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離不開民粹 | 郭譽申

民主大家耳熟能詳,民粹也常被提到,但其涵義則比較模糊。上《維基百科》查一下,「民粹主義(英語:populism),又譯平民主義、大眾主義、人民主義、公民主義,意指平民論者所擁護的政治與經濟理念,是社會科學語彙中最沒有精確定義的名詞之一。」

「民粹主義通常是菁英主義的反義詞。在古希臘城邦發明民主制度之後,應由菁英貴族或一般大眾來掌握政治,就出現爭論。支持菁英主義者認為,人民易於被煽動,容易從眾,缺少知識,沒有思考能力且反智,容易受到感情影響,而做出不理性或是不切實際且過度理想化的主張,認為政治應該由具有專業能力的一群精英或擁有特殊能力的個人來做出決策與推動,否則政策推行將陷入被動的局面,形成暴民政治。支持民粹主義者則訴求直接民主與草根民主,認為政治菁英只追求自身利益,腐化且不可相信,希望由人民直接決定政治事務。」

由上述對民粹的解說,現代西方的民主制度顯然不刻意區別菁英主義和民粹主義,西方民主因此完全包含了民粹主義的可能性,換言之,實行西方民主完全有可能得到民粹的結果,民主裡包含民粹,是分不開的。支持西方民主者常把實行民主成功的歸給民主,把實行民主失敗的推給民粹,民主因此就完美無缺了。這實在是聰明的遁詞,輕易地開脫了民主的弱點,其實民主可能導致民粹,實在沒有那麼完美,實行西方民主必須相當小心。

2016年6月英國公投決定脫離歐盟,立刻造成英鎊劇貶,全球股市大跌,及一些國際信評機構降低英國的信用評等和經濟成長預估等,看來公投的結果對英國的整體經濟是很不利的。同年底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其訴求,包括反移民、反穆斯林、民族主義、貿易保護主義等,似乎不符普世價值,卻受到許多民眾的支持。政治評論者普遍把英國公投脫歐和川普當選美國總統都歸咎於民粹,認為是民粹的激情、不理性壓過了理性思考。英國脫歐公投和美國總統選舉都是最典型的西方民主方式,其結果若歸咎於民粹,也必須歸咎於西方的民主制度,民粹與民主是分不開的。

英國和美國是最成熟的民主國家,竟然民粹壓過了民主。不僅英、美,英國之外的大半個歐洲,許多訴之民粹的政黨也正興起,而已主政18年的俄羅斯普丁又高票連任總統,都顯示當今世界民粹的橫行。至於我們台灣,對藍綠惡鬥的民粹也毫不陌生。西方民主是遭遇了很大危機,還看不出有什麼解決辦法,大約就是西方逐漸衰落的過程吧!

早在古希臘民主制度發明之初,人們就對民主有相當保留,對民主的利弊有許多討論,但是到二十世紀後期,美國把民主簡化為競爭式選舉,並把自由民主尊為普世價值,強力推廣到全世界,大部份人不再思考民主的本質和複雜性,就只擁抱選舉,政治人物於是很容易操弄民粹,發掘對立,訴諸感情而不是理性,使選舉偏離民主的本質,是西方民主崩壞的主要原因。台灣已經吃了美國的民主「迷幻藥」,改不了了,中國大陸還有機會走一條不同的民主之路。

對「民主離不開民粹 | 郭譽申」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