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兇日本侵華「南京大屠殺」的黑手 | 丁念慈

發表日期:2016.7.8 初稿 / 丁念慈臉書;2018.12.13 修訂
關鍵詞:南京大屠殺 抗日戰爭

http://orchina.blogspot.com/2013/04/blog-post_9552.html

▲  南京大屠殺紀念館真正的名字是「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
1982年,日本教科書把侵入中國改成進入中國,這個舉動引起南京人的抗議,並開始籌備大屠殺紀念館,1985年落成後又進行了兩次擴建,成為現在的園區。大屠殺紀念館外觀有很多雕像,雕刻著當時被屠殺居民的苦難 。

前  言

八十一年前的12月13日,我南京城遭侵華日寇攻破,一場慘絕人寰持續了六週以上的「南京大屠殺」於焉展開。
凡我中華兒女,當永誌不忘國族血淚和先賢先烈奮勇抵抗的慘烈犧牲。
此刻,二次抗日戰爭與台灣再光復行動正進行中!
 ~2018.12.13


  「南京大屠殺」是罪證確鑿的史實,但動機是甚麼呢?日本發動侵略戰爭前後,國內始終存在皇道派與統制派兩種路線的爭論。或可從這兩派的主張,一窺其動機。

  皇道派與統制派都支持對外侵略。但皇道派認為:侵華行動的最大潛在對手是蘇聯,因此較不贊成擴大戰爭,希望在巧取蠶食與豪奪鯨吞之間因勢制宜,以獲取日本帝國最大利益;統制派則相信:日本的擴張,終將不免與英美開戰,因此主張迅速揮軍南下,以最短時間逼迫中國屈服投降。天皇本人的態度,則傾向認同後者。

  1937年7月7日,日本為了迅速擴大侵華戰果,藉端尋釁起事,在盧溝橋扣動第一聲槍響,華夏民族就此展開全面的對日抗戰。儘管自六年前東北淪陷起,當地仁人志士從未停止抵抗日寇,從組織義勇軍正面迎戰,到轉為地下從事破壞日本軍事統治並接應國軍的敵後工作,反抗行動始終未曾稍歇。這是民族史上最為可歌可泣的一頁。

  1937年8月13日,爆發淞滬會戰,上海淪陷。日軍不顧多田駿、石原莞爾……等反對擴大戰爭的皇道派將領命令,一路西進,兩度越過制令線(蘇州嘉興、常州湖州),兵臨南京城下,發生了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

1937年,南京大屠殺期間,在從淞滬戰場向南京進攻途中,侵華日軍第十六師團第九聯隊第三大隊少尉炮兵小隊長向井敏明與同在第三大隊任職的另一名日軍少尉軍官野田毅展開「百人斬」殺人競賽,也就是以砍掉中國人頭顱的數量來進行「比賽」,到攻入南京時,他們中一個殺了105名中國人,另一個殺了106人。之後,兩人又繼續比賽以先殺150人為勝。當年,野田毅25歲,向井敏明26歲。

當時,日本媒體對這場「競賽」大肆報導,1937年12月13日,《東京日日新聞》以「百人斬,超記錄」為題報導,並刊出向井敏明與野田毅兩人拄刀而立的照片,照片上兩人臉上露出冷笑,顯示出兩人冷酷、凶殘的形象。
	
十年後,在日本民間隱藏的兩人被抓獲,並引渡回中國。作為南京大屠殺百人斬戰犯,兩人被南京軍事法庭以戰爭罪及違反人道罪判處死刑,最後被槍決。

▲  1937年,南京大屠殺期間,在從淞滬戰場向南京進攻途中,侵華日軍第十六師團第九聯隊第三大隊少尉炮兵小隊長向井敏明,與同在第三大隊任職的另一名日軍少尉軍官野田毅,展開「百人斬」殺人競賽,也就是以砍掉中國人頭顱的數量來進行「比賽」。到攻入南京時,他們中一個殺了105名中國人,另一個殺了106人。之後,兩人又繼續比賽,以先殺150人為勝。當年,野田毅25歲,向井敏明26歲。
當時,日本媒體對這場「競賽」大肆報導,1937年12月13日,《東京日日新聞》以「百人斬,超記錄」為題報導,並刊出向井敏明與野田毅兩人拄刀而立的照片,照片上兩人臉上露出冷笑,顯示出兩人冷酷、凶殘的形象。
十年後,在日本民間隱藏的兩人被抓獲,並引渡回中國。做為南京大屠殺百人斬戰犯,兩人被南京軍事法庭以戰爭罪及違反人道罪判處死刑,最後被槍決。

