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 美國猶豫 | 郭譽申

中美貿易戰在進行中,自7月6日和8月23日起,美國分別對從中國進口的340億和160億商品徵收懲罰性高關稅,中國也在同一天對從美國進口、同規模的商品徵收報復性高關稅。此外,美國揚言將對從中國大陸進口的另外2000億商品徵收懲罰性高關稅,並在8月底已完成聽證程序,照理應該很快宣佈即將實施的日期,前天美方卻伸出友誼之手,邀請中方重啟貿易談判。這是怎麼回事?

貿易戰小幅開打至今約兩個月,中、美的實質經濟數據尚無多大變化,但是美國股市維持高檔,而中國股市跌幅不小,是否美國占了上風?筆者在前文《大陸股市反轉的觀察》論證中國股市與實質經濟關聯度低,因此股市走跌並不表示中國經濟受挫。在此則主要探討面對貿易戰的美國經濟。

經濟的榮枯總是反覆循環,供給低於需求時,廠商增加供給以滿足需求,於是經濟高增長;經濟高增長一段時間,供給已高於需求,於是廠商減少供給,造成經濟的低增長;經濟低增長一段時間,供給逐漸低於需求,於是又有一波經濟高增長。美國自2008年金融海嘯以來,經濟長期不振,供給因此大幅低於需求,加以川普總統減稅,美國經濟因此迎來一波高峰,是經濟循環的正常現象。川普總統趁著經濟高峰,發起貿易戰,可算聰明,但是貿易戰對美國經濟絕無好處,美國正該居高思危,小心經濟高峰遲早會反轉。

貿易戰小幅開打至今對中、美的影響都不大。若美國進一步對從中國大陸進口的另外2000億商品徵收高關稅,將如何?中國沒從美國進口那麼多商品,因此無法對同規模的美國進口商品徵收高關稅,目前尚不知中國將如何報復,在此就假設中國並無報復行動吧。

美國目前對從中國進口的500億商品徵收高關稅,都是經挑選出的半成品,不直接面對消費者,因此對消費者物價少有影響。若美國進一步對從中國進口的2000億商品徵收高關稅,這些商品多半是消費品,直接影響消費者物價,而且購買這些商品的消費者多半是廣大的中低收入者。因此,美國若對從中國進口的消費品徵收高關稅,必然提高消費者物價,減少買氣,不利美國經濟,尤其會傷害廣大的中低收入者。這是美國猶豫再對2000億商品徵收高關稅而重啟貿易談判的主要原因。

觀察中國方面,美國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徵收高關稅,中國直接受損的是出口到美國的廠商。中國出口到美國的廠商多半體質較好、過去獲利較高(相對於其他廠商),而其出資者(包括不少美國廠商)和員工較多屬於中高收入者,有較高的損害承受能力。

若貿易戰擴大,從總體經濟數據上看,美國較中國有優勢(見前文《中美貿易戰將如何?》),然而美國直接受損的是廣大的中低收入者,而中國直接受損的是較少的中高收入者,因此在政治上美國並不占優勢,貿易戰甚至可能有益於中國縮減貧富差距呢!

美國即將在11月舉行期中選舉,目前小幅開打的貿易戰對川普總統相當有利,既贏得打擊中國之名,而尚無損於美國經濟,因此能獲得最多的選票支持。川普推遲貿易戰的下一步,以免立即損害美國經濟和他的共和黨選票,是他的小聰明。貿易戰未來將如何,且看期中選舉的結果如何再說吧。不過川普行事衝動,常不按牌理出牌,也可能有意外之筆,誰知道?

對「中美貿易戰 美國猶豫 | 郭譽申」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