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政策檢討之我見 | 盛嘉麟

馬英九辜負了王曉波 兼論北京對台思維與台灣統運的盲點

上述文章同時刊登於台灣的《遠望雜誌》以及紐約的《多維新聞網》。這是我讀過對中國大陸的兩岸政策檢討最徹底的文字,值得閱讀。以下是我的感想:

1)中國高估了華人的民族主義力量,其實華人是文化向心力強大,但是國族向心力薄弱的民族。居住國內的華人,不管國家的努力進步有目共睹,仍然有大量的恨國族、國粉族、慕洋犬族等,願意配合美國瓦解中國。香港的華人,幾百萬人參加仇中反中暴亂,叫囂香港獨立。

散居海外的華人,新加坡人永遠站在英、美一邊,時常大言不慚教訓中國。台灣的華人,90%已經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每天大言不慚的宣揚台灣的價值是可笑的自由民主,最近賴清徳副總統宣佈台灣的政策路線「聯美,親歐,抗中」,公開仇中反中。美國的華人,各色各樣,50%以上支持川普共和黨,90%不知道美國的排華法案(1882-1943),80%的人相信美國是民治民有民享,種族平等的美麗國家,絕大部份都是反共藐中的華人。

中國必須放棄血濃於水,中國人不打中國人的懦弱幻想。

2)中國高估了懷柔施惠、王道待人、尊重對方的回報,中國優厚西藏人、維吾爾人、蒙古人,施惠台灣人、香港人,尊敬新加坡人、美國人、歐洲人,援助越南人、朝鮮人… ..如今看起來全盤皆輸。中國必須學習狼性的大國的鐵腕的務實的政策。

3)文章高估了王曉波推動統一的力量,以及他對馬英九的影響力。國民黨的失敗是從蔣介石的反共抗俄、殺朱拔毛開始,貫徹到今天的不統不獨、一中各表,使國民黨永遠活在夢囈裡。面對民進黨旗幟鮮明的台獨主張,國民黨始終不敢提出國家統一、民族復興旗幟鮮明的主張,把昏暗不明的藍綠鬥爭轉換成正義凜然的紅綠鬥爭,是不會有前途的。

台式民主:選舉出來的獨裁政權 | 王永

選舉不等於民主,選舉產生的政權也可能帶有濃厚的獨裁性質。例如德國當年的希特勒政權,他當選的是總理,後來把總統撂一邊去,成為“獨裁元首”;南非今年2月透過大選以及議會選舉產生的西里爾‧拉瑪佛沙總統,因主張暴力奪取白人農場主的土地,也是個具有法西斯性格的政權。

台式民主也是如此。以目前蔡英文政權為例,2016年蔡英文高票當選,執政黨也在立法院佔絕對多數,出現府院同黨的完全執政局面。蔡英文總統手中握有行政院長、監察委員以及大法官的任命權,同時她身兼民進黨主席,就連最高民意機構立法院都形同她的橡皮圖章。兩年來不能不說她的施政非常獨裁,卻無任何機制可以制約她。雖然她的施政不得人心,民調支持已來到25%上下,但有誰能改變她獨裁的局面呢?人民如何監督制約她呢?至少在她任期內是沒辦法吧!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馬英九時代。他一樣高票當選,執政黨一樣佔立法院多數,一樣身兼國民黨主席,也是府院同黨完全執政的局面。當時的馬英九也不願意與立法院國民黨黨團分享權力,被稱作自我感覺良好的獨夫一個,誰能制約監督他呢?一連八年下來,人民失望透頂,一樣毫無辦法。

所不同的是,蔡英文性格硬,不斷做壞事,馬英九性格軟,幾乎不做為。但兩人的獨夫局面是相同的。

如今蔡英文政權無一優點以示人,只好成天拿著「台灣價值」說嘴,以捍衛民主自由為理由,抗拒與大陸溝通交流、和平商談,錯失台灣發展的契機。然而台灣百姓可曾想過,台灣社會發展停滯、迷失方向的歲月,不正是政客們高唱「台灣價值」、陶醉「台式民主自由」的這20年?

回想台灣自1996年完成普選式的民主制度,歷21年一事無成,政治惡鬥、民粹氾濫,社會經濟發展總體停滯,更有許多領域向下沉淪。幾天前,就連前副總統呂秀蓮都感慨台灣的制度日益遭到破壞,從前文官任用,多數還通過國家考試,現在總統一上台,居然可以搞出一堆黑機構,以及幾百個個人任命的職缺。

反觀大陸的同期發展,一言以蔽之,總體國力、人民生活都是蒸蒸日上,面對這樣巨大的差距,我們是否應該以平視的眼光,對大陸發展實驗中的「法治」、「監察」、「民主監督」以及行之有年的「民主協商」、「民主集中」與「集體領導」等制度給予客觀的認識?或許當我們虛心審視兩岸制度之後,會忽然察覺台式「民主自由」除了在言論管制上比大陸寬鬆一些,剩餘的優點還真是乏善可陳。大陸這套帶有「民主元素的開明專制」,換句話說,就是台灣人一向看不起的「中國治理模式」,竟然優於「台式民主自由」?

