟利益。由於認清了中國留學生僅存鍍金炫耀的社會意義,不具實質求知的留學意義,中國政府可以進一步以留學生為武器,制裁不友善的AngloSaxon國家,成為中國軟實力戰略的一部分。

中國必須重新認真檢討留學政策,把百年來的留學政策重新導回求知學習,回歸留學教育的初心,建立健康自信的正常心態,終結崇拜AngloSaxon 的夢魘。

李遠哲教改禍害台灣 | 盛嘉麟

李遠哲在1994年擔任行政院教育改革審議委員會召集人,兩年後提出教改總諮議報告書,決定增加大學招生容量、廣設高中及推動多元入學等方式,紓解升學壓力。後來台灣的大專院校超過200家,同時各大專院校擴大招生,大學教育的品質一落千丈,注定了台灣高等教育的失敗。李遠哲對社會事務全是門外漢,卻藉著諾貝爾獎的光環及綠營的特權,介入台灣的地震救災,政治炒作,教育改革,樣樣失敗,多方面禍害台灣。

截至2020年,台灣各大專院校的大一新生人數銳減,人數只剩不到11萬,預計有40所大學會面臨退場。三年內大一新生人數將再跌5萬人。

跌幅較大的,依序是華梵大學、真理大學、中華大學、首府大學、明道大學。華梵大學全校學生只剩1871人,新生報到僅30%,缺額7成,位居全島之冠,其次則是首府大學、明道大學。

真理大學學生人數減少最多,10年前高達11,193人,現在只剩6,204人,減少近5,000人。

蘭陽技術學院,十年衰退達84.27%,全校學生從5,855人跌至幾百人。

花蓮的台灣觀光學院,全校人數只剩750人,大一新生僅有86人,於2021年6月宣布停辦,正式走入歷史。

和春技術學院也是因教育品質不佳,在2021年4月被教育部勒令停招,未來若不能改善現況,不排除可能會停辦關閉。

2020年5月稻江管理學院無預警停招,事後教育部為維護師生權益,決定暫緩關閉,讓原校學生得以畢業,卻沒想到校方為了趕走師生,收取高額學費、逼迫學生轉學。

聖約翰科大、環球科大兩校也被爆出教師被迫砍半薪、刁難招生,只為了趕走師生。

康寧大學台南校區學生只剩127人,趕走教師後,讓一個副教授身兼5個系主任,惡意成為退場大學。

2018年高美醫護管理專科學校、亞太創意技術學院都停止招生。

2019年南榮科技大學全面停招。

許多私立大學設立之初就是著眼於利用辦學名目,以優惠法規購買校地,準備將來大學關門,從漲價的校地獲取暴利,目的根本不在辦教育。所以對許多私立大學的校董及所有主來說,大學倒閉是好消息,紛紛對教授薪水砍半,對學生學費加倍,惡意趕走師生,才能趕快關閉大學出售校地,分贓暴利。雖然出售校地在法規上有些限制,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校地炒作自有辦法,台灣的教育部看來根本拿不出什麼應對之策。大學退場持續延燒,只會有越來越多私校大學倒閉,許多受害學生的大學文憑變成廢紙。台灣是一個沉淪的社會,不只電力及疫苗。

免疫護照承認嗎? | 劉廣華

疫情當下,學校業務總還要盡量維持正常運作;學生雖然不在校,課程一樣進行;行政人員分組分流,總還是有人到校;劉杯杯辦公室依慣例召集各相關單位,討論預計在今年9月入學境外生的各項準備工作。

事情雖然很繁雜,但因為從去年初開始,學校各相關單位對於因應境外生入學的程序已經做過3次,從名冊報部、寄發入境許可、接機、檢疫宿舍安排、線上課程、自我健康管理等一系列的流程,雖不能說易如反掌,至少大家都熟門熟路,初步分工之後,紙上演練起來也是默契十足,無縫接軌。

只是,這一套境外新生入境檢疫隔離流程是在台灣境內疫情輕微的當時,主要目的是要嚴防死守國境大門,不容病毒溜進來的狀況下建構出來的。

劉杯杯疑惑的是,在台灣境內疫情爆發,而各國反而逐漸解封的當下,這套流程在今年9月時還會適用嗎?

