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的官員任免制度:選賢任能、問責究責、限齡退休 | 張自立

縱然中國中央能設定出縝密完美的發展計畫(參見《中國的中央集權優勢》),中國仍需要有從中央到地方基層,千千萬萬的領導幹部去實施這些計劃,那麼這些領導幹部是怎麼形成的?

選賢任能

中國從國家的最高領導,一把手,到最下層的鄉鎮長領導官員的任免,基本上是“選賢任能”,看能力和政績,最起碼要政通人和,人民能够安居樂業,有行政能力,能選拔、駕馭、善用手下官員幹部,能够完成國家交待的任務,發展當地的經濟,注意環保,照顧弱勢人民,還要有危機處理的能力。一個領導官員上任,就是努力做好他該做的事,而完全不用分心費力在選舉、選票上。

在這裡忍不住要吐槽一下,所有民主國家從政的政要和國會議員,都要花大量的時間、精力、注意力、金錢在選舉、選票上,而且施政的政策也基本上隨著選票的走向(可算是民意,卻不見得正確),而受到很大的影響。就以上所述,我認為在“施政效率”上,中國體制和西方民主制度優劣立判。

問責究責

在中國,如果官員能力不夠或者行政失誤,因為該官員是被任命,不是因為選舉勝利而上,所以任何時候,都可以被降職或免職。2020年,湖北省委書記、武漢市委書記、湖北武漢的疫控中心領導,因為處理疫情不當而立即被免職;全國從省到地方官員領導,因為處理疫情不當而下馬的時有所聞。相對地,美國因為新冠肺炎,有4000多萬人感染,70多萬人死亡,我沒有聽到有任何一個官員出來承擔責任或者被貶官。

1976年以後,文革時的舊制已不堪再用,國家新的方向和政策正在摸索之中,在此期間因為政策的錯誤而下台的國家最高領導,一把手,就有三人,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注意,這三個人下台,並非爭權奪利,是因為治國方向有問題,負責任的“被”下台。所以在中國的系統中,不論是多高的位置,無能的官員、施政犯大錯誤的官員、不支持國家政策的官員,是無法在優勝劣敗,競爭嚴酷的官場生存的。

官員因行政失誤會被降職或免職,更嚴重的若涉及違法或貪腐,則會被追究刑事責任,請參見《大陸整治貪腐》。

限齡退休

1976年10月後,文革已過去,政局慢慢穩定下來,經過一段時間的討論和計劃,1982年,中國政府解決了一個攸關整個國家前途發展的大事,就是"各級領導班子老化的狀況和事實存在的領導職務終身制”,1980年全國革命老幹部250萬,主要領導66歲以上佔40%,55歲以下的只佔9%,全國幹部老化情形嚴重。

1982年中央發布"老幹部退休制度”,規定高職主要幹部,正職不超過65歲,副職不超過60歲。最高領導班子,中央政治局常委,現為7人,有所謂“七上八下”,就是每五年換屆的時候,67歲以下的“留”,68歲以上的“退”,發佈以後,4老全退,彭真、鄧穎超、徐向前、聶榮臻;留下來3老,半退壓陣,鄧小平、陳雲、李先念。在大老們帶頭示範支持下,老幹部退休的問題,完滿解決,波瀾不興。

回顧這一段歷史,請體會一下,這件事情的重要性和困難度,這是在要求一個手握實權的龐大團體集體放權,容易嗎?

解讀恆大地產危機 | Friedrich Wang

很多人對於最近恆大地產的危機都有解讀,但是多數沒觸碰到重點,原因是對於中國大陸政經體制的不了解。這場地產集團的危機與當年美國雷曼風暴,或者幾年後的歐債危機可說完全不同。

簡單說,中國大陸的憲法明白規定土地國有。所以這20年蓬勃發展起來的地產與建築業,基本上是建立在官商合作的基礎上。也就是說,地方政府藉由開發的名義,將土地出售給地產商,然後各種建案得以動工上馬。當然,這中間就是地方官僚、財團、建商,三位一體下的利益共生結構。這,自然衍生出許多的問題,也製造了腐敗現象。而這種官商利用開發名義的合作,與上面雷曼風暴或歐債在結構上不可劃歸一類。

