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還能怎樣? | 盛嘉麟

2019年是達賴喇嘛逃離中國第六十個年頭,同時也是西藏建設改革六十週年,中國國務院新聞辦上週三(3月27日)發布了白皮書,重點呈現出西藏的變化與成就。

在中國的堅強領導和全國各地的大力支援下,西藏克服「生命禁區」、交通不便、基礎薄弱等不利條件,經濟社會發展取得長足進步。無論在教育推展、交通建設、資源開發、水利籌劃、農業蓄牧、生態綠化、網路籠罩………西藏一日千里的進步,有目共睹。

達賴喇嘛還能怎樣2

開發西藏,國富兵強

中國正在紀念「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向全世界公佈,是中國政府解放了西藏百萬農奴,把西藏從封建農奴的黑暗社會帶進現代化的光明社會。十幾年之後,藏水入疆,雅魯藏布江灌溉幾十萬平方公里的新疆塔里木盆地,中國全面連接成欣欣向榮的生命共同體。

達賴喇嘛還能怎樣3

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

未來的西藏很快全面現代化,達賴喇嘛已經沒有置喙的餘地,據報導,流亡印度等地的藏人生活並不理想。十分艱辛,其實很多流亡藏人也想回去,但心裡總有包袱無法放下,令人遺憾,達賴喇嘛把自己的包袱再傳導給年輕人,繼續指導年輕人對抗中國,可憐又遺憾。

達賴喇嘛還能怎樣1

西藏流亡政府達蘭薩拉的街頭

達賴喇嘛僅剩下西方國家所謂的國際關注和支援,它給流亡藏人帶來了什麼,在西方不停地曝光頌揚下的達賴喇嘛,塑造成現在像是宗教聖人的樣子,讓他下不了神壇。隨著中國的開放強大,西方國家的內憂重重,所謂的國際關注和支援,實際上年年減弱,目前支持西藏流亡政府的國家只剩美國、印度、台灣。

川普總統3月15日簽署2019年《綜合授權法案》,撥款1700萬美元支援西藏,其中
提供中國統治下的「西藏自治區」與其他藏族地區800萬美元
提供印度與尼泊爾藏人社區600萬美元
提供西藏流亡政府300萬美元
真是杯水車薪極為可笑。

印度政府並無多大財力支援西藏流亡政府,只能提供西藏流亡政府需要立足的土地,以及附帶的公共水電交通的基本設施,建立了名為達蘭薩拉的鎮市。西藏流亡政府的財務主要來自西方國際的捐款,以及達蘭薩拉地區的藏人自力更生,經營觀光旅遊及小規模商店的經濟活動。

目前流亡印度的13萬藏人,8萬人住在達蘭薩拉地區,5萬人串流到印度各地,當然也有到世界各地。藏人、印度人之間的矛盾衝突無時無之,西藏流亡政府達蘭薩拉地區的學校教育和印度地方政府也有管轄權的衝突,印度要求所有藏人兒童必需接受印度國民學校的基楚教育。

此外西藏流亡政府達蘭薩拉地區的8萬藏人之間發生的民事刑事財務糾紛,不服西藏流亡政府處理的藏人立刻引進印度地方政府的警察司法力量介入,終究這是印度的領土,造成西藏流亡政府統治威信的嚴重喪失。

流亡印度的13萬藏人極少數是具備「對抗中國西藏獨立」政治意識的喇嘛貴族,極大多數是趁機跟隨達賴喇嘛的逃亡潮,逃離貧窮的西藏故鄉,追求外地更好的生活,和當年廣東人逃亡香港一樣。60年過去了,眼見西藏拉薩、日喀則,高樓抜起車水馬龍商業繁盛,留在故鄉的親友日子比達蘭薩拉好得太多,這些年來年輕一輩逃離達蘭薩拉,重返西藏的藏人開始增加,但是效忠達賴喇嘛的包袱一時無法放下,況且經過尼泊爾進人中國也不是容易的事。

達賴喇嘛的流亡政府那點捐款、那幾個職位,也形成了喇嘛貴族間的貪污腐敗、爭奪官位,喇嘛貴族的年輕一輩學習英語,嚮往二次流亡到歐美國家,到了西方,許多人躲在喇嘛社區替人唸經祈福過日子,遇到中國高官來訪問,就出來抗爭鬧事,賺點外快。年輕平民的年輕一輩有的流入印度各地擺攤開店過小日子,有的碰運氣申請回到西藏,重新加入親友過日子。西藏的進步富裕,基本上搖垮了達賴喇嘛的流亡政府。

