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美在解除防疫,上海卻封城抗疫 | 郭譽申

Omicron病毒及其變種傳播力強,但造成重症和死亡的比例低,歐美於是逐漸在解除防疫的限制。一向抗疫優良的中國大陸卻在最近疫情升溫,尤其首善之區的上海竟然執行嚴格的封城抗疫。難道是風水輪流轉了?大陸以嚴格封城追求「動態清零」,幾乎是世上唯一,受到不少批評。不對嗎?

歐美的疫情與中國明顯不同。比較美國與中國,美國病例總數8213萬,死亡人數101萬;中國病例總數16.8萬 (最近快速增加,可能數據更新有點滯後),死亡人數不到0.5萬。美國人口約3.3億,大約1/4的人口都已染疫而有抗體,雖然染疫產生的抗體並不保證絕不再染疫,但是總有相當的保護力,加上疫苗的保護力,美國是接近群體免疫了,而歐洲也類似。中國太乾淨了,絕大部份的人口都不曾染疫,沒有染疫產生的抗體,因此跟歐美完全不同。

雖然Omicron造成重症和死亡的比例低,以美國4月12日的數據看,七天平均新增確診數38345,七天平均新增死亡數527,死亡率是1.374%。根據此數據,美國雖接近群體免疫,仍未達群體免疫;而中國若不嚴格封控上海疫情,病毒勢必擴散全國,多點複製上海狀況,染疫人口很可能迅速衝上數千萬,而染疫死亡人數達數十萬。這還是醫療系統正常運作的狀況,若大量突增的病例壓垮醫療系統,死亡人數可能更多。

上海的封城抗疫可說是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正確決策。封城當然讓上海人很不舒服,也損害上海的經濟,但是卻能避免大陸疫情的大爆發,也減少全大陸的經濟損失。上海雖然是大陸的首善之區,總不如全大陸更重要,而且大陸各地已經全力支援上海所需的醫療人員以及各種醫療和生活物資。

新冠肺炎幾乎確定會流感化。隨著病毒的傳播力增強和致死率降低,以及疫苗和治療藥物的改進,新冠肺炎終將像流感一様,不構成人類的嚴重威脅。然而根據上述的疫情數據,流感化還未實現,還需要一些時間才能實現。歐美急於解除防疫,使確診數和死亡數仍不在少數 (雖較疫情高峰時少),是欠缺了抗疫的最後一哩路,並不恰當。上海的封城抗疫或許難以達成「動態清零」,卻可以替大陸爭取到疫情不大幅擴散的時間,以待新冠肺炎的流感化。

上海的嚴重疫情,以及大陸的多點散發疫情,幾乎確定是由香港疫情的大爆發所導致。香港雖然已回歸中國,其官員和民眾大多仍有歐美的自由、任性心態,不願執行嚴格的防疫限制,因此造成疫情的大爆發,並且由於未及時嚴控交通,於是把病毒傳播到大陸各地。繁華的上海與香港交流最多,自然收納最多的病毒。

有些人認為香港的「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香港和大陸的疫情顯示,香港實質上仍是「一國兩制」,並且成為中國國家治理的負擔 (當然也是中國的可貴資產)。

香港疫情爆發,反中網軍趁機造謠 | 談璞

《紐時》的這篇造謠文,其實正是證明了「新冠疫情是一場美國發動的生物戰!」

紐時中文網:《中國的獨裁政權也在經歷一場潰敗

首先,用「香港疫情爆發」來「證明中國防疫失敗」就是一個讓中國大陸人民笑掉大牙的邏輯!

