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社會只能分裂嗎?| 郭譽申

剛過完「二二八和平紀念日」,但台灣似乎一點也不和平。二十七日清晨,反對軍人年金改革團體「八百壯士」突襲闖入立法院院區,其中的退役上校繆德生攀爬建築物不慎摔落地面,重傷命危,至今昏迷搶救中;二十八日上午,十多名獨派民眾帶著紅漆闖入桃園慈湖蔣公陵寢,並朝停在裡面的蔣介石棺柩盡情潑灑紅漆,造成靈柩及紅地毯上留有大量觸目驚心的紅漆痕跡。两起事件造成藍營群眾群情激憤及社會普遍不安。二二八和平紀念日是希望台灣弭平「二二八」的歷史傷痕,長保社會和平和諧,但是多年來,台灣社會似乎越來越分裂,藍綠對立始終嚴重,台灣只能這樣嗎?

前年起,民進黨的蔡英文政府全面執政,可以說是一種改朝換代。中國歷史上經歷過許多改朝換代,後朝一般如何對待前朝?在後朝挑戰前朝時,後朝當然會指責前朝犯了許多嚴重錯誤,強調自己是正義的一方,因此是弔民伐罪、革命有理。但是等到後朝打敗前朝之後,後朝除了殺害極少數前朝親貴及堅決的反抗份子,一定善待前朝遺老、遺民,以消除怨恨、增加社會和諧、增進統治正當性。例如民國建立後,善待清朝遜帝溥儀;清初的幾位皇帝多次祭拜明孝陵(明太祖的陵墓);周武王滅商朝後,把商朝遺老、遺民封為宋國和衛國。現代的民進黨竟然比不上古代的皇帝會收攏民心、治理國家!

也可能不是民進黨愚蠢、不懂收攏民心,而是民主制度使然。過去的改朝換代之後,前朝幾乎不可能捲土重來,後朝因此可以安心收攏民心、治理國家。現代的西方民主制度卻是經常選舉,隔不了幾年,前朝就有可能捲土重來,因此改朝換代的競爭永遠持續,後朝,如民進黨,於是寧願持續打擊前朝國民黨,而不顧收攏民心、治理國家。過去的馬英九政府恰提供了反面教訓,馬政府儘量善待在野黨,極力避免在野黨的反對和抗爭,造成自己支持者的灰心失望(當然還有其他原因),終於失去國民黨的執政江山。蔡政府或許是記取馬政府的反面教訓,因此極力追殺國民黨,才不管社會分裂、不分裂!

台灣社會的分裂或許因為蔡政府愚蠢、不懂收攏民心,或許因為民主制度使然,或許兩者皆是。有解方嗎?看不出來。民主選舉的改朝換代競爭永遠持續,政治人物和群眾都不是聖人,每一次改朝換代都教人要更努力鬥爭才能贏得勝利,政治鬥爭於是越來越激烈,不想惡鬥的人根本不會、也不適合涉足政治。在此狀況之下,如二二八的歷史事件永遠不會有公認的真相,「和平紀念」只是口頭說說而己,藍、綠真在乎的無非是從「二二八」得分或失分。

《 多  桑 》 | 丁念慈

發佈日期:20160808 丁念慈臉書

關鍵詞:吳念真 二二八

多桑1

今天是父親節,想起多年前一部叫《多桑》的電影。

「多桑」是日語「父親」之意。《多桑》這部電影由鄉土文學作家吳念真先生編劇兼導演,劇情大抵是以他父親一生的縮影為腳本。由於行銷得宜,1994年在台灣上映時,可說未演先轟動。

