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憐的美國「白垃圾」| 郭譽申

美國自詡是「民族大熔爐」,但是眾所周知,美國有蠻嚴重的種族問題,黑白的小型衝突不斷及有色種族長期受到白人歧視。讀了歷史教授Nancy Isenberg所著《白垃圾—美國四百年來被隱藏的階級真相》(White Trash:The 400-Year Untold History of Class in America, 2016)才知道,即使在白人之間,美國也有明顯的階級之分,貧窮的白人甚至被稱為「白垃圾」,處境未必比黑人好。

早在美國建國之前,移民美洲的英國人就承襲了英國的階級意識。「把窮人看成廢物、社會殘渣的觀點其來有自。幾代以來,英國人都在掃蕩窮人,特別是遊民流浪漢。」英國多方鼓勵窮人移民美洲,是把移民當作排除窮人的辦法。移民美洲的英國人很多是清教徒,被美化成為了宗教自由而移民,但是清教徒卻很有等級意識。清教徒領袖和殖民地總督溫斯羅普:「全能上帝最聖明的天意決定了人類的狀態,自古以來,有些人富有,有些人貧窮;有些人位高權重、尊爵不凡,有些人身份低賤、受役於人。」清教徒精英底下除了有黑奴,還有契約僕役,是因欠債或犯罪而被迫簽下契約當奴僕的人。

美國的開國元勳常被讚譽為人權、自由、民主的開創者,掩蓋了他們的深重階級意識。寫出《獨立宣言》的傑佛遜總統:「繁殖馬匹、犬隻、其他家畜時,一般人看重的是優越條件;人的繁殖難道就不是嗎?」 傑佛遜把社會分為最上層的「貴族、半貴族」,然後是「獨立自耕農」,其下有「監工」(監督奴隸勞作),而對最底層的奴隸,他幾乎是視而不見的。開國元勳都深受約翰·洛克的政治思想啟發,然而洛克的《卡羅萊納基本憲章》「不只贊同奴隸制度而已,它其實是份提倡半封建、全貴族制的宣言。」

南北戰爭可說是階級戰爭,双方都企圖拉攏窮白人為其打仗。北方宣稱自由勞動才文明高尚,而南方則宣稱北方解放黑奴是貶低了自己的同類,即把窮白人貶為黑人同一階級。

白垃圾分佈在美國各地,而南方多於北方。白垃圾也有政治影響力,卡特是第一位出身南方、受白垃圾支持而選上的總統,其後又有白垃圾總統柯林頓。不過他們都沒有顯著改善白垃圾的處境。

此書讓我們看到美國的偽善,自始就美化其歷史。清教徒為了崇高的宗教自由而移民美洲!開國元勳都追求人權、自由、民主等崇高的理想!實情是美國制度幾乎都在維護富人的權益,而窮人長期很難翻身。社會難免有貧富差距,就難免有階級,關鍵在於階級之間能否流動。美國身為世界上最富強的國家,解決不了其階級問題,美國的富強恐怕是虛有其表!

此書恰出版於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前,川普也是受白垃圾支持而選上總統。川普可說是能幹的無良富豪,內心裡絕不同情白垃圾,他發起貿易戰,推高物價,並讓農產品外銷受限,都使白垃圾的日子更難過。白垃圾竟然認同、支持本質上與他們絕不搭調的川普,讓自己受苦,真是愚蠢又可憐啊!

對「可憐的美國「白垃圾」| 郭譽申」的一則回應

  1. 有一點註定美國將長久走向衰弱,那就是美國不斷增長的黑人人口。黑人是沒有希望的,而他們繁殖快速。
    blog.udn.com/kellygun20000/19387113

    美國總統川普的前私人律師柯恩(Michael Cohen)接受「浮華世界」(Vanity Fair)雜誌訪問時透露,川普曾說,因為黑人太笨,才沒有在2016年總統大選把票投給他。

    柯恩還說,記得幾年前川普對他說:「黑人治理的國家沒有一個不是屎坑…,舉出一個城市。」

    在另一次談話中,柯恩說:「我們從機場去飯店,開車經過一個較窮困地區,川普對我說,只有黑人才會過這樣的生活。」

    目前美國全國貧窮率15%,黑人則高達27.4%,全國平均失業率6.2%,黑人卻是11.6%,年輕黑人則高達21.4%。根據FBI統計,2005年到2012年之間,每年美國警察約「正當」槍殺400人,其中白人警察槍殺黑人高達96件,裡面高達18.7%是黑人青少年,白人青少年僅8.7%。

    在2013年,美國3%的非洲裔(無論年齡)都有被捕坐牢的前科,而白人僅有0.5%坐過牢;再如在2011年,每15個非洲裔小孩,就有一人的父或是母親在坐牢;而白人每111人僅有一人的父或是母坐牢。

    白人警察對非裔施暴,早非新聞?WHY?白人警察先入為主的成見?非裔自己不爭氣自毀形象?

    在美國的黑人占美國總人口的12%, 卻占監獄人口50%。 在美國, 三分之一的黑人不是在獄中, 就在緩刑, 要不就是正在等待審判, 他們的犯案人數比上他們中上大學的人要多太多。

    有一點註定美國將長久走向衰弱,那就是美國不斷增長的黑人人口。黑人是沒有希望的,而他們繁殖快速。

    第一個說黑人是沒有希望這話的名人是美國的尼克森總統,他的的確確用了 hopeless 這個字來形容黑人。

    尼克森的智慧是他用歷史來看問題。尼克森曾經私底下對他最親近的助理(至少包括 H.R. Haldeman 和John Ehrlichman)說:「黑人是沒有希望的。如果我們看過去一萬年的人類歷史,在世界所有的種族中,黑人是唯一的種族從來沒有能夠建立一個對周圍有影響力的社會。」

    尼克森對黑人的評價是非常強而有力的,因為他對黑人這個種族的評語不是來自一人或一時,而是來自對整個種族一萬年的歷史觀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