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時雨 | 劉廣華

突然就下起潑瓢大雨!

過去一周為了躲疫情,就算分組上班也盡量待桃園校區,不亂動;這天午後有點悶,東眺雪山山脈方向,陰沉沉的天空,黑雲翻墨,壟罩在層層疊疊的起伏山巒上,分不太清楚是漆黑烏雲還是濃綠山頭。

突然一陣濕濕濃濃混有青草跟泥土氣味的雨腥味撲鼻而來;不多久,那雨也就下了。

豆大的雨點,一串串的從天而降;風狂雨驟,鋪天蓋地的氣勢,是那種不容置疑,傾盆而下的霸氣,白雨跳珠,一顆顆的落地之後,又潑濺而起,只見地面浮起一片濛濛,如煙似塵又像霧;雨助風勢,風仗雨威,也就是一會兒,到處濕淋淋水亮亮,不旋踵間,涓涓細流迅速的匯合為洶洶水流,高低落差處已見水瀑,低窪處也逐漸積水。

從室內往窗外看,粗粗厚厚雨柱,一條條鞭子似的,狠狠的往玻璃窗上抽打,震得玻璃劈里啪啦的作響,喧闐遠過穿林打葉聲;玻璃面上,一條條扭曲攢動的水柱任意遊動;透過密密厚厚的雨簾看去,外面早已是白茫茫的一片,天地失色。

看了即時新聞,也就是這麼一下子,雙北早已有多處淹水,連蛋黃商業區都沒躲過。

有趣的是,臉書上倒是一片欣慰慶幸之聲,紛紛表示下得好,被淹一下都願意;想來也不奇怪,最近全島缺水,久旱逢甘霖,水荒得解,這陣雨來得及時,大雨一沛天地涼,星斗明煥草木潤,當然萬眾歡騰。

及時雨受歡迎是因為正好趕上所需。

《水滸傳》裡,梁山泊天罡地煞108條好漢中,位階第一的天魁星宋江,其江湖綽號就叫「及時雨」,不過,他卻不是因為武功蓋世才當了這個武林盟主,而是因為:

「平生只好結識江湖上好漢;但有人來投奔他的…無有不納,…若要起身,盡力資助。端的是揮金似土!人問他求錢物,亦不推託;…每每排難解紛,只是賙全人性命…濟人貧困,賙人之急,扶人之困,因此,…卻把他比做天上下的及時雨一般,能救萬物。」

換句話說,是要能夠站在他人的立場,想人之所想,需人之所需,急人之所急,才能當上及時雨。

從這角度看來,日本的疫苗是及時雨了;只要在這當下,符合台灣人民的需求,能夠解決台灣人民的困境,即使是部分也行,就應該心存感激;至於,「人家不打才送的」,「別有意圖」,「數量不足」,「抵不上當初311賑災捐贈金額」等等酸話,其實都不必要。

當然,也因為只要能夠幫到忙就是及時雨,那麼日本疫苗之外,郭董疫苗、佛光山疫苗、張亞中疫苗,也都是及時雨,就都應該心存感激的接受。

如果因為各種意識形態與政治因素考量而阻礙疫苗的進來,那就更不必要了;畢竟,盡快地解台灣人民於倒懸之苦才是重中之重吧?

明明是一場及時雨,卻搞得豪雨成災,劉杯杯這顆既愚且魯瀕於失智的腦袋,怎麼想也想不通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