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馬關條約」是不平等條約,並且自始就無效──| 郭譽孚

中日甲午戰爭(1894–1895)清國戰敗,導致1895年簽訂馬關條約(The Treaty of Shinmoneseki),將澎湖、台灣讓渡給日本。中國學者認為,馬關條約在脅迫之下簽訂,專為「帝國主義利益」服務,而非互利,因此是無效條約。
此洋人稱──1884年簽訂的「中俄喀什邊界條約」與1842年清國與大英所簽署的「南京條約」,將香港讓渡英國,為何這2項不平等條約,中共卻從未表達無效之議?

另,紐約福坦莫大學(Fordham University)法學院教授 江永芳(Y. Frank Chiang),曾在2005年發文指出:「單邊主張廢除指稱的『不平等』(條約),以及後續指控其伴隨而來的『侵略』,皆不符合國際法原理。」另外,中華人民共和國(PRC)與中華民國(ROC),一概片面主張廢除「馬關條約」,也違反國際法的「禁止翻供原則」(Principle of Estoppel);用白話文來說,就是不能出爾反爾,要「說話算話」。

所以,該文主張馬關條約一直具有國際法效力,日本從1895年開始合法擁有台灣,直到1952年舊金山和約生效,日本放棄台灣主權為止。

上文主要的錯誤在於,兩個洋資料,都不知道真實的台灣史──當年的史實是,日本沒有依據馬關條約,所以該條約當然應該失效;只是當時是強權霸道的時代,要到二戰的波茲坦宣言時,才根據強權的原則收回台灣;當年日軍曾稱戰後我們島嶼的歸屬之變動,『光復』──顯然,它們自知過去是黑暗的。。。是無理的。

至於,日人違背馬關條約的情況,請大家細看,這是我們先民的一頁慘史──
依據馬關條約,日清之間,在簽約兩年內「任便」我台人選擇國籍,可以自行決定去留;然而,誠如前述兩洋資料所顯示,任何契約,無論是否國際公法,都要說話算話;但是當年清國是如約放手了;但是日方卻沒有依據馬關條約給予我先民兩年的國籍選擇的自由;陰謀實行「攘逐殺戮」我先民的政策;其目的欲把我台先民驅逐,使我台灣成為無人島,乃可以把日人移民我島。

換言之,這是日方違背了馬關條約,只是其國勢強,清人無力可爭論;所以,真正就理而論之,當然馬關條約無效是可成立的。

此一段歷史,其史實如下──
當甲午戰爭之後,由於勝利的殖民者包藏禍心,不顧馬關條約日清雙方所規定的「任便」我先民兩年時間自由選擇國籍,而為所欲為。
1895年,日本秘密對我先民進行「攘逐殺戮」政策;計畫完成,我島嶼上人口將「消失」,而近於無人島,他們將可移民三、五百萬人來台。然該計畫進行了一年多,卻因列強干涉而未能如意;但我島人以由劉銘傳時代的320人以上,剩下257萬人上下,計算原本應有的人口增加率,應該已「消失」達七十萬人以上。顯然,在條約中規定給予我先民兩年自由選擇國籍的機會,其時,絕對沒有「說話算話」,給予我先民自由選擇。

當年的史實,可見於,馬關條約談判的日方代表陸奧宗光文書中所謂──
「關於鎮撫統治之政略要義於次:第一要威壓島民。第二要由台島攘逐減少支那民族。第三要獎勵我國民之移往。」」

日本名人福澤諭吉所公開的論述。。

「關於處置台灣……,目的應該限定於土地;以期掃蕩全島,其如土人可以不放在眼中,由日本人經營一切事業。……這樣做或者會使該島民等相率他去,以至全島空虛……現在內地正困於年年增加的人口……我寧可希望島民自行逃走他去。此外,對時下的措置,某外文報紙早就撒播邪說,對這次掃蕩大姑陷地方的經緯,報導日軍又屠殺云云;這是他們慣用的毒筆,不足介意。即使不執武器抵抗,如果不服從我國者,不許一天存在於我國境內。……凡是抗拒我軍者,不分軍民,盡予殺戮,使無噍類。以全掃蕩之功。 」

以及其曾在乙未之役登陸我南台的第三任總督乃木將軍的自白──
「台灣由於戰勝之結果而行接收,以兵馬臨之,砲煙彈雨方收,內地人接踵而來,其多數倚藉戰勝餘威虐待在地人民;物品之買賣,以至借貸,往往背理枉法,利己損人,毫不為意;至文武各官,亦聞有以職務上之威力臨之;一旦有不從命者,或稍有涉嫌犯罪者,即行縛捕拘禁,甚至加以鞭笞者;於是雖告以非法,訴其無辜,而終不能免者,相率啣之;弱者徒自畏懼,強者遂至反抗。……」

