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曙光初露之前 | 海天曙光 Thomas Lee

發表日期:2016.9.30 初稿 丁念慈臉書 ; 2019.8.3 修訂 奮起網

關鍵詞:新華夏文明共同體系列


  這段期間,天災、人禍接連亂台、亂政。

  新政府上台之後,果然不出所料,「鬥爭有術、治國無方」,爛泥,就是扶不上牆;而前執政黨呢?還是一如既往,「內鬥內行,外鬥外行」。整個黨都被敵手仇家打趴在地、抄了家,那些「毀黨亡國」罪上有份兒的大老和重臣們,仍不忘朝同志軟肋打拐子、捅刀子。更有甚者,竟然組團遠渡重洋,隔著太平洋,提高音量向黨主席洪秀柱嗆聲,儼然有了「老大哥」背書。只見他們急著諉過、卸責,哪管黨、國運勢是否就此不起?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丟人丟到國外去!

  對於新政府,我們應該持續關注其施政作為對兩岸關係的終極影響,以預為因應。但面對快速探底的台灣政、經、社會發展趨勢,則要有「節衣縮食,咬牙苦撐,並砥礪心志」的心理和實際準備。因為接下來的經濟急凍、百業蕭條、關廠倒閉與失業潮、社會失序等危亂情勢,將日益嚴苛。在綠營原本的支持者尚未飽嚐荷包與資產大幅縮水、生活居處不安寧等切身之痛,憤而以「受害者」身分走上街頭抗爭之前,代表最壞的情況尚未到來,趨勢難以反轉向上。


  以國民黨當前主、客觀的資源條件而言,下列問題不僅是洪秀柱主席、黨中央和黨員,也是認同中華民族文化的藍營支持者都該好好思考的——

  1. 一個失去反省、修正與自救能力的政黨,縱然活過「今天」,還有幾個「明天」可苟延殘喘呢?

  2. 一個本該揭櫫從政理想,結合有志之士,整合資源,以救國救民、福國利民的政黨領導班子,迄今不見對症下藥的積極作為,只頻頻呼籲黨員和社會大眾要「團結」支持他勝選,藉此延續自己的政治生命。豈不荒謬?這樣的政黨和領導班子,還有何存在意義可言?

  3. 如果國民黨遭其他政黨取代,消失於歷史舞台時,是否就意味著亡國了?如果不是,而是一種有如換肝、換腎、摘除惡性腫瘤般的活命手術,那對國家發展而言,何損失之有呢?!

  4. 當國民黨保衛不了國家時,凡認同中華民族文化的國人,要優先保護的是國民黨抑或國家?

  5. 做為一個創建民國的政黨,國民黨該如何實踐其與生俱來的存在價值,承擔反制台獨異族借殼上市以及台灣國民黨鳩佔鵲巢的歷史使命,讓國府治下的人民免於「國族認同」錯亂之苦呢?

  6. 人民受夠了,今後不願再信任本身不夠好、不夠強,只想靠對手的失敗,撿到翻身機會的政黨。國民黨曾經居高位、享厚祿、罪上有份兒的黨政大員們,千萬不要見獵心喜,以為自己的機會又從天而降;至於藍營的支持者們,也千萬別再迎回那些黨政大員。與其指望理想與意志俱衰、思維了無新意的老面孔,來帶領自己政黨中興再造,不如讓中生代和新生代做為一新氣象的主力。台灣需要一次徹底的翻轉和變革,只有果敢去腐生新,還有一線浴火重生的機會。

  
  今(2016)年年初,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大選投票前夕,我們夫妻倆懷著凝重、但十分平靜的心情,交換對時局的看法。之後,在部落格寫下〈時局有感〉一文。如今,大半年過去了,回首來時路,當時對大局的宏觀爬梳與趨勢判斷,正一一應驗,依然發人深省。特錄於下,供細細琢磨。

時 局 有 感  2016.1.10

天色漸漸暗了,
黑夜,那遲早要來的,終究鋪天蓋地而來……

先不管這一夜會有多長、多黑?
且把煩憂擱下,好好睡它一覺。

之後,我們還要學會——
對周遭的擾嚷喧囂淡然處之,
只凝神遙望地平線那一端,
堅信另一道曙光終將出現。

   對政黨,我不念舊;做不好,就該收回任命,請你讓出位子。理想再好、當初再好,到如今只驗證了長久以來的集體墮落和失能;說「是某些奸惡權貴當道」也好、「是哪個爛黨掣肘」也罷……這些都不能成為卸責的理由和藉口,因為「沒做好」是鐵一般的事實。人民把治國的權柄託付給你,難道還要附贈一副順手牌嗎?!要怪,只能怪自己「不行」、「不夠好」,必須概括承擔所有的錯誤和歷史責任。

