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八田與一事件,回顧日本殘酷殖民台灣 | 劉得福

2017年4月位在台南烏山頭水庫的八田與一銅像被砍頭,引發軒然大波,一個原本不被注意的八田與一,一夕變為熱門人物。這個在「日據」時代,為日本殖民台灣,建了烏山頭水庫和嘉南大圳的工程師,歷史功過,引發不同論戰。

我的定論是:八田與一對日本殖民台灣,掠奪台灣米、糧、糖有很大的貢獻,充其量只是日本殖民台灣的幫兇,對台灣人貢獻了什麼?只是加深台灣人被剝削罷了,不值得歌頌。部份人無視台灣人被壓迫殘害剝削,歌頌日本殖民,作賤自己,畜生不如。

一、砍八田銅像頭,以牙還牙,剛好而已

八田與一銅像被砍頭這件事的起因是,台獨激進團體「台灣建國工程隊」到處破壞蔣公銅像,甚至打扮成ISIS裝扮,砍蔣公銅像頭數起,還貼在FB炫耀,令人憤怒,而對於層出不窮的這樣事件,蔡英文政府非但不作為,連一句譴責的話都沒說,甚至採放任態度,於是在2017年4月中,八田與一銅像遭到砍頭,顯然是以牙還牙,看在愛國同胞眼裡,是大快人心。

只是,此舉惹惱了台獨民進黨政府,民主之恥台南市長賴清德更是如喪考妣,下令台南市警局成立專案小組,限期破案,並親自寫信向日方道歉說明。相較於蔣公銅像被砍,台獨民進黨政府的放任和不聞不問,判若兩人,令人唾棄。

不料,專案小組才剛開始查,統促黨李承龍就在臉書自PO砍八田與一的照片,毫不遮掩,光明正大,真面目見人,並向台北警方自首,不勞警方費吹灰之力,就解除了台南警方限期破案的壓力,這與台獨份子遮頭遮臉,不敢見人,躱躱藏藏,敢做不敢當,大相逕庭,誰是「孬種俗辣(卒仔)」一看就知。

二、「時到時擔當,嘸米煮蕃薯湯」,一語寫盡台灣人被殖民之淒涼

台灣有句俗話:「時到時擔當,嘸米煮蕃薯湯」,正是日據時代台灣人的最佳寫照,那時也流行一句話,「台灣人種田的嘸米可吃,只吃蕃薯籤」「第一憨,種甘蔗交[會社]磅」,都是在描寫日據時代,日本人如何把台灣人當奴隸,如何搜刮台灣農民,如何掠奪台灣資源,然後源源不絶送到日本去,讓台灣人民一窮二白。

我小時候常聽我的祖母和外祖母說起(我爸媽也這樣說),在日據時代,大家都吃蕃薯籤,哪有米可以每天吃,米是用配給的,很久很久才配給一次,一次才一點點,哪夠家裡吃?(後來聽網友說每月只配2兩米)。

不是說八田與一的嘉南大圳,讓台灣稻米增產了嗎?那當時的台灣人農民為何種田的,卻沒米可以吃呢?喔~~原來,種的稻米全部被日本搜刮走了,台灣人只能吃蕃薯籤。

在日本殖民臺灣的那50年,日本在臺灣所做的一切建設也好、開發也罷,只有一個目的,全都是為了搜刮、掠奪,全都是為了把臺灣的物資悉數運回日本,極盡剝削之能事,當時的臺灣人,一點也沒享受到這些物資,一點也沒享受到八田與一蓋嘉南大圳的好處,反而水源被納入日本人管制。

什麼時候給你水,由日本人決定,你要種什麼,由日本人決定,收成也不是你的,全被日本人搜刮走,還要你繳水租,繳不起水租,只好賣地,所以「嘉南大圳」才會被台灣人叫做「咬人大圳」,所以才會有種田的都無米可吃,只能吃蕃薯簽;養豬的吃不到豬肉,要等日本人發配給這種事。

三、台灣人被日本殘酷殖民的悲歌

以前有人嫌台灣治安不好,說日本殖民時代治安最好,那時都沒有小偷。我問我阿嬤,那時真的都沒小偷啊?阿嬤說:那時整個村子,家家戶戶都「窮到鬼要捉去」,家徒四壁,哪有東西可以偷啊?根本夜不閉戶,晚上睡覺根本不用關門,就算小偷來想偷都沒東西可偷,要偷也只剩下棉被可以偷,或偷飼養的鵝。而且當時也沒人敢偷?因為當時的「日本大人」(官吏或警察)很兇,只要抓到小偷,就是當街灌水示眾,毒打到剩半條命。

而且日本對台灣採取「愚民政策」,「日本大人」對未歸順姓日本姓、未「皇民化」的台灣人,完全的歧視和差別待遇,最多只能唸到小學,我阿嬤、外婆、媽媽在日據時代都沒唸書,我爸爸只唸小學,沒唸多久就遇到美軍空襲台灣而中輟,當時我們家在鹿港鄉下的整個村莊,幾乎都是文盲。所以,我一直認為許多日據時代有辦法唸到醫學院或大學的,幾乎都是日本皇民。

我從來沒看過我阿公,因為在我爸還是很小的小孩的時候,那時阿公被日本人徵召到南洋打仗,就再也沒回來,我阿嬤從很年輕時就守寡。也還有比我們家更慘的,像慰安婦…等等,當然這都是歷史的悲劇,但,這些都是日本人造成的苦難,都是日據時代,台灣人的悲歌。所以,我從小就對日本殖民台灣,及殖民時代的「日本大人」感到無比的厭惡!

