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Do It | 劉廣華

境外生返台禁令仍未解除,教育部日前對外說明解禁三原則,強調「暑假分批入境檢疫,並以應屆畢業生,及疫情低風險國家優先」三原則,也表示不排除七月起就讓境外生入境。

另外也有高層決策人員表示境外生解禁入境的相關政策,正有跨部會協商進行中,很快就會有結果。

這當然是國內各大學期待已久的好消息。

事實上,過去幾天,國內龍頭大學的校長紛紛發言支持開放境外生入境,公立大學系統、私立大學系統也都發動連署支持;感覺國內共識已經形成。

不過,也有意見表示,疫情指揮中心才是決定是否開放境外生入境的決策單位,教育部的說明,「有講等於沒講」。

劉杯杯聽後不由得一嘆,這話說得直接了些,但也符合實況。

平心而論,早自今年四月份起,各大學即已針對境外生開放入境的各項規畫積極準備。

從依據年級、國家或地區區分梯次,編組人員到機場接機,安排檢疫專車,騰空計算宿舍間數以符合防疫一人一間一衛浴的要求,新生寢具提供安排,防疫包內含防疫品項確認,代購送餐班表或外訂送餐的送、取餐點,境外生提早或延遲抵台的處置方式,舊生若堅持要返國又回台時的處置方式,檢疫期間的紀律要求,宿舍空調網路提供,檢疫同學健康生活維持等等,鉅細靡遺,一再討論確認。

而在今年五月初,相關單位也到校現地訪視學校準備狀況,而學校各編組人員也一再演練。

一切齊備,只欠東風。

現階段再宣布開放境外生入境的各種原則實際意義不大。

因為無論是什麼原則,各校目前的準備都足以因應自如;依據原則分類,頂多就是區分梯次的標準不同,允許入境的對象有異,至於入境之後的處置,都是大同小異的。

只要政府的標準確定,各校一定能夠配合。

請不要再告訴大家,我們要吹的是東風喔!

是的,我們知道吹的是東風,也早就做好準備,等待東風。

請讓東風吹就是了!

Just do it!

非戰之罪 | 劉廣華

又有大學關門了!

日前有大學突然無預警宣布停辦,並要在特定時間之前淨空全校,一個學生都不留。

可想而知,教育部當然立即表示,學校逕行宣布停辦違法,因為申請停辦案還在審議之中。

不過,這已經嚇到學生跟家長,紛紛採取自救措施,也立即北上陳情;只是,無論後續處置如何,學生權益不免受損。

過去幾年間,已經停辦的學校就有高鳳學院、高美醫護管理專科、亞太創意技術學院、南榮科大、康寧大學台南校區等學校。

台灣高等教育所面對的嚴峻情勢預期在未來幾年間還會持續。

平心而論,如果是辦學不佳教學品質有問題的學校,撐不過這一波的衝擊,也是在優勝劣敗法則下健康的淘汰,倒也無話可說。

只是這一波的衝擊是受大環境的影響居多;是個天塌了壓大家的概念,任你智愚賢不肖,泥沙齊下,俱無噍類矣!

舉個不恰當的例子;像是7500萬年前彗星撞地球,獨霸全球的恐龍滅絕,連當時最厲害的暴龍都活不了,這是因為大環境變遷,跟優勝劣敗沒什麼關係。

再如這次的新冠病毒肆虐,影響所及,全球知名店家像是鼎泰豐、Zara、Starbucks、Supreme、3.1 Phillip Lim、Urban Outfitter、Nike紛紛關閉分店降低損失;國內除了知名的頂上魚翅、台中亞緻、美華泰等倒閉關門之外,其他餐廳旅行社精品店不支倒地的,更是不知凡幾?

這些知名企業難道都是因為品質不佳,經營不善而關閉分店或是倒閉的嗎?