近聞,最高法院法官的任命權也將被蔡英文強悍的掌握在手。一旦落實,早經摧殘僅一息尚存的「台灣價值」不就蕩然無存?念及子孫後代的命運,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馬英九再戰2020?| 郭譽申

最近前總統馬英九頻繁參加許多公開活動,展現高人氣,於是有人拱馬2020再選總統,甚至有媒體發佈民調,若馬再參選總統,他的支持度高於主要競爭對手蔡英文和賴清德。馬英九現在沒有執政包袱,對比蔡和賴的施政不佳,因此人氣大幅回升;若馬再參選總統,國人勢必仔細回顧及檢驗馬的過去施政政績,不像現在馬不需面對批評。馬的8年施政究竟如何?

馬英九自1998年參選台北市長,到 2008年當選總統,是馬的最高峰,就任總統之後,聲望逐漸走低,到第二任總統任期,聲望終於跌落谷底。馬曾擁有極高聲望,顯然是因為他的好形象,高學歷、愛運動、清廉守法,再加上年輕帥氣,在高官裡是相當罕見,造就了他的超高人氣。有些人批評馬「無能」,雖然有些過火,但是從一些實例看,為人做事的能力不是馬的強項,應是持平之論。

馬英九的最大失敗是他沒能成功領導國民黨。國民黨形象不佳,馬為了保持良好形象,一向與國民黨若即若離,關係並不密切,在選舉時國民黨別無選擇,非支持馬不可,但是到了馬總統執政,他雖擔任國民黨主席,仍無法掌握國民黨,造成行政院和立法院格格不入、溝通不良,行政院所推出的法案時常無法獲得立法院的充分支持,以國民黨在立法院有壓倒性的優勢,施政竟然窒礙難行,是馬的最大敗筆。

2013年9月的馬王政爭是馬英九領導國民黨失敗的總結。立法院長王金平雖然算不上「深藍」所抨擊的「藍皮綠骨」,確實是「挾寇自重」,置個人利益於政黨之上。馬身為總統和黨主席,想要排除王,合情合理,然而馬處置王的手段拙劣,最後未傷及王,反而重傷自己和國民黨,此後馬和國民黨就一蹶不振了。

馬英九領導國民黨失敗也顯示在國民黨的體質上,有民意基礎的立委和縣市長以及沒有民意基礎的官員和中常委在國民黨內的權力關係該如何?始終沒有理順釐清,造成黨內沒有章法,總在內鬥內耗。另一方面,馬執政8年,幾乎沒有培植中生代,造成國民黨人才的斷層。以2014年台中市選舉為例,胡自強前市長年齡偏高又健康不佳,仍不得不披掛上陣參選,他的敗選一點也不意外,正顯示國民黨人才的斷層。馬沒為國民黨培植中生代人才,難辭其咎。

馬的政治能力並不突出,例如他初次參選總統時喊出六三三(每年經濟成長率6%、失業率降至3%、2016年平均國民所得達3萬美元)的口號,實在不智。他當時民調遙遙領先、必然勝選,完全沒必要給自己訂下這樣的硬指標,讓民眾有超高的期望,期望越高失望越大,幾年以後,馬的六三三口號成為笑柄、跳票的代表,甚至被譏為政治詐騙。

在兩岸關係和國際外交方面,馬政府無疑是頗有建樹的,但是民眾的感受是一整體,而以經濟民生為核心,馬英九初當選總統就遭遇全球金融危機,台灣免不了經濟疲弱、民生走低,在這樣情況特別需要政治手腕,讓民眾心裡舒服一點,馬卻不擅長此道,馬政府聲望走低因此難以避免。

馬英九擔任總統,經濟不振和政黨內鬥失去「淺藍」和中間民眾的支持,他總想拉攏綠營支持者和避免綠營的對抗,則失去「深藍」的支持,例如極少碰觸統獨議題、始終尊崇八田與一及直到快卸任才企圖調整中學的課綱等。馬執政8年完全沒有撥亂反正、奪回話語權,於是綠營的論述越發成為主流觀點,而民眾越來越去「藍」趨「綠」。馬的作為讓親痛仇快,這是他的聲望在任期最後甚至低於貪污的陳水扁前總統的原因。

蔡英文和賴清德施政不佳,於是大家懷念起馬英九,然而馬過去執政8年政績也不怎麼樣,筆者真希望台灣能有比馬、蔡和賴更優秀的領導人,祈禱天佑台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