上週看到一篇報導,太平洋島國帛琉很有魄力,規劃安排包機,把在台留學生、轉診病患、駐台官員等接運回國施打疫苗,其中留台學生及使館職員將在帛琉機場施打疫苗後,當天就返台。我國外交部也同時表示,會依據兩國協議相關規定進行,也會遵守指揮中心指示辦理。

同時間,不只是歐美國家在大力施打疫苗,連佔來台留學生源多數的馬來西亞、越南、泰國、印尼等東南亞國家,也都在全面施打疫苗中。

尷尬的是,最近境外生申請第一線的同仁經常接到境外生或家長的詢問,問說台灣政府承認哪一種疫苗?他們打算配合台灣政府的政策來施打;同仁接到這種詢問通常是臉上三條線,不知如何回答起?

總不能說,我們也沒有什麼疫苗,抓到籃裡就是菜,您隨意吧?

囁囁嚅嚅半天,到後來只能模模糊糊的說,就算施打疫苗,也要配合台灣政府相關防疫政策,會隨時更新公布。

歐盟預計在7月1日實施歐盟全境有效的「免疫護照」,持證者將免除隔離、自主隔離與病毒檢測,得以在歐盟成員國之間自由旅行,只要在入境14天前,打完Pfizer-BNT、Moderna、AZ、和Johnson & Johnson疫苗即可。

其他國家、地區如中國大陸、以色列、日、韓、泰、香港也分別都有免疫護照或是類似的證明措施,以利已施打疫苗人員的跨區域自由流動。

誠然,免疫護照的概念並非普世接受的原則,像是美國就不打算推行,而英國政府雖有意推行,但民間反對;無論如何,所謂的免疫護照至少有利於鑑濾出已施打疫苗的人員,可以降低人員流動時的染疫風險。

綜上,劉杯杯的問題是:

今年9月境外新生若持免疫護照入境,我們承認哪幾種?而且人家都免疫了,我們還要隔離加自我管理關人家21天嗎?怕我們傳染人家嗎?

這牽涉到後續一連串的入境程序、隔離場所、檢測等等安排,若不能事先明確釐清,各校國際教育事務的師長可能會一團亂吧?

從防疫談當前自大、自滿的社會風氣──一個公民教師的自責與沉思 | 郭譽孚

關於這句話「看好了世界,台灣人只示範一次在兩周內解除三級」的瘋傳,

個人以為,這是一個很值得探討的問題;

對我而言,重視它,絕不只是為了美國的「時代雜誌」把它拿來嘲笑我們的社會。

它之值得探討,其理由至少有三──

其一、把他的作為與過去我們的疫情指揮官的自大與自滿連結,陳先生曾公開對立委說「世界跟不上台灣」,甚至還到國外的媒體上自表功;大家會不會感覺很相類;這樣的風氣,對於我們的社會真的是好的風氣嗎?

從前常看到我們朋友愛說「我們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我也曾滿喜歡的,自己生長的地方能夠獲得外人如此的欣賞,真是不錯的事。

然而,發展成為如此的自大與自滿,以至於甚至出現防疫的缺口,簡直我們都成了國際上的丑角,這是我們所努力追求的嗎?

其二、這個現象,作為一個公民教師,我是深自檢討的;因為,我無法像今天新聞那條說詞──

「對此有人解答,表示原PO只是一個單純的普通網友而已,並不能怪他」:「其實就是一個普通的推特中二仔」、「人都已經被嚇到鎖帳號了,別在獵巫了」、「在自己推特中二其實沒啥,要怪的是側翼藉機大內宣」……「他真的很衰,私人推特被傳成那樣」──

然後,就輕鬆地看過去。。。因為,作為教師,我們應該追問即使是中二,何以如此?這會不會不只是個偶發的事件?如果,它真是個普通的中二,這次的現象所顯示的可能是我們整個公民教育的失敗,那將極可能是我們社會發展的喪鐘!

