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口上的臺灣河川環保生態問題 | 不能說

臺灣河川環境問題一直在媒體上小有版面,聲量最大的議題諸如工廠排放汙水、民生污水、垃圾問題,淨溪淨灘撿垃圾的活動更是受到主流的支持與關注。如此聲量,反映了現今環保組織、生態團體與關心生態的民眾,都把力氣花在這裡。

然而,想要保護溪中魚蝦欣欣向榮,長期維持所謂的「生態」,汙水與垃圾真的是重點嗎?

大家要知道,一條河川不論被丟了多少垃圾、排了多少廢水

只要工廠停工,在一場暴雨、一個潮汐之後,水質就可以由重度污染跳回輕度污染。人們發起淨川活動後,大地可以在數日數月之內,回到生意盎然的樣貌;有些垃圾甚至不影響生態,有礙觀瞻而已(大型金屬或木製廢棄物甚至是人工魚礁)。屆時所有生物都會由周圍環境迅速補充而生態回彈,大自然對這種擾動的恢復力非常快。好比在魚缸倒酒精(垃圾汙染)讓生物死光光,但只要換水放新魚,這個魚缸馬上可以再養魚。

大家要明白,一條河川被全面水泥化之後(像台中柳川),是從根本的失去生物宜居條件,多數生物在水泥構造高度崩解前,是不會回來了,不論垃圾清得多乾淨、水質變得多好。水泥建設的耐久度達數十年甚至上百年,意味著完工後,當地生態在你我有生之年,都不可能回來,這好比把魚缸換成洗衣機,流速環境不對了,水換得再乾淨魚也活不了。

歐美、日本、新加坡等先進國家,有魄力承認舊工程的錯誤,並編預算拆除,例如美國基西米河、新加坡加冷河、日本茂漁川等。但臺灣的官僚沒有能力用行動自我檢討,蓋好了就只能稱讚,然後等它自己壞,若沒有在開工前擋住,河流就完了。

臺灣社會在生態議題中,花了10分資源在相對可逆且好解決的問題上,卻只花1分資源在相對不可逆、後果嚴重的問題上。

生物累積與塑膠微粒等污染問題固然重要,但對環境釜底抽薪的工程手段,在臺灣真的是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

對「刀口上的臺灣河川環保生態問題 | 不能說」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