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 劉廣華

敦睦艦隊返國後發現有官兵群體染疫,然卻在未確實檢疫隔離的狀況下,任休假官兵離營,年青人活動力強,足跡遍全台,台灣自豪的防疫成效一夕破功,使得人人自危;加上海軍在事件爆發之後的說明前言不對後語,說法一日多變,造成國人的不信任;朝野立委皆痛批軍方和稀泥,要求究責醫官、艦長、以及在立法院備詢時涉隱匿的相關人等。

衡諸實際,在防疫作為上,海軍也確實犯了錯,有失誤有疏忽,責無旁貸,很難辯解。

對此,不只立委,舉國上下也多有指責;而既然犯錯,就怨不了人,該究責便究責,該懲處便懲處,該拔官便拔官,也是情理中應有之義。

看到海軍面對千夫所指,劉杯杯不免有些物傷其類的感傷;對錯姑且不論,默默的在臉書貼上「我海軍、我驕傲」的圖框,表示支持。

是的!劉杯杯也是海軍。

劉杯杯1979年入伍,2004年退伍,從官校到服役,雖說真正在艦艇服役時間不長,中後期基本在教育單位服務;不過,海軍制服卻是扎扎實實的穿了25年,期間橫跨青年到中年。

劉杯杯在海軍長大,在海軍成熟懂事,也在海軍成家立業,海軍就在血液裡!

想到《詩經》的《秦風無衣》篇:

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王於興師,修我戈矛。與子同仇!

豈曰無衣?與子同澤。王於興師,修我矛戟。與子偕作!

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王於興師,修我甲兵。與子偕行!

染疫的,挨罵的,鞠躬道歉遭受懲處的,都是可以解衣推食的同袍啊!

再擴大來說,海軍本就是來自社會,都是我們的子弟,不都也是同根生的同胞嗎?

指責說謊的,調侃敦睦任務是出去玩的,諷刺「國防布」的,罵說是米蟲的,急著找替死鬼的,一心獵巫的,還是「相煎何太急」了!

套句「順時鐘」的公道話,「我們的共同敵人是病毒,不是人」;後續許多政治人物也都學著這麼說。

說得好極了,沒人反駁。

然而,疫情爆發至今,總還是有嘴上高喊著對抗病毒共同敵人,實際上卻見獵心喜,以抗疫為名,行趁火打劫之實的。

有利用病毒行集權之實侵犯個人隱私的;有藉機擴權奪權打壓敵對陣營的;有推諉卸責找代罪羔羊的;有藉機汙名化政治對手的;有趁勢強化意識型態的;有希望藉此達成政治外交目的的;更有利用對疫情恐慌心理來詐騙的。

國家趁機對付國家,政黨趁機對付政黨,個人趁機對付個人。

如果「共同敵人是病毒,不是人」這句話是真心實意的,那麼我們是不是應該真誠的用「民吾同胞」的精神來對待人,以「同仇敵愾」的態度來對付病毒?

面對自己同胞,要視作同袍,視作同澤,視作同裳;更要同仇、要偕作、要偕行!

罵也罵過,罰也罰過,就好了吧?還有防疫正事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