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世界的有愛媽媽!臺胞李紹嬅在京開了一個特殊咖啡屋 | 祁跡、陳超

(轉載自京彩臺灣微信公眾號) 來北京的這十年,我深切感受到,原來兩岸民眾的心與心是相通的,我與每一位聽障孩子、每一位志工、每一個家庭的相遇,都是一件兩岸攜手的暖事。

我叫李紹嬅,來自台灣,畢業於台灣大學財務金融系。曾經有8年金融業工作經驗,我還有美國財務分析師(CFA)證照,但是我現在的夢想是和他們在一起,讓他們能成為更美好的自己。我們的故事要從2017年說起……我女兒的一次課外實踐作業,我意外遇見了這一群聽力障礙孩子。

和我們之前對聽障人士的認知完全不一樣,我和他們根本無法溝通,更別說走入他們的世界裡去了。第一次我就想要放棄,甚至會覺得他們智力有問題,但其實不是,只是他的世界少了對聲音的認知!這也是為什麼我叫「彩虹天使咖啡屋」,他們能看到彩虹,能理解翅膀就代表天使!很多人跟我說應該取一些夢想啦、愛啦這樣的名字。可什麼是夢想?什麼是愛?這些抽象的詞,他們是完全沒有概念的!他們看不到,就無法理解,更不要說獨立生活了。但是他們教會了我一件事——責任!

台灣的點心精緻、美味、有名。何不教會這些聽障孩子們做點心?烘焙的難度不大,但結果一定很棒!有一個聽障孩子家長對我說,老師我很感激你,然後我就問她,「孩子還缺什麼?需要什麼?」她說:「老師,我們什麼都不需要,我就希望你能給他一份工作。」這時我才明白,我們給的並不是他們真正需要的,他們需要的,不只是在父母和外界保護下的,所謂吃飽穿暖的生存,而是生活。所以我決定把這些手藝一直教下去,幫助他們擁有謀生的工具。

但好景不長,由於城市建設,我們的小屋面臨騰退。一時間我慌了,不知道要搬去哪裡。看著這麼多不會說話的孩子,還有老師和志工們飛快地用手語表達他們的情緒,我又一次想放棄了!我帶著孩子們製作出來的最後一批點心回到台灣,送給了我的朋友們。我告訴她們說,這是最後一盒,以後不會再有了。本來很反對我做這件事的台灣朋友們都哭了,對我說:「這麼好吃的點心怎麼可以沒有,你缺什麼?我們來想辦法!」那一刻,我的眼淚止不住地流。

2020年初,因為新冠疫情,所有線下行業都關門了,咖啡屋也一樣停滯了。我當時也在想,疫情應該是我放棄的最好藉口了,如果我有一個團隊,還可以撐下去,但是我就是一個人,我真的是耗不下去了。我決定放棄了。就在那個時候,我萬萬沒想到女兒竟然鼓勵我,想要同我一起回到北京。這也使我再一次下定決心,並且義無反顧回到北京。

我不願讓他們再一次流浪了,不願意讓他們好不容易理解的希望、夢想,再一次破滅。可以說,是他們的夢想在推著我一步步往前走,哪怕眼前的光再微弱,只要有一絲,我們都會一直往前走。所以我繼續在台灣學習烘焙,再回到北京,教孩子們製作新的點心,終於開了現在這家咖啡屋。

我很慶幸在北京遇到善良的Tina姐和她的閨蜜康姐、耐心又盡職的杜老師、台大的師弟,還有很多的愛心人士和愛心企業,感謝這樣一群可愛的人!來北京的這十年,我深切感受到,原來兩岸民眾的心與心是相通的,我與每一位聽障孩子、每一位志工、每一個家庭的相遇,都是一件兩岸攜手的暖事。愛,本就是無聲的力量,它能打通有聲與無聲的世界,也一定能架起兩岸溝通的橋樑。築夢踏實,大家一起朝著一個目標努力,真的很美。

咖啡屋的聽障青年薛雲峰,理想是當一名歌手,他寫了一首詞表達對咖啡屋的愛,經過知名媒體人盧洪亞老師潤色並積極聯繫山東省濰坊市文化館付根老師譜曲試唱,咖啡屋的孩子們有了一首屬於自己的歌《彩虹天使的愛》,讓我們一起來感受一下吧!

《彩虹天使的愛》作詞:薛雲峰、盧洪亞。作曲:付根。

從一開始經過咖啡屋
好像看到彩虹的光芒
安靜的角落多麼美好
讓我和從前不再一樣
小小天使有一雙翅膀
她的眼睛溫柔又明亮
她教我用雙手
給愛我的人帶來希望
我多想擁抱你蛻變
讓我化蝶飛向遠方
我多想告訴世界
夢想的力量
天使啊
你讓我不再迷茫
你的愛
我要與世界分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