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可以不求甚解 | 劉廣華

同仁好奇的問劉杯杯:

「寫網誌往往引經據典,有沒有用Google找資料?」

「當然有啊!」

對想找資料的人而言,網路時代真是最好的時代。

無論找甚麼資料,只要模模糊糊的記得幾個零碎的關鍵字,敲幾下鍵盤,《三墳》、《五典》、《八索》、《九丘》、詩詞歌賦,想要找的各種文獻一應俱全。

對讀書不求甚解的人而言,網路時代也是最好的時代。

所謂「讀書不求甚解」一直有兩種解釋。

第一種是陶淵明在《五柳先生傳》中所說的:

「好讀書,不求甚解。每有會意,便欣然忘食。」

這意思是,讀書時僅求其要旨即可,把書中微言大義真正的意思讀懂,一旦搞清楚了之後就很開心,連飯都可以不吃。

另一種則是,後人在解讀「讀書不求甚解」一句的意義時,往往把它當成是學習或工作的態度不認真,只求略懂皮毛而不深入理解的意思來看,使用上也是這個意思,這跟原意就有出入了。

劉杯杯就是讀書不求甚解的人。

而無論是哪種解釋,都很符合劉杯杯從小到大看書的模式:

劉杯杯從小愛看書,舉凡言情偵探武俠奇情科幻歷史恐怖推理小說,各種離經叛道文字,奇思妙論,無所不看;有一陣子,還特別喜歡看禁書,想方設法地找來看,書沒被禁,還不想看哩。

不過,消遣用的閒書小說,劉杯杯大概都只看故事內容跟發展,至於寫人寫景寫情的部分,都是糊里糊塗的,大段大段的跳過。

至於說道理,知識性的書,往往只求結論,或最後看懂意思就好,其他陳述、論證、推理等細節,也是大概知道就好,根本不想深入理解。

讀書,非常的不求甚解。

這種讀書方式有個很大的問題;亦即,看似博覽群籍,各種知識均有涉獵,說什麼好像都能沾點邊,但要深談卻沒貨沒料;知道有這麼回事,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這就跟知道菜是用炒的,湯是用煲的,雞是用燒的,鴨是用烤的,但卻搞不清楚怎麼炒,怎麼煲,怎麼燒,怎麼烤一樣。

網路時代的來臨,搜索引擎的出現,一下子就填滿了讀書不求甚解劉杯杯那空空如也的肚子。

劉杯杯腦中那些似乎知道,又好像有點不明白,片段的記憶,粗略的印象,大概的認知,一下子變成很有效的索引。

只要記得點甚麼,可以從殘句找到整首詩、整篇文章,從名稱找到整個事件,從隻字片語找到前因後果。

背出整首詩,或是記住整件事,不再是必要的。

所有的答案都在一指一鍵間。

換句話說,只要知道菜是用炒的,湯是用煲的,雞是用燒的,鴨是用烤的就行,真要炒、煲、燒、烤時,再來Google。

空包彈劉杯杯一下子彈藥充足,在谷歌大神的扶持下,儼然才高八斗,學富五車,滿腹經綸的博學鴻儒,人模人樣的意氣激昂,指點江山。

很心虛的。

劉杯杯向廣大的人民坦承,寫網誌能夠引經據典,其實是這麼來的,特此說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