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名異物的國號論述 | 姜保真

在台北的中華民國國史館邀請獨派的許慶雄教授演講,於網頁發文摘要敘述講者所說:「為什麼中華民國憲法體制在台灣實施,使台灣無法成為有憲法的民主國家,甚至對台灣形成重大危害?『中華民國』是什麼,聯合國與國際社會都認定『中華民國』已由北京政府代表、繼承,為何台灣各界人士都不知道?」又說:「台灣維持現狀是自己否定是國家,甚至自願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只有制定憲法才能使臺灣成為國家。」

此言引發爭議,有人砲轟國史館:「拿了中華民國的薪水,又不承認中華民國!」館長陳儀深趕緊再發文聲明這不能代表國史館的主張,他說許慶雄是將「中華民國」四個字看得太重,「兩蔣時代的中華民國與李登輝總統以後的中華民國其實是『同名異物』」。

國史館貼文指中華民國已由北京政府繼承 館長陳儀深急滅火

陳館長的「同名異物」論是呼應、延續2020年賴清德副總統受訪時所說「1911年創立的那個中華民國已經不存在,經過一百多年的歷史,中華民國已經在台灣新生,所以要捍衛中華民國,必須要先守護台灣,台灣守護住了中華民國才會存在」。2018年,賴清德在行政院長任內接受Yahoo TV專訪,闡述自稱「務實台獨工作者」的意義:「所謂的務實台獨,就是民進黨的台灣前途決議文」。2019年他也說「台灣已經是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名字叫中華民國,與中國互不隸屬,不必另外宣布台灣獨立。」

可以說這是台灣獨派現階段的取巧論述,是內宣也是外宣,中華民國只是一件外衣、一張皮,包裹的是台灣。

但是陳、賴兩人均無膽做更深一步的探討:今日困守在台北的中華民國政府轄下的土地和人民,其實也就只是一個居民自治的社會,依附、仰賴美日霸權的利用操作,本質上乃是延續國共內戰後的割據政權,既未能重新獨立建國,也沒有繼承先前國體的法統正當性,但仍然掛著舊政權的圖騰符號-國號、國旗、國歌,甚至還沿用舊憲法與增修條文,以及一幅孫中山先生的畫像掛在總統府和立法院、行政院…。

所謂「中華民國」者也,指稱的是代表「中國」的一個合法主權政府國號。然而,在1971年的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案,已經裁決了台北政府不能代表中國,而且認定自1945年以來的「中華民國」乃是竊佔了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的「中國」代表權席位(… they unlawfully occupy at the United Nations and in all the organizations related to it.),所以2758號決議案是要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合法權利(…the restoration of the lawful rights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看聯合國網站,「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入會時程是反推至1945年聯合國創始之初。所以,並沒有如藍營人士自慰式宣稱「1971年之前是『我們』在聯合國」之說,因為聯合國認定1971年之前是「中華民國」的代表竊佔(unlawfully occupy:不合法的佔據)聯合國中的「中國」席位。

去年(2011)是此決議案通過的五十周年,美國卻說2758號決議案「完全沒有解決台灣的主權地位和代表權的問題」,國務卿布林肯也據而強調台灣有權利參與聯合國體系。

這也是詭辯,否則世人也可以說美國雖是聯合國會員國,但「完全沒有解決德克薩斯共和國(德州全名 Republic of Texas)的主權地位和代表權的問題」,甚至也可衍伸推論尚未決定夏威夷和關島的主權歸屬。

各位朋友可知?2018年有德州公民團體醞釀重新取回該州在法理上脫離美利堅合眾國的獨立地位,至今此議未竭。

2758號決議案並不涉及台灣的歸屬,而是要『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中合法代表『中國』的權利,這個『中國』自然包含台灣島、山東半島、舟山群島…,無庸贅言。

我們今日在台灣的處境,講白了就是一個暫時自治的島嶼社會,難稱為國際法上定義的正常國家。只要我們主動宣佈願意回歸大陸母體,預備與北京磋商和平統一方案與進程,列強圍堵中國的陰謀立即瓦解,也就是給亞太地區帶來和平穩定,當然更是給台灣2,300萬人解除了如烏克蘭烽火的戰爭陰影,不做馬前卒、不打代理人戰爭,無須耗費巨資維持樂山雷達站。

回歸大陸母體的台灣島,就瓦解了圍堵中國的第一島鏈的樞紐,位處東北亞的日本與南韓將失去南邊的戰略屏障,難以再對美國指令百依百順。美、日、澳、印組成的「四方」聯盟(the Quad)也會失去槓桿支撐,列強圖謀的印太戰略土崩瓦解,美軍只能退出亞太地區。世界將從美國企圖獨霸天下的單極,和平過渡到多極分佈。這是為萬世開太平的壯舉,美國當然不會甘心放手,但台灣藍、綠、白各方陣營中有此遠見與魄力的政治家在哪裡?