台灣是另一個支援達賴喇嘛的流亡政府的政府,和台灣支援法輪功、吾爾開希、王丹、曹長青、港獨份子……一樣,你反華我支援,你反中我給錢。台灣社會悶無前途,佛教盛行,對於西藏密宗達賴喇嘛更加一層嚮往。第一次1997年3月28日訪台,李登輝夫婦對達賴喇嘛無上的敬重,連戰、吳伯雄等國民黨高官跪地敬拜達賴喇嘛,接受醍醐灌頂,醜態畢露,當然每次都有重金打賞。

中國的立場是努力開發西藏,國富兵強,向世界展示西藏進步的事實,拒絕與達賴喇嘛的流亡政府談判,達賴喇嘛已經84歲,流亡政府內部貪污腐敗、爭權奪利、人口流失,達賴喇嘛還能怎樣?

達賴喇嘛還能怎樣4

達賴喇嘛還能怎樣?

 

來自達蘭莎拉的客人 | 張魯台

1992年底「世界自由民主聯盟」總會長趙自齊銜李登輝之令,前往印度會晤達賴,邀請達賴訪問臺灣,1993年達賴派遣「流亡政府」首席噶倫及二哥嘉樂頓珠率團先行訪臺,見了李登輝,自此雙方就達賴訪臺性質(政與教),兩個「流亡政府」間之關係等問題,展開長達四年的一系列談判,1997年3月22日,達賴一行14人持臺灣「外交部」所簽發「無國籍人士停留許可証」來臺,展開為期六天的「弘法」活動,李登輝與達賴在臺北賓館會晤45分鐘。1997年9月12日達賴拿出此行所獲供養之一小部分3000萬元成立了「財團法人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舊西藏政教合一殘餘勢力就此進入臺灣。

2001年3月13日達賴再度來到臺灣,陳水扁在「總統府」會見達賴,晤談一個小時。2002年12月30日「臺灣西藏交流基金會」在臺灣成立,功能是略過蒙藏委員會,成為臺藏窗口。2004年5月達賴派代表前往臺灣,參加因兩顆子彈而得以連任的陳水扁「就職典禮」。同月達賴在臺灣成立「西藏人福利會」。2009年南部四縣市首長以八八風災祈福名義,邀請達賴第三次訪臺,此行略過執政的國民黨,達賴與民進黨展開深入交流。

趙自齊成功邀請到了達賴訪問臺灣,他很得意地說這是破冰之旅,但是破冰的代價是什麼呢?那就是「臺灣當局不再視西藏為中國的一部分。」兩個「流亡政府」間具有「對等」關係與相互「承認」之默契,達賴單方面在臺灣設立「辦事處」,達賴獲得臺獨政府資金援助,及來自信徒的供養,可以說達賴得到實利,臺獨得到一個「朋友」,藏獨與臺獨相互拉抬取暖,部分政客或許獲利,然而實質上兩獨越是熱絡,中共越是壓縮兩獨空間,兩獨鬧劇也只有在小島上鬧一鬧而已。

1956年中共開始在西藏以外的地區,包括青海與西康推行土地改革,卻掣動西藏上層反動人士的焦慮,進而加速武裝叛亂進程,1959年3月10日達賴將前往解放軍軍營觀戲,叛亂份子散布謠言「如意至寶」會被紅漢人綁架,發動無知藏民包圍羅布林卡,阻礙達賴前往,並演變為大規模暴亂,被解放軍平定,3月19日達賴被挾持出逃印度。

翌年達賴在印度達蘭莎拉組織「流亡政府」,每年於三月舉辦所謂的「西藏人民抗暴活動」,2008年北京舉辦奧運,藏獨份子阻擾聖火傳遞,在拉薩製造暴亂,中共在忍無可忍下,2009年3月28日正是50年前平定叛亂後解散西藏噶廈政府之日,舉行13000多人參與的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大會,將此日定為「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給所謂的「西藏人民抗暴」一個嚴肅回覆,爾後年年慶祝。

來自達蘭莎拉的客人

蔡英文當選臺灣領導人之後,否認有九二共識,導致兩岸交流停滯,貿易緊縮,引發人民不滿,在2018九合一選舉中慘敗,眼看2020選舉臺獨勢力有崩盤之虞,於是又有邀請達賴訪臺之議,達賴方面一反以往故作扭捏之姿態,顯示出無比樂意接受邀約之情,今年是所謂「西藏人民抗暴」60周年,在達蘭沙拉只有10個國家或地區的客人,包括臺灣去了尤美女,「慶祝」活動顯得無比冷清,臺灣此時邀請正是時候。