當房地泡沫開始湧現,銀行爛頭寸越來越大,中央再出手整治炒房,這就使得恆大急速墜落,終於一夕崩潰。所以,這與上述歐美金融危機的第二個不同點在於,這是北京中央主動打房政策下的產物。簡單說,這個經濟大泡沫是共產黨主動去刺破的。

那為什麼要主動去刺破泡沫?就不怕引發系統性危機嗎?風險的確是存在。但是對中共政權來說,若繼續放任財團的肥大,壟斷社會資源與財富,那最後的結果就是引發社會更大的危機,甚至於動盪。中共的思考,永遠都以維護政權的永續存在為第一,所以其必須下這個狠手,冒這個風險。

當然,中共應該有評估過後果與執行的步驟。我們接下來,就看看這場大戲最後會牽連多廣,會有多少不良金融機構與地產商勾結的地方官員會因此下馬或法辦。8月底,杭州市委書記就被停職查辦,而杭州在這20年的房產突飛猛進,已經是比美北上廣深四大一線城市了。

大陸不僅在整治房地產業,也包括金融業。前幾天習近平已下令徹查25家重要的金融單位,是否與大型民營企業(包括恆大)有不當的利益關係。這樣的發展到明年約11月的中共二十大(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大陸領導人換屆,將可以看出端倪。

中國的中央集權優勢 | 張自立

多數國家,尤其大國,都實行聯邦制,屬於地方分權;中國大陸則實行獨特的中央集權制度,整個官僚體系如一條鞭似地從上到下層層管理節制。中國的中央集權有下列優勢:

穩定的中央集權的第一個好處,是施政方向企劃的連貫性,譬如中短期的施政方向是提出一個接一個的五年計劃,中國每擬定一個五年計畫都是十分慎重的,各級政府分析過去和現在的經濟和社會發展狀況,以及國際發展動態,了解新一輪五年發展的國際環境,在分析國內國際情勢的基礎上,提出未來發展的方向和目標,從開始制定到定案,一般過程需持續兩到三年。

在此同時,國家也設訂長期發展的目標,例如2017年十九大提出,2020年中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203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的現代化,2050年全面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整個國家的施政發展,不論短期、中期、長期,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

第二個優點是可以集中力量辦大事,例如,目前中國以舉國之力對抗美國在政治上、經濟上、科技上、文宣上、軍事上全方位的打壓;再譬如,大規模的基礎建設,如青藏鐵路、三峽大壩、南水北調、八橫八縱的全國高鐵系統、建構全國的5G系統,以及最近完工的白鶴灘水電站、拉林鐵路等等。

第三個優點是國家有大災難發生的時候,可以傾全國之力,迅速反應,正是一方有難,八方馳援,例如2008年四川的汶山大地震、這兩年的對抗疫情等。

2020年1月23日農曆新年的前夕,湖北武漢因新冠肺炎爆發而封城,幾乎同時,全國支援的資源和醫護人員,火速集結,緊急奔赴武漢,向武漢集中,立即興建武漢的火神山醫院和雷神山醫院,兩院同為高標準的傳染病專門醫院共2400餘病床,十日內完工交付使用,至3月8日,全國共調集346支國家醫療隊,4.26 萬名醫護人員,同年3月20日本土病例階段性消失,疫情獲得有效控制。

在此次對抗新冠疫情中,中國再次顯示出強大的動員能力和國家體制的優勢。2021年7月7日日媒“日經亞洲,Nikki Asia” 發表的全球新冠疫情復甦指數,中國居榜首。

中國「共同富裕」政策影響深遠 | Friedrich Wang

中國大陸近年推動的「反壟斷」、「共同富裕」等等政策,造成「國進民退」現象,引發了很大的爭論。那以後會不會再像過去毛澤東時代一樣清算鬥爭,「打土豪分田地」?