同樣道理,許多大學歷史悠久校友眾多歷來辦學口碑甚佳,只是因為嚴峻的少子化跟整體經濟衰退導致入學率低,進而無法收支相抵,出現經營危機;驟爾以辦學不佳的學店視之並不公平,尤以必須自負盈虧的私立大學為然。

許多專家也提出解決之道,包括退場、合併、轉型都有人提出;不過,近年來教育部也鼓勵大學廣招境外生,特別是來自新南向國家的學生。

有說是緩不濟急,但其實境外生對於舒緩高等教育少子化危機確實是有幫助的,有數字為證。

根據教育部在2018年的統計推估,109學年度的大一新生數約為21萬6千餘人,會比108學年度減少約2萬5人,降幅達10.2%;110學年再降5.8%, 111學年度再降6.3%,一路降到117學度,大概只剩15萬8千餘人。 

而同時間108學年度的境外生人數則是13萬417人,其中修讀學位者有6萬3530人;假設有1/6,總數1萬588的人是來讀大一的,那就佔109學年度新生的5%左右。

再假設境外生以7.1%(以105-108學年度年增率的均值計算)的年增率增加,一增一減之下,到了117學年度,預估會有1萬8328人的大一境外新生,佔當年度大一新生15萬8千餘人的11.6%。

佔1/10強的境外生人數絕不能說少,對高等教育緩步度過少子化危機助益甚大。

只是,迄今為止,因為防疫,或其它我們不解的因素考量,境外生一直進不來。

只要進不來,今年的5%新生就沒有了,遑論8年後?

會積陰德喔 | 劉廣華

網路上有個笑話,說是有人去買豆漿,結果老闆非常自豪地說,喝他們的豆漿會積陰德喔;令人又敬又畏也大惑不解,後來澄清才發現原來老闆說的是台灣國語,是在自誇他那做豆漿的黃豆是「非基因的喔」。

國際教育最常給人幾種印象。

一種是,國際學生都是拿政府或學校獎學金才能來台讀書,都是佔政府便宜。

其次則是,國際學生都是來台打工,來賺錢的。

再者則是,招收國際學生是為了解決大學面臨的少子化問題。

先說獎學金。

世界各國,尤其是歐美先進國家,莫不或多或少設有獎學金鼓勵他國菁英前來就讀;連韓國、泰國、甚至大陸等未完全開發的國家都以各種長期、短期的經費提供獎勵年輕人到本國就讀、受訓、參加夏令營、冬令營。

這當然有善盡國際社會責任的考量在內,但仔細深思可以發現,這其實還是國家利益考量。

獎學金可以滿足外交目的,培植友我之他國菁英,為未來外交做準備;平心而論,台灣目前親美親成這樣子,某個程度不就是因為大批在位者都有留美經驗?

事實上,以獎學金的金額跟所能形成的影響來看,性價比真的非常高。

其次,國際生打工當然是有的,這也是國家政策許可,有居留證長期攻讀學位的學生都可以申請工作證,依規定的時數打工。

對學生而言,這是累積工作經驗,當然也賺點零用錢。

這就要談到台灣國際教育的特性;基本上歐美澳國家學生來台多為學習華語或文化課程,也多為短期停留;東南亞國家及港澳地區則不然,多為攻讀學位長期居留。

來自開發中國家的學生多數的家境較為一般;無可諱言的是,家庭可以負擔高額學費的學生,大概也就往歐美澳去了。

台灣的合理學費及低廉的生活開銷讓這些學生的出國留學成為可能。

事實上,如果沒有實施多年的僑教,以及後來持續推展的國際教育,這些同學在當地受高等教育的機會並不大,而往往也就因為失學而無法改善環境,無法在社會階層上向上流動,也就形成一代又一代無法翻身的惡性循環。

因為台灣的僑教跟國際教育,這些學生有了受高等教育的機會;也因為工讀機會,而有自給自足的能力。

劉杯杯就曾經有一位海青班學生在離家時只跟家人要了單程機票的錢,後來2年間,就靠獎學金工讀金以及種種的費用優惠減免完成了學業,回國時甚至還能有一點零用錢。

也有學生在完成學業之後,發現自己其實還是有攻讀學位能力,就再申請回流,完成大學學位,甚至攻讀碩士博士。

這是家裡往上算幾代人也想像不到的機會,卻都在台灣完成。

劉杯杯從事國際教育多年,在起初也是誤打誤撞,長官交代也就做了;剛開始何嘗不是就當一份工作而已。

哪裡不是混口飯吃呢?

