澤倫司機要整頓聯合國安理會! | 黃國樑

西方那些滿嘴仁義道德與崇高價值的政客,恐怕終於開始擔憂起他們是否養出了一位失控、走調的戲子!但也可能那是他們主導的一齣荒謬劇。

聯合國雖然是美國為首的一票國家極其痛恨的組織,美國於是老是繞過聯合國去幹自己想幹的勾當,但聯合國安理會畢竟是他們權力的重要基礎與來源。

澤倫司機做為一位司機,行徑卻恍似他已然是全球的主角,竟喊出剝奪俄羅斯做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權力,否則安理會也該自行解散的荒誕呼聲。

聯合國是二戰之後雅爾達體系的重要支柱,雅爾達會議的重要成果之一就是蘇聯承諾戰後加入聯合國,以及五個常任理事國都享有否決權的框架。

但俄羅斯並不是蘇聯,當蘇聯一夕解體時,它是如何繼承蘇聯在聯合國的權力的?

蘇聯瓦解的四天前,即1991年12月21日,11個蘇聯加盟共和國,簽署了阿拉木圖宣言,確認當獨聯體(也稱為獨立國協)的成立,蘇聯即不復存在。宣言的所有簽署國也各自根據自己的憲法程序,保證履行前蘇聯條約和協定所產生的國際義務。

同一天,獨聯體國家元首理事會還通過了一項決定:所有獨聯體國家支持俄羅斯繼承蘇聯在聯合國的成員國資格,其中包括安理會常任理事國。

俄羅斯繼承的安理會常任理事會權力,並不是聯合國自己的決議,聯合國只是在蘇聯解體前一天,由蘇聯最後一位駐聯合國大使尤利.沃倫佐夫(Yulif Vorontsov)提交了一封俄羅斯聯邦總統葉爾欽的信函,要求由俄羅斯完整繼承蘇聯在聯合國的一切權利義務,包括債務在內;而聯合國秘書長將這封信函交給各會員國包括安理會會員傳閱,在沒有任何反對的情況下,俄羅斯就完成了其繼承程序!到了下個月底,即1992年的1月31日,葉爾欽就在安理會的高峰會期間,坐在俄羅斯的席位上與會。

那封信的英文主要陳述的內容如下:

the membership of the Union of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 in the United Nations, including the Security Council and all other organs and organizations of the United Nations system, is being continued by the Russian Federation (RSFSR) with the support of the countries of the Commonwealth of Independent States. In this connection, I request that the name ‘Russian Federation’ should be used in the United Nations in place of the name ‘the Union of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 The Russian Federation maintains full responsibility for all the rights and obligations of the USSR under the 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including the financial obligations. I request that you consider this letter as confirmation of the credentials to represent the Russian Federation in United Nations organs for all the persons currently holding the credentials of representatives of the USSR to the United Nations.

但這種由一個國家內部做成權力繼承安排,仍然是一個合法的、具普遍性的法律作為!就像聯合國曾歷經多次成員國的領土增減或國名改變,都沒有影響各該國的聯合國席位一樣。

但俄羅斯繼承蘇聯在聯合國的一切權力的真實原因仍在於,雅爾達體系是戰後世界的唯一支柱,如果這個體系崩潰了,它的影響可能是如今穩定的世界秩序面臨瓦解,全球將可能再次進入世界大戰的叢林狀態。

雅爾達體系所建立與塑造的聯合國安理會,就是在反映這是一個由二戰的戰勝國支配與統治的世界,而且五個統治者中,美、蘇更是真正分庭抗禮的兩個超級老大。雖然此刻的世界已與1946年的世界有巨大不同,特別是蘇聯已經消失,但沒有人敢於真正拆除這個建築。

更何況,盡管蘇聯已經解體,但做為它的繼承者,俄羅斯的量體仍然巨大到難以被人忽視,一者是它的領土仍然全球最大,再者是它的核彈頭數量仍然世界第一!誰能將這樣一個大塊頭趕出聯合國?

所以縱然俄羅斯對蘇聯的權力繼承合法性,還是常被一些國際法學界的人士質疑,但那也只是做做文章罷了,因為現實政治並不是照司法訴訟的那套去玩的。

澤倫司機在聯合國大放厥詞,可能背後有人教唆,白宮不無可能就是影武者,但俄羅斯退出聯合國的代價,拜登背後或不知哪個角落在鑽弄的笨蛋,恐怕還不清楚,他們絕不會想看到世界大亂的悲慘畫面!

對「澤倫司機要整頓聯合國安理會! | 黃國樑」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