香港疫情爆發,正是證明了用香港那套過於尊重個人自由的治理模式,在疫情防控上是行不通的。提到香港疫情爆發,沒有一個中國人會認為是「中國防疫失敗」,而是「中國大陸防疫太成功,香港應該學著點!」

但《紐時》這種惡意扭曲的邏輯並不令人意外,因為這一陣子以來,只要我在《噗浪》談及疫情,就有綠吱跳出來拿香港說事,以為「用香港疫情爆發就能證明中國防疫失敗」,這基本上是網軍造謠帶風向的手法,全部同一口徑而已。

更別提從香港偷渡入境散播病毒被逮到的例子,跟深圳、上海這波疫情有明顯的關聯。再配合這波用媒體網軍造謠,基本上是同一作戰分頭進行。

香港疫情告急!口岸大排長龍,萬人離港入內地

目前大陸人民對香港疫情雖然還有少許祝福之聲,但知曉了在烏克蘭的美軍生物研究和港人偷渡惡意散毒事件後,深圳、上海已經一片怒火中燒,矛頭對準了香港,更對準了背後的美國。

當然,大陸人對於配合造謠的《紐時》和島上綠吱也一樣,這已經堪比東烏人民對亞速營之恨了 (參見《烏克蘭這齣台灣人不甚瞭解的拖棚歹戲》)。

喔對了,中國人民寧打舊式疫苗不用美國mRNA疫苗,就是不想被拜登政權「扣住疫苗不給」的態度掐著,地球上許多仰仗美國的國家已經嚐過這滋味了,再看看美國這兩年的疫情,你們還是自己留著吧。

至於中國政權會不會潰敗嘛,按章家敦那套說法,中國早就潰敗幾十次了,對吧?只不過都是在另一條世界線上。

香港黃絲棄甲丟盔 | 盛嘉麟

黃絲泛指從2014年發起的「黃絲帶行動」,歷經雨傘暴動、佔領中環暴動、「反送中」暴動、香港獨立暴動,到2020年6月30日實施香港國安法戛然而止的6年之間,參與及支持在美國、英國出錢出力,陰謀煽動下的反中反華暴動的族群;香港人戲謔的稱為黃絲或黃屍。 

這群黃絲在全盛時期,美國駐港領事館員工高達1000人,英國港領事館員工高達600人,以及台灣政府,都紛紛響應支持;出錢支撐暴力活動,出力訓練暴徒如何進行破壞活動、如何對抗警察、如何製造聳動新聞,意圖摧毀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所需要的安定及秩序,最終目的在摧毀香港,阻礙中國復興崛起。 

【全盛的時期】 

在2018年到2020年之間,反華反中的暴亂達到頂峰時,一百多萬的香港黃絲群眾走上街頭,高舉星條旗、米字旗,叫囂反中、叫囂獨立、打砸縱火、阻斷交通。外有美國、英國、歐盟、日本及台灣的呼應支持,彷彿背後有了全世界的支撐;我看到有大學生擧著星條旗,手持標語,要求美軍登陸香港,打垮中國,香港獨立,惡形惡狀令人齒冷作嘔。 

【中國的檢討】 

當時面對歐美西方國家利用香港牌,極力搞亂香港、噁心中國,意在摧毀香港,動搖中國政局,阻礙中國復興崛起。中國冷靜以對,檢討香港累積的殖民地情結、香港政府及司法架構內英國人的把持職位、一國兩制法律及教育的缺失、容忍美國、英國情治特工幕後操縱等等,都是造成黃絲暴亂的原因,開始設計應對的辦法。 

【謀定而後動】 

中國設法改善了大陸香港關係的相關法律,2021年6月30日推出了《香港國安法》,鞏固了國家安全的重要法律依據,不接受外國帝國主義公然在中國進行顛覆活動,利誘唆使香港黃絲,進行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果然6月30日在香港國安法一聲令下,美國駐港領事館的1000人,英國駐港領事館的600人,大多數非外交人員都事先望風撤離香港,免受《香港國安法》的制裁,美國甚至把空下來的六棟宿舍大樓出賣脫手;至此,香港黃絲暴動的叫囂打砸,戛然而止。 

【秋後的算帳】 

香港警方開始研判所有香港黃絲叫囂打砸期間的視頻錄影,搜集證據,逐步的起訴違法的黃絲。以串謀勾結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串謀發佈煽動刊物、煽惑他人參與明知未經批准的集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等罪名,迄今至少起訴判刑了超過百人,部份名單如下: 

蘋果日報與黎智英相關的人: 