四、阿里山神木群的悲歌,被日本掠奪一空的阿里山神木群

參見《阿里山神木群被日本掠奪一空的悲歌》。

五、歌頌日本殖民台灣的建設,矯情忘本,不配做為台灣人

在台灣,有一種似是而非的說法,說:「只要對台灣有所貢獻,不論是哪一國人,都值得尊敬」。這看似正確,其實大錯特錯,要看是對誰貢獻。在日據時代,八田與一建的「嘉南大圳」對日本人來說,他對台灣有貢獻,但對台灣人來說,八田與一建的「咬人大圳」,他對台灣哪有什麼貢獻?只是讓日本更加深剝削台灣人罷了。

每當看到或聽到有人一直到現在還在歌頌當時日本殖民時期,歌頌日本對臺灣「統治」(我用的詞是「殖民」)有多少多少貢獻,為臺灣打下什麼什麼基礎,我就非常生氣,根本胡說八道,睜眼說瞎話,漫天謊言。

他們這群人,否認日本佔據台灣時屠殺幾十萬台灣人和原住民,他們否認強徵台灣民女去當慰安婦,他們沒有良心的說「慰安婦是自願的」,他們得意的稱那是「日治時代」,我從不講「日治時代」,我只講「日據時代」,我認為這些歌頌日本殖民的漢奸和倭奴,根本就是沒有良心的畜生!

現在在歌頌日本殖民台灣的人,有兩種人:一種是日倭皇民和舔日政客,像蔡英文、賴清德、柯文哲、涂醒哲等日倭皇民,還有民進黨所有政客。另一種是毫無判斷力,搞不清楚狀況,愚昧的支持綠色政客的愚夫愚婦。這一群人在歌頌日本殖民台灣的建設,在紀念侵略者,紀念八田與一,我認為是滑天下之大稽,全世界僅見,真是矯情忘本,我非常不以為然,瞧不起這群人,嗤之以鼻,強烈譴責。這群人根本不配做為台灣人!

六、國民黨執政大官拿香跟拜、不辨忠奸、矯情忘本,匪夷所思。

我痛恨日本鬼子…那些日倭後裔或漢奸要去祭拜八田與一,要在台灣建神社,我都已經不能接受了,國民黨執政時,貴為正副總統的馬英九和吳敦義,也拿香跟拜,真是匪夷所思。

對這種事,就跟對二二八的態度一樣,熱臉要去貼日倭皇民的冷屁股,每年二二八到紀念碑前,在自稱二二八受難者的台獨眷屬(裡面竟無一人是外省人受難家屬!)咒罵鄙視不屑下,去鞠躬哈腰,天真的以為這樣就能撫平這群貪婪的所謂二二八受難者家屬。結果多少年過去了,二二八非但從未撫平,還一年比一年更撕裂,看看今年的二二八社會狀況和在中正紀念堂前所未有的蔣公銅像保衛戰就知道了。

政府還去幫他們設置「八田與一紀念園區」,去復原日本神社,去重建被毀棄的殖民圖騰,這種不辨忠奸、不辨敵我、毫無民族氣節、認賊作父,自以為在化解歷史傷痕,卻被予取予求,這種矯情做法,我完全不能接受!

八田與一何德何能?只為侵略者蓋一座水庫,實則剝削台灣資源,就這樣受寵若驚?那相較之下,兩蔣在台灣蓋了十數座水庫,實實在在的造福台灣人民,誰才是「台灣水利之父」?當時貴為正副總統的馬英九和吳敦義與其去祭拜八田與一,不如去祭拜兩蔣,得到的掌聲還會多一點。

每次回頭看我寫的這篇文章,心都很痛,日本人侵略掠奪台灣物資是如此的野蠻蠻橫,屠殺數十萬台灣人是如此冷血殘酷,但,台灣卻有一群人還在歌頌日本人的侵略和殖民,舉世未見,台灣人有這麼奴性嗎?台灣人的尊嚴呢?凡是有骨氣的台灣人,是絶對不會這麼做的。

那群日本倭奴的台獨份子,和當今的台獨民進黨蔡英文政府及政客的舔日作為,背祖忘宗,喪失台灣人的尊嚴,丟盡台灣人的臉,真是令人憤慨,令人不恥,令人唾棄。歷史不能被遺忘,歷史更不容被篡改!台灣人啊!醒醒吧!還要被台獨日倭詐騙多久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