《多桑》上映時,我已經結婚。當時在清華大學念研究所,經班上多位同學走告,極力推薦,我也興沖沖跑去觀賞。看完之後,大家把這部電影當作一個學術議題,熱烈地討論著……

坦白說,我對這部電影的觀感,百般不是滋味。

吳念真有其才華,那時的他,在鄉土文學領域已算小有名氣。因緣際會,再逢李登輝「本土化、去中國化」運動風起雲湧之盛,憑其對時代氛圍敏銳的嗅覺,吳念真靈機一動,有了創作《多桑》這部電影的靈感。他不落人後,以公知、名流角色加入韃伐「國民政府」的「酸民」行列,並讓「國民政府」成為《多桑》這部電影和「多桑」一角批判、歸咎的對象。

於是,吳念真起心動念,將浪蕩一生的父親寄託於電影中的「多桑」角色。他透過電影藝術和文學手法的渲染、烘托,將「多桑」浸泡在滿是時代悲情的大酒罈裡醇化。令觀眾產生一種錯覺——誤以為他父親之所以一事無成、久處貧賤,全是「國民政府」害的;甚至,他們小時候對父親的輕衊,也都來自「國民政府」治下學校教育的洗腦……吳念真編導終於成功重塑了他父親的形象,也讓自己小時候曾經那樣看不起父親,且生前羞於啟齒的內咎,如釋重負。

為人子者,透過文藝作品追思亡父,昇華父子間一生揮之不去的矛盾與糾結,原本是值得肯定,且有正面意義的事。只是——吳念真利用其編導身分和社會地位,掌控了話語權,再藉演員「多桑」此一角色「以假亂真」,隱隱然將好賭成性,致終生困頓的父親之運勢,嫁禍給所處的那個時代與政權。這種做法和心態,就大有商榷餘地了。

多桑6

吳念真過去羞於向外界提及不甚光彩的父親,直到其父亡故之後,才從時代氛圍中找到替父親「除垢」的靈感,也讓自己從罪惡感中解脫出來。創作《多桑》這部電影,無異於讓一道榮光照進自己心靈和家庭的陰暗角落。不僅博得「孝子」美名,更創造了票房長紅,真可謂面面俱到、名利多收啊!

對於《多桑》這部電影,我的觀感確實百般不是滋味。但是我的不痛快並非來自政治立場的歧異,而是從為人妻的角度看待此事。吳父終其一生,分明就是一個不負責任的「匪類」男人,做兒子的竟然捏造時代悲歌,硬是把父親咎由自取的困頓,與「二二八事件」牽扯在一起,似乎以為只要沾上一點邊,就能鍍上一層金。十足投機!

我對吳念真最大的質疑是,吳所處的時代環境,適逢台灣社會相對安定、經濟日趨繁榮之際。儘管吳父年少時,或許曾因替「二二八」死難者燒紙錢,被迫離開了中藥行。但這件事的嚴重性,是否足以毀掉他一生?毀掉他一生的,難道不是好賭成性、枉顧家庭生計的習性嗎?!但凡一個女人,尤其是結了婚的女人,想必都無法容忍這種丈夫、接受這種因果極其牽強的說法。

我大學讀的是大眾傳播學系,修過電影相關課程。坦白說,影評我也能寫。因為影劇編導在藝術背後呈現的思維邏輯,在我眼裡是藏不住的。其實,換種說法也行——我看穿了吳念真在編導這部電影時所做的「手腳」。

吳念真與小野在中影公司寫劇本的那段期間,或許受到來自國民黨文工會政策考量的一些壓力,或是黨工「外行領導內行」的為難。但是大家別忘了,中影公司當時屬於黨營事業,國民黨文工會當然負督導權責。任何一個團體在成長、壯大的歷程,發展出不同價值取向和行事風格的次團或流派,其互相競爭也是自然而合理的。吳與小野在中影公司為劇本奮鬥的過程,不也正是他俩與同一家中影公司、同一個國民黨中的開明、新銳派人馬合作,力求突破時空環境的一些限制嗎?