因為,如果我們向下把它與最近執政黨中央以其所謂「反串」而推動的「認知作戰」事件相連;往上則不只是可回溯那鬧出的「網軍」逼死外交官,甚至可以追溯到1990年前後受到李登輝摸頭的「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青年心態;我將深深地擔心我們的社會將走向何方。。。

我覺得,身為一個國中公民教師,我們應該深深的自我檢討,我們當年必然教錯了什麼,做錯了什麼;如今垂老的我們在死前還能努力挽回,作為我們的謝罪嗎?

其三、如果能夠究明原PO文者有著特殊的背景,例如,若與那林瑋豐一樣,是明顯的執政黨的側翼,那麼可能事態就像是疫情雖起,尚未擴散,我們的社會在這次教訓之後,或許透過「及時教育」的扭轉或許還有救藥。

在此,個人願意提供自身視為「救藥」的看法,給關心此事的朋友們參考;我所謂的「及時的教育」,以現在的事件言,PO文者真的與我們牙醫界的大國手陳時中一樣,完全沒有思考到自身的自大作為在國際社會可能帶來的副作用嗎?

首先,請將心比心,無論那人實力多強,總是在您面前,很臭屁的吹噓自身的成績,我們會怎樣看待那人?

人心都是肉做的,我們難免罵在心裡,那麼別人是否也會那樣看待我們自己?

其次,既使是「中二」的朋友,應該也要知道戰後日本經濟為何只能風光到1970年代尾──聽說因為當年前後美國學者推出了一本名作叫「日本第一」的書;就像是今天中美貿易戰的由來,霸權國家的尊貴是不容任何外國侵犯的;當美國疫情沉重之際,我們厭頭的陳時中部長的作為與這位中二朋友的自大、自滿會給這位江湖老大怎樣的印象?

會不會,這正是我們這次疫情上升,記者訪問美國在台負責人,AIT的酈英傑竟然冷冷地對記者說,你們確診人數還不多──哇,那是什麼意思,好像忍耐很久了。。。;要在柯市長公開大罵美國的萊豬與軍火敲詐之後,才不甘願地送出少少的15萬劑疫苗。。。

如果,以教育專業言,個人認為這就是個很好的「及時教育」的例子,讓所有的中二水準的朋友們,在學校教育中就能思考自大與自滿不是不可以,但是其後果可能是我們難以承受的啊。。。如果因此而我們島嶼將增加多犧牲幾十條或幾百條甚至千條人命,值得嗎,更不要說可能那些死亡者竟是我們可敬愛的親人朋友?

以上,是一個公民教師在這個不幸時代中的深切感言

學歷史能幹甚麼? | 尹章義

一,從十九歲至今,最常見的問題是:學歷史有甚麼用?學生問來問去都問,學歷史能幹甚麼?很多臉友也發表學歷史無用論!

二,不說治國平天下的高調,利用大學文憑,找一個職位糊口總可以吧?豐富的歷史知識,蒐集資料的能力和綜合分析的能力,在那一行都管用!

三,我自己的經驗:

1,研究古蹟。

2,寫地方志,寫開發史

3,寫家族史或族譜

4,研究傳染病

5,研究醫學的發展趨勢

6,研究地震與抗震設計。

7,研究兩岸關係和美、日、臺關係。

8,参與社會,政治運動,提供專業知識。

四,很多學歷史的,在各行各業,有傑出表現,吳敦義畢業於臺大歷史系,是著名記者,参政歷程也很輝煌。

五,學藝不精或不知道如何運用,唸那一系都一樣!真正能學以致用的並不多,很多醫師,工程師也不務正業,理工科不幹本行!

六,臺灣的史學系太多了,減約成二,三系就足夠了!中研院一個所就夠了,三、四個所,都是冗員!

(歡迎分享,引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