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略高度剖析中印邊境衝突 | 盛嘉麟

背景說明

麥克馬洪綫是1914年英國劃下,侵占西藏領土,擴張印度的邊界線。中國北洋政府拒絕接受,後來的中國政府更不承認。1947年印度獨立,印度政府主張繼承原英國殖民地時代所有的領土,控制了麥克馬洪綫劃分地區,並於1953年在藏南地區越過麥克馬洪綫向北擴張。在印度多次武裝挑釁後,1962年9月22日《人民日報》發表要求印度撤軍未果,同年10月戰爭爆發。中印之戰持續32天,中方大勝,殲滅重創印度軍6個旅並擊斃和俘虜多名將領,印度死傷5400餘人。戰後解放軍撤回麥克馬洪綫以北,維持藏南地區原有麥克馬洪綫邊界,中國雖然忍讓,印度卻引為最大國恥。

中印1962年之戰結束後,讓中印長達2400公里的邊界維持了五十多年的平靜,但是也為今天印度在西邊的克什米爾地區製造領土糾紛埋下了報復雪恥的種子。中國大陸與印度在拉達克地區從四、五月間已經不斷發生衝突,中印兩國從五月以來便在拉達克實控線附近陷入緊張對峙,具體地點包括加勒萬河谷、基阿曼溫泉,到班公錯一帶。印度陸軍派出相當數量的主力戰車,還有3個步兵營。而中國大陸也派出數千名士兵,包括坦克、直升機部隊,並調任戰將徐起零擔任指揮官。

最近幾年莫迪以民族主義民粹起家,他認為最近幾年印度經濟快速發展,加上最近中、美兩國因為貿易戰、科技戰、新冠病毒陷入緊張關係,印度追隨美國要求探查新冠病毒起於中國,要求中國的鉅額賠償,積極加入印太聯盟,並且與澳大利亞軍事結盟。而2019年9月22日莫迪訪問美國,2020年2月22日川普訪問印度,雙方都受到群眾熱烈歡迎,兩國關係密如水乳。印度認為是雪恥報復的良機,趁機在中印邊界上大力築路架橋、修建機場、增加駐軍,挑釁中國,情勢不再平靜。

1996年中印曾經有協定,為了維持兩國邊境的和平,雙方巡邏軍隊都不配帶槍枝兵器,所以6月1日是以拳頭石頭棍棒為武器,造成印軍死亡20人,仍是有克制的衝突。這次衝突以後莫迪授權邊境軍隊可以不受協定約束,動用武器。剛巧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出了一篇戰略兵棋推演報告,認為中印衝突印度必勝。並且為順應印度媒體民氣,轉移疫情及經濟失控衰落的難題,莫迪進一步增兵西藏邊境,大有擴大鬧事的姿態。

中國的考量

中國的復興道路受到歐美國家因恐懼而生的打壓破壞,步步維艱,中國是最不希望中印邊境發生衝突的國家,我們可以斷定拉達克衝突明顯是美國煽動,印度挑釁的結果。

中國四周糾紛不斷,從釣魚台中日糾紛,台灣海峽台獨囂張,香港仇中反華暴亂,美國海空軍介入南海領土糾紛,到中印邊境糾紛。但是日本、台灣、美國、越南都只是抗議騷擾,唯有印度敢實際動手挑起戰爭。中國對印度這樣的西方馬前卒不能姑息忍讓,尤其印度目前處在中國、巴基斯坦、尼泊爾三面受敵的狀態,必須趁勢強硬打擊,才能嚇阻其他糾紛對手的跟進。

就總體國力來說,印度根本不是中國的對手,1962年中國的GDP只是印度的120%,如今中國的GDP是印度的500%。中國有超過200萬現役軍人,而印度則有130萬。大陸的國防預算為2,250億美元,是印度的550億美元的4倍。中國的軍事武器裝備已達成全面自製的能力,印度則是從各國進口的萬花筒。如果萬一戰爭失控的最壞打算,中國在戰略武器方面是全球第三大的武器庫,部署了各種短程、中程、潛射的彈道飛彈,以及洲際彈道導彈,全部具備。

中國的戰略

1962年中印之戰,中國後勤困難,只為中國參戰的兩個師1.8萬人,準備了兩個月的糧草彈藥,作戰32天之後必須立即撤退,否則彈盡援絕,非常危險。所以藏南這一大塊11萬平方公里的肥沃領土,中國退回到麥克馬洪綫以北,中國佔據3萬平方公里,放棄了8萬平方公里,忍讓给印度。既然中國從未承認麥克馬洪綫,這次衝突戰如果開打,中國應該趁勢推翻麥克馬洪綫,把東段(藏南9萬平方公里)、中段(極小的面積)、以及西段(克什米爾拉達克3.3萬平方公里)的現有疆界被印度侵占的領土一併釐清解決。

推翻麥克馬洪綫,奪回喪失的領土以後,歐、美、日、澳…..這些外強中乾只剩吐沫的國家必定大肆指責,罵聲四起,發動制裁。但是鎮壓天安門暴亂、鎮壓新疆恐怖分子、公佈香港國安法、南海造島巡弋…..那一件中國幹的事不是惹來歐美國家同樣的對待,中國亡國了嗎?俄國收回克里米亞也受到同樣的叫囂制裁,俄國亡國了嗎?中國要習慣於歐美國家這一老套,無須在意。

1962年中印之戰修理印度以後換來五十多年的平靜;1969年珍寶島中蘇之戰與紅軍開打以後,換來中蘇邊界的順利談判妥協;希望這次2020年,如果戰爭避免不了,也在修理印度以後再換來五十多年的平靜。

放眼看美國、日本、俄國、印度、英國、法國……裡裡外外都是麻煩不斷。麻煩不斷是作為大國,作為強國必要的磨練、必要的代價,大國的政治、軍事、外交、商業、科技….才能夠博弈精進,大國的人民才有團結努力的目標,國事如麻是帝國常態,所以我們不要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