再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一個貧苦的礦工之子,能夠一躍而上,成為名利雙收的影視編導,除了自身的才華與努力之外,不也是國家社會整體發展所開創的機會和舞台嗎?再說,受到大團體中不同流派人馬的掣肘,能把帳算到整個大團體上,說是中影、國民黨和國家對不起他嗎?而且,「只挑剔外界對他不周到之處,卻無視自己從國家、社會或其他人手中得到的許多幫助」!這恰恰就是打著「本土化」大旗的這群人,其人格特質與群體縮影。

多桑7

多年之後,我從報章得知「與吳念真同為台灣新電影黃金組合的女作家,朱天文和朱天心姊妹,終因國族認同等因素,與吳割袍斷義,分道揚鑣了。」之後,我又得知,朱天心與謝材俊生了女兒盟盟後,為了能專心讀書、創作,不為五斗米折腰,每個月僅花費五、六千元,過起清貧的極簡生活……

古人說「大孝顯親」。吳念真利用時代氛圍炒作悲情,把浪蕩一生的「亡父」追捧成生不逢時的悲劇英雄,藉此名利雙收。而與吳分道揚鑣的朱氏姊妹,卻捨得名利,甘願恬淡度日。父親朱西甯先生的志節風骨對姊妹倆的影響,以及天心對其子女的教養,在此不言可喻。其誰更能「顯親」?還需多言嗎?!

在父親節的這一天,想起父親,想起電影《多桑》,也想起朱天心這位嬌小的山東女子……真覺得她一點兒也不嬌小。

 

後記:讀者迴響——

大作於我心有慼慼焉!這些所謂台灣本土電影的先行者,當年享受了國民政府以威權體制維繫社會安定所帶來的好處,再利用國民黨的自省,為異議分子舖設了一條顛覆政府的通路,與3、40年代以揭發社會黑暗面為主軸的「人民文學」,最終幫助共產黨成功奪權的過程,有著某種程度的雷同。

所不同的是,當年的作家在大陸的中共政權建政後,絕大多數遭到整肅而下場悲慘。但台灣的這批本土電影的新銳,卻在資本主義的商業運作下,個個名成利就,甚至與綠營掛鈎而飛黃騰達。

這不禁讓我想起,當年小野親口對我說:「我一定要在30歲以前成名」的往事。是的,他們都做到了!可是台灣電影也正因為被「本土化」這個意識型態所框限,而淪為世界電影潮流中一個小門小戶的附庸,國際化自然談不上,連華人都不耐煩眷顧。泡沫化大概就是它的終極命運了!  ~Jade Shan

.

延伸閱讀
—————————————
● 小野,你哭什麼 裴在美 作家、編導 中時電子報 2018.11.10

坦然面對二二八 才是化解仇恨療傷止痛的正途(一) | 丁念慈

發表日期:2018.2.19
關鍵詞:政治 時評 二二八

奮起網站用4

 二二八事件爆發地點——天馬茶房(左圖)門口,原建築物現已拆除改建如右圖。

一、 前 言

  近幾十年來,隨著民進黨與台獨勢力崛起,「二二八」也變成一個沒完沒了的政治操作,以及無限膨脹的歷史謊言。

  打著「正義」的旗號,高喊「揭發真相」、「加害者的後代應該永遠不停地道歉」…的這群人,真的願意坦然面對、釐清真相嗎?真的願意弭平仇恨、促進和解嗎?當然不會!他們正是藉由不斷扭曲歷史、加碼謊言、擴大族群鬥爭的手段,才能如願攫取各種政治利益和社會資源,並成功洗腦下一代。將好好一個寶島台灣以及兩群歷史機遇雖未盡相同、命運卻同樣坎坷的同胞,硬生生撕裂為對立的兩群人——一群是自青春年少就為國族存亡九死一生奮戰,再從唐山天南地北過海來台灣,枕戈待旦的大時代難民及其後代;另一群則是剛被前面那群人從異族殖民統治解放出來的台民同胞,其中一部分台民轉眼就成為製造謊言、煽動暴亂者,惡意加害那群解放他們的大陸同胞,並蒙騙、鼓動眾多台民參與暴動。

