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討網軍,策勵將來 | 藍清水

民進黨祕書長洪耀福說:「網軍是支持民進黨的人所自願性組成的。」洪耀福說這句話的目的是強調有網軍存在的事實,但是,他們都不是民進黨豢養的,所以他們的所作所為是與民進黨無關的。事實上,連陳時中在敗選後都說,網路與媒體的力量是很有效的,卻沒有發揮。所以洪耀福的聲明,在這個時候有幾個人會相信呢?

在民主國家,言論自由是受憲法保障的,若出於事實,任何事、人都可以在不逾越法律的情況下就事論事予以評論。評論時政向來是公卿貴族、手無寸鐵的儒生、平民百姓所樂為,到了民國時期也不例外。在尚未訂定憲法,凡事國民黨說了算的一黨專政的時期,就有許多報紙、雜誌刊載各種批評時政、討論人權的文章,並彙整成集,廣為印行。譬如民國十八年出版的《人權論集》便是其一。

在《人權論集》的〈小序〉,胡適寫下了這行文字:「我們要建立的是批評國民黨的自由和批評孫中山的自由。上帝我們尚且可以批評,何況國民黨與孫中山?」。壯哉斯言!

在非法逮捕、失蹤、謀殺習見的那段紛亂時期,知識分子仍然敢於挺身批評時政、批評國民黨,毋寧是知識分子本於以天下興亡為己任的使命與道德勇氣的無畏精神所促動的。因此,縱使現在捧讀距今八、九十年前的文章,仍然會被那個時代知識分子的熱血與理想所激勵,也能感受到那個時代的紛亂與人民的苦痛。

資訊時代出現了各種簡便的自媒體,本來可以用來傳達思想、傳播知識之用。但,卻被大量地應用於政治的攻防上,若攻防可以理性就事論事也就罷了,但我們聽聞的是,網軍成為政黨的側翼,專以攻擊、抹黑、放假訊息對手為目的,對此現象NCC卻有選擇性辦案的批評,獨立機關變成側翼之一,這無異於警總復辟。今天臺灣的政黨養網軍也就罷了,沒想到賴副總統一句「請總統讓網軍停止攻擊我吧!」揭露了網軍幕後最大的支持者竟然是最高當局,那就難怪NCC會自毀立場了。

值此歲末年初,檢討了過去,也要策勵將來。期待臺灣能「上帝我們尚且可以批評,何況執政黨與政府?」,而不會有被網軍攻擊和被扣帽子、查水表的顧慮。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