  2014年3月那場「太陽花學運」準革命,就是趨勢反轉的強烈訊號,由此直到總統、立委大選前夕,變天的大勢底定。人民這次不只是要「教訓」國民黨,而是打算「棄屍」了。

  選民「拋棄」了國民黨,也等於從民進黨手中搶下所攻擊的稻草人或「出氣娃娃」。民進黨頓失長久以來照亮它存在意義、滋養它成長茁壯的培養皿,其更壞、更不文明的本質終將一一現形,執政只是自曝其短罷了。當群眾不願再受民進黨意識型態的操弄,其快步過場、退出歷史舞台,也是必然的結果。等到下一次,大家同樣選擇「拋棄」民進黨時,我們民主政治浴火重生之日才會來到。

▲   2018年3月13日,太陽花學運案二審宣判,黃國昌、林飛帆、陳為廷等22名被告全脫罪。
立委黃國昌等22人被以煽惑他人犯罪等罪嫌起訴,但一審採認「公民不服從」概念,全判無罪,檢方不服上訴。高等法院審理時,黃和學運領袖林飛帆、陳為廷等人均做無罪答辯,高院認為此案源於立委張慶忠欲強行通過服貿等立法粗糙,黃國昌等人無犯意,今仍判黃國昌等22人均無罪。


  〈在曙光初露之前(下)篇〉,將談兩岸統合階段台灣社會的重建與「新華夏文明共同體」的建構。

延伸閱讀
—————————————

● 林全有望破唐飛院長最短命內閣的紀錄嗎? 丁念慈臉書 2016.8.31

● 敗選那天 藍選民沉默的抗議 高凌雲 聯合晚報 2016.1.24

回 《新華夏文明共同體》綱要索引

對「在曙光初露之前 | 海天曙光 Thomas Lee」的一則回應

  1. 愚見,討論「中華民國」時,
    應有以下認知:
    「中華民國」是「中國」的「國號」。
    「中國」是「中華民國」的「國名」。

    1. 這是國家分裂的苦惱和無奈,「中國」是"通稱"或"簡稱",應無爭議,爭議在國際承認(代表權)的多寡而已。
      “「中國」是「中華民國」的「國名」"的說法,似乎又鑽牛角尖了。只好模糊處理,避開名號使用的"政治正確"。

  2. 我上面說法,是簡單易懂說法。
    鑽牛角尖的在下面:
    一、國際條約證明「中國」是國名
    ▪ 近代史有國際法後,大清與帝俄簽的第一份國際條約『尼布楚條約』,大清一方的國名就是「中國」China。
    ▪ 『馬關條約』,也是以「中國」之名簽訂。
    ▪ 民國初年中華民國與各國簽署條約,亦復如是。
    例如:1. 請參考備註。2.請參考備註。3.請參考備註。4.請參考備註。
    (以上四例詳列於備註,供讀者查考。)

    二、國籍法律的證明
    ▪ 『大清國籍條例』訂立時,明記「中國國籍」、「中國人」、「中國地」等詞。其中,「中國」只能是正式國名,不可能是地名,不可以是簡稱。因此,
    1. 所謂「中華民國簡稱中國」是錯誤的說法。
    2. 大清訂國籍條例之時,「中華民國」尚未創立,所以「中華民國」絕不是「國名」,「中國」才是正式國名。
    ▪ 民國18年,國民政府結束軍閥復辟割據亂局,針對國籍法,只把大清國籍條例中的「中國國籍」,改為「中華民國國籍」。「中國人」、「中國地」未改,也證明「中國」是國名。另外,為突顯已統一政權,不再回到帝制,才更強調國號,彰顯「共和立憲」。
    ▪ 李登輝末年改國籍法,改「中國地」為「中華民國領域」,改「中國人」為「中華民國國民」,或者是因為兩岸分治,或者是為了去中國化。總之,結合台獨宣傳,台灣有人似乎漸漸淡忘,忘記自己的國名是「中國」。

    三、大清與民國傳承的證明
    ▪ 宣統遜位詔書,明白表示:「皇帝將統治權公諸全國,定為共和立憲國體。…仍合滿、漢、蒙、回、藏五族,完全領土為一大中華民國。」
    ▪ 也就是「中國」國名不變、人民不變、主權不變、領土不變,大清願意承認新創立的國號,即新創立的共和立憲國體,並交出統治權,完成同一個「中國」,新舊政府間的傳承移轉。

    四、清末民初用語的證明
    ▪ 大清末年,革命黨人章太炎,在宣傳孫先生所訂國號時,與保皇黨人楊度筆戰,撰寫「中華民國解」一文,開頭四字,用語,便是「中國一名」。
    ▪ 民初孫先生病逝於北京,遺囑:「余致力國民革命,凡四十年,其目的在求中國之自由平等。」對國家的用語,是「中國」二字。此二字,不是地名,不是簡稱。

    五、中華民國憲法的證明
    ▪ 民國36年公布施行的中華民國憲法前言,明白記載「係依據孫中山先生創立中華民國之遺教所制定」。
    ▪ 民國8年孫先生於『孫文學說』第八章「有志竟成」中講到:「予於基督降生一千九百十二正月初一就職,乃申令頒布,定國號為中華民國」。
    ▪ 根據這個「國號令」可知,我國國號為「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是「國號」,不是「國名」。
    ▪ 『孫文學說』中,「中國」與「中華民國」,是同一個國家。
    ▪ 我國文人向來有在人名之外,另定「號」的傳統。同此可知,孫先生所頒「國號令」,是就「中國」國名,另定國號之舉。亦即依孫先生遺教,「中國」是「中華民國」的國名,「中華民國」是「中國」的國號。
    ▪ 這個邏輯,簡單的說,就是:
    1. 我國傳統,人有名、有號。因此,在國家,有名、有號。
    2. 「中國」、「中華民國」是同一個國家。
    3. 「中華民國」是我國國號,「中國」是我國傳統國名。