  今年是「二二八事件」發生的71周年。為什麼說它是「沒完沒了的政治操作」呢?二二八事件的起因,本是查緝販賣私菸引發的警民衝突,之後演變成大規模民變,台共謝雪紅再趁亂於台中起事,意圖進行無產階級革命,顛覆國民政府。事態一發不可收拾,最終蔓延全台,各地暴民四出獵殺「外省人」,風聲鶴唳。這整起事件的處理過程有哪些違失?本是值得詳加檢討,做為後事之師的。但幾十年下來,經有心人持續炒作,仇恨並未因政府一一落實發放賠償金、建紀念館、官方道歉……等弭平傷痕的施政作為,而有任何緩解跡象,對立反而不斷遭激化、擴大。這不是政治操作又是什麼呢?!

20170211-110802_U6571_M246416_d2b4

 鄭南榕基金會副會長李勝雄

  這套政治炒作模式,先是每年二二八紀念日前後,主辦策劃的團體會邀請所謂的「受難者家屬」出來,對著媒體和攝影機哭訴一次;在見證、評論這起歷史事件的相關論述方面,逐年增加不實情節,受害人數也不斷膨脹;2017年2月11日,鄭南榕基金會舉辦「破除言論禁忌-鄭南榕X二二八」特展開幕式上,副會長李勝雄呼籲228事件的加害者趕快出來道歉,甚至說:「台灣比較寬厚,沒有報復活動,但加害者的下一代如果知道他的父執輩是加害者,要出來說明情況,最少要道歉。…」(註一)而另一位長老教會牧師林宗正致詞時,則說:「一個人的歷史如果被改變,就會敵我不分,就會不知道誰是他真正朋友,一個不知道誰是他真正朋友的人,他的身邊就會永遠充滿敵人,一個不知道誰是他真正敵人,他的身邊都是敵人,民主一定被消滅,他就一定會被殲滅。」(同註一)這段話話的弦外之音為何?!

鄭南榕基金會特展開幕式,林宗正牧師致詞

 長老教會牧師林宗正

  在這個扭曲歷史的論述過程,蔣公先遭汙衊為「二二八元凶」,再因國民黨懦弱、無遠見和睿智的領導階層,只想以模糊是非來息事寧人,甚至有意無意地附和「二二八事件」炒作者的部分說法,為其謬誤背書來懷柔示好(註二)。因此,蔣公為「二二八元凶」的罪名,在完全沒有史實證據之下,於焉成立。

  接著,幾位台獨極端分子開始逞英雄,冒險破壞蔣公銅像,當政的國民黨和地方行政主官(管)一味體察上意,予以姑息縱容。禁忌打破又創下「政治正確,犯法無罪」的惡例之後,類此行徑無疑受到鼓勵而形成「破窗效應」,誘使人們爭相仿效,變本加厲。蔣公不僅成了國民黨懦弱、無能的領導者之代罪羔羊,更因此坐實了「二二八元凶」的罪名。

  等到民進黨完全執政、大權在握之後,更藉「轉型正義」之名,欲強行拆除中正紀念堂。…事情發展到這裡,還沒完結呢!「二二八事件」當時,因殺人害命遭懲治的暴徒,其後代也領到了「二二八事件受害者」賠償金!整個「二二八事件」無限上綱,成了台獨集團的提款機。

  不過,民進黨與台獨集團還是不放心。因為揭示真相的歷史文獻始終存在,只要有心,想拆穿謊言並非難事。於是,民進黨使出殺手鐧——綠委陳其邁以「正義」之名,擬提案修法,凡扭曲或粉飾二二八歷史真相或「羞辱受難者人性尊嚴」之人,將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註三)。所幸臺灣的中道良心力量尚未完全崩潰,如此大開民主倒車的「文字獄」條款,終究未能通過。