舊西藏政教合一殘餘勢力進入臺灣的另一個嚴肅問題是,喇嘛性侵事件層出不窮,這是喇嘛教傳入世界各地普遍之現象,達賴也說他早就知道此類事情,看起來這位「法王」無意或無力解決這種事情,反倒是在中國藏傳佛教地區,喇嘛教為人詬病的舊問題幾乎不再發生,如:非歷史定制不再增加「活佛」,血腥祭祀活動被禁止,人骨人皮法器被禁用,男女雙修被禁止,喇嘛性侵事件更是早已不再聽聞。

相關鏈接: 

2019達蘭莎拉冷清的慶祝活動 

阿沛·阿旺晉美:1959藏區騷亂真相

達賴與西康藏人反目成仇

達賴喇嘛:早已知道佛教上師性侵事情

 

西藏1950 – 1959 | 張魯台

1950年10月在西藏地方政府長期拒絕談判之情形下,解放軍發動昌都戰役,一舉殲滅藏軍主力,解放軍並未趁勝追擊,而是靜待談判,戰役導致西藏的攝政下野,年僅15歲的十四世達賴親政。

1951年中央人民政府代表團與西藏地方政府代表團經過談判,5月在北京簽訂《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簡稱《十七條協議》,10月達賴致電毛澤東主席,表示擁護《十七條協議》,隨即人民解放軍進駐拉薩,西藏和平解放。

1952年8月,西藏致敬團由達賴喇嘛 丹增嘉措與班禪額爾德尼 確吉堅贊率領前往北京。西藏第一所小學拉薩小學開學。

1953年4月,西藏地區佛教代表團赴北京參加中國佛教協會成立大會。6月達賴和班禪當選中國佛教協會名譽會長。

1954年7月,達賴、班禪分別啟程前往北京,出席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9月達賴當選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副委員長,班禪當選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12月,第二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次會議,班禪當選全國政協副主席。

1955年3月國務院決定成立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由達賴任主任委員,班禪為第一副主任委員,順利的話西藏將成立現代化的地區自治政府。

1956年4月,陳毅副總理率領中央代表團到拉薩。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成立大會在拉薩舉行。9月,西藏第一所中學拉薩中學開學。

1956年11月,達賴和班禪應邀赴印度參加釋迦牟尼涅槃2500周年紀念大會。達賴卻滯留印度不歸,當時一些藏獨勢力在印度聚集,有逃亡叛亂分子「人民會議」領導人富商阿樂群則,有來自美國的達賴大哥六世當彩活佛土登晉美諾布和二哥嘉樂頓珠,有前任西藏噶廈 孜本夏格巴·旺秋德丹等。周恩來為此3次飛印度勸說達賴返回西藏。1957年4月1日,達賴返回西藏。

1959年3月10日萬名拉薩人民受叛亂份子蠱惑,在夏宮羅布林卡阻擾達賴前往軍營觀戲,接著演變成暴動,3月17日達賴被挾持離開拉薩,開始流亡生涯。國務院發佈命令,解散西藏地方政府,由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行使西藏地方政府職權。

在此之前內地各項政治運動,如:鎮壓反革命、三反五反、大鳴大放、反右運動、大躍進、人民公社,皆未影響西藏,曾經在昌都試辦土地改革,也在西藏高層反對下停辦,實際上中共未曾違反《十七條協議》,甚至於西藏一直使用藏鈔,一直到1959年7月15日西藏才開始發行人民幣,8月10日宣佈收兌藏鈔期限。而西藏中小學、藏醫院等建設都是由中共中央出資成立。

達賴等出逃後,中央才解散噶廈政府及其所屬軍隊、法庭和監獄,廢止了舊西藏法典及野蠻刑罰。並在農牧區發動反對叛亂、反對烏拉差役、反對奴役的三反運動,與農奴要減租減息,牧業要牧工、牧主兩利的雙減兩利運動,在寺廟也開展了反叛亂、反封建特權、反封建剝削等運動,至此才徹底卸下了加在農奴身上的各種壓迫。