黎智英、鄒幸彤、李卓人、何桂藍、蔡耀昌、梁耀忠、梁錦威、胡志偉、何俊仁、梁國雄、何秀蘭、楊森、胡雅文。 

參與「反送中」、「紀念六四」的人: 

梁凱晴、岑敖暉、黃之鋒、袁嘉蔚、周庭、林朗彥、譚得志、楊子雋、陳易舜、李嘉睿、陳皓桓、朱凱廸。 

文章涉煽動分裂國家、2021年12月29日立場新聞案件: 

鐘沛權、周達智、吳靄儀、方敏生、何韻詩、林紹桐、陳沛敏。 

【英國的反應】 

英國自認為是前香港的殖民主,對香港有自封的責任,宣佈開放香港持有BNO護照的人入境,可居留五年,其間自行謀取英國公民身份。據說有不到10萬香港人以BNO護照前往英國,到了英國發現不是公民、不能工作、生活昂貴、種族歧視、教育困難,生活環境遠遠不如香港;還有香港黃絲在倫敦大閙中國城,毆打老華僑;也有12個香港人入關英國時,受到不平等對待,大閙倫敦機場,被拒絕入境,遣返香港。在此同時,中國外交部宣佈不承認BNO是護照,也不承認BNO是旅行證件。 

【美國的反應】 

美國祭出了《香港正常化總統行政命令》制裁了林鄭月娥、鄭若驊、李家超、鄧炳強、盧偉聰、曾國衞、陳國基等人。 

中國宣布美國炒作涉港問題,對前美商務部長羅斯(Ross)、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主席巴塞洛繆(Bartholomew)、美國的中國委員會(CECC)前辦公室主任斯迪沃斯(Stivers)、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NDI)的金度允(DoYun Kim)、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IRI)在港授權代表金(Adam King)、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理查森(Richardson)共七人,和一家實體香港民主委員會(HKDC),實施制裁。 

逃亡美國的香港黃絲羅冠聰,由美國安排出席民主峰會的視頻,講了一些自由民主的鬼話,這就是羅冠聰的最後的工具價值了。 

最近2021年12月29日,香港警方查封了「立場新聞」,逮捕起訴「立場新聞」7名工作人員,美國僅僅由國務卿布林肯發佈幾句外交辭令的責難,純屬陳腔濫調,大意是: 

「香港政府 12 月 29 日突襲並逮捕了 『立場新聞』的 7 名高級職員,我們呼籲中國和香港當局停止針對香港的自由和獨立媒體迫害,並立即釋放那些被不公正拘留和指控的記者和媒體高管。言論自由、媒體自由,這些自由使香港能夠蓬勃發展,成為全球金融、貿易、教育和文化中心。」 

【香港牌結束】 

從2014年起到2020年6月30日之間,美國、英國、歐盟及台灣地區,都信誓旦旦的要支持,所謂自由民主人權的香港反中暴亂的黃絲族群,6月30日之後,香港執行《國安法》,美國、英國的特工都逃離香港,拋棄黃絲,台灣的蔡政府利用完香港黃絲,香港牌泡湯之後,都鴉雀無聲,不再聲援。那些違反香港國安法被逮捕、審判、服刑的黃絲,如紅極一時的領袖黎智英,全盛時期進出美國白宮,CIA的幹員如影隨形,號召反華反中不可一世,工具性作用完成,現在身陷牢獄,被主子棄如敝屣。 

香港牌結束,現在新疆牌再起,其高潮是「抵制北京冬奧」,加上針對新疆的《防止維吾爾人強迫勞動法案》。抵制冬奧,除了盎薩五國,從者寥寥,抵制新疆產品的幾個商家,都在中國受到消費者抵制,準備歇業關店。在二月舉世驚艷的北京冬奧過後,新疆牌也該結束了。 

對於香港,美國、英國除了裝模作樣的叫囂,以及無關痛癢的制裁,實際上,沒有意願撤出在港的1000多家金融機構,以及1000多家律師機構,他們要依賴香港這個亞洲金融中心賺錢,更不要說敢有任何軍事動作,來滿足黃絲盼望的香港獨立;美國、英國沒有真的動作,等而下之的歐盟、日本都噤若寒蟬了。 

