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不說的孫中山《致蘇俄遺書》(紀念孫中山誕辰) | 鄭可漢

台灣幾乎人人都知道《國父遺囑》,也稱為《總理遺囑》,卻很少人知道中山先生還有另一份遺囑,《致蘇俄遺書》,因為國民黨從來不提這份遺囑,而民進黨當然更不會提。

中山先生病逝於1925年3月12日。2月24日,病重的孫中山授意共產國際代表鮑羅廷以英文起草《致蘇俄遺書》(另一說是孫中山以英語口述,由鮑羅廷、宋子文、孫科、陳友仁等人記錄完成),孫中山及在場者於3月11日簽字。這份遺囑當時在中國僅有少數人知悉,在蘇聯刊發時出現幾種不同的俄文譯本。其中文翻譯如下:


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大聯合中央執行委員會

親愛的同志:

我在此身患不治之症。我的心念,此時轉向於你們,轉向於我黨及我國的將來。

你們是自由的共和國大聯合之首領。此自由的共和國大聯合,是不朽的列寧遺產與被壓迫民族的世界之真遺產。帝國主義下的難民,將藉此以保衛其自由,從以古代奴役戰爭偏私為基礎之國際制度中謀解放。

我遺下的是國民黨,我希望國民黨在完成其由帝國主義制度解放中國及其他被侵略國之歷史的工作中,與你們合力共作。命運使我必須放下我未竟之業,移交於彼謹守國民黨主義與教訓而組織我真正同志之人。

故我已囑咐國民黨進行民族革命運動之工作,中國可免帝國主義加諸中國的半殖民地狀況之羈縛。為達到此項目的起見,我已命國民黨長此繼續與你們提攜。我深信你們政府亦必繼續前此予我國之援助。

親愛的同志!當此與你們訣別之際,我願表示我熱烈的希望,希望不久即將破曉,斯時蘇聯以良友及盟國而歡迎強盛獨立之中國,兩國在爭為世界被壓迫民族自由之大戰中,攜手並進以取得勝利。

謹以兄弟之誼祝你們平安!


中山先生把共產國際當作兄弟,難怪在三民主義/民生主義第一講裡,他說「民生主義就是社會主義,又名共產主義,即是大同主義。」他把民族主義視為國家安身立命的根本,有了民族主義之後,國際主義也是可貴的。

孫先生以有趣的彩票故事,說明民族主義與國際主義的關係:廣州有一個挑夫,平時愛買彩票,並習慣將彩票藏於自己扛活用的竹扁擔裡;某一開獎之日,他猛然發現自己所買彩票中了百萬大獎,頓時欣喜若狂,覺得自己再也不用幹力氣活謀生了,得意忘形之際居然將扁擔扔進了江裡—當然,那中了百萬大獎的彩票也隨著扁擔一道沉入江底了。孫先生說:那張彩票如同國際主義,那條扁擔則如同民族主義;前者固然寶貴,但後者恰恰是安身立命之所在,拋卻後者,前者亦不可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