要回答這個問題先要了解,現在的中國社會跟1949年的情況已經有了很大的不同,基本上已經是一個私有財產為主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社會。大家都在這40幾年的改革開放中獲得了好處,所以誰也回不去了,包括現在當權的中共領導人在內。如果真的這樣橫柴入灶,那只會加速社會的動亂,甚至政權的瓦解。因為,任何人都不可能放下自己的財產與利益。

中國共產黨不可能跟大多數的老百姓利益站在對立面,反而要開刀的是大財團以及一些特定目標顯著的對象來爭取民心。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各國都在大印鈔票來刺激經濟,而中國大陸也不例外。這造成了貧富差距的擴大以及十幾年來大財團的快速興起,幾乎支配了絕大多數人的生活。而原本屬於中國社會中堅結構的中小企業則被嚴重壓縮,實體商店大多很難經營下去。長此以往,對中國整個社會結構勢必造成很大的衝擊以及扭曲。當然中國共產黨最擔心的是這一些大財團以後會反過來威脅到自己的執政。

所以中共現在這樣做是同時有政治、經濟、社會等多重層面的考量。當然,在改革開放之後,尤其是江澤民時代開始,所謂的「海派」當家,對過去中共的原始教義有了很大的衝擊以及改變,出現了大批富可敵國的財團以及富豪,也改變了中國從1949年以來的社會價值觀。這種意識形態的鬥爭,其實在中國共產黨的歷史當中始終沒有停過。「勿忘初衷」現在取代了「改革開放」,成為中國共產黨官方的核心口號。這中間的改變以及路徑都很值得我們去思考。

筆者這一年以來不斷說22-27年海峽兩岸的局勢可能會發生很大的改變,而這其中最大的關鍵就是中國大陸自己本身社會、政治結構與狀況是否會發生波動。而如今中共領導人等於是在進行一場人類社會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實驗:純由政府的力量,能不能夠達到均衡社會財富的目標?這其中牽動的層面非常廣大,對於中國的未來,甚至於整個世界局勢,都會有很深遠的影響。

該說我們很幸運嗎?作為一個歷史學者可以親眼目睹這一場大革命的發生,應該說是很幸運。但是前途如何確實是任何人都難以逆料的。我們大家就綁好安全帶、戴上頭盔,一起來看這場大戲吧!

大陸該還原蔣介石的真面目 | 徐百川

除了美國與日本,阻礙兩岸統一的唯一敵人、共同敵人,就是認賊作父,反噬同類的倭奴台獨!

大陸的對台政策不是讓利就是武嚇,文攻方面只會呼喚骨肉同胞民族大義,共同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奮鬥,結果都是毫無效果。中共對台灣從未察覺到在思想上,進行認知作戰的重要性。若不了解台獨的想法,大陸對台工作的方向和策略,永遠都是錯誤的。

大陸過去不顧史實大肆批蔣反國民黨,只是作繭自縛,等於配合台獨的反蔣去中,等於為台獨的立論和主張取得正當性。近年大陸雖已對蔣介石大致平反,不再惡言相向,但是仍做得不夠。

國共之爭已成歷史,中國已經崛起,民眾普遍脫貧。中共已是全民擁戴,萬眾歸心,統治根基穩如磐石。難道中共還怕蔣介石的幽靈反攻大陸?國民黨在大陸復辟嗎?

大陸還是聰明點,客觀評價歷史,還原蔣介石的真面目。這麼一來,台獨反蔣去中的理由就無法立足了。這樣就能揭開日本殖民遺毒的皇民化才是二二八與台獨的真正主因,就可針對皇民化的謬誤發揮認知作戰的真正效力,從而遏止台獨思想的擴散,甚至能夠熄滅台獨思想的生存力,也未可知。

「白色恐怖」是罪惡?還有「紅色恐怖」嗎? | 徐百川

就算真如台獨所言,是靠美國協防台灣,使得共產黨不能渡海犯台,但是當年的時空背景,共產主義席捲半個世界,無孔不入,勢不可擋。除了大陸的匪諜滲透顛覆之外,台灣在共產思潮的侵襲下,不會有土生土長的台灣「共匪」興風作浪?起而鬧武裝革命?