【只剩台灣牌】 

香港牌已經結束,新疆牌祭出的抵制北京冬奧,下架新疆棉花,成效微弱,也即將落幕,2022年以後美國能夠玩的,只剩台灣牌了。 

美國以烏克蘭牌挑釁俄國,以台灣牌挑釁中國,都是遠距離玩牌,為了利益進行的地緣政治的戰略挑逗,而俄國、中國面對的都是自家門前、國家生死存亡全力以赴的鬥爭;所以美國在世界各地的陰謀行動大多以失敗告終,台灣牌也注定將以失敗告終。 

事後看香港的動盪 | Friedrich Wang

因為2019年筆者不贊成香港的動盪,當時被很多網友因此貼上了標籤,但是我也不去辯解太多,因為當時感到這沒甚麼好說的。你不懂,是你笨,沒眼光而已,跟著起舞只會害死了香港。

民主是一蹴可幾的嗎?

就拿英國來說,大憲章之後還奮鬥了450年才有光榮革命,150年後的19世紀還歷經4次國會改革法案,中間有多少的痛苦掙扎,多少智慧與勇氣的考驗,當然還有內戰的血腥殺戮。如此,才有今天我們所目睹的民主政治。民主,是一個漫長的演進與實驗的過程,非常曲折,台灣的民主已經搞了30幾年,現在是甚麼德性,你們會不知道嗎?玩好民主政治有那簡單嗎?

香港歷經英國150多年的統治,實際上社會習慣服從,資源被官僚、財閥、黑社會等等所掌控;國際勢力、左右派系在這裡角力。自由繁榮之下實際上是充滿剝削與各種歧視,以及價值上的扭曲。

實際上香港的推選制,已經比英治時代有所進步,這本來是好事。2017年甚至已經決議,2027年可以直選特首,但是提名辦法仍要通過北京。這些本來都是很好的過渡基礎,香港的未來可以是光明的。若香港人在這樣的過渡下,建立理性、和平、自由有序的文明城市社會,那麼今日香港就是中國轄下的一個民主實驗特區,一個被全大陸所討論與學習的典範。香港當時需要的是堅忍、和諧,在現有制度下把民主議會的遊戲給玩好,證明給世界看香港人值得更多的民主。

誰最不願看到香港有序發展?很簡單,就是英、美。香港若這樣逐漸走上軌道,北京的一國兩制得到了實驗成果,北京的承諾可靠度會加強,國際信用建立,更給台灣問題增加壓力。簡單說,香港越成功,英、美越是不想看到,所以香港必須亂,必須讓長期埋進去的暗樁要及時發揮作用。

台灣的綠人像是小丑般附和,都忘記當年女學生凶殺案發生時自己如何叫囂的,一副好像香港人多壞多可惡,專們來台灣殺人一樣。而本來從來都嘲諷、譏笑、看不起香港的綠人竟然變成支持香港抗爭。多可笑,但是很多人卻看不懂?現在香港搞壞了,這些人也稱心如意了。

我對香港有一點感情,因為小時候與母親的一點點快樂回憶的一部分就在這裡。看到香港被這樣消費,甚至推向火坑,好好的地方,本來一片光明,實在讓人不捨、惋惜,讓人很痛心。當時謾罵、絕交,甚至到今天還在批評我,亂給人貼上標籤的人,你們到底清醒一點沒有?

回應陳長文《愛國者治港,適足以害之》 | 張輝

三天前,4月5日,名律師陳長文在《聯合報》發表《愛國者治港,適足以害之》。

陳文:『兩岸在民主制度的回頭路上,可謂亦步亦趨。民進黨政府規定高階官員、將領退休後,「不可參與中國大陸相關政治活動,而有妨害國家尊嚴行為」,北京當局修法「愛國者治港」,如此把忠誠當作一種義務,實在讓人感慨。』

輝批:首先兩種案例不可混為一談,前者為我方退將及公務人員之公開參與,對其行為自有解釋,何況中共早已非昔日國共對抗時之中共,台灣也非國民黨執政時之台灣,而後者為香港社會安定繁榮的必要之「惡」。

試問:「反送中」及香港暴動前,香港實施「一國兩制」不是已22年了?而有哪個地方及國家允許他的民意代表和政府公務員不愛國而跟外國勢力勾結反對自己的呢?

