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真相 何來轉型正義?| 郭譽申

支持西方民主人士聲稱,實行西方民主能獲得「轉型正義」,有助於國家社會追求公平正義。轉型正義是對民主化以前,政府或有公權力者的違法和不正義行為做適當處置和善後的工作。台灣已經民主化很多年,民進黨全面執政兩年多,在立法院立法成立了「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和「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聲稱要實現轉型正義。台灣有可能實現轉型正義嗎?西方民主真能獲得轉型正義嗎?

轉型正義包含兩部份,首先,釐清違法和不正義事件的真相,其次,對受害者平反並予以補償及對加害者給予懲罰或至少譴責。由於違法和不正義事件發生的時間可能距今久遠,受害人和加害人多已不存在,補償和懲罰常難以真正實現,因此轉型正義最重要的是釐清違法和不正義事件的真相,還世界一個公道。台灣能做到這點嗎?

台灣離轉型正義所追求的歷史真相還差得很遠,以重大的二二八事件為例,根據綠營的版本,二二八完全是官逼民反,死難者多達數萬人,而造成二二八的罪魁禍首是國民黨的最高領導人蔣介石;另一方面,藍營則認為二二八起於一些日本皇民和親日者的挑撥甚至領導,當時政府只是不得已使用武力平息暴亂,死難人數不及千人,而處理二二八若有失當是當時的地方官員,與遠在南京的蔣介石無關。藍綠兩營的二二八差距如此之大,都各有許多支持者,一般人要相信誰?大家心目中的真相差距如此之大,就表示沒有獲得真相,何來轉型正義?沒有真相,政府對於二二八受害人的一些賠償措施就只是政治妥協,無助於追求公平正義。

為什麼像二二八這樣的歷史事件難有真相?二二八距今七十一年,當時的史料現在都還查考得到,即使不是非常完整,缺漏並不多,為何藍綠的說法大不同?原因很簡單,綠營為了政黨利益和打擊國民黨,刻意曲解二二八,誇大二二八的傷亡數字,把所有錯誤歸於國民黨及其領導人蔣介石。根據至今申請二二八賠償的確實案件來看,藍營的版本是比較接近真相,然而一般人不是歷史學家,不可能親自去查考成千上萬的歷史證據,只會人云亦云,於是藍綠就各說各話、各自宣傳,使一般人對二二八的認知不取決於事實真相,而取決於宣傳甚至洗腦。在政黨激烈競爭,綠營的話語權壓過藍營之下,二二八當然難有真相,何來轉型正義?

從台灣的例子看,實行西方民主能獲得轉型正義,是沒有根據的,除非國民黨泡沫化變得無足輕重,民進黨不再需要打擊國民黨,否則民進黨會繼續曲解及宣傳二二八,以獲取選票,為何不?這樣好的提款機!這不只適用於台灣,應該適用於所有向西方民主轉型的國家。除非民主化以前長期執政的政黨變得無足輕重,否則政黨政治的競爭就足以形成各說各話、歷史真相的曲解和轉型正義的落空。

轉型正義最成功的例子首推二戰之後的德國(包括東西德),希特勒領導的納粹黨自1933至1945年長期執政,造成二次大戰的浩劫,戰後德國能全面清理二戰時所犯的錯誤並誠心認錯,是因為盟軍在戰後實行「去納粹化」,拘捕了二十多萬納粹黨人,把納粹黨解散並宣布其為非法,納粹黨因此完全消失。若戰後納粹黨仍合法存在,以其曾有的龐大勢力,必仍有相當話語權,在政黨各說各話之下,德國恐怕難以達到充份的轉型正義。

二戰後的日本和德國不同,美國並未像「去納粹化」全面清除發動戰爭的右翼勢力,此後右翼勢力就潛伏在自民黨的大傘之下,持續影響、操控日本政治,因此至今很多日本人否認南京大屠殺和慰安婦,日本始終無法達到全面的轉型正義。

比較德國和日本的例子,要達到轉型正義,不只要民主化,還要能全面清除過去長期執政的勢力,除非有類似二戰這樣的重創和劇變,一般是做不到的,也不符合人道精神。換句話說,民主化不見得能獲得轉型正義,別高估了西方民主的好處。

中國大陸過去曾有不少政治運動和事件,造成不少可能含寃的案件,有些已經獲得平反,有些則未能平反,很多人認為大陸應走向西方民主,以獲得轉型正義,才能全面清理及平反過去的寃案。由台灣民主化的經驗和上述的分析,這樣的期望是不切實際的,大陸若實行多黨政治,共產黨無疑仍會是一主要政黨,屆時為了政黨競爭,攻擊共產黨和廻護共產黨的言論必然各說各話、互不相讓,既不會有公認的真相,就難以公正地全面清理、平反寃案,這大約是西方政黨政治無可避免的侷限。

 