可做著做著,看到自己的所做所為竟然能夠對他人的人生軌道產生影響,那成就感也就出來了。

會積陰德喔!

傷敵一萬自損八千 | 劉廣華

台灣持續鎖國,相信應該是基於防疫考量,怕的是一旦開放後,境外輸入確診病例會打壞原來的防疫好成績,而不是因為其他因素…是吧?

堅守嚴防拒毒境外當然很好;不過,誠所謂「傷敵一萬、自損八千」,這其實是一個取捨問題,防疫若要百分百,不容許任何缺口,則其他方方面面不免會有所損失。

經濟層面就不談了,百業蕭條失業率高漲都是現在進行式。

劉杯杯老劉賣瓜,還是談國際教育。

以國際教育而言,邊境持續封鎖除了會影響國際學生受教權、加大學校財務負擔、導致生源流失、促使校園國際化衰退之外,對僑教更是造成莫大的斲傷。

僑教其實是國際教育的另一面,台灣實施70年來的僑教政策成效斐然,目前政府引以為豪的新南向政策的引進國際生部分,其實也是此一政策的延續。

以馬來西亞為例,大馬籍學生在台人數最多,在2017年達到最高點1萬7079人,後來雖然略有降低,也還是位居全台國際生之冠。

馬來西亞留台學生以華裔為主,身分也可以分成僑生、外籍生、及海青班學生三類;早從1954年開始,大馬留台學生累積迄今至少20萬人;因之而於1974年成立的留台聯總也已有46年歷史,是馬來西亞學歷最高素質最平均的華人社團。

這些留台人對台灣的向心力絕對是台灣要珍惜的寶貴資產。

舉凡跑過馬來西亞招生行程的國際教育同仁應該都不陌生的是,這些留台學長姊在多年奮鬥立定腳跟行有餘力之後,一方面是因為感念台灣曾經提供的教育機會,一方面也希望為自己家鄉子弟貢獻心力,所以往往自行建立升學輔導機制,努力推介台灣教育。

除了運用組織的力量規劃教育展、在學校出訪時幫忙發布消息、提供場地、召集學生、邀請當地老師之外,個別熱心的學長姊甚至自掏腰包,暇時勤跑地區學校宣介台灣不遺餘力。

自發又無酬的狀況下,鞠躬盡瘁熱誠至此,直讓人銘感五內、感激涕零矣!

此外,也有許多留台人進入馬來西亞華人教育體系中,繼續為推展台灣教育以及理念而努力。

事實上,在全馬獨中的師資中,大約有27%的老師最高學歷來自於台灣地區大專院校;而在某些採行單軌制的獨中,來自台灣地區畢業的師資比例更接近一半;根據2010年的統計資料顯示,新山寬柔中學就有48.5%的老師畢業於台灣。

令人憂心的是,最近幾年中國大陸在馬來西亞華裔族群中的招生力道頗有加強。

舉例而言,廈門大學於2016年在馬來西亞成立了分校;大陸官方也鼓勵其技職體系廣招大馬國民中學華裔學生,學費全免之外,還有每月零用金。

近年來,大馬留台生人數下滑,海青班的人數更是在幾年內近於腰斬,很難說不是因為大陸加碼招收大馬華裔生的關係。

如果今年持續邊境封鎖,僑外生人數多的學校當然大受影響,對像是僑大先修班這種所有學生來源都是僑生的班次更是重擊。

影響所及,等到來年開放後,因此而流失的學生應該就回不來了吧?

相對於大陸的積極,台灣好像消極了些;上位者任何一個決定,都會有千千萬萬人的生活受到影響,能不慎乎?

