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成立,江鵬堅成為首任黨主席的超級玩笑 | 黃國樑

江鵬堅成為民進黨首任黨主席,真是歷史為民進黨開的一個超級玩笑。反對黨的黨主席是執政黨派出的幹探,這無論如何都是酸澀的嘲諷。

故而,這個反對黨究竟是如何成立的,它成立的背後藏著什麼秘密?蔣經國與民進黨有著什麼牽連?可能要等有一天檔案都公開了,才能為眾人知曉。

按我所知的資訊,江鵬堅任黨主席只是巧合,但也不是巧合,他是反康的產物。康者,康寧祥也。而推薦江鵬堅出任首任黨主席的,正是新潮流或說更早稱為(黨外)編聯會的首領邱義仁。以此而論,江任黨主席並不是國民黨使出了什麼傑出的運作的結果。

這個判斷是,邱義仁斷與國民黨之間沒有任何淵源,不會是蔣經國唆使邱義仁去幹這件事情。

眾所皆知,編聯會與公政會有著如同血海深仇似的路線之爭,編聯會曾經發動「批康運動」,認為雞兔不能同籠,主張激進的群眾路線的編聯會或新潮流系,怎能與主張溫和議會路線的公政會或康系共存呢?

那一年(1986)的9月28日,黨外人士為了選舉提名問題齊聚圓山飯店,群眾起鬨組黨,其中包括朱高正,上頭的主事者如康寧祥等也只能應和,組黨決議就莫名其妙地通過了。

據一位前輩告知,新潮流系早就準備/自行組黨了,甚至已有黨綱、黨旗,而黨旗就是現在民進黨用的圖案,而黨名就叫進步民主黨。但這下卻被這場以公政會成員為主的選舉後援會的提名會議捷足先登,邱義仁為避免黨外力量分裂,決定新潮流以整個派系名義集體加入。

至於黨名,就以新潮流的進步民主黨為藍本,被謝長廷改為民主進步黨,因為新潮流是左翼的社會主義思想,故以進步為名,但這群黨外擔憂這會嚇壞只有右翼思想的台灣社會,故將進步放在後頭,讓人不致產生戒心。

江鵬堅與費希平之戰,無非就是編聯會與公政會系統的代理人之爭,江就是邱義仁推薦的人選,費的背後當然是當時聲望最高的康寧祥,但康深知反康力量包圍,不敢厚顏自薦,遂由費公上陣;另一個想選的則是當時是監委的尤清。

但新潮流加入的民進黨,其實就等於是新系的禁臠或是傀儡,被新潮流架著走!江鵬堅究竟是何背景,其實早已不重要了!

從線民到網路反串,綠出於藍而勝於藍 | 郭譽申

民進黨新潮流系的立委黃國書被發現曾擔任國民黨政府情治單位的線民,因此被新潮流除名,為此他宣布退出民進黨,本屆立委任期屆滿後也不再尋求連任。曾擔任民進黨主席的施明德對外宣稱,首任黨主席江鵬堅曾於1999年向他承認,是調查局的線民,在施坐牢時,負責監視施的大哥施明正,江向他們道歉,並交還手上的情蒐文件。立委和前黨主席都曾是線民,立刻掀起軒然大波。

黃國書已經自己承認,因此他擔任線民,沒有疑問。江鵬堅是否線民,則有疑問,因為他的遺孀否認施明德的指控。筆者相信施明德的指控為真。施今年80歲,早已沒有政治前途和野心,他沒理由造假指控過去的戰友、已去世多年的江鵬堅;江雖是民進黨首任黨主席,任職僅一年,後來的政治發展並不亮眼,看來與施不曾有權力競爭,兩人應該並無私怨,因此施沒理由造假指控江。江鵬堅的遺孀說,江家當時被監聽監控,時常受到打擾。這不能證明江不是線民。當時政府有多個情治單位,即使江是一個情治單位的線民,線民身分必定保密,其他的情治單位多半不知道,於是仍會對江家實行監聽監控。

媒體報導當年各情治單位有數萬線民。數字未必可靠,但可見其多。當年的國民黨政府很依賴情治單位和大量線民,大約是延續國共內戰的思維。國共內戰時,双方互相滲透的情報戰和情治單位極為重要,但是民進黨/黨外不是武裝叛亂,其行動一般都不違法(雖然有時製造街頭衝突),國府以大量線民監控民進黨,幾乎都徒勞無功,反而落人口實,實在愚蠢。

線民時常是反串,因此被人們討厭甚至痛恨。然而現在的網路反串抹黑其實遠比當年的線民更醜陋、更厲害。線民對被監控人打小報告,多半是真實的,而不論是否真實,若小報告僅存在於情治單位,其影響不大,若情治單位據以對被監控人提出控告,還要通過法院和法官的認定,因此關鍵在於司法而非線民;錯在當年的司法不夠公正,只要司法公正,線民打小報告,不是什麼壞事。(各國國安單位都有線民)

網路反串抹黑是,在網路上假冒被害人,故意發表不當的言論,讓人們以為是被害人在發表此不當言論,藉以破壞被害人的名聲。上次總統大選,韓國瑜和韓粉們似乎就受到很多網路反串抹黑,而今年5月的林瑋豐事件也是一顯例(參見《從林瑋豐事件看綠營網軍》)。

網路反串抹黑遠比線民更醜陋、更厲害,因為後者的小報告多半是真實的,而前者完全是造假、以假亂真;後者的影響須通過法官的認定,而前者直接在網路上破壞人的名聲。民進黨政府的網軍搞出很多反串抹黑,比過去的國民黨政府布置線民更壞。過去曾當線民要退出政壇,現在的網路反串卻功在民進黨!

黃國書幾個月前就被發現擔任過線民,卻在近日才曝光,這裡面顯然有政治圖謀。施明德宣稱江鵬堅曾是線民,原來應無政治圖謀,但是仍有政治實力的謝長廷自行捲入,就使事件複雜化了。看來民進黨内的政治鬥爭還有得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