  淞滬會戰爆發後半個月,天皇對整個戰爭的進程太慢,極不滿意。他成立了「帝國大本營」,在皇宮內設置作戰指揮中心,直接負責戰爭決策,下達相關指令。裕仁天皇對「帝國大本營」的運作與軍事上的控制,已到鉅細靡遺的程度。日本師團的所有部署,必須由天皇親自簽署命令;天皇掌握了軍隊在前線的所有調度,以及戰事細節。而前線的每個師團長也都明白,他們的一舉一動受命於天皇。

  日軍從攻克上海,到開抵南京之際,皇道派軍事天才、作戰部部長石原莞爾因反對擴大戰爭,遭天皇調離,到關東軍當參謀次長,屈居東條英機手下,改派天皇親信下村定頂替石原。戰爭過程當中,參謀本部次長多田駿雖試圖牴制,但不敵統制派下村定以越級電報,直接從「帝國大本營」獲得指令。終至兵臨南京,發生慘絕人寰的大屠殺。

  下村定拍發了兩封急密電報,一封是給華中派遣軍司令官松井石根的,表達攻打南京的堅定立場;另一封則給前方作戰參謀們的,明確指示「……請放棄原占領區,繼續前進。」並要求「閱後即毀」。毫無疑問,統制派下村定的命令來自天皇,皇道派多田駿最終不敵下村定,而告妥協。於是,日本軍團如潮水般湧過制令線,殺向南京。

  與此同時,天皇將其親信中的親信——鈴木貞一,放到了一線部隊。極具經濟天賦的鈴木,20年代初在歐洲時,就是效忠皇太子裕仁的核心黨羽,也是裕仁信賴的眼線。

  1937年11月,鈴木貞一被派到中島今朝吾的第16師團。這個師團在南京大屠殺時最為兇殘,光是這一師團,就屠殺了高達15萬的中國軍民。鈴木受命去第16師團的目的,其一是落實天皇命令,讓天皇掌握前線狀況;另一重大任務,就是洗劫南京的銀行。把洗劫來的法幣、金條運到上海,向國外添購軍需物資,是日本戰時相當重要的硬通貨。

  在攻下南京的計畫完成後,天皇便將一大批年輕的親信軍官派往前線各師團,包括松井石根的司令部,擔任參謀。這些參謀,在某些情形下,可以越過直屬主官發布命令。這就是大家常講的「下剋上」,但是實際上,天皇本人才是發號施令的影武者!

  下達南京大屠殺指令者,雖是天皇的近親朝香宮鳩彥親王,但這只是一個障眼法,也是模糊焦點的伎倆。看「帝國大本營」的設置運作,以天皇對前線戰況的瞭若指掌,以及事後朝香宮受到的獎掖拔擢,都可確定大屠殺行動是天皇作出決策、朝香宮直接受命於天皇無誤。

  松井石根雖然也主張攻打南京,但卻是個軍紀嚴明的將領,曾經明確下達不得燒殺搶劫的軍令。他對朝香宮下達的屠殺指令,大為驚駭,認為此舉嚴重損害皇室聲譽。戰敗後,松井卻仍替「南京大屠殺」背負主要罪責。整個狗屁日本皇室,卻一點事都沒有!

  最終,我們要探討:天皇為什麼要進行這樣殘酷的屠殺行動呢?這又回到統制派的思路:以日本這樣的人口和國力,想要速戰速決,南下征服中國廣袤的國土,非得採取當年蒙古西征那種極其兇殘的手段,才能收到威懾效果,讓中國各地方勢力不戰而降。

  然而,天佑中華!中國人非但未因此屈服,反而激發無比的民族氣節。在蔣委員長廬山談話的號召之下,舉國上下自此,人無分男女老幼,地不分東南西北,都投入了這場偉大的民族存亡絕續之戰。

  蒼天在上,我們父輩所付出的犧牲,實無愧於列祖列宗。只不過,僅是發生在上一代人的歷史事蹟,竟遭這樣快速地塗抹與扭曲。我們絕不容許此事發生!

  日寇對侵華和發動二戰的罪孽,從未真正認罪悔改,也從未因兩顆原子彈,就此收斂牠們的豺狼之心。不但天皇與皇室一干人等,完全不必為戰爭負責,就算甲級戰犯,竟也同葬於殉國七士廟。 1978年,東條英機…等七條狗,還一起供奉在靖國神社。

  普天之下,唯有無恥、無賴如日本民族者,才幹得出這種事情來。此時此刻,我們如果繼續選擇沉默,那麼,當成為亡國奴的那一天,就真的不要再問上蒼:為什麼讓我遭遇這種命運啊?