運動中對參加叛亂的農奴主土地和其他生產資料一律沒收,未參加叛亂的農奴主土地和其他生產資料由國家出錢贖買,據統計國家共支付4500多萬元對1300多戶未參加叛亂的農奴主所有的90萬畝土地和82萬多頭牲畜進行贖買。加上沒收叛亂農奴主土地,總共280多萬畝土地,分配給20萬戶、約80萬農奴,農奴人均分得土地3畝半多。世代為奴的勞動人民終於嘗到可以站在屬於自己的土地上徹夜狂歡的喜悅。

對於農奴,達賴許他們一個未知的來世,而共產黨則給了他們一個安樂的現世。

西藏1950 - 1959

達賴轉世與否-流亡中的窘境 | 張魯台

達賴轉世不是單純宗教問題

達賴喇嘛在2018年11月5日接受媒體訪問時說:「他的繼任者將是一名『高僧』,或者是『20歲左右』的僧侶。」並且表示一個由高僧組成的委員會最早將於11月29日開始聚會,達賴此說等於表示尋找他死後的轉世靈童傳統將在他終止。這是達賴喇嘛最近一次對繼任人選方式的表達,之前他曾說過要轉世為蜜蜂、金髮女郎、外星人或不轉世等等,這一次由高僧組成委員會討論繼任者的說法應該不再是綺語娛眾了。叛逃後的達賴喇嘛,隨著中國國力日漸強大,他的剩餘利用價值越來越低,歲月無情,盡早為身後事打算是應該的。

歷史上並沒有達賴喇嘛或其他活佛轉世在非喇嘛教教區外的先例,達賴喇嘛也很難指定轉世在藏人稀少的流亡地達蘭沙拉,因為極可能發生弊端或爭執(詳喇嘛說),會毀掉寄人籬下的「流亡政府」,即使是順利產生了一位印度籍或難民身分的轉世靈童,那也只會讓人充滿疑慮。身前即表明不再轉世,達賴只是意圖否定在中國藏區依照傳統定制所選出的第15世達賴喇嘛之正當性,為此達賴喇嘛屢屢嘲諷中共試圖控制他的轉世,他說,無神論的中國當局「假裝」比他這位達賴喇嘛更懂得藏傳佛教的「轉世制度」。

達賴之言吸引許多西方「異教徒」為他鼓掌叫好,達賴曾是舊西藏政教合一的領導人,了解達賴所屬格魯派取得政教合一大權的過程,與轉世之世俗意義,就知道達賴所言是否合理。

政教合一的血腥過程

吐蕃自松贊干布死後,喇嘛教與苯教有極大的利益衝突難以化解,各自有貴族支持,甚者相互殺伐,末代贊普朗達瑪因抑制喇嘛教高漲之權勢,被喇嘛拉隆·貝吉多傑刺殺後王朝覆亡,這是「佛教」傳播至世界各地唯一的血腥特例,顯然喇嘛密教並沒有帶給藏區安樂,藏區從此進入各教派、寺廟、莊園各恃武力各自為政,相互兼併或對峙之局面,莊園的傳承沿襲父死子繼,教派與寺廟的傳承以「傳賢」、「傳能」的方式延續,總會發生爭執,活佛轉世方式應運而生,但多數時間是由攝政把持權力,活佛往往自身難保,如第九世達賴喇嘛九歲夭折,第十世得年21歲。第十一世15歲夭折,第十二世14歲夭折…。

倒退回部落政治的西藏,一個教派的成立就意味另一個教派的衰落,一座寺廟的新建就是一個山頭勢力的崛起,較大的藩王往往要依附蒙古王公支持,達賴喇嘛這個封號就是由蒙古土默特部領袖俺答汗封給索南嘉措(此封號與修行成就無關),索南嘉措自居第三世達賴喇嘛,追認根敦朱巴根敦嘉措為第一、二世達賴喇嘛,索南嘉措死後俺答汗曾孫雲丹嘉措任第四世達賴喇嘛,為唯一的蒙古籍達賴喇嘛,此政治操作不言可喻,第五世達賴之前,格魯派勢力受到喀爾喀蒙古支持的藏巴汗藩王丹迥旺波壓制,五世達賴就向青海和碩特蒙古求援,一番腥風血雨之後,藩王被殺政權滅亡,受藩王保護的噶舉派第十世噶瑪巴(大寶法王)逃亡康區,從此藏區再也沒有俗人藩王,五世達賴重建布達拉王宮,成為藏區政教合一領袖至1959年。