    六、國民主權的證明
    ▪ 中華民國憲法第二條「中華民國之主權屬於國民全體」,第三條「有中華民國國籍者為中華民國國民」。
    ▪ 以上條文訂立當時,國籍法規定,「生時父為中國人者,屬中華民國國籍」。
    ▪ 所以根據中華民國憲法,中華民國是世世代代中國人的中華民國。這裡「中國人」的國家是「中國」,而「中國」就是「中華民國」的「國名」。

    備註:
    1. 民國16年,中華民國收回英國租界的協定內文,使用國名「中國」。當然,這個「中國」,與民國前,英國取得租界的相對當事國「中國」,是同一個國名,否則協定名稱不會是「收回英租界」。
    2. 民國20年,中華民國在法國租界設法院的協定,文字上使用「中國」政府、「中國」籍、「中國」法律、「中國」最高法院。當然,這些「中國」,與民國前,法國取得租界的相對當事國「中國」,是同一個國名,所以協定名稱是「…法租界內設置中國法院…」。
    3. 民國33年廢除那威在中國治外法權的條約,文字上使用「中國」官廳、「中國」外交部。當然,這兩個「中國」,與民國前,那威取得治外法權的相對當事國「中國」,是同一個國名,所以條約名稱是『中那為廢除在中國治外法權及…條約』。
    4. 民國38年6月,中華民國與美國關於農復會的換文,現有檔案顯示,文字上使用「中國」、「中國」外交部。「中國」也是國名。

  3. 中共改「中國」國號的後續問題

    四點陳述
    中共改國號程序不完備。
    中國新舊中央政府統治權兩不相及。
    中國統治權合一問題,有待和平解決。
    分裂國家主權、領土,及「武力迫統」,國人應共棄之。

    說明
    一、中共改國號程序不完備
    ▪ 1949年前,「中國」的國號是「中華民國」,「中華民國」的國名是「中國」。
    ▪ 1949年中共在內戰中,改「中國」的國號,並建立新中央政府。但是,中共改國號,其程序不完備。
    1. 內國法上不完備
    中共改國號前,中國已有中華民國憲法,在內國法上,改國號應循憲法程序為之,中共計不及此,程序因而不完備。
    2. 國際法上不完備
    彼時,世界人權宣言第21條已規範人人對本國政府有參政權,而「參政權行使應符合自由意志程序」。中共未考慮「內戰一方人民自由行使參政權有困難」之不利現實因素,倉促片面完成國號修改,在國際法上,其程序不完備。之後,即萬無正當理由,再以武力施加台灣人民,迫令更改國號。
    3. 中共自證不完備
    文革浩劫、六四事件,亦反證當今中共應支持完備的參政程序。

    二、統治權合一問題由來
    ▪ 1949年後,中國原中央政府播遷台灣,仍奉「中華民國」國號。台灣人民歷經70餘年對本國政府行使參政權,使台灣人在參政權行使對象(本國政府)上,維持「中華民國政府」,心理面感覺較為踏實、優渥。在台灣人民願意選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前,「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作為「中央政府」的法律地位,在台灣地區未有效成立。因此,中國新舊中央政府統治權,兩不相及。中共改國號,事實上、法理上不影響中華民國政府繼續在台灣,合法行使統治權。

    三、和平解決統治權合一問題
    ▪ 綜上所述,可知中國存有當代罕見的統治權合一問題,有待和平解決。這個問題,無成法可解、無前例可循,正考驗著中國人(包括台灣人)的智慧與耐心。
    ▪ 在國家統一前,進一步分裂國家主權、領土的行為,是叛國行為;與「武力反獨」,同屬「國際法所未規範的內國法法律問題」。惟,以「武力迫統」,性質與「武力反獨」不同。「武力迫統」,如果針對台灣人民,本文已述及,應認為「無正當理由」,也違反中共「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承諾。
    ▪ 是故,
    1. 國人共鑒,應嚴明區分「武力迫統」與「武力反獨」。
    2. 分裂國家主權、領土,及「武力迫統」,國人應共棄之。

    1. 大哉問!
      國父孫中山曾說:「中國有一個道統,堯、舜、禹、湯、周公、孔子相繼不絕,我的思想基礎,就是這個道統,我的革命,就是繼承這個正統思想,來發揚光大!」名號應非兩岸統一爭論的重點,維繫道統於不墜才是核心。
      「武力迫統,國人應共棄之。」似嫌迂腐,誰能讓國人共棄之?和統或武統取決於中、美爭衡的消長及其他國際強權介入的深淺,無法一廂情願。
      但願兩岸同胞覺醒,血濃於水,同心反獨,早臻和統。天佑中華! ~LO Hsun-te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