看看韓戰、越戰,以及世界各地共黨肆虐的鬥爭迫害,生靈塗炭的禍亂戰亂。若非蔣介石的「白色恐怖」擋住了共產黨的「紅色恐怖」,台灣豈能倖免,台灣不會死人無數?

況且「白色恐怖」與一般人民根本無關,人民絲毫不受影響。被殺被關的人都是與共黨的活動有關,死的幾乎全是大陸人,台灣人屈指可數。

而且正就是由於所謂的「白色恐怖」,使台灣成為共產病毒無法侵害的無菌室,使得台灣安定繁榮,台灣人戶戶笙歌樂太平。

戰爭未必就是刀槍火炮的熱戰,戰爭還有看不到、感覺不到的諜報戰與思想戰。戰爭的勝負,國家的存亡,情報常常是決定性的因素。思想戰能從心理上瓦解對方的鬥志,甚至倒轉對方軍民的敵我意識,與諜報戰同樣厲害可怕,戰爭中清除間諜與內奸是絕對必要的正當行為。

評斷政治的是非,是不能脫離當時的時空條件的,以太平時期的自由、民主、人權的標準,而對戰時的蔣介石升級加罪,就如以現代的標準來評斷古代為民除害的打虎英雄,英雄就變成了虐殺保育動物的大壞蛋。因此,蔣介石的「白色恐怖」是絕對正當的,只有一個有無矯枉過正,亂世用重典的過當問題。

當然現在的時空條件也與當年不同,中共已經不以共產主義治國,也不向世界推廣共產主義革命,而且大陸又成為世界的脫貧典範,台灣和世界沒道理再宣傳什麼「紅色恐怖」了。

民主社會主義-簡介與感想 | 郭譽申

世界各國的貧富不均問題嚴重,應該是社會主義發揮所長的時候。社會主義流派眾多,現在歐美主要的社會主義流派可說是「民主社會主義」。當代重要的左派學者,曾擔任美國社會學會主席的Erik Wright在其最後遺作《如何在二十一世紀反對資本主義》(How to Be an Anticapitalist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2019) 裡,以非常淺顯的文字介紹民主社會主義,及如何推進民主社會主義,以降低資本主義在國家社會的比重。

作者先界定資本主義的特色是自由市場經濟和私有資本。前者表示市場交易只受到國家最低限度的規範管制,而後者表示資本主義帶有一種特殊的階級結構,即區別擁有資本和生產工具的資產階級及擔任員工而提供勞力的勞動階級。

作者對資本主義的批判論點在三方面:平等/公平、民主/自由、社群/團結。這些也是民主社會主義所追求的目標。平等/公平的涵義:「在一個公正的社會裡,所有人都擁有大致平等的管道可以取得享有美滿人生所需的物質與社會工具。」民主/自由的涵義:「在完全民主的社會裡,所有人對於有意義地參與影響自身生活的決策所需的必要工具,都享有大致平等的取得管道。」「社群/團結表達了人應當互相合作的原則,不僅是因為個人能夠從中得到好處,也是因為他們真心關注別人的福祉,並且認為自己有這麼做的道德義務。」

推進民主社會主義及弱化資本主義的方法包括拆解資本主義 (漸進式取代資本主義機制)、馴服資本主義 (消除資本主義的傷害)、抵抗資本主義 (抗爭活動) 和逃離資本主義 (如建立非資本主義社區),但不包括全面推翻資本主義。民主社會主義經濟的建構元件包括無條件基本收入、合作式市場經濟、社會與團結經濟、資本主義公司的民主化、把銀行轉變為公用事業及非市場經濟組織 (如國家供應的商品與服務、同儕合作生產、知識共享) 等等。

推進民主社會主義及弱化資本主義的難題在於國家,資本主義國家的「內在結構存在著先天的偏頗,偏向資產階級的利益」;而且「國家受到與資產階級關係深厚的強大菁英分子所把持。」要克服國家的難題就需要深化民主,以稀釋國家機制的資本主義性質。