「愛國」是不是會「適足以害之」?
中共及香港當局自有周詳考量,畢竟香港和中國大陸是他們在治理,他們在負實際責任,愛港民就不能鼓動教唆他們,誘使他們走錯了路,最終害了自己。

陳文:『可惜,台灣政壇,已再無馬英九,不說民進黨,國民黨內的天王大老,他們對大陸民主、人權的關切,也沒有「同舟共濟」的情感。』

輝批:馬前總統執政八年,國民黨立院絕對多數,但仍在後期民調低迷,即使藍營對其不滿意、不假辭色者亦不少見。立院國民黨大老王院長之掣肘,是馬執政一大敗筆,對國民黨造成傷害無以復加。

甚麼是「同舟共濟」?
難道還要結合外部或國際勢力共同打擊中共政權嗎?
中共治理偌大的國家,佔世界五分之一人口,他們有他們的方式,不需跟著西方亦步亦趨,重要的是,而今已見成效。我們台灣不宜跟著外國勢力拿香跟拜,頤指氣使,對北京說三道四,那才是「適足以害自己」,對台灣自己無益處。

陳文:『「愛之適足以害之」!古有明訓,這既是說北京對香港的「愛國」,也是台灣對香港的「撐民主」。覺醒吧!』

輝批:北京他們認為對的事,有益於社會安定發展、維護國家尊嚴的事,如何要他們「覺醒」呢?

「愛國者治港」面面觀 | 郭譽申

大陸的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幾天前剛結束。這次會議最受外界矚目的是通過了《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被外界稱為《愛國者治港法案》。這個法案授權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修改香港的選舉相關法律,主要是設立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負責審查並確認各項選舉的候選人的資格,確保候選人資格符合《香港基本法》、《香港國安法》等相關法律的規定,即符合所謂的「愛國愛港」要求。

《愛國者治港法案》一通過,美國、歐盟、英國、澳洲、日本、台灣等等的批評譴責聲浪如排山倒海而出,抨擊中國此舉損害香港的民主和自治。反中者若真在乎民主,就應該尊重大陸的國會全國人大所代表的14億民意(2,895票贊成、0票反對、1票棄權)。香港的高度自治自始就是由全國人大所制定的《香港基本法》規定的,全國人大自然有權適度修改相關法律。「愛國者治港」雖然排除少數香港人的被選舉權,仍然符合「港人治港」。

正常的國家或地區實行選舉民主,不會設立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來審查並確認候選人符合「愛國愛鄉」。因此大陸人大通過的《愛國者治港法案》讓人覺得突兀。然而香港本就不是一個正常的地區,而是一個過去的殖民地。「反送中」運動時,很多香港人舉著美國、英國國旗反對中國和香港政府,顯示很多香港人確是愛美國、英國超過愛中國。正常的國家或地區自然會「愛國愛鄉」,不需要候選人資格審查,但是香港並不正常,只好設立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其實,國家的公職人員,包括官員和民意代表,應該愛國,根本是天經地義的。「愛國者治港」有什麼錯?

大陸要實施「愛國者治港」是情非得已。假使反中者選上香港行政長官以及多數的立法會議員,在美、英的鼓動之下,民粹化的香港極可能走上獨立之路。然而中國人絕不可能接受香港獨立,中國因鴉片戰爭戰敗割讓香港給英國,經過超過150年才終於收復,怎可能接受再次喪失香港?為了避免出現不可能接受的香港獨立,大陸實施「愛國者治港」是未雨綢繆的明智之舉。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大約始於兩年前,造成暴力衝突、社會動盪、經濟不振,至今沒有完全復原。大陸因此制定《香港國安法》和《愛國者治港法案》,而港府持續逮捕控訴涉嫌違法的香港民眾。香港淪落這樣處境是咎由自取。香港人與大