  因此,本人將善用這最後一丁點的言論自由,深入解析「二二八事件」發生的因素。一則,透過各種史料的比對研究,重建那個時空環境真實的社會現況和一般民眾的處境,對「二二八事件」或有更深的理解和同情;二則,以史為鑑,深切反省如何避免重蹈歷史悲劇之道。

  唯有從各種角度釐清「二二八事件」的真相,才能還原客觀的史實,讓無恥政客無從炒作。而共同生活在台灣社會的族群,才能從仇恨中解脫出來,走上療傷止痛的路途。

( 未完待續 )

注  釋
——————————————

註 一:詳請參見

1. 2017.2.11 風傳媒 / 陳耀宗 二二八將滿70年 鄭南榕基金會呼籲加害者下一代勇敢站出來

2. 2017.2.21 新頭殼newtalk | 林朝億 長老教會發表228呼籲函 掃除全國蔣介石銅像

註 二:相關新聞參見

1. 2017.2.28 聯合報 / 記者王寓中 綠喊去蔣…馬談228「蔣中正當然有責任」

2. 2017.2.27 關鍵評論網 The News Lens 馬英九:二二八事件,蔣中正「當然有責任」

註 三:相關新聞參見 2016.2.25  中時電子報 綠擬修法228有不同見解要罰 廖元豪:醜化與清算工具

延伸閱讀
——————————————

本系列其他文章:

「二二八事件」因何而起?謝雪紅為何趁亂起事? | 丁念慈

發表日期:2017.2.27
關鍵詞:二二八 新華夏文明共同體系列

   1947年2月27日,國民黨政府強制壟斷多種商品的銷售, 在面臨經濟崩盤的情況下,許多民眾被迫擺路邊攤銷售走私品來餬口。那天,稽查員葉德根盤查單親婦女林江邁時,因言語不通引發誤會,葉德根用槍托敲擊林氏頭部,致其昏倒。大批路過的群眾馬上將探員們團團包圍。稽查員傅學通慌張地試圖開槍警示,卻誤射到路人陳文溪。憤怒的群眾追打國民黨探員到警察局,要求交人犯給群眾處置,消息迅速傳開,隔天各地開始罷工罷市,佔領政府部門或將其搗毀。2月28日晚上,群眾佔領了台北的一間廣播電台,向全台各地訴說事件的經過,並鼓勵全台民眾站起來反抗。

  今年適逢「二二八事件」70周年,這個敏感的日子悄然迫近。欲藉此炒作,以搶占媒體焦點的各方勢力,當然不肯放過露臉的機會,爭做二二八事件受害方的「代言人」。許多立場各異、甚至彼此對立的言論與行動劇,勢必接連上演。

  面對每年定時發作的種種扭曲言論和荒謬劇,要費勁兒地一再駁斥,我實在感到厭煩極了!

  去(2016)年10月,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抗日戰爭是為了誰?〉(註一)。今天,我同樣要問:「二二八事件因何而起?謝雪紅為何趁亂起事?」但是,我會換個角度來談。

images

▲  二二八事件當天,台北專賣局警察查緝私菸時,
因執法不當,引爆警民衝突,進而擴大為民變。

  「二二八」的導火線,如大家所熟知的,是民、警衝突。警察查緝私菸時,因言語溝通有障礙,加上執法不當,導致群情激憤。再經有心人搧風點火,並四處串聯組織,引爆多地警民衝突,進而擴大為民變。

  我在清大社會人類學研究所時,到北投一家神壇,進行民間宗教田野調查,恰好遇到當年的現場目擊者,傾聽他敘述警察用槍托打人,引發衝突的始末;另一方面,我母親世居大龍峒,離事發的地點不遠。當年,我外公、伯公兄弟,以及只有八歲的母親,都親眼目睹許多外省人遭暴民追打砍殺,倉皇逃命的景象,極為悽慘駭人。

謝雪紅

 1949年10月1日,228領導人物謝雪紅(毛左後方者)登上天安門城樓,
用仰慕的眼光看著前方的毛澤東

  那麼,如果僅是民變的話,何以國民政府要全省大肆鎮壓,最終釀成一樁不可收拾的重大歷史事件?對此,近20年來,眾說紛紜。然而整起事件當中,有一位關鍵人物,就是台共謝雪紅。我們應該從她入手研究一下吧!