歐洲國家一直有一些左派政黨,其政綱接近民主社會主義。不過即使這些左派政黨曾獲得執政權,它們多半無法大幅度地推進民主社會主義,等過些年,右派政黨班師回朝,國家於是又回到更多資本主義,歐洲國家就這樣在左右間擺盪,但是其主軸仍多偏向資本主義而非民主社會主義。北歐的一些國家是少數例外,比較接近民主社會主義。

民主社會主義指出 (上述的民主/自由涵義),資本主義的民主不是充分的民主,因為資產階級參與政治的管道遠勝勞動階級。台灣一向偏向資本主義而非民主社會主義 (藍、綠兩大黨都是偏袒資產階級的右派政黨),可嘆台灣的勞動階級大眾卻沾沾自喜於手中一點點無效的民主權力,真是很好騙啊!

歐洲國家雖有左派政黨,但是民主社會主義多不得勢,大約有兩個原因:其一,如上述,資本主義國家的內在結構存在著先天的偏頗,偏向資產階級的利益,而且國家受到與資產階級關係深厚的菁英分子所把持。其二,民主社會主義有經濟效率的難題,左派政黨執政一般比不上右派政黨執政善於治理經濟。北歐國家較能實現民主社會主義,因為它們人口少 (不超過千萬),較容易克服這兩方面的難題。

社會主義是崇高的理想,然而民主社會主義看來只適用於小型國家,中國大陸這樣的龐大國家,實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看來是適度的妥協,能兼顧理想和效率。

回顧國共的主義競爭 | 郭譽申

今年是中國共產黨的建黨百年,讓我特別思考,百年前的一小撮人為何終能打敗推翻滿清、建立民國的大黨,中國國民黨?原因當然很多,本文專注於國共兩黨的主義競爭。國民黨主張三民主義,而共產黨主張馬克思社會主義。

先回顧一些歷史。中山先生最早建立的革命團體,興中會,被視為國民黨的前身組織,成立於1894年。1905年興中會與其他幾個革命團體聯合組成同盟會。同盟會的共同目標是推翻滿清、建立民國,但由於來自不同革命團體,成員們的政治理念頗有差異,算不上有共同的主義。辛亥革命後的1912年,同盟會又與其他幾個團體聯合成立國民黨。

孫中山最重要的政治思想,三民主義,最早出現於1905年他所寫的《民報》發刊詞中,後來他在一些演講裡曾概略介紹三民主義,但完整的三民主義則遲至1924年1月到8月間,孫中山在廣州高等師範學院的16次演講才詳盡發表,並被記錄成書,成為國民黨的指導思想。

馬克思社會主義早已在歐洲流傳多年,1917年俄羅斯布爾什維克「10月革命」成功,更增加其號召力。1919年中國發生「五四運動」,在其前後幾年被稱為「新文化運動」,馬克思社會主義就在那段時間被引進中國。奉行馬克思社會主義的中國共產黨成立於1921年,頗受俄國革命成功的鼓舞。

國共的一個顯著差異在於,共產黨自始就以馬克思社會主義為其政治思想和追求目標,而國民黨起初只想推翻滿清、建立民國,並沒有清晰一致的政治思想。國民黨的建立比共產黨早27年,但是國民黨的奉行(完整版)三民主義幾乎還稍晚於共產黨的奉行馬克思社會主義。

中山先生在三民主義演講的民生主義第一講裡說:「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又名共產主義,即是大同主義。」因此民生主義與馬克思社會主義是很接近的。然而在實行上,蔣介石的國民黨不像共產黨那麼搞工運、農運和蘇區的土地改革,使國民黨的三民主義在當時人們的心目中不如共產黨的馬克思社會主義更具理想性。(蔣到台灣後實行土地改革,才重建三民主義的理想性)

國民黨的前三十年,少有共同的政治理念,其三民主義思想不早於共產黨的馬克思社會主義,而且在當時人們的心中又不如馬克思社會主義更具理想性,使國民黨在主義競爭上居於劣勢,很多知識分子因此傾向共產黨。