孫中山先生畫像之下的「中華民國」雖已看似同名異物,但我們2,300萬台灣人民會是孫先生指著鼻子斥責的「不肖子/孫」嗎? (作者為台灣的作家)

澤倫司機要整頓聯合國安理會! | 黃國樑

西方那些滿嘴仁義道德與崇高價值的政客,恐怕終於開始擔憂起他們是否養出了一位失控、走調的戲子!但也可能那是他們主導的一齣荒謬劇。

聯合國雖然是美國為首的一票國家極其痛恨的組織,美國於是老是繞過聯合國去幹自己想幹的勾當,但聯合國安理會畢竟是他們權力的重要基礎與來源。

澤倫司機做為一位司機,行徑卻恍似他已然是全球的主角,竟喊出剝奪俄羅斯做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權力,否則安理會也該自行解散的荒誕呼聲。

聯合國是二戰之後雅爾達體系的重要支柱,雅爾達會議的重要成果之一就是蘇聯承諾戰後加入聯合國,以及五個常任理事國都享有否決權的框架。

但俄羅斯並不是蘇聯,當蘇聯一夕解體時,它是如何繼承蘇聯在聯合國的權力的?

蘇聯瓦解的四天前,即1991年12月21日,11個蘇聯加盟共和國,簽署了阿拉木圖宣言,確認當獨聯體(也稱為獨立國協)的成立,蘇聯即不復存在。宣言的所有簽署國也各自根據自己的憲法程序,保證履行前蘇聯條約和協定所產生的國際義務。

同一天,獨聯體國家元首理事會還通過了一項決定:所有獨聯體國家支持俄羅斯繼承蘇聯在聯合國的成員國資格,其中包括安理會常任理事國。

俄羅斯繼承的安理會常任理事會權力,並不是聯合國自己的決議,聯合國只是在蘇聯解體前一天,由蘇聯最後一位駐聯合國大使尤利.沃倫佐夫(Yulif Vorontsov)提交了一封俄羅斯聯邦總統葉爾欽的信函,要求由俄羅斯完整繼承蘇聯在聯合國的一切權利義務,包括債務在內;而聯合國秘書長將這封信函交給各會員國包括安理會會員傳閱,在沒有任何反對的情況下,俄羅斯就完成了其繼承程序!到了下個月底,即1992年的1月31日,葉爾欽就在安理會的高峰會期間,坐在俄羅斯的席位上與會。

那封信的英文主要陳述的內容如下:

the membership of the Union of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 in the United Nations, including the Security Council and all other organs and organizations of the United Nations system, is being continued by the Russian Federation (RSFSR) with the support of the countries of the Commonwealth of Independent States. In this connection, I request that the name ‘Russian Federation’ should be used in the United Nations in place of the name ‘the Union of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 The Russian Federation maintains full responsibility for all the rights and obligations of the USSR under the 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including the financial obligations. I request that you consider this letter as confirmation of the credentials to represent the Russian Federation in United Nations organs for all the persons currently holding the credentials of representatives of the USSR to the United Nations.

但這種由一個國家內部做成權力繼承安排,仍然是一個合法的、具普遍性的法律作為!就像聯合國曾歷經多次成員國的領土增減或國名改變,都沒有影響各該國的聯合國席位一樣。

但俄羅斯繼承蘇聯在聯合國的一切權力的真實原因仍在於,雅爾達體系是戰後世界的唯一支柱,如果這個體系崩潰了,它的影響可能是如今穩定的世界秩序面臨瓦解,全球將可能再次進入世界大戰的叢林狀態。

雅爾達體系所建立與塑造的聯合國安理會,就是在反映這是一個由二戰的戰勝國支配與統治的世界,而且五個統治者中,美、蘇更是真正分庭抗禮的兩個超級老大。雖然此刻的世界已與1946年的世界有巨大不同,特別是蘇聯已經消失,但沒有人敢於真正拆除這個建築。

更何況,盡管蘇聯已經解體,但做為它的繼承者,俄羅斯的量體仍然巨大到難以被人忽視,一者是它的領土仍然全球最大,再者是它的核彈頭數量仍然世界第一!誰能將這樣一個大塊頭趕出聯合國?