  「二二八」民變期間,謝雪紅趁亂於台中起事,失敗後就潛逃出境,在香港繼續發展組織。1954年,謝雪紅還當上中共人民大會的台灣省代表。然而,自從1957年反右運動蜂起,她就遭到一連串的政治整肅。最終在1970年的文化大革命期間,受紅衛兵迫害而了此殘生。

謝雪紅晚年

 謝雪紅在好幾次政治整肅運動中遭批鬥

  近年,謝雪紅這樣的一位人物,竟然受到民進黨追捧,成了台灣民主鬥士,台獨人士也奉其為台灣獨立運動的先驅。謝雪紅為無產階級專政的「紅色祖國」攪壞了台灣一鍋粥,逼得國民政府緊急自大陸抽調部隊來台平亂;她雖然未能成功顛覆國民政府,惟已立下戰功,為免被捕,迅即潛逃出境,經香港再輾轉前往大陸。之後,還因此受封表揚,位居要津。

  只有搞清楚「謝雪紅在二二八事件當中的角色,以及她為何趁亂於台中起事」,才能理解此一事件的本質,並澄清種種相互矛盾的論述。

p2109811a431893240-ss

  今年適逢二二八事件70周年。正當民進黨與台獨份子欲大作文章,藉此磨刀霍霍向……之際,對岸的中共冷不防出招了——要為二二八在台進行社會主義革命,推翻國民黨政府統治的共黨同志謝雪紅們,「高調地」舉行紀念活動(註二),以表彰其對「祖國」統一大業的犧牲與貢獻。

  二二八事件有其一體兩面、不同的觀察面向。從國民政府的角度而言,是「共黨赤化中國」,理應出兵「剿共」、「戡亂」;而從中共的角度來看,則稱為「解放」,是顛覆國民政府,讓台灣接受共產黨統治,完成「紅色祖國的統一」。

  除非我們能看清楚「謝雪紅起事的目的,是為了解放台灣,完成與「紅色祖國」中國的統一,才會恍然大悟,也才會覺得——民進黨與台獨份子把中共的同志「謝雪紅們」奉為台獨先驅,搶她牌位當「台灣民族英雄」來膜拜,是一件多麼荒誕不經的事!

護台革命英雄謝雪紅揭碑典禮暨追思大會- 台灣228 網站- 信仰建國228 追思感恩台灣神


  我們應該支持哪一方呢?

  如果支持共產黨謝雪紅的話,無異於贊同「台灣人民當時應該歸順中共」。國軍根本無須浴血三晝夜,搏命古寧頭、登步島戰役,拼死保住台、澎、金、馬;之後孤懸海上的大陳島及一江山之慘烈拼戰,也免了。

  等共產黨解放台灣、統一「紅色中國」之後,鐵定會按照他治理大陸的標準程序,直接抄地主家,一律掃地出門。國民政府何需籌措財源,拿國營企業債券跟地主換耕地,再分配給佃農以及必須務農謀生的無產平民耕作。日後,也沒機會遭昔日翻身的無知小農反咬一口了。而受過教育的知識份子和大小商人等,又會遭遇什麼樣的對待呢?我們且看中共建政之後,大陸三十年間的社會狀況就知道了…那片土地上的有識、有產階級,一律被中共政權打成「階級敵人」,安上反革命、走資派…等罪名。在一連串腥風血雨的政治整肅運動中,身家和尊嚴就此慘遭掏洗、碾壓,被無產階級革命隊伍踢去蹲牛棚、掛牌遊街批鬥,或者下放到邊窮地區勞動改造,經歷一次「呼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生死大劫了。

  台灣若是經中共一「解放」,那些刁民和愚民是否就會乖乖降伏認命,什麼廢話也不敢說了啦?!

