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渡南京大屠殺戰犯!兩岸都應面對 | Friedrich Wang

南京吳啊萍的日本軍國主義者牌位事件,最近在大陸引發了很多的討論。

一個1990年出生30出頭受過高等教育的護士,在29歲的時候看破紅塵在南京出家,可見這個女人本身就有一些超脫於一般人的想法。她說自己不斷被南京大屠殺的歷史所震撼,在心中有很深刻的觸動,加上從小在南京長大,所以始終在心中縈繞著而無法抹去。故她選擇為這些在南京大屠殺中雙手沾滿鮮血的屠夫立牌位,為他們超渡並且解冤釋劫。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那幾個甲級戰犯之外,她也幫當時親眼目睹大屠殺,並且深受刺激的金陵女子大學校長魏特琳女士立了牌位,魏特琳女士在1941年回美國後因為實在無法從陰影中走出來,無法相信人類變得如此的瘋狂野蠻,所以選擇自殺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筆者可以理解這一位出家人的心態。基本上,她還是慈悲為懷,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多的政治考量。她為所有在這場大屠殺當中犧牲的生命感到悲哀,希望他們能從此安息。而這裡面所反映的恐怕更多的是一種國民集體的心靈創傷之下所造成的結果。

多年以來日本的右翼團體不斷地否認南京大屠殺的存在,甚至於台灣在多年去中國化的台獨教育之下,也早就把這場大屠殺逐漸淡化,甚至採取一種嘲諷的口氣來面對。這是在中華民國的領土上所發生的大屠殺,也是一場抵抗侵略的悲壯史詩。然而在今天中華民國的領土上變成了政治不正確,這是多麼悲哀的事情?

今天歌頌日本的侵略,甚至於不斷幫當時為日本政府做事的偽政權洗白,卻說自己是在研究抗日戰爭。這種顛倒是非黑白的事情在台灣已經是見怪不怪,我們又怎能瞭解中國人內心這種深刻的創傷所造成的影響?

歷史當然不是在清算,但是我們絕對不能夠忘記這一些深刻的教訓而置身事外。否則,悲劇在某一天就會在我們自己身上發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