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畔不再有大學 | 盛嘉麟

馬雲2015年辦的杭州湖畔大學現在關閉了,在中國引起風波。根據人民日報公佈,全中國有392所非法創辦的虛假大學,真是匪夷所思。

【建校法源】

1998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訂立了高等教育法

我懷疑馬雲2015年辦的杭州湖畔大學有沒有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高等教育法申請立校。

如果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那時候為什麼不當場取締,或要馬雲必須依法申請,批准後才能招生上課?

如果真有依法申請,那就是私人合法辦的大學,為什麼現在要馬雲關校?

如果2015年馬雲曾經依法申請,批准後招生上課,現在政府發現招生上課的內容違反了高等教育法,請公佈違反了高等教育法的事實,執行強制關校,取信社會。

這都是簡單的法律問題,可以簡單的法律解決。

【人倒校倒】

搞到2021年,馬雲的企業IPO受到財經監管單位約談,連帶影響到湖畔大學暫停招生,政治味道十足。

現在發現杭州湖畔大學2015年只在民政部辦了登記,既非「民辦單位」,更非「學歷教育單位」。

現在杭州湖畔大學才更名為“浙江湖畔創業研學中心”,原刻有“湖畔大學”金字的門前大石碑已被擦除。

那麼2015年到2021年6年之間,為什麼杭州湖畔大學可以大辣辣的招生上課,頒發學位,收費歛財?

現在這件案子搞得神秘兮兮,人倒校倒,政治味道十足,實在是中國法治上的敗筆。

【法律清理】

杭州湖畔大學是簡單的法律事件,杭州湖畔大學非法開辦了6年,依據現有的資料,法院應該處理:

1)非法創校,懲罰馬雲,依法關閉杭州湖畔大學,與馬雲的企業IPO受到財經監管單位約談完全無關,是兩碼子事。

2)2015年馬雲創校時沒有依高等教育法申請創校,杭州市政府應該不准開辦,懲罰馬雲及杭州市政府官員。

3)2015年馬雲只在民政部辦了一個與大學教育無關的登記,就開辦杭州湖畔大學,懲罰民政部政府官員。

4)宣佈杭州湖畔大學開辦了6年屬於欺詐行為,所有頒發的學位證書無效作廢,所收學費退還受害學生。

5)受害學生可以各別提告杭州湖畔大學尋求賠償。

不能因為馬雲財大氣粗,就可以非法辦學。也不能因為馬雲受到約談,就人倒校倒。各別依法處理,才是泱泱大國法治社會該有的作為。

大陸加強網路金融監管與反壟斷 | 郭譽申

大約半年前,大陸的電商巨頭阿里巴巴的關係企業螞蟻金服,在公開上市(IPO)前夕突然被擋下。今年4月10日,阿里巴巴因違反《反壟斷法》被國家市場監管總局重罰182億元人民幣,約國內銷售總額4557億元的4%。

這段期間一些媒體繪聲繪影地說,大陸刻意要對付阿里巴巴及其創辦人馬雲,因為馬雲曾公開嗆聲:「中國金融基本上沒有風險,是缺乏系統的風險。…銀行延續的還是當舖思想…」。有一段時間馬雲沒露面,台灣的親綠媒體甚至宣稱,馬雲被收押了,連馬雲這種大款都沒有人權!

阿里巴巴被重罰是因為它憑藉其電商平台的優勢地位,逼迫商家只能二選一,即商家不能同時在2個電商平台上架產品。4月13日,大陸國家市場監管總局、中央網信辦、稅務總局聯合召開網路平台企業行政指導會,要求大陸電商在1個月內自我檢查,並徹底整改,若再有發現「強迫實施二選一」的行為,將一律從嚴懲罰。顯然反壟斷不僅針對阿里巴巴和馬雲,愛奇藝、京東、騰訊、百度、快手、美團等34家參與該指導會的企業都受到反壟斷的督查。

螞蟻金服被暫停公開上市,是因為它增加金融的風險。螞蟻金服的主要業務(占全部營業額的39%)是提供網路平台,藉以仲介小額貸款,而本身也參與貸款。主要執行小額貸款的銀行需要遵守相關的放款規定,但是螞蟻金服卻以金融科技平台的身份,得以規避這些法規的限制,因此增加了金融的風險。伴隨螞蟻金服的暫停上市,銀保監會、人民銀行發布了《網路小額貨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以普遍監管網路上的小額貨款業務。這清楚顯示,螞蟻金服公開上市這種大事,絕不是因為馬雲幾句不中聽的話而大轉彎。

網路時代產生很多商機,也隱含很多漏洞和風險,包括網路金融與電商平台的主導地位。大陸加強網路金融監管與電商平台的反壟斷,是大大的好事,既避免金融風險,又促進網路上的公平競爭,自然有益於一般大眾和國家。親綠媒體竟指責這是沒有人權,真是不可思議。親綠媒體或是「逢中必反」,或是資本家的傳聲筒,或是兩者皆是。

美國也有網路平台壟斷的問題,國會曾不只一次要求亞馬遜、臉書、谷歌等出席聽證。然而美國政府要控訴這些大公司壟斷,至少要打幾年官司,因此頗難執行(大公司擁有強大律師團)。對比之下,中國大陸是高效多了,如上述的阿里巴巴就迅速認錯、接受罰款。有些人說,這是因為大陸政府有威權。這話雖然沒錯,但沒指出背後的重點。大陸是社會主義國家,追求平等/公平超過美國的自由主義,大企業因此不敢違背政府背後追求平等/公平的廣大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