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在新疆的日子 | 李新楷

那是民國一百年的秋天,我第一次踏上新疆。在景點或是走過的地方,大家都拿著很長的攝影鏡頭等適當時段取景,以便豐富新疆行的攝影集。我比較有興趣跟當地人聊天,也學習了幾句維吾爾話,感到很有意思。我發現他們生活很單純,不會在做飯上花很多時間,早上抓把核桃、吃個食囊、抓把葡萄乾、喝壷羊奶,就解決了。

他們即使擁有很大的土地,家裡除了有地毯外,沒有太多裝潢,但有一大群駿馬,只見九歲的兒子和十歲的女兒可以跳上馬背去玩耍。有的家庭有很多駱駝,自從高速公路和高速鐵路暢通後,駱駝變成了觀光的產業,可以被雇來表演,駱駝商隊可以給攝影家全程拍攝,確實體會到「沙漠之舟」的偉大。當地人也賣駱駝奶,為了表現入鄉隨俗,我也喝了一碗。也有地方賣馬奶,還有賣豬奶的,當地人說喝豬奶會生頭髮。看到當地的孩子臉色紅潤,足見營養不差,當然每天接受陽光的洗禮和風沙的撫摸,臉上一定少不了歲月的痕跡。

五年後我又到新疆,在大的城市有了整體規劃的建築風格,充滿著回族文化色彩,到處可見大的清真寺,人人有信仰的自由,基本上回族都能吃苦耐勞,約守本分。新疆盛產小麥、玉米、棉花、辣椒、紅花、核桃、紅花、紅棗,無花果長的豐滿又甜美。太陽在新疆出來比他處遲一個小時,早上五點天還很黑,早市早就開始了,什麼東西都有賣,新鮮的梨才二元一斤,又大又甜,肉市場是整隻牛、整隻羊掛着賣。寬大又有路燈的馬路,五點就有人在清潔,綠化和花木讓市容更美。白天大家都努力工作,到了晚上市區到處在跳廣場舞,男男女女跟著旋律躍動,每個人自在地健康身體、享受人生。 

我們從烏魯木齊出發到了可可托海,也就是大家熟知的東方瑞士布爾津,再去五彩灘五彩城,白哈巴人間天堂禾木村,小河木屋炊煙,樺林木橋牧羊人,到了喀納斯湖臥龍灣、神仙灣、月亮灣、鳴澤湖,這一帶好美的風光。我們途經克拉瑪依的百里油田,沿路上數萬台的挖油機在抽動,有巨大的油管送到遙遠的地方,只見當地的工程師個個手腕粗壯,能力超強。再走下去,沿路大地上幾萬台風力發電車都在轉動,我們跟著南向,往庫彌勒、庫車、喀什、帕米爾高原、艾提孕彌清真寺,繼續西向塞里木湖,夕陽晚霞湖光草坪好美。巴音布魯克草原和天池是世界著名的高山冰磧湖,再看那伊犁遍地的薰衣草,遠處草原上有哈薩克的天馬,再走會發現香甜的哈密瓜和滿溝的葡萄園。

新疆在阿爾泰山、天山、崑崙山三道山脈中間,其中有盆地、森林、沙漠、湖泊、河流各種地貌。新疆古稱西域,公元前一世紀時是遊牧文化,由於漢武帝的勇敢智慧將浩瀚的西域沙漠變成中華民族共生的疆域,在唐太宗時設安西都護府,到成吉思汗時征服了中亞,統一了新疆,清朝時設回部、準部將中華疆土血脉相連。歷代經營天山南北之地,讓「絲綢之路」躍上世界舞台,今天從北疆到南疆,在神聖的疆域上深刻地留著先賢奮鬥的史蹟。

新疆面積佔全國六分之一,人口僅佔百分之二,約二千萬,包括漢族三成,維族四成,哈族、回族二成。在社會進步教育普及的今天,這裡幾乎人人有工作,個個有手機,大家生活很安定。但不可思議的是,百年來的美國和百年前的英國一樣,他們會找藉口來霸凌其他國家和地區,強力拉攏白人國家,破壞世界和平,像太平洋上的夏威夷王國和中東肥腴月灣的伊拉克都被他們毀了。現在他們劍指新疆,是我們值得憂慮的。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