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與俄羅斯永不合的鴻溝 | 班一魯

11世纪基督教大分裂成希臘正教(東方正教)及羅馬公教。俄羅斯信奉東方正教,自認繼承羅馬帝國正統,其雙頭鷹國徽承自羅馬帝國;羅馬公教也自認是正統,尤其新教革命後,西歐近代文明隨之興起,更是瞧不起東方落後蠻夷之邦的俄羅斯。

其次,我們都知道來自北歐的維京人滅了羅馬帝國,德國劇作家華格納 (Richard Wagner)以歌劇<尼布龍根的指環>(Der Ring des Nibelungen)音樂將之神化,以標榜日耳曼民族之優越。維京人只有南下而無東擴,所以今天俄國以外的歐洲地區都有維京人的血統,俄羅斯則沒有。

1700年俄國的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發動<北方大戰>擊敗了強權瑞典王國成為北歐霸主,簡言之,東方落後蠻夷之邦的俄羅斯征服了瑞典,非歐俄地區的共同祖先,北歐的維京人,這是非俄的歐洲人永遠無法解開的心結.

令中西歐瞧不起俄羅斯民族,另一深層原因是俄羅斯民族具有韃靼人的血液,成吉思汗之孫拔都,在1242年西征,建立了欽察汗國,史稱金帳汗國,統治俄羅斯達 250 年之久。俄羅斯的心情是非常矛盾的,好處是擴張了俄羅斯的疆域,壞處是延誤了俄羅斯的近代化;排斥外來民族是人類的天性,正統的俄羅斯人也有些鄙視韃靼人蒙古人。

俄國劇作家鮑羅丁(Alexander Borodin)的歌劇<伊果王子>(Prince Igor),就是伊果王子(Igor)討伐韃靼人,戰敗被俘,韃靼公主卻愛上了大將 Igor , 這故事與威爾第(Verdi )的歌劇阿依達(Aida)有些重疊,請注意是韃靼公主愛上了大將 Igor,而阿依達則是被俘虜到埃及成為奴隸的衣索比亞公主阿依達,愛上了埃及軍隊統帥拉達梅斯。

自中西歐崛起後,俄羅斯的英主彼得大帝及凱薩琳大帝(Catherine the Great)都極力崇拜西歐,模仿西歐;彼得大帝更因此從無到有建立起宏大的海港城市聖彼得堡(Saint Petersburg),號稱西歐飾窗( Window of the West)。但俄羅斯只能模仿而加入不到歐洲西方社會。

拿破崙(Napoleon)1812年征俄失敗,1814年俄國普魯士奥地利聯軍曾經攻佔巴黎。 二戰時希特勒(Hitler)納粹軍隊之主力,被蘇聯紅軍在東歐戰場痛殲,蘇聯紅軍在 1945年直搗德國柏林;千萬不要相信第三帝國(Third Reich)一書的說法,德國納粹是被英美聯軍打垮的,這是好萊塢(Hollywood)的大外宣,再加上二戰後共產主義蘇聯的強大,歐洲人對蘇聯的思維混合著恐懼、厭惡、鄙視。所以即使1991年蘇聯瓦解以後,歐洲及美國仍不放過俄羅斯,希望再一次把俄羅斯裂解為廿四個共和國(如美國煽動的1994年車臣共和國要求的獨立戰爭)。

普京大帝(Putin the Great) 曾三次要求加入北約被拒,這次俄烏戰爭可説是雙方歷史情結、意識形態衝突的大爆發,才會有令人不堪想像的8000項對俄制裁。

俄羅斯曾為中國的革命開路,蘇聯革命領袖列寧(Lenin)逝世,孫文題辭<列寧同志千古良師益友>,這個題辭真應了日後歷史之發展,毛澤東説<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我們送來了馬克斯列寧主義>,簡短而生動的描述。

回顧 19 世紀末 20 世紀初中國處於極端貧弱,列強爭相弱肉強食之慘狀,愛國之士盡其所能尋求強國之道,眾說紛紜,蘇維埃社會主義革命成功,開啟了中國的救國之道,蘇聯曾為我國的典範之一。

蘇聯解體後,1991年俄羅斯聯邦總統葉利欽誤信美國經濟學家的建議,在俄羅斯實行休克療法,希望將俄羅斯經濟體制,由社會主義計畫經濟瞬間轉型為資本主義市場經濟,因為誤信西方自由民主自由貿易那一套的休克療法,幾乎毀滅了俄羅斯。這給剛開始改革開放的中國上了一課,與其時不可一世的中國媚外公知劇烈鬥爭後,堅决實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路線,方有今日繁榮強大的中國,俄羅斯為我國的典範之二也。

俄烏之戰的戰法,西方種種殘暴的制裁,足為我國日後行中國統一大業之借鏡,俄羅斯為我國的典範之三也。

俄烏之戰可視為中華、俄羅斯、伊斯蘭三大文明大戰盎薩霸權,為了應付石油危機,拜登求爹爹拜奶奶的能源國家,沒有一個甩他,這就是暗助普京。阿拉伯世界被美國玩弄欺侮了 70 年,吸取她的石油奶汁,再以安全為由使其購買軍備,再以阿拉伯賺的錢,買美國國債。待美國本身有頁岩油後,隨即一腳踢開,阿拉伯世界真受夠了。今日普京做先鋒,吹響了挑戰美元霸權的號角,中國為主心骨,百年來受西方帝國主義欺凌壓榨的阿拉伯世界,怒火終於爆發出來,向惡霸盎猶共生體發出總攻。

西方世界這次對俄羅斯的制裁,已經超越人性的底線,違反了多年來西方世界標榜的普世價值,虛偽面具的破產,大家都已目睹,毋用贅述,其實這也不用太驚訝,盎薩本身就是海盗出身,而猶太人就是盤剝重利,只是回復到原來面貌而已,不過要警惕的是盎猶之衰落並未如此嚴重,尚且囂張如此,若一旦真正衰落,必將更瘋狂。這次俄烏戰爭可謂開人類戰爭之新紀元,除了凍結俄羅斯海外資產,不惜違反了西方神聖財產不可侵犯權外,還對俄羅斯的文化、藝術、音樂等完全禁止,真是太出格了;這也是西方文化鄙視俄羅斯赤裸祼的表現。

二戰後的美國馬歇爾計畫及北約的設立,歐洲對蘇聯及俄羅斯之恐懼,必須依賴美國,巳是牢不可破的心態,懼怕一個被自己鄙視的敵人,這正是歐洲難言之痛;其心態正如今天美國歐洲如此懼怕被鄙視二百年,如今驀然崛起的中國,處處抹黑打壓制裁,達到歇斯底里的程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