境外生進不來了 | 劉廣華

境外生進不來了!

先是說境外生暫緩入境,讓台灣許多大學早從5月就開始進行的境外生入境準備跟演練全部落空;再是跟進解釋,境內雖然放寬,境外仍是要嚴管;而若是真要開放邊境,也是經貿、產業、國際醫療優先,境外生根本不在優先名單之中,只能算專案。

各校國際教育同仁聽到這樣的政策方向宣布,應該不只是心涼而已吧?原來高等教育在政府的施政優先次序上,是排不上號的。

政府說,高等教育要讓位給經貿跟產業。

可是經貿或產業會牽涉到很多人員進出的邊境管制措施嗎?

自疫情爆發以來,國際間人流來往大體停滯,但是物流有管制嗎?如果有,那Taiwan can help的口罩是怎麼出去的?美國的分子診斷快篩試劑是怎樣進口的?

所謂對經貿或產業的邊境管制頂多就是管制到一些商務拜訪、業務或技術人員之類的吧?會像境外生一樣動輒幾萬人的規模嗎?

如果人數不是很多,那目前就已經准許商務專案申請了不是嗎?哪有什麼上位優先次序可言?不然,港星黃秋生是怎麼進來的?

再退一萬步說,如果真是要從經貿層面來考量的話;那以108學年度境外生人數大概12萬8千人左右來計算,假設每人一年學費10萬,生活費15萬(每個月生活費1萬2500元應該不過份),住宿6萬(每月5千),書籍娛樂等等其他開銷都不列計的話,總計一年要開支31萬,全部境外生一年共要在台灣花費396億8千萬元,

前兩天(0602)剛宣布的振興券方案全部預算也不過才500億不是嗎?還要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去處理印製發放防弊等等衍生的行政事宜。

只要境外生入境,不需額外處理,自自然然就有了高達振興券8成預算的消費力,這筆帳很難算嗎?

平心而論,陸生不算的話,目前台灣境外生來源前五大國家或地區分別是馬來西亞、越南、印尼、港澳(合算)、日本。

相較於歐美,這幾個國家、地區的疫情都不算嚴重,越南更是連死亡案例都沒有,而港澳的防疫更是不比台灣差。

如果在年初疫情嚴重時,自歐美返國的確診案例都可以一一處置了,現在還在用開放境外生入境會造成台灣防疫缺口當理由,就很難說服人了。

這兩天在討論開放境外生入境議題時,滯外境外生返台層面比較吸引大家的目光,但其實9月份還會有一批新生入學,據估算也是大概2.5萬人左右,如果不開放境外生入境,那這批新生就進不來,就可能出現全國各大學一整個年級都沒有境外生的現象。

即便是目前滯外的境外生,若是再遲遲無法返台,那一年級升二年級的同學可能就乾脆不回來了,畢竟他們只在台灣待了一學期而已,重頭來過還是來得及。

受傷最重的還是應屆畢業,跟2、3年級的同學了,頭都洗下去了,卡在中間不上不下。

這都是一個一個的人,一個一個的人生,一個一個的前途,不是數字啊!

時不我與 | 劉廣華

報載,有關開放境外生入境與否的問題,在行政院會中經過馬拉松式的討論之後,還是決定暫緩開放境外生入境。
說是,國際疫情仍嚴峻,邊境仍須嚴格管制;同時國際也普遍尚未解除邊境管制,因此需要等各國疫情更為緩和之後,再依檢疫量能檢討開放時機,何時開放須再討論。

國內各大學當然遵守政府決定,畢竟事關2300萬人健康,不容輕忽。
只不過也不免失望,因為各校期待開放境外生入境已久,也都在教育部督導之下做了萬全準備,學校各相關單位更都分別做過相關演練。
萬事齊備,只欠東風!
奈何東風不來。
畢竟,說是暫緩,但只要沒決定時間,就是遙遙無期。