  如果我們不願上述情況發生的話,就必須承認,當年國府在兵荒馬亂、情勢危急之際,對趁亂起事的共產黨「謝雪紅們」及其他意圖重回日殖懷抱、甚或鬧「獨立」的團夥之鎮壓,實有不得已的苦衷。在平亂過程容或有過於粗暴、疏失、扭曲和錯誤之處,但整體而言,「一家哭」遠比「一路哭」要好得多吧?!

  近年來,國民政府對因二二八事件受害的台籍人士,已展現誠意一再道歉,並寬予認定、補償之,以平撫歷史傷痕,並杜悠悠之口;但那些為數眾多、慘遭暴民殺害的大陸籍人士,卻無告地埋骨荒郊野地,在無人聞問的陰暗角落遭歷史拋棄,官方甚至從來沒有、也無意記錄他們的名姓。至於當年隨國府來台、經歷「228事件」活下來的大陸人士及其後代,卻要承受強加在他們身上的「原罪」,至少每年此時都要遭受一次集體凌辱,終其一生。尤其是在有台獨、獨台與反中意識形態的政黨執政時,往往會與民粹唱和,操弄「228受迫害情結」,獲取廉價的政治利益。

  日前,鄭南榕基金會副會長李勝雄就呼籲加害者,應趕快出來道歉,並揚言:「我們台灣比較寬厚,沒有報復活動,但加害者的下一代,如果知道他的父執輩是加害者,要出來說明情況,最少要道歉。」而今年2月28日當天,將率領教會舉辦相關紀念活動的台灣基督教長老教會林宗正牧師也說:「一個人的歷史如果被改變,就會敵我不分,就會不知道誰是他真正的朋友。一個不知道誰是他真正朋友的人,身邊就會永遠充滿敵人;一個不知道誰是他真正敵人,他的身邊都是敵人;民主一定被消滅,他就一定會被殲滅。」(註三)林牧師話中有話,其弦外之音為何?

  天哪!真是有完沒完啊?

  是因為民進黨全面執政後,拿不出像樣政績,民怨四起,只好拿這個話題大肆炒作嗎?想藉否定國民政府治台的正當性,來為民進黨遮羞嗎?但手段未免太拙劣了吧,而且其心可誅。實在令人作嘔!

  共產黨謝雪紅在台灣發動無產階級革命,其目的業經中共確定是「解放」(赤化)台灣。而在解放台灣之後,她的立場是尋求獨立抑或歸屬中國呢?

  二二八事件之後,謝雪紅等人潛往香港,成立了「台灣民主自治同盟」。當時美國駐台官員葛超智,曾經主張把台灣交由美國或聯合國託管。謝雪紅隨即發表措詞激烈的聲明,予以譴責。像是「打倒陰謀託管的賣國賊!」「擁護《開羅會談公報》、《波茨坦宣言》!」「不做日本奴隸,也不做美國奴才!」「中華民族解放萬歲!」……等,其性格剛烈,立場鮮明。

  從這裡可以確知,謝雪紅趁「228」之亂起事,進行的是共產黨的無產階級革命,其立場和目的絕非分裂中國、投靠列強,或是尋求台灣獨立。

  對於託管之說,國民政府的領導人蔣介石,又是抱持何種態度呢?依據曾任史丹佛大學東亞研究所、北京大學、復旦大學客座教授,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副教授,中華民國總統府新聞祕書、第一局副局長、行政院新聞局駐波士頓辦事處主任等職,現為美國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院研究員的郭岱君教授,以及眾多學者對「揭開葛超智與『二二八事件』之謎」的研究資料顯示,蔣公的態度十分堅決,「絕不允許此事(託管)發生」(註四)

  由此觀之,中共在政權爭奪上,雖與國民政府處於敵對交戰狀態,但對台灣歸屬問題,雙方立場則完全一致,那就是「台灣屬於中國」。「台灣是中國對日抗戰收回的失土」,殆無疑義!

