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染疫經驗 | 霍晉明

七月底得了COVID-19,一點經驗,與大家分享,或有助於防疫與治療。

一、我是在打第三劑的第三天得到的。某個星期六的晚上,忽然睡不著,(可能是微燒而沒有發現)。第二天早上,開始喉痛、咳嗽。但快篩為陰性。當天到診所看診,醫生說,你有發燒,所以還是有可能中了。要連續快篩三天。結果,當天晚上快篩就二條線了。

二、快篩陽之後,太太立刻反應,把我一人關在房裡,三餐侍候起來,足不出戶,凡事不用管,算是當老爺了。但喉痛難受,似乎覺得喉嚨黏膜被燒成薄薄的一層,可以感覺到上面的脈搏。吞口水即巨痛,以致於難以入睡。咳嗽頻率不算太高,但咳嗽會使喉嚨極痛。以前重感冒,咳起來會感到肺部震動,支氣管發癢,但此次無此症狀,就是乾咳,少許的痰。可見病毒只攻擊了上呼吸道,未入肺部。

三、因為快篩是「抗原檢測」,所以不可能早期發現;等測到陽性,早就傳給別人了。所以到了第三天,兩個兒子也都陽了。但老婆卻沒事。想來我們三個男生與家中唯一女生的差別是︰她作息規律,且打了四劑。而三個男生則都熬夜,非睏極不睡。看來這種行為模式對身體是是極不利的。

四、兩個兒子的症狀,都沒有我嚴重。就是微咳微痛微燒,似不影響工作(當然還是請了病假)。或許正如傳說,此症對年紀越大者越不利。

五、聲音變得出奇的低沈(特別錄音以為紀念),平生未聞自己發出如此之低頻。而說話變得很吃力,一字一句,費力而緩慢地吞吐,很不想開口說話。若只聽聲音,很像影視劇中垂死之人的講話;恐嚇到人,所以特別傳line告訴家人︰沒事,頭腦清醒,精神良好,勿為聲音所欺騙。

六、喉嚨巨痛,不思飲食,自然有利減重。可惜癒後不知節制,體重不但恢復,還有增加。辜負了此病帶來的唯一紅利,可歎。

七、病程前期,因喉嚨疼痛故,很難入睡;入睡後,亦會因咳嗽而驚醒,所以睡眠極不足。但到了後期,則開始猛睡,一天睡十幾個小時,還覺得累,還能睡得著。

八、十天之後,轉陰,身體漸恢復,唯聲音不能完全復原。到三週之後,聲音、講話都感覺好多了,但聽在他人耳裡,還是覺得有點異樣。

九、還好暑假,休息了三週才上班。但仍然時不時咳嗽,在大辦公室,頗覺尷尬。還好同事們不以為怪。

十、喉嚨變得敏感,聞異味或口味重的食物,都會咳。冰品亦咳。後來吃了保濟堂的「咳王」(中成藥),效果頗佳,現已很少咳嗽,喉嚨亦不過敏了。(非廣告,如實記載。)

十一、病程期間,西藥皆症狀治療,不覺有何效用。唯退燒止痛藥(處方藥、膠囊),效果明顯。吃了之後很快就退燒減痛,但時間一到,如仙度瑞拉之南瓜馬車,立刻現出原形。

十二、最後要說的是,我不知道是怎麼被傳染到的。未群聚,未在外與陌生人用餐。可見Omicron病毒傳染力強,實在難防。現在台灣疫情又有升溫趨勢,大家還是不可掉以輕心。

了解Covid-19 | 盛嘉麟

本文主要來自一位多倫多大學的藥學系教授,讓我們可以增多了解Covid-19。

對於這次新冠疫情大流行,2020年6月之後感染的人比3個月前(2020年3月)感染者的生存機會更大。其原因是,醫生和科學家現在對Covid-19的了解比3個月前要多,因此能夠更好地治療患者。我將列出2020年2月我們不知道的5件事,以供您理解。

1. COVID-19最初被認為是由於肺炎-肺部感染導致的死亡-因此,呼吸機被認為是治療無法呼吸患者的最佳方法。現在,我們意識到該病毒會導致肺部和人體其他部位的血管中出現血凝塊,並導致帶氧減少。現在我們知道僅通過呼吸機提供氧氣將無濟於事。我們必須預防和溶解肺部的微小凝塊。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在2020年10月將像阿司匹林和Heparin (稀血劑,防止凝血)這樣的藥物用作治療方案的原因。

2. 以前,由於血液中的氧氣減少,患者在路上甚至在抵達醫院之前就死了。這被稱為快樂低氧(HAPPY HYPOXIA),儘管血氧量降得很低,但COVID-19患者要低到極嚴重時才出現症狀,有時甚至達到70%。通常,如果血氧量降低到90%以下,我們就會變得呼吸困難,而COVID患者不會有觸發這種呼吸困難的機制,因此我們在2020年2月將病患送入醫院為時很晚。現在,既然知道了快樂低氧,我們就可以使用簡單的家用脈搏血氧儀監測所有COVID患者的血氧量,並在血氧量降至93%或更低時將他們送往醫院。這使醫生有時間糾正血液中的缺氧氣的情形,到2020年10月有更好的生存機會。

3. 2020年2月,我們沒有抗擊冠狀病毒的藥物。我們僅在治療它所引起的併發症…缺氧。因此,大多數患者受到嚴重感染。現在我們有2種重要的藥物FAVIPIRAVIR和REMDESIVIR。這些抗病毒藥物可以殺死冠狀病毒。通過使用這兩種藥物,我們可以防止患者受到嚴重感染,從而在他們患上低氧之前將其治愈。這是2020年10月才有的新知識,2020年2月還不瞭解。

4. 許多Covid-19患者死亡不僅是因為病毒死亡,還因為患者自身的免疫系統以一種被稱為細胞因子風暴(CYTOKINE STORM)的方式做出過度的反應。這種反應不僅殺死病毒,而且殺死患者。2020年2月,我們不知道如何防止這種情況的發生。現在到了2020年10月,我們知道類固醇可以用來防止某些患者發生細胞因子風暴。

5. 現在我們也知道,低氧症患者僅靠腹部朝下躺著就可以變得更好,這就是俯臥姿勢。除此以外,幾天前以色列科學家還發現,患者白細胞產生的一種稱為Alpha Defensin的化學物質可引起肺血管微凝塊,可用秋水仙鹼(Colchicine)治療,此藥用來治療痛風已有數十年之久。

因此,現在我們可以確定的是,與2020年2月相比,患者在2020年10月存活COVID-19感染的機會更大。展望未來,記住就算感染到,也比早期感染者有更好的存活機會,那麼就不會對Covid-19感到驚慌。讓我們繼續採取預防措施,戴上口罩並保持社交距離。請轉發此消息,因為我們都需要一些正面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