對「沒有真相 何來轉型正義?| 郭譽申」的一則回應

  1. 蔡英文就職三週年 施正鋒:民進黨轉型正義只在討黨產
    2019-05-20 民報 林冠妙/台北報導

    蔡英文總統就職三週年,東華大學民族事務暨發展學系教授施正鋒今(20)日表示,民進黨敲鑼打鼓說實現轉型正義政見,但卻局限在國民黨黨產上,促轉會被中國國民黨打成「東廠」也不出面辯護,原住民政見又偷天換日,並諷刺蔡英文滿厲害的,民進黨、新潮流、台獨聯盟、長老教會、台教會都分裂了,民進黨現在幾乎是100年前美國的政黨政治,是少數人在壟斷、掌控提名。
    政治評論家金恆煒、東華大學教授施正鋒、台大榮譽教授賀德芬、台灣陪審團創會會長鄭文龍、陳永興今天召開「對蔡英文總統的呼籲」記者會表示,在台灣危急關鍵時刻,呼籲蔡英文放棄連任,推舉賴清德代表民進黨參選總統,並針對司法改革、打擊弊案、轉型正義與原住民權益、教育改革與學術尊嚴、言論自由與媒體自主、外交國防與兩岸關係、人民公投與國家主權等,分析蔡英文施政不得民心的事實。
    施正鋒就轉型正義部分指出,民進黨敲鑼打鼓說實現轉型正義政見,但卻局限在國民黨黨產上,或是再加上白色恐怖部分,轉型正義還有很多面向,但後來促轉會被中國國民黨打成「東廠」又縮回去,他說,「東廠」指的是東歐、東德模式,在威權象徵部分,西班牙模式,則是「西廠」,而民進黨很多人主張走南非模式,真相與和解委員會,道歉就沒事了,此為「南廠」。
    他說,東德、東歐模式,當時在威權時代共黨統治下,當線民、特務者不能當軍公教,這是合理的,因擔心這些人像病毒般不知何時就發作,所以不能讓這些人在關鍵地方,尤其是在大學裡,他質疑,民進黨為何沒出來辯護?為何要討好威權時代這些幫兇?他只能說,原來蔡英文總統曾說,「威權時期不是大家都選擇服從嗎?」施正鋒說,「我們大部分人都不是」。
    有關原住民部分,施正鋒自認要負很大的責任,蔡英文的原住民九大政見,是他親自和她敲定的,她上台後8月1日要向原住民道歉,也派當時的總統府副祕書長姚人多跟他磋商,討論內容和優先順序,他批蔡英文九大政見偷天換日,隔一年說已完成九成原住民政見,如蘭嶼核廢料處理,我們也知道核廢料不好處理,但要告訴大家大致方向和時程,但她道歉文改成要成立調查小組,找出誰要負責任,騙小孩也不是這樣吧。
    此外,土地的處理部分,施正鋒指出,原住民也知道要完全歸還土地有困難,而傳統領域的劃設,只是要劃設而已,民進黨政府的劃設辦法只限公家土地,但原住民傳統領域多數在日治時期變成公有地,國民政府時台糖等國營事業以「五鬼搬運」取得,如今劃設辦法僅限公有地、排除私有地,許多爭議的原民土地開發案難道可以就地合法?
    他表示,原住民在凱道抗議了二年多,後來被趕到二二八公園那邊,蔡政府視而不見;原住民族委員會去年公告要劃設邵族傳統領域,但南投地方政府反對,也沒看到政府站出來幫忙捍衛,政府又說了什麼?政府無心處理原住民政策,但卻好大喜功,號稱已達成九成政見,又把原住民精英拉到總統府。他覺得很羞愧,並重申轉型正義不是只針對國民黨和外省人。
    談及外交部分,施正鋒說,中國元旦發表「習五條」,蔡英文撿到槍後變成「辣台妹」,他要提醒,最近美中貿易交鋒,萬一有一天他們講好,把台灣當交易籌碼,中國是我們敵人,這是很清楚的,美國應是台灣盟邦,但對美國而言,是充滿不確定性,蔡英文的「維持現狀」和郭台銘的「兩個中國」,有很大的差別嗎?
    他說,蔡英文也是滿厲害的,民進黨現在某種程度是分裂的,新潮流、台獨聯盟、長老教會、台教會也分裂,政客他可以理解,但是知識分子若那麼容易被收編,到底是為了什麼?即使有個人關係,難道比理念、國家定位更重要?或是為了權位?「像哈巴狗一樣搖尾巴,人家也不見得會丟骨頭給你」,大家也沒欠民進黨,必要時政黨重組也不錯,但目前在藍綠間可以選擇的就只剩下柯文哲,也是投不下去,「民進黨把我們吃得死死的」,目前看到的民進黨幾乎是100年前美國的政黨政治,是少數人在壟斷、掌控提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