平心而論,台灣疫情管制成效良好有目共睹;當然,到底是因為台灣上空無病毒,還是因為台灣人人打過卡介苗,都有抗體了?這其實還是人言人殊;但至少沒有出現本土社區感染總是事實。
這次防疫唯一沒有爭議的是,台灣的邊境管制良好,阻毒境外。
事實上,年初以來,由於台灣邊境管制措施的嚴密,從歐洲、美國等重災區返國的大批確診患者幾乎沒有漏網之魚,一個個都能鑑濾出來,施以檢疫管制。
這是防疫單位實打實、實扎實的本事,戰功彪炳不容置疑。

而在機場檢疫能量足夠的狀況下,其實若能妥為控制境外生批次,以及每批次人數,在符合防疫要求下,開放境外生入境並非不可能的任務。
根據教育部統計,目前滯外的境外舊生大概2萬6千人;而109學年度新生若是以108學年度總數12萬餘人的1/5估算(略分為外籍生、港澳僑生、交換生、華語生、海青班),大概也就是2萬5千人,新、舊生共計大約5萬人。
或有認為,109學年度要到9月中才開學,考量學生接到通知、安排行程、再加上入境檢疫所需時間,1個月時間應該足夠。
所以,其實開放的決定只要趕在8月15日之前作成,即可趕上今年開學。

大大不然!
首先,新、舊生總數5萬人,不在少數,等到8月15日後再一次湧進來,機場檢疫能量能否負擔?
其次,檢疫宿舍需求要獨棟、單人單間、單獨衛浴,各校有無足夠空間容納?
再者,一宣佈開放,所有境外生就在一聲令下統一時間報到,完成檢疫,準時開學嗎?

劉杯杯還真沒有那個信心!
說實話,就算是依照漸進開放的原則來說,也是要分批次的。
目前距離9月中開學大概還有3個月,假設從6月中就開始開放第1批次,那麼7月中就可以實施第2批次,8月中第3批次,總共可以分成3批次讓境外新、舊生通通入境。

每批次規劃為1個月時間的原因在於,其中1週要用來報到入境,畢竟全世界各地班機班次頻率不一,哪能準準的就在1、2天的時間內抵台報到,要留一點空間。
後面留有2週的時間用來檢疫,最後1週的時間則用來清潔消毒學校宿舍,以便讓下一批次,或是開學後學生正式入住使用。
這樣一來,每批次只需要處理1萬6、7千人,若以報到入境1週7天來平均,1天大概也就處理2千5百人左右。
當然學校也會有足夠的餘裕來提供防疫需求的宿舍。

實話實說,如果政策上還是要開放境外生入境的話,那就是現在了,現在不開放,新學年的開學一定會受影響。
The clock is ticking !

鼓勵港生來台 | 劉廣華

中國大陸第13屆全國人大代表會議以壓倒性的票數通過所謂的港版國安法,目前還只是綱領性的文字,近期內應該會端出明確的條例。

可想而知,也確實發生的是,香港街頭抗爭再起,而這次港警的反應似乎更為迅速決斷,不像去年總有些綁手綁腳的感覺,衝突加劇之後,社會秩序當然更是大受影響。

看來,從去年以來,因反送中事件整個香港社會各層面所受到的衝擊,在未來應該還會進一步加大。

美國威脅要取消香港特惠貿易地位(special trade status),撤銷在美大陸留學生研究人員簽證;不過大陸也沒在怕的,不管不顧的,應該是鐵了心要把香港問題一次性解決吧?

