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愛人還是愛貓多一些? | 劉廣華

報載英國動保人士在阿富汗淪陷危急之際,無視於仍有千名親英的阿富汗人受困機場,發起所謂「方舟行動」(Operation Ark),以私人包機順利帶走近200隻的收容貓狗,反而是收容所的員工身陷當地逃不出來;有名親英的阿富汗譯員難過地問說:

「為何我5歲孩子的性命,比你們的貓狗還不如?」

無獨有偶,前一陣子高雄海巡單位查獲154隻走私的名種貓,依規定全數安樂死,卻遭受動保人士大力抨擊,甚至引起愛貓領導人莫大關注,各級領導人有辯駁說是為了保護台灣免受外疫侵襲,也有信誓旦旦要從善如流修法的。

類似的例子,卻引起完全不同的回響;這牽涉到個人對生命的價值判斷,劉杯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隨便亂站隊;老人家玻璃心,耐不住罵。

忍不住還是要對此有些思考。

人不如動物的故事,自古有之。

《史記》曾記載楚國宮廷藝人優孟的故事:

楚莊王很愛馬,給馬住華屋穿錦衣,好吃好餵之下,竟然肥死了;莊王想用大夫的禮儀來給馬下葬,群臣反對;莊王不管不顧還說,有用這事來上諫的,都定死罪;當時優孟刻意在莊王面前大哭,反對用大夫的葬禮葬馬,說是不夠隆重,要求要用大王的葬禮來葬馬才行,還要用玉棺、進太廟、享太牢、封萬戶;楚莊王這才幡然醒悟。

另有名為優旃者,是秦朝的侏儒搞笑藝人;有一次秦始皇要擴大苑囿範圍,東至函谷關,西至雍、陳倉,裡面要豢養奇珍異獸;結果優旃刻意在秦始皇面前說:

「這樣很好啊,裡面多放點禽獸,有敵人從東方入侵的話,就讓麋鹿去抵抗就夠了。」

秦始皇醒悟,擴大苑囿之議就此作罷。

平心而論,愛護生命之心人皆有之;誠如宋代思想家張載所言:

「民吾同胞,物吾與也」;這是說,人和萬物都是天地所生,所有人類都是親兄弟,萬物都是人類的朋友。

博愛萬物眾生的精神當然很好,值得讚揚;不過,在面對萬物眾生時,如果需要比較,或取捨時,怎辦?

換句話說,人跟貓狗都是生命,但一定要擇一時,這生命還一樣嗎?

孟子說:

「親親而仁民,仁民而愛物」。

這意思是說,要親愛自己的親人,才能夠仁厚的對待其他一般人;而在能夠仁厚的對待其他一般人之後,才能夠去愛護天地萬物。

這其實是儒家的由親至疏,由人類至萬物的同心圓概念;如果以自我為核心的話,至親就是第二層的圓,一般親友就是第三個圓,再其下就是同事、點頭之交、社區鄰里、國人、世人,然後才是其他生命、萬物。

人跟動物還是有區分的;顧好人,才顧得了動物,這才是普世的價值;以人為本,以人為先!

想到一句話:

「寧為太平犬,不為亂世人」。

台灣貓的命比阿富汗人的命,好像值錢些。

良可浩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