所以縱然俄羅斯對蘇聯的權力繼承合法性,還是常被一些國際法學界的人士質疑,但那也只是做做文章罷了,因為現實政治並不是照司法訴訟的那套去玩的。

澤倫司機在聯合國大放厥詞,可能背後有人教唆,白宮不無可能就是影武者,但俄羅斯退出聯合國的代價,拜登背後或不知哪個角落在鑽弄的笨蛋,恐怕還不清楚,他們絕不會想看到世界大亂的悲慘畫面!

中國大陸在聯合國的影響力 | 張輝

聯合國直屬之下,一共有15個下屬專門組織。中國在這些組織中的影響力如何呢?出乎意料的,中國在聯合國專門組織中的影響力,似乎遠大於美國。

首先,WHO(世衛組織)譚德賽的前任總幹事,是中國香港籍的陳馮富珍女士(2007至2017)。所以WHO的「親中」,已有多年的歷史。在馬政府時期,接受《九二共識》,台灣可以「觀察員」身份參加WHA世衛大會。到了蔡英文任總統,民進黨政府拒絕接受《九二共識》,台灣就無法參加 WHA大會了。WHO (世衛組織) 的做法,符合了北京政府的政策導向。WHO的總幹事,都是由親中人物擔任,足以説明,北京在WHO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除了WHO以外,在其他的14個聯合國專門組織中,有4個組織的秘書長(領導者),是中國籍的。兹列於下:

–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秘書長屈冬玉
– 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秘書長柳芳
– 國際電信聯盟 (ITU) 秘書長趙厚麟
– 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DO)秘書長李勇
 
在聯合國的15個專門組織中,中國掌領導權的有4個,是世界第一。世界第一霸權的美國,只掌握了「世界銀行」的領導職務。美國贏得世界銀行的領導權,是因爲美國是世界銀行的最大股東。如果是依靠聯合國會員國投票,決定世界銀行的領導職務,美國已無法勝出。

以去年6月票選《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GO)爲例,有三位秘書長的競爭人選。一是中國的屈冬玉,一位是歐盟支持的法國人,一是美國所力挺的格魯吉亞的競爭者。《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GO)是聯合國屬下規模最大的專門組織。中國、歐盟與美國,都在極力爭取贏得這個組織的領導權。結果在參與投票的191國家中,中國代表得到108票(56.6%),歐盟所支持的法國代表得到71票(37.1%),而美國所力挺的代表只有12票(6.3%)。中國力量與美國力量的票數比例,如此懸殊(108 比 12),令我深感震驚。

很多國家票投給了中國,是因爲根據世界銀行的資料,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成功的使得 8.5億人擺脫了貧困。中國最有資格引領《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來協助世界貧窮國家,擺脫貧困。

另一個關鍵因素,是中國在非洲的巨大影響力,發揮了作用。在聯合國,一共有54個非洲會員國。中國自建國以來,對非洲用力很深,成效也很卓著。54個非洲國家中,除了史瓦濟蘭是台灣的邦交國,其他的53國,都是中國的邦交國。2018年9月,習近平在北京主持了「中非合作論壇峰會」,中國在非洲的53個邦交國全數與會,規模空前盛大,參與者包括了40位總統、10位總理、1位副總統以及「非盟委員會」主席等。在非洲本土,都從未發生過如此大規模與高規格的非洲國家集體性「高峰會議」。非洲國家在聯合國投票表決過程中,據説已是中國的「大票倉」。

在聯合國的專門組織中,中國的領導權席次,已經大大的超越了美國;或者説,中國在聯合國的影響力,正在快速的超越美國。這也足以説明,爲什麽美國對於中國的崛起,是嫉恨之深如芒刺在背,必須用盡手段除之而後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