當地港人應該更能體會到大陸的決心,不免有些其他打算。

依據內政部移民署統計,2019年來台居留的港人數量達5858人,較前一年大增41.12%,而獲定居許可的港人則有1474人,較前一年增加35%,都是近年新高。

誠所謂「 危邦不入,亂邦不居」;想來,有點能力的,應該都想走。

這幾天黎智英更公開呼籲台灣當局讓更多港人移民,而台灣官方單位也隨即回應,歡迎香港人民及專業人士申請來台長期居留或定居。

對港人而言,移民台灣利弊皆有,仁智互見。

有人覺得台灣物價便宜人民友善,定居很好;但可能不適合事業發展,經濟能力好一些的更是往歐美澳跑。

其實,來台就讀大學就是一個進可攻退可守的管道,又不像投資移民一樣,需要600萬台幣的門檻。

來台攻讀學位至少2年,而如果從大學碩博一路唸下來甚至可長達10年以上,畢業後選擇留台就業,也符合台灣官方歡迎專業人士申請來台長期居留或定居的政策方向。

事實上,去年底劉杯杯參加香港教育展時就有貌似工作多年的社會人士來攤詢問相關資訊,還不是走馬觀花似的隨口亂問,是做好功課,目標明確非常積極的詢問。

本以為是幫家裡孩子問的,後來透露說是自己規劃要赴台攻讀學位,劉杯杯當時還有點驚訝,現在想來,非常合理。

港生來台就讀大學基本上有單獨招生、個人申請、跟聯合分發3個管道。

在目前這個時間點上,無論是單獨招生、個人申請、或聯合分發管道申請期限都已經結束,門都關上了。

不過,各校獨立辦理的單獨招生有兩階段招生機會,第一階段已經在今年(2020)年2月28日前放榜,主要是避免跟個人申請、聯合分發錄取者衝突。

第二階段規定要在聯合分發的最後一梯次放榜後才能實施,也是一樣的考量,為了避免跟個人申請、聯合分發錄取者衝突。

其實,如果目的是為了廣招港生,那這樣的規定就有討論的空間,因為許多港生往往會因為被分發到自己不想去的學校而放棄來台。

如此,為何不開放各校單獨招生的期程限制,讓港生可以自由選擇要去的學校或科系,同時也提升港生來台就讀動機。

或有曰,會造成重榜。

那又何妨?

「楚人失弓,楚人得之」,都是來台灣就讀不是嗎?

國際招生的典範轉移 | 劉廣華

看著同仁在FB直播頁面上一會兒唱歌一會兒大啖美食一會兒抽獎一會兒敘舊一會兒介紹獎品,插科打諢使盡渾身解數的賣力演出,非常專業;平常端莊嫻雅矜持不苟寶相莊嚴的人,這會兒時不時噘嘴吐舌擠眉弄眼的,表情生動活潑可愛,網紅上身。

沒有把人逼到這份上了,還真擠不出這些本事來!

看到螢幕上滿滿的留言愛心比讚大拇指一直往上飄,即時反應跟互動都不錯。

莞爾之餘也不由感嘆;國際教育從業人員窮則變,變則通啊!

今年快過一半了,幾乎沒有海外差旅,每年固定要走的教育展說明會校友會拜訪宣講全部停止,秋班入學的申請時間眼見也就結束了,再不想想辦法怎行?

想到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

原來指的是科學範疇中,整個理論概念跟架構的重大改變,後來廣泛使用於描述產業結構或社會現象的巨大改變。

典範轉移的例子自古至今比比皆是。

像是孔子開始「有教無類」的平民教育就打破了之前「惟官有書,而民無書」貴族壟斷知識傳遞的藩籬,推動了春秋戰國時代的諸子百家爭鳴爭放的盛世。

印刷術及紙張的發明讓知識廣布成為可能;而火藥槍械的發明也讓冷兵器時代的強國成為不堪一擊的弱小民族。

這幾年典範轉移的力道更是迅猛。

以網際網路為例。

1990年代是入口網站(web portal)獨領風騷的時代,像是AltaVista, Lycos, America Online, Yahoo, PC Home,大陸的新浪網、搜狐等等都是,在一個頁面上把新聞購物娛樂教育學習搜尋等所有功能都放在一起,分類廣告似的。

後來搜索引擎當道,不只現在仍盛行不衰的Google,連Yahoo, Hinet, Seed net, Bing Taiwan,百度等等也都大為風行,即便是現在也還是有許多人使用。

