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自由時報』的這一篇題目漂亮的文章,論當前教育改革之道 | 郭譽孚

「這一票決定子子孫孫的幸福」,這是多麼漂亮的題目。。。
https://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344715

然而,它的內容如何?就像過去我們聽過多少「愛台灣」的說詞,但是它們所主張的,真的是「愛台灣」嗎?

自由時報是我們島上當前重要的一份報紙,簡直可以說是執政陣營的喉舌。我想藉他當前的這篇社論中所包含的重要錯誤,來談談個人對於未來教育改革的觀點。
這篇社論在個人看來,其重要的錯誤,在於以下幾部分──

一〉「這次選舉關涉台灣人民要擁抱民主陣營與自由市場,或是向中國傾斜,與國家資本主義及數位獨裁體制連結。……台灣的抉擇也衝擊國際戰略的大格局,特別是印太地緣政治的消長,」

二〉「親美與親中路線的對決,而中國以網軍、假訊息、假新聞及滲透社會團體等方式介入台灣選舉,其力道之強前所未見,……由選舉得以牽動國際的效應來看,台灣絕非特定政客所看扁的一文不值,譬如什麼國際社會、東南亞都看不起台灣云云,」

三〉「但當時台灣的民主改革開始萌芽,數十年來追求與保障人權自由等普世價值的成果,在第三世界尤其華人社會中更是民主化的楷模。」

四〉「美國……一般多定性為良性霸權,因其對抗的多是獨裁專制、貪污腐化及迫害人權、種族屠殺的流氓政權;……在對峙態勢下,無論就價值觀、制度、生活方式,抑或單純的經濟利益,台灣與西方民主陣營站在一起,乃是明智且天經地義的選擇,……」

其一、認清虛飾的部分──我首要的著眼點

以上四部分,有一共通的虛飾手法;就是把與自身相關聯的事物,與自身拒絕關聯的事物,使用明白相斥的兩套語言來處理。
簡言之,就是用美麗的名詞把與自身相關的事物「撐」起來;
例如,所謂的「擁抱民主、自由」、「民主化的楷模」、「良性」、「明智」、「天經地義」;很輕鬆地就把它們想強調的事物強調了起來。
相對的,對於自身所欲排斥的事物,則給予不真實,甚至惡質的名詞,例如,使用像「傾斜」、「獨裁」、「假訊息」、「假新聞」、「專制」、「迫害人權」之類;讓一般讀者很容易就落入了它們設計的恐懼與否棄感裡。

嚴格言之,這應該是長久以來我們國民教育的問題,我們近代化的教育,國府不能辭其咎,當年「反共」,好像對手吃飯,自己最好不要吃飯,以免對匪唱和;是一重要的例子;但更早則日本在我島上推動的「打罵教育」與「低智教育」,強調「不可討論,不可發問」,更是顯示其根深蒂固;在這樣的所謂「近代教育」下,我古老文化傳統的「學問思辨」,完全被破壞;而其大成則來自二戰後西方現代化理論,他們強調著全盤西化,根本地全盤否定了我們所有傳統文化中「問學」與「學問」,不只是對立,更是彼此攻錯、對演與辯證的價值。

其次,應該做為未來教育改革的著眼點的,是關於不可亂用二分法的問題。

前述我們對於反共的批判,應該是一個好例子,但那應該是特例;
我們在此,願意另舉一個通例來討論。
以小學生的教育為例,每個小學生應該都聽過教師勉勵我們要做個好學生,不要作個壞學生吧;然而,使用好、壞來區分學生,是個很好的處理方式嗎?
那是個理想的處理方式嗎──
就一個教育專業者的思考;
個人認為強調是非、黑白、好壞的論述方式,應該有其必要性,但是那應該是思惟上最幼稚的模式,應該在成長的過程中,隨著心智的發展與視野的開闊,自然進入更能契合於社會複雜現實的模式。
這也就是我們自身在受教育的過程中,在成就測驗時,難免都曾遭遇過是非題的理由;是非題就是測試我們對於二分法思維模式的掌握能力──是否能夠正確地認知在不同的情境中,哪一種行為或認知是正確的。
那往往是我們在小學低年級時期,才遭遇到的測驗題設計;然後,隨著我們自身的成長,教師所設計的題目,開始有了填充題、選擇題、問答題,甚至進入複選題與申論題。
我們的教育中,應該要重視這種思維由簡化而向複雜發展的過程;讓每個公民在獲得選舉權以前,都懂得運用與破解那些不應該過分簡化與虛飾的論述。

其三、在認知上應該強調較實際的認知,也就是類似我傳統「循名責實」的態度。

換言之,如果要談政治經濟體制的話,最早期的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可能真是涇渭分明的,但是在1929年的大恐慌後,羅斯福總統推行新政,資本主義就開始修正;而今日大陸的體制更是自稱中國式的社會主義,所以,輕率地沿用百餘年前的二分法模式來論斷當前的局面,實在是很壞的示範;個人從事公民教育的觀點上,認為二分法是過分簡化的;能夠反映真實的應該是光譜式的;歐美國家號稱民主自由,其實各國相互不同;不可讓學子死背民主自由;而對岸大陸的體制,更是我們作為中國文化的承受者,我們應該比外國人更為理解今日的中國絕非簡單與資本主義對立的體制──例如,中國的社會主義根源,不只有禮運大同篇的高遠理想,並且,直到清末民初時期,中國社會的土地買賣還很少有真正一次的賣斷的情況,我家族中就還有這樣的地契,出賣者可以在銀貨兩訖之後,為了家貧返鄉沒有川資或是家中另有變故,其賣出者或其子孫可低姿態要求買受土地者另外再給予若干金錢,當時名之為「找洗」或「找贖」──中國本是個同情弱勢者的文化體;不可以與西方資本主義惡質所引起的社會主義或共產主義,輕易等同;確實有中國式的歷史文化背景。

其四、公民教育應該重視的教學目標〈好而知其惡,惡而知其美〉

上述自由時報的社論,實在是當前很好的一篇可以做為錯誤示範的文章;
其錯誤在於遠離了我們媒體對於社會應該有的教育目標;報紙的社論對於我們的社會應該有著進行社會教育的意義;那就是如何使得一個社會的公民面對社會的各種現象時,能夠儘量公平客觀、不偏頗地考察各種現象。
這種教育的重要性,對於民主政治特別重要;如果有投票權的公民們,日常不能公平客觀地考察公眾事務的各方面,只是憑藉著個人平素的好惡,在政黨政治中,只知道黨同伐異,社會生活必然內鬨,造成強烈的內耗;就像我們今天在我們島內所見的情況,民主政治怎麼可能福國利民。
在公民教育上,我們要提倡的這種教育目標,是建立一種不應該「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的,理性的生活態度;也就是以我們傳統文化中「扣其兩端而竭焉」的教育方式,透過「好而知其惡,惡而知其美」,進入儘量「不偏不倚」,大家都可以不受各種成見的束縛,真正獨立自主於現實社會複雜的情境中。
倘若我們的公民們在運用他們神聖的投票權之前,不是都能夠養成這樣的思考習慣,民主政治所賦予公民的四種公權,在我們複雜的社會現實中,怎可能適切而充分發揮其理想的功能呢?

2020年總統大選前夕感言〈1.10.〉 中間選民公民教師譽孚敬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