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郁婷的三個「如果」| 盛嘉麟

黃郁婷2011年曾以「台灣之光」的身分出席民進黨高雄造勢場合,並在台上獻出高雄世運會金牌贈給蔡英文,支持蔡英文參選2012年總統大位。

2022年以冬奧選手的身分參加北京冬奧,並在運動場因為語言相通,自然結交了大陸選手,穿著大陸選手贈送的外衣在運動場練習。

其實黃郁婷是天真無邪的運動員,在台灣是817,在北京是小粉紅,處處與人為善,廣結善緣,就是典型的一般台灣人。沒想到為了一件大陸選手贈送的外衣,回台後遭遇到蔡英文和蘇貞昌動用國家機器,排山倒海的霸凌打壓。

黃郁婷事件有三個「如果」,任何一個「如果」成真,蔡英文和蘇貞昌就不敢霸凌打壓。

第一個「如果」,黃郁婷若是沒有語言問題,和美國的日本的選手結交為友,穿著美國日本的選手贈送的外衣,在運動場練習,那就變成了美台合作,日台合作,是國民外交的英雄推手。

第二個「如果」,黃郁婷若是在女子500公尺或1000公尺競速滑冰得到金牌銀牌,贏得全島1450及817的歡呼,蔡英文和蘇貞昌就不敢霸凌打壓。

第三個「如果」,若是台灣有正義感的律師團隊,為黃郁婷受到政治迫害,嚴重違反國際奧林匹克精神,以政治意識迫害奧林匹克運動員的基本人權,向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按鈴提告,要求審查。蔡英文和蘇貞昌就不敢霸凌打壓。

可憐的是黃郁婷因為語言限制,因為得不到金牌銀牌,因為缺乏有正義感的律師團隊支援,三個「如果」一個都沒有發生,只剩下一個弱小的女子,蔡英文和蘇貞昌當然肆意霸凌打壓。

懲處黃郁婷勢在必行 | 黃國樑

對黃郁婷進行懲處是一個必須的、不能省略的政治教化!對民進黨而言,如果不處置黃,那就等於解開了對於追求紅色符號的禁令與鎖鏈,而它擔憂,這可能逐步上升為一股沛然莫之能禦的風潮,最終消解了自己。

中華人民共和國、共產、馬列,以及獨裁、專制與箝制人民,是一整組的政治符號與意涵的組合,必須從它的五星旗、毛澤東像到一切徽章、標誌、服飾與裝束,都與反人類、壓迫、監控與囚禁等一切負面政治意涵緊密扣合,不能發生剝離現象。

就像將納粹罪行與卐字旗、納粹禮形成一組密不可分的符號與語彙一樣,禁止任何人複製、引用與模仿。

這是民進黨及其宣傳機器必須始終服膺的準則與綱領,如果准許喜愛或追捧五星旗、紅色圖騰、紅領巾,讓它自然地發展成為民眾追摹的新的美學、時尚,卻不與專制、剝削的意涵發生關聯,當這些符號與圖騰不再具有負面的暗示作用,就有反過來解構台灣社會反共與反中意識形態的風險。

所以懲處黃郁婷勢在必行,大風起於青萍之末,必須殺雞儆猴。懲處行動的最深處,其實是民進黨的顫慄與恐懼。我們的冷戰始終不曾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