「官民之中,往往有誤會以為日本政府意欲使台民遷出,而代之以內地人民,或以為綏撫方針於國家不利,有出言論,或出諸行為者,以此殊屬違背帝國政府之大方針,切宜加以注意。」

換言之,除了該條約是二戰末期協約國共同認定該約竊占我領土而確實為不平等條約外,
更重要的,是日方根本沒有「說話算話」地尊重馬關條約原有的關於「任便選擇國籍」的規定;所以,我們向世界各國宣布馬關條約無效,乃是理所當然,不亦宜乎。

民間學者郭譽孚敬白

對「談「馬關條約」是不平等條約,並且自始就無效──| 郭譽孚」的一則回應

  1. 1. 上述文指出日方沒有依據馬關條約給予我先民兩年的國籍選擇的自由,可是文中沒提供任何文獻證據。至於日本陰謀實行「攘逐殺戮」等事我不予置評,因為我重點在日本有無執行住民去就決定日。根據文獻日本政府根據此條款,於當年11月19日以日令第35號制定公布「臺灣及澎湖列島住民退去條規」。
    第1條:臺灣及澎湖列島之住民,欲遷離臺澎者,不論世居住民或暫時寄居之住民,應填具其籍貫、姓名、年齡、現住所、不動產等,於明治30年(1897年)5月8日以前,同臺灣總督府之地方官廳申報,其欲攜帶之家眷亦同。
    第2條:未成年之戶長及在他處旅行中者,得由監護人或代理人申報退去書。
    第3條:參與土匪暴徒之擾亂而與官軍(日軍)對抗者,歸降交出兵器後,准其退去。
    第4條:欲退去臺澎者,其所攜帶之家財一概免課海關稅。
    臺灣總督府1896年8月頒布「關於臺灣住民之國民分限(身分)令」5條,規定臺民得於1897年5月8日前自由離開臺灣。這段「猶豫期」讓當時住居在臺灣的人民選擇國籍,屬於住居及國籍選擇權的自由保障的範疇。根據當時的官方統計,最後選擇離開臺灣的共有6456人,為當時臺灣總人口數約250萬-280萬的0.23%-0.25%,以士紳占大多數。依當時三縣一廳的行政區劃,其中臺北縣369戶,1,574人,臺中縣301人,臺南縣4,500人,澎湖島廳81人。留下的99.75%臺灣人均取得日本國籍。故依上述說日本未履行兩年的國籍選擇的自由實難認同。
    2. 馬關條約如果是自始無效會產生一個問題,因為《馬關條約》第一條:中國確認朝鮮國為獨立自主國家,朝鮮對中國的朝貢、奉獻、典禮永遠廢止。若根據前述「《馬關條約》自始無效」的見解,則該第一條也將自始無效,那麼兩韓理應回復到1895年之前作為中國藩屬國之狀態,這意味著兩韓將失去獨立國家地位,成為中國(中華民國或者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藩屬國,並且應該重修貢獻典禮,恢復朝貢,甚或奉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正朔。然而這可能嗎?

    1. 志豪先生,您好一個「我不與置評」;哈,剛好可能我置評之處,您不與置評;我們這就有什麼可談的呢?文獻,文獻,我舉出的資料都不算;日人的官式作業,就是重要的文獻?。。。您引述的經過日本當局登記許可離台的哪幾許人數,而過去被日人攘逐殺戮所消失的人數,都不能算了。。。對自己的先民如此,您真是狠心。。。我沒有那麼狠。。。雖然我也不敢說將來說不定可以算這筆帳。。。如果您是台灣人,您能安心就好,希望您將來不要碰到也冤屈的不幸。。。祝福大家

      1. 很遺憾您會做出此評論。我當然知道當時的日本人很可惡,而我對日本人實行「攘逐殺戮」等事不與置評的原因,是因為我認為您在文章中所提出的文獻足夠,所以這方面沒問題。但是現在這是在探討馬關條約按法理上是否真能就此自始無效的問題?「自始無效」是法律用語,您不會不知道吧?我自修一些法律,只學一點皮毛,我也只是平凡老百姓,並非什麼法律學者、評論作家,我所寫的資料其實沒什麼了不起,網路上找找都會有,而且應該沒有什麼好造假的,移民過去的人就是移民過去總不會是假的,而且在臺灣,專門研究臺灣史的學者們,他們的報告文章也都有公開刊登於網路上。您說日本人未履行給予我先民兩年的國籍選擇的自由,至少也應該找找當年有無人證或文獻之類的留傳?還有對我第2點沒有多做評論說明也很遺憾。

  2. 依據你的論點 這個國際法領土割讓無效?
    那中俄北京條約為何就有效至今?
    割讓中國北方幾百萬平方公里土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