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灣政治憶起武俠世界 | 卓飛

有時候用武俠的世界,來看這些政治人物的過招,會更加的傳神,各種招式,層出不窮,有的人劍走偏鋒,有的人大開大闔,而鬼蜮伎倆,陰損下作,更是無所不在。我想,如果金庸、古龍再世,當也為現今台灣政治的複雜咋舌吧?

不由得俠心大動,回想起,年青時迷戀武俠小說的歲月,悠然神往,那真是個如夢似幻的時光,青春就在飛簷走壁間,飄然遠去。

我看的第一本武俠小說是臥龍生的《風塵俠隱》,那時才小學五年級,許多的文詞字義,還不太了解,但已被其中曲折的情節,江湖的快意恩仇、英雄豪邁氣概所吸引。

那時大人是禁止我們看武俠小說的,還好家中有訂閱中央日報,報紙都會連載一篇武俠小說,每天報紙一來,我搶先看的,就是那一段小小的武俠篇幅。

記得那時正連載的是「臥龍生」的《玉釵盟》,我每天就陶醉在徐元平的「十二擒龍手」慧空和尚的達摩「易筋經」之間,早已忘記了苦悶的補習,歲月如流水,快樂無比。

那個年代的武俠創作真是百家爭鳴,各俱風格,臥龍生、諸葛青雲、司馬翎三人雄踞中央、徵信、聯合三大報紙。而東方玉、蕭逸也在新生報、中華日報各有一方天地,其他如雲中岳、柳殘陽、上官鼎、慕容美…也各擅勝場,那真是個美好的記憶,我的青春,一點也不寂寞。

現在想想,當時的作家風起雲湧,遍地開花,還有獨孤紅、司馬紫烟、蕭瑟、古如風、陳青雲、秋夢痕、南湘野叟、武林樵子、曹若冰、墨餘生…真的是百花齊放,遍地生輝,熱鬧極了。

而古龍的小說,初期還寫得中規中距,直到《武林外史》《絕代雙驕》文風丕變,創作出新的筆峰,引領風騷,以後古龍那種快節奏,而飄逸的武俠風格,就風靡一時了。

金庸的小說,我是高中才看的,當時他的小說還是被查禁的,出版社換個書名和作者,偷偷發行,而第一部作品《射鵰英雄傳》一出,才發現武俠小說的天地是如此的壯闊華麗,大概再也看不下其他的作品了。

現在提到武俠小說,一般都只談金庸和古龍,兩大武壇巨擘已左右了整個武俠世界,殊不知在一甲子前,武俠天地可是群英薈萃,爭奇鬥豔的啊!

最近重讀益宏兄的《新聞一本正經》,見識宏觀,令人深思,讀來一氣呵成,如飲醇酒,暢快淋漓,想來如果寫起武俠,也定是揮灑自如,自成一格,在這紛亂的世局中,以益宏兄憤世嫉俗的正義性格,不如寄情於武俠的天地吧!

國仇未報壯士老
匣中寶劍夜有聲

有時候虛擬的世界,比人間更是有情,「醉裏挑燈看劍」,七傷拳、寒冰掌,還真想見識見識,但想想目前台灣的政治,真的心灰意冷,搖搖頭!唉!還是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