國民黨內派系林立,經常分裂,至少部份原因在於政治理念不一致,沒有共同的理想追求;對比之下,共產黨黨內也曾有激烈競爭甚至鬥爭,卻少有分裂,主要原因在於他們有共同的社會主義追求。此外,馬克思社會主義的理想性使很多信仰者願意為之拋頭顱、灑熱血,讓當年弱小的共產黨能夠奮力撐過被國民黨到處追殺、朝不保夕的艱苦歲月,才有後來的反敗為勝。

民主競爭不允許濫用言論自由的革命叛亂 | 徐百川

西方民主國家允許換黨執政,可是他們的政黨價值觀相同,不同的是有的比較保守、有的比較自由多元,政黨相互輪替如同一個人的左手換到右手。沒有一個西方民主國家會容許與他們的價值觀不同的政治思想,濫用言論自由煽動民眾推翻政府,請問在美國可以推翻政府建立共產政權嗎?

而我們中國的慕洋犬都是披著民主外衣,濫用言論自由對政府徹底批判和全盤否定,在搞敵我對立的革命叛亂。尤其是美國的法輪功和民運人士,以及台灣攻擊兩蔣政府的皇民台獨,更是肆無忌憚地剪接真相以偏概全,加工加料渲染誇張,甚至竄改史實、散播虛假新聞。

這些慕洋犬與漢奸濫用言論自由攻擊過去兩蔣和現在中共,都是要求開放毫無禁忌,言者無罪的批評自由。他們濫用言論自由己經超出了民主政治的底線,到了西方民主國家都不容許的程度,卻還宣稱這就是自由民主的價值,人民應有的基本人權。他們若不是眼高手低,脫離實際的天真理想主義者,就是崇洋媚外、認賊作父的漢奸心態。在民主神聖、民主至上的正義旗幟下,做了背叛自己文化與民族的賣國賊還有光榮感!

然而民主政治真的是「普世價值」?放之四海皆準的「真理」嗎?孫中山民主革命以後,中國即時就陷入「民主無主,共和不和」的政治亂象,於是就有袁世凱想做拿破崙,後來蔣介石想做希特勒(二戰前),兩人都是面對國家分崩離析而意圖力挽狂瀾。再看看世界上落後國家民主化之後,幾乎都是國家動盪不安,經濟欲振乏力,甚至凋敝。可見沒有實行民主的條件和基礎,民主是會禍國殃民的。

即使是西方,在1970年代左右全面民主化之後,榮景維持不到半世紀,結果財閥操控民主、討好選民寅吃卯糧亂開支票、政黨為各自利益相互掣肘、以及行政效率低下,民主的弊病都已顯露出來。時至今日,歐美經濟疲弱,「貧窮從門口走進來,〈普世價值〉就從窗口飛出去了」,民主失靈了,右翼抬頭民粹興起,民主的神話破滅了!「民主是最不壞的政治」「再爛的民主也比獨裁好」,這是不知道中國的「民為貴,君為輕」的民本政治思想,只知道西方君權和貴族剝削統治的邱吉爾的井蛙之見。

中國的菁英政治是從獨尊儒術的漢朝開始,自此以後繁榮昌盛,領先世界一千幾百餘年,除了天災和外患造成短暫的亂世之外,治世是常態。西方是靠著科學才領先中國,工業革命的生產力加上帝國主義的掠奪使得他們富強繁榮,西方的先進與民主無關,反而倒是富強繁榮使他們的社會穩定,而能夠順利轉入民主化。

表面上看來,民主與專制相互矛盾,難以融合,但是我們中國的儒家專制有以民為本、天下為公、世界大同的獨特政治理念,與民主、自由、人權完全相通。宋朝人張載還提出「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抱負和理想,西方的「普世價值」會比我們更高尚嗎?