政權伊始,五世達賴為了政治權力穩固,先派伊拉古克到盛京輸誠,順治九年(1652年)達賴親赴北京,清廷封達賴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領天下釋教普通瓦赤喇怛喇達賴喇嘛」,並賜金冊金印,從此達賴在西藏的政治與宗教領袖地位得到確保。

清朝諸帝只因政治攏絡喇嘛

關於活佛轉世制度,乾隆皇帝親撰《喇嘛說》文中有:「…興黃教,即所以安眾蒙古。所系非小,故不可不保護之。」黃教就是達賴所屬之格魯派,《喇嘛說》提及轉世弊端為「…呼必勒罕(轉世靈童)率出一族,斯則與世襲爵祿何異,予意以為大不然。蓋佛本無生,豈有轉世?但使今無轉世之呼圖克圖(大活佛),則數萬番僧,無所皈依,不得不如此耳。」

為此乾隆立下金瓶掣籤決定呼必勒罕人選,自第九世達賴喇嘛開始,呼必勒罕之選出就依此定制,中國政府為安廣大藏民信仰,勢必沿襲清制以金瓶掣籤,從數位候選兒童中,抽籤決定呼必勒罕人選,此為必然之事。

喇嘛說

附註:佛教是無神論

佛教主張眾生皆具佛性,人人皆可成佛,否認有一個至高無上的神,準此佛教為無神論。除有國教之國家外,各國政府對於宗教皆應持中立立場,中國為宗教信仰自由的國家,政府對於宗教亦持中立立場,與世界大多數國家無異,達賴以「無神論」為道德指標批評中國當局,這種批評,等於達賴認同有上帝的存在,這是否定佛教教義,否定自己信仰,不應是佛教義務推廣人該有之言論。

 

麻原彰晃伏法-香巴拉的夢幻泡影 | 張魯台

2018年7月6日,日本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與他的6名教團幹部同日被執行絞刑,之前的6月已執行同案另7人死刑,他們在1995年3月20日犯下舉世震驚的東京地鐵施放沙林毒氣罪行,造成13死及逾6300人輕重傷,該案最後一位逃犯高橋克2012年才落網,2018年1月判無期徒刑定讞,是死刑執行拖延至今的原因。

麻原彰晃發跡至伏法歷程如下:

1987年,麻原彰晃來到印度,拜達賴喇嘛為師,達賴也用「聖水」為麻原彰晃灌頂。

1989年,麻原彰晃贈送給達賴10萬美元。達賴回贈給麻原彰晃一份「証書」和推薦信,信中稱麻原彰晃是「很有能力的宗教導師」,並稱「奧姆真理教」是「傳播大乘佛教」、「促進公共良善的」,信中還要求有關當局「應當允許奧姆真理教免繳稅金」。憑著這份「証書」和推薦信,「奧姆真理教」在日本成為正式的宗教團體。達賴與麻原彰晃共見面五次,留下許多合影與錄像。

麻原彰晃伏法

麻原彰晃的信徒曾高達15400人!入教信徒須完成「入門預備班」初、中、高3個階段課程,全部課程需繳交14萬5千日元。此外參加「愛儀式」一次需「佈施」30萬日元,「血儀式」100萬日元。麻原彰晃的一根鬍鬚、每500毫升洗澡水、每200毫升「甘露水」,都明碼標價3萬日元以上,而一枚像章要200萬日元,一個「頭法輪」1000萬日元。

麻原彰晃的四女兒松本聰香在她所著《我為何是麻原彰晃的女兒》一書中透露,麻原彰晃規定信徒不得與配偶或戀人以外的人發生性行為,但自己卻有100多名情婦,每晚輪流「服侍」。麻原彰晃還會以「宗教儀式」為名,與年輕貌美少女發生性關係,並讓少女服下他的精液,聲稱那個等於「聖血」,這些詭異行為皆源自喇嘛密教不為人知的一面。

1995年3月20日早晨8點,交通尖峰時刻東京地鐵人頭攅動,麻原彰晃令手下在地鐵分5處施放沙林毒氣,造成13人死,數千人傷的結果,警方很快就將偵辦方向指向麻原彰晃,在此慘案之前麻原彰晃與其徒眾已有如下犯罪行為:

1989年2月,殺害意圖脫教的田口修二;

1989年11月4日,殺害反奧姆真理教的律師阪本一家四口;

1993年7月,奧姆真理教成員在該教位於東京郊區的8層樓總部頂層,向空中噴灑炭疽熱菌液長達24小時之久,該炭疽熱病菌並無致毒的DNA(製造失敗?),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1994年5月9日,用沙林毒氣殺害反奧姆真理教律師攏源太郎;