最近幾年社群媒體有後來居上的趨勢,像是Facebook, YouTube, Line, Instagram等都大受歡迎,連WhatsApp, Twitter, Google+, LinkedIn, Skype, Snapchat等也都頗受歡迎。

其實,國際招生本來也都在使用電子郵件或社交軟體跟學生家長或是海外同學會教育機構學校等接觸,還算跟得上時代;只是一直作為輔助工具使用,真正的主軸還是要親自登門拜訪;見面三分情嘛,至不濟混個臉熟也行。

哪知今年以來受全球新冠疫情影響,大家都出不了門,原來的招數套路通通使不上,困坐愁城。

原來國際教育也面臨了典範轉移。

怎麼辦?就轉移吧。

這一陣子,整個辦公室忙著張羅著現在根本就買不到的web camera,演練各種視訊軟體,對著鏡頭齜牙裂嘴練習微笑腔調口條,討論著直播時要用什麼顏色跟圖案的背板,要不要放對方國家的國旗,爭論直播時要放什麼公仔玩偶娃娃畫面才能吸引人。

搞得整個辦公室像主控室,每個同仁像專業直播主、網紅、YouTuber,忙得不亦樂乎。

大勢所趨,不得不然爾!

前一陣子還聽說有學生就是因為某某網紅在學校就讀才追著來學校就讀的。

真的嗎?

得找幾個同仁來試試,看有沒有成為網紅的潛力?

劉杯杯咧!不知道行不行?

當國際生叫臭豆腐吃的時候 | 劉廣華

境外生來自全球各地,語言文化生活風俗飲食習慣等等多有不同,來台求學難免會有文化衝擊與生活適應問題。

總的來說,東南亞國家或地區來的留學生適應問題雖然也有,但是小很多;像是越南學生,來台之後大概也就在一學期之內,華語能力就足夠日常生活使用了。

再如馬來西亞,來台學生本身就多是華裔族群,無論是語言、食物、或生活,甚至流行文化跟台灣都是共通的。

港澳陸來台學生更是不在話下,除了有些陸生覺得台菜太過清淡會自備老乾媽辣醬佐餐之外,食衣住行都是如魚得水的。

來自西方國家或其他地區的國際學生就不一樣了;因為跟東方文化的差異較大,比較容易出現文化衝擊、飲食習慣、以及生活方式方面的問題。

在食物方面,國際生來台,碰到牛肉麵小籠包滷肉飯雞排蛋餅,珍奶椰果奶茶剉冰,各式各樣的水果等大概都是立馬愛上,開懷大啖。

不過,對於臭豆腐豬鴨血豬血糕雞腳等,多是敬謝不敏;尤其是臭豆腐,有的人遠遠聞到就繞路走。

穿著上,高緯度國家來的國際生好像比較耐寒,經常看到國際生在冬末春初還是春寒料峭時,就已經是單衣薄衫;天氣稍見炎熱,就已經短褲恤衫四處行走,有時上課,一眼望去白花花的一片肉海,眼睛都沒地方放。

在住宿上,學校因為有晚上11點返宿門禁政策,尤其是女生宿舍,又是登記又是鎖門又是監視器的,每每成為國際生抱怨的根源,說是:

「我都是成年人了,不需要保護,況且父母都沒管我,學校憑什麼管我?」

有時還會有男生私赴女舍,女生私赴男舍互訪的狀況,這種國際牛郎織女鵲橋會處理起來很頭痛。

交通部份,大眾運輸通常不會有什麼適應問題;只是有的國際生會自備摩托車,有執照還好,有的無照偷騎,碰到交警就裝傻不說中文,若不小心出事,一連串的筆錄調解仲裁賠償等等,就辛苦到學校教官了。