就是毛澤東以「人民民主專政」的名義所搞的極權專制,也是出自西方傳來的馬列洋貨,與中國傳統文化無關。柏楊貶斥自己中華文化是腐臭的醬缸,以及大陸在上世紀80~90年代所謂「拋棄黃河文化,迎接西方藍色的海洋文明」的《河殤》論調,都是見樹不見林,倒果為因的膚淺之見。

現在的國家體制、社會結構、人民素質與古代完全不同,「秀才遇著兵,有理講不清」那種年代已成歷史。過去的私天下帝王專制和現代主義至上的獨裁極權也已成了前車之鑑,近來又有了發抒民眾心聲的網路平台,人民的思想受箝制,命運被主宰的局面不可能再現。

是到了從「民主萬歲,專制萬惡」的迷夢中驚醒的時候了!我們的眼界與認知不能停留在100年前無知、幼稚,盲目崇奉西方,膜拜民主的五四運動的時代。既然儒家的政治理想與西方的「普世價值」所追求的目標一致,我們為何不能兼取兩者之長,合為一體?西方的憲政、議會、行政中立、司法獨立、…等等民主政治的優點,也都可以與儒家政治融合起來,制衡獨裁,避免人亡政息。

時至今日,西方民主只顧相互爭利爭權的缺陷已經暴露無遺,是到了重新檢視和評估我們中國與西方文化的時候了,擺脫對西方的文化崇拜,致力儒家政治的現代化,綜合出一種更能適應實際的新體制,才是我們政治發展的新方向。

民主自由是拿來「驕傲」用的嗎? | Henry Hall

年初美國出現國會暴亂,但美國高官仍不忘罵中國,說中國連和平示威的權利也沒有。而美國至少保障人民和平示威抗議的權利。

中國大陸真的沒有和平示威的權利嗎?那十幾年前說,每年有上萬起的「群體事件」是指什麼?群體出遊嗎?現在這些群體事件怎麼不見了?被鎮壓了嗎?不是,因為導致群體事件的原因減少了。

是的,政治性的示威,想要改朝換代,在中國沒有。但非政治性的示威遊行,還是有的。而今減少,是因為「必要性」沒有了。反過來看,法國「黃背心」鬧不停,美國種族問題解決不了,你有示威的權利又怎麼樣?問題一樣不解決啊!解決問題才是真的,不是嗎?

世界上,沒有什麼問題是獨立的政治性問題。政治,本來就是用來解決所有的人群社會問題的。如果這些問題都能解決,政治本身就不是問題;如果這些問題解決不了,政治才成了問題。而政治問題要解決,比如搞個輪流做莊的選舉制等等,最終目的還是要解決非政治的所有大大小小人群社會的問題。因為,這些才是根本,這些才是政治存在的目的。

現在,說我們的政治非常好,有民主投票、言論自由,但這個政治卻不能解決真正的社會問題,請問這樣的「好」政治,這樣的「民主自由」有什麼用?就好像有人宣稱找到了最好的烹調方法,環保節能無油煙,但做出來的菜難以下嚥,請問這「最好的烹調」有什麼用?拿來向誰炫耀?

台灣的民主就是這樣,選出來的總統一個比一個爛,具體的社會經濟問題不解決,從四小龍之首掉到四小龍之末,老齡化、少子化、經濟下滑及一大堆衍生問題都無能為力,請問這令人驕傲的民主自由有什麼用?

反觀大陸,為了不讓「政治」成為問題,所以努力解決一些可能導致政治問題的實質問題;實質問題解決了,政治上的反對聲浪自然也就低了。也許這個制度還不是最好,但怎麼改,慢慢再談。至少不必把解決實際問題的希望寄託在先解決政治問題上面。

美國也台灣化了(美國學我們,真值得驕傲)。美國的民主自由這麼好,但一百多年了,也解決不了種族歧視問題。然後,其他問題(如經濟分配不公)現在也開始解決不了了。於是,就算民主還在,示威遊行仍然自由,但又怎麼樣?除了拿來炫耀,還有什麼價值?若一直都不能解決實際問題,你又能再炫耀多久呢?

最後,再重申,「政治」是用來解決實際問題的。一個不能解決實際問題的政治制度,本身再怎麼高大上,都是沒有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