1994年6月27日,為阻止法院作出對奧姆真理教不利的判決,製造日本松本市沙林毒氣案,導致7人死亡,約600人受害;

1994年?月,殺害幫助教徒脫逃的道田興太郎;

1994年7月,將疑為「內奸」的教徒富田俊夫殺害;

1994年12月2日,企圖用VX神經毒氣殺死為脫教人員家屬提供幫助的水野升,未遂;

1995年1月4日,企圖用VX神經毒氣殺害奧姆真理教受害者團體領導人長岡弘幸,未遂;

1995年2月28日,綁架並殺害意圖脫教人員親屬、東京都目黑公證處事務長假穀清志。

與奧姆真理教相關案件,總共造成廿九人死亡、超過六千五百人受傷害,奧姆真理教成為有史以來第一個向教派外無辜者採取恐怖手段的邪教組織。令人詫異的是,達賴卻對日本共同社說,他認為奧姆真理教是宣傳佛教教義的,麻原彰晃仍然是他的「朋友」,雖然不是一個完美的朋友。(請點入觀看達賴談麻原彰晃)

達賴是喇嘛教政教合一的最高領導人,喇嘛教教義追求一個「香巴拉」理想國,該教儀式中的「壇城」,就是香巴拉的投影,一般人常聽到的香格里拉就是香巴拉的同義詞(參見註),香格里拉與烏托邦、理想國、極樂世界等都只是一種空想,歷史上皆不曾出現過,反倒是想要成就香巴拉的喇嘛教封閉勢力,卻一直停留在農奴社會,不願意自發脫離,直至1959年達賴叛逃,千餘年的農奴制度方廢止。麻原彰晃卻意圖在日本實現香巴拉,且是世界香巴拉化的第一步,先天弱視的麻原彰晃還親自為戰歌「香巴拉」作曲,並親自指揮樂團演奏

戰歌「香巴拉」是奧姆真理教每天必聽的歌曲之一,奧姆真理教內部刊物《Vajrayana Sacca》(金剛乘薩卡)名稱就毫不否認她們是喇嘛教的分支。麻原彰晃的行爲與思考模式也遵從喇嘛教的「翻轉法則」,任何違反社會常理和法律的犯罪行爲都有翻轉式託詞,如: 

看起來不好的事,但是為了「某種神聖目的」而去做,能夠讓它變成好事,就可以去做。出家人禁止行淫,但是為了證悟更高深的「境界」,某些條件下行淫並不犯戒。 

有如此思想,殺人、放毒的駭異行為也就有了答案,將赤白菩提(即男精女血)、大香小香(即屎尿二便)、鬚髮、洗澡水等等視做寶物賣錢就更不用驚異。

1990年2月18日第39屆日本眾議院議員選舉,由奧姆真理教成員組成了真理黨,所推25位候選人全部落選,最高票數的麻原彰晃獲得1783票,排名第十三位落選,所有候選人選舉保證金均被沒收。選舉慘敗後麻原彰晃經過一段低潮期,他想在日本實現香巴拉,就只剩下暴力一途了,於是奧姆真理教有了生産AK-47步槍、製造生化武器的工廠,麻原彰晃還將一架俄國軍用直升飛機拆解後運進日本,此直升機曾經被用來在空中散毒。

綜觀麻原彰晃受達賴喇嘛賦予「神聖使命」,令他在日本傳播「真正的佛教」(麻原彰晃自述),整齣戲中,達賴仍然保持他一貫的「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形象,麻原彰晃則扮演“Yama”(閻羅),二人實乃一人,一人而有二面,喇嘛密教的精義在此。

麻原彰晃入獄後,奧姆真理教改稱「阿雷夫教(Aleph,アレフ)」,最後分裂為阿雷夫、光之輪與山田集團,麻原彰晃不到6歲的四女兒松本聰香(さとか)依然被教派扶養,繼續接受聖女般的訓練,直到2006年1月。這些訓練慘無人道,請點入觀看松本聰香談麻原彰晃

註:《消失的地平線》(Lost Horizon,1933年4月出版)是英國人詹姆斯·希爾頓(James Hilton)的著作,並被拍成同名電影。書中使用香格里拉(Shangri-La)一詞,描寫西藏高山上的烏托邦。一般皆相信香格里拉這個新名詞源自於香巴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