上課部分國際生就活潑許多,跟台灣學生抵死不發問,或從後排坐起的習慣恨不一樣。

其它生活方面,台灣人路不拾遺跟樂於助人的優良品德早已是最美風景,國際生也是津津樂道。

比較特殊的是,一聽到<少女的祈禱>就衝出來倒垃圾已成為外宿國際生的社區體驗,是每天要進行的儀式;等垃圾車時跟其他社區住戶的寒暄點頭聊天,拾荒者搶在垃圾車前來收紙板瓶瓶罐罐,讓國際生有成為社區一份子的感覺。

當然,文化衝突的狀況也有;有一年學校辦活動,在校門階梯入口處豎了個戴大禮帽打糾糾領結穿大禮服的黑人圖像作為主題圖案,馬上引起加勒比海地區同學嚴重抗議;很花了一些時間才安撫下來。

平心而論,當異文化接觸時,不解、衝撞、理解、接受、進而融合,才是常態吧?

如果哪一天看到國際生叫臭豆腐來吃,應該就是適應台灣文化了。

境外生源從哪來 | 劉廣華

過去幾年來境外生對國內大學生源的助益頗大,尤以私立大學為然;不過,因為疫情,也因為種種其他因素,眼看著今年秋班已經沒有大陸新生了;港澳生部份,雖然各校也都在如火如荼的招收新生,只是舊生何時能返台都還在未定之天哩,遑論新生。

如果港澳生能夠解禁恢復正常入學,因為反中情緒的影響,預期今年港生會增加;事實上,從105學年度以來,港澳生就一直是逐漸增加的。

根據教育部統計數字,108學年度陸生有2萬5049人佔全部境外生13萬417人的19.2%,港澳生1萬2565人則佔全部境外生的18%。

若二者都不能來,未來3年內,將有近4成的境外生消失。

這是斷手斷腳傷筋動骨的損失了,怎麼辦?

放眼望去,歐美澳學生比較不會到亞洲來;就算來,也都是屬於交換研修或是語言文化類的短期停留學生;來或不來,對國內境外生生源影響不大。

不算紐澳在內的新南向國家則是一個拓展生源的方向。

在新南向的18個國家在內;依國籍分類,108學年度境外生人數排前三名的國家依次是越南1萬7421人、馬來西亞1萬5741人、跟印尼1萬3907人。

再其次則是泰國4001人、印度2783人、菲律賓2311人、緬甸1253人。

對越南生而言,台灣一直是最愛;因為生活習慣文化風俗近似,容易打工又可以學華語,而因為長年與大陸的領土爭端,大陸企業在越南的風評也不太好,越南人普遍對大陸印象不佳。

馬來西亞華裔人口眾多,拜多年台灣成功僑教政策之賜,留台同學會組織強大無比,對年輕一代赴台留學的影響很大;不過,留台人數在2017年達到最高點1萬7079人之後就逐年略減,應該跟大陸積極在馬招生有關;今年因為大陸及大馬本身疫情影響,預期來台人數應會增加。

印尼因為早年排華,所以華裔學生來台就讀一直是選項,不過因為華文教育中斷多年,也造成印尼學生來台就學的障礙;在1999年民間華文學校再次開放後,沈寂多年的華教才慢慢復甦,來台留學的障礙小一些,近年來已成為境外生的第三大生源。

泰國學生從2014年的1535人到今年的4001人,增加快3倍,是第四大生源,也很有發展潛力。

印度學生以理工資訊專業居多,從2014年到目前留台人數有3倍成長;不過通常要有獎學金或是政府、企業的計畫專案來維持,有能力招收印度生的學校很有限。

菲律賓學生人數有成長空間;從2014年到目前成長4倍多,因為多數學生英文無礙,而且在2016年修改了中學學制為Form 6,自2018年起,高中畢業生可以直接申請台灣的大學。

緬甸108學年度在台有學生1253人,也有成長空間,不過跟寮國、柬埔寨學生一樣,在學輔上要多花心思,怕學生不讀書只打工。

過去幾年政府在新南向的招生政策上對國內大學有些鼓勵,應該要持續;之後給各校實施的空間也要大些,限制也要少些,因為私立大學都有永續經營壓力,會很努力配合政策的。

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