  若非《開羅宣言》中言明,「戰爭勝利後,台、澎歸還中華民國」,二戰後期,台灣在盟軍跳島戰術時,就會面臨毀滅性的狂轟濫炸,公共建築和鐵公路、橋梁等設施,恐怕早已夷為平地,絕非僅遭受象徵性的空襲而已;台灣光復,重回中國懷抱,也在二戰戰勝國中華民國的庇蔭之下,擺脫戰敗國日本殖民地的卑微地位,以及戰後任人宰割的悲慘命運。之後,更沒有機會擁有為人稱羨的幾十年繁榮、富裕和民主的好日子 —— 那種曾經讓台灣人民滿懷希望,迎向光明……的好景。

  事情的關鍵和真相一釐清,就知道「二二八事件」實在沒什麼可吵、沒什麼好「靠夭」的。那是國民政府當年抵抗共產勢力擴張和顛覆的過程,發生的一樁意外和不幸。就如同二戰期間,同盟國對抗法西斯陣線軸心國交戰過程一般,若有人因此傷亡,難道罹難者、受害者家屬要跟政府沒完沒了嗎?

  我們應該慶幸的是,人類經過傷亡慘重的二戰,大致已經剔除了法西斯極權體制的政治型態,儘管它曾經讓德、義、日、西班牙……等國家,誤以為是一種很有效率的政府體制而採行;同樣地,人類也經過幾十年激進的極左共產制度實驗之後,最終為首的蘇聯瓦解了;而中國大陸卻因改革開放政策,以及受惠「後發先至」的機運,能適時修正前人行不通的路線而快速崛起。

  這些,在在說明了違反人性的高壓統治以及處處監控的國家治理模式,難以行之久遠,也不可能帶給人民實質利益、擁有幸福感和最終福祉。「二二八事件」,恰是在這樣的大時代脈絡和特殊時空偶然發生的不幸事件,整個國家、社會、受害者和加害者,也都為此付出了相當的代價。值得我們坦然面對、從中記取歷史教訓,為新生接受祝福。

  文明的社會、正信的宗教,不應該容許新的加害者藉此製造新的受害者。這是最起碼的道德標準和教化的原則!不設法超越悲情的話,「二二八」這段歷史,會一直啃噬我們的心靈,讓國族運勢如同受到詛咒。

  謝雪紅趁「二二八事件」之亂起事,是為了誰?其使命和目的是什麼?若置身當時情境,你會選擇靠向哪一邊?想清楚了,再聽到那些邪惡心靈的吠叫時,你既不會隨之起舞,也無須忿忿然與之爭辯。

回 《新華夏文明共同體》綱要索引

注  釋
————————————

註 一:參見拙作抗日戰爭是為了誰? 2016.10.23  丁念慈

註 二:北京為何高調紀念228 中時 資深媒體人 徐宗懋 2017.2.12

註 三:二二八將滿70年 鄭南榕基金會呼籲加害者下一代勇敢站出來 2017.2.11 風傳媒

註 四:詳請參考

  1. 郭岱君教授訪談視頻

   2. 其他參考資料:

  (1) 台灣託管論

    (2) 拙作評「二二八事件」要角台共謝雪紅入祀南投台灣聖山事件 2016.9.28  丁念慈

延伸閱讀
———————————————

● 「毒樹果實」與「轉型正義」── 鮑威爾228報導可信度的探討 黃澎孝 風傳媒 2020.2.28

● 中華民國時光走廊》228事變第一主角謝雪紅 徐宗懋圖文館 優傳媒 202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