【南京】大屠殺紀念館
2010年12月12日,“南京大屠殺遇難者名單牆”延長工程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墓地廣場開工。
  1995年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內,初建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牆,又名“哭牆”,長43米,刻有遇難者姓名3000個。2007年,姓名增加至8244個。2011年,紀念牆延伸至69米,姓名10311個。2012年,還有一千多人的姓名在做核實,準備上牆。

▲  2010年12月12日,“南京大屠殺遇難者名單牆”延長工程在紀念館墓地廣場開工。1995年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內,初建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牆,又名“哭牆”,長43米,刻有遇難者姓名3000個。2007年,姓名增加至8244個。2011年,紀念牆延伸至69米,姓名10311個。2012年,還有一千多人的姓名在做核實,準備上牆。

後 記:
  〈追兇日本侵華「南京大屠殺」的黑手〉貼文,大致是從宋鴻兵先生【鴻觀】影集01~02期摘錄整理而成的。誰知僅一代的時間,歷史竟遭這樣扭曲,甚至塗銷,實在很難嚥得下這口氣。我們這一代幸賴上一代人前仆後繼、毀家紓難抗日的餘蔭,出生、成長於承平之世,得以受教育,並順利長大、成家。如果我們再不講話,將何以面對列祖列宗?!

  今天,慶幸對岸還有和平崛起的中共,以及傑出的同胞如宋鴻兵先生等,能為還原歷史真相發聲。做為抗日國軍王師後代的我們豈能沉默?我們不能讓整個台灣盡為亡國奴,更要讓對岸同胞知道:中華之志盡在東南,海外還有孤臣遺忠。

  李登輝在位期間,藉「本土化」之名,行「去中國」分裂國家、背叛民族之實,當時國民黨中有權阻止的一干人等,都在做什麼呢?除了一小撮 出賣靈魂的趨炎附勢之徒隨之起舞外,絕大多數人不是軟弱不敢發聲,就是鄉愿、明哲保身,唯恐損及自己權位。而平日即唯唯諾諾、奴性甚深之輩,則不斷揣摩主子意圖,爭先恐後地以實際行動輸誠效忠。

  如今,中華民國不但喪失了歷史機遇和歷史使命,還遭自外於中華民族者偷天換日,可說是名存實亡了。將一籃子罪過都推到李登輝身上,自己就手潔心清、罪上無份了嗎?不!當年有權、有位,卻囁嚅不敢言、無抵抗行動的眾多黨內高官和國家重臣,都要背負歷史罪責。

  這也是一介平民、半百婦人的我,不得不撰文的原因了。紀念七七事變次日,幸賴此颱風假讓人養足精神,得以提筆為文,盡一點做女兒的心。

延伸閱讀
————————————

● 屠城血證!一段視頻告訴你爲什麽不能忘記12月13日 CCTV 中文 2018.12.13

● 「南京大屠殺」遇難者名單是怎樣調查的?  華聲線上    2014.12.11

● 【南京旅行】南京大屠殺紀念館   Roxanne  2018.12.10

對「追兇日本侵華「南京大屠殺」的黑手 | 丁念慈」的一則回應

  1. 上官百成‧豆瓣-孤軍營的內憂與外患
    歲月匆匆,一眨眼已是民國三十年,距離孤軍撤至租界的時間已有將近四年
    八百壯士-上官百成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上官百成(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702768040/

    近四年來,即使謝團長和諸位連長卯足全力維持整個部隊正常運作,孤軍營內外仍蘊藏著各種隱憂和危機。

    當時的外來危機,除了有日本人的虎視眈眈,尚有汪精衛的偽政府威脅。從民國二十九年三月起,在日本人刻意的扶持下,時任中國國民黨副總裁的汪精衛在南京成立了另一個「國民政府」,和蔣介石為首的重慶國民政府分庭抗禮。其雖以「國民政府」為名,實際上是日本在侵華戰爭期間扶持的一個傀儡政權,史稱「汪偽政府」或「汪偽政權」。

    汪精衛深知八百壯士是一支不可多得的部隊,他為了收買謝晉元,特別派遣特務機關人員屢次前往勸說,以陸軍總司令頭銜及五十萬元厚祿作為招降誘因,並承諾發給每位士兵一千元賞金,還向謝晉元保證孤軍一旦歸順南京政府,便能立即能重獲自由。一心效忠重慶國民政府的謝晉元等人當然不為利誘所惑,汪偽政府眼看收買不成,表面上不動聲色,暗地裡則開始進行另一波計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