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中國的興衰關鍵 | 郭譽申

最近讀了两本書,張宏杰的《世界史座標下的中國》與陳方正的《繼承與叛逆:現代科學為何出現於西方》。主題雖然不同,两書都做了中、西歷史的對比,因此頗能突顯中國的獨特性和歷史上中國的興衰關鍵。

根據考古證據,中國文明始於約4000年前,晚於5500年前出現的中東兩河文明、5000年前的埃及文明和4500年前的印度文明,但是中國文明是古文明中唯一不曾中斷而延續至今的。中國文明起始時受到兩河文明的相當影響,例如最初的青銅和馴化的小麥、牛、羊等都來自中東,但是此後則幾乎自成體系,因為中國大陸距離其他文明遙遠而交通不便。

夏朝的歷史比較不清楚,中國至少從商朝就開始了封建制度,而到周朝,分封制度已經很完備,剛好和宗族制度相配合。從秦始皇開始,中國就實行中央集權的郡縣制。對比之下,歐洲的封建制度始於羅馬帝國的滅亡(5世紀),到中世紀後期(14、15世紀)才逐漸形成國王的中央集權制(各國先後不同),兩者都比中國晚了1000多年。因此中國的政治發展可說是非常早熟的。

中國自秦、漢到明、清,一直重複類似的治亂循環。在王朝前期,國家社會蒸蒸日上,然後逐漸走下坡,最後農民起義、天下大亂,經歷慘烈的改朝換代戰爭後,新王朝取代舊王朝,開始下一輪的治亂循環。如下圖,治亂循環造成中國人口相對於西方的大起大落,社會、經濟等自然也有類似的起落。

治亂循環的最主要原因是王朝前期都輕徭薄賦,然後賦稅會逐漸加重,最後超過人民所能負荷,因此是官逼民反。賦稅逐漸加重的主要原因在於財政供養的人員逐漸膨脹、越來越多,加上逐漸加劇的貪瀆腐敗。

現代以前,中國文明的頂峰在宋朝,隨後的元、明、清比宋朝有大幅的倒退。例如,宋代在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取消了奴隸制,販賣人口被處以重罪;但是到元、明期間,奴隸制再度盛行。宋朝皇帝很能接受大臣的制衡、約束,幾乎從不殺戮士大夫;元、明的皇帝卻視大臣如奴僕,不時加之以刑戮;清朝則承襲明朝制度而稍寬大,但文字獄嚴厲壓制言論和思想自由。

《繼承與叛逆:現代科學為何出現於西方》是一部西方科學發展史,結論是西方從畢達哥拉斯(公元前5、6世紀)、柏拉圖(公元前4、5世紀)開始,就對宇宙奧祕懷有興趣和熱情,並與宗教熱情結合,因此終於發展出現代科學;而中國自古就對自然科學較少關注,因此發展不出現代科學。


中國的大一統中央集權在古代是很難治理的,理論上中央對地方可以如身之使臂、臂之使指,實際上當時交通、通訊都不發達,中央對地方的指揮、監督必然缺乏效率。此外,當時的印刷技術還很初步,更沒有現代的複印技術和各種票證,因此財務的管理和監督必定頗難執行。這些都容易導致人員膨脹和貪瀆腐敗,最後造成王朝的覆滅。

如上述,中國的治亂循環總有大起大落,起和落都較西方的發展急劇。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快速崛起、趕超西方,頗符合這樣的「大起」。現代中國能避免治亂循環的「大落」嗎?應該可以。現代的交通、通訊、印刷、複印等各種技術都極為高效,使中央對地方的指揮、(財政)監督沒有障礙,對大一統中央集權是大利多。中國反腐打貪的成功印證了這觀點,但後續當然仍需努力。

中國自古對自然科學較少關注,因此發展不出現代科學。這算不上什麼缺失,國家社會沒道理必要投資在2000年後才有用的研發上(古代的科研成果大多錯誤及無法驗證)。中國犯的錯是明、清時代的閉關自守和封閉心態;若明、清時能開放地大量吸收西方科學,中國必能很快地追上西方的現代化。

現代以前,中國文明的頂峰在宋朝。文明落後的蒙古人、女真人先後征服及統治中國,使多數中國人從唐、宋的開放、自由心態,轉為元、明、清的封閉、被奴役心態,是中國近代積弱落後的重要原因,就像五胡亂華/南北朝和日耳曼蠻族傾覆西羅馬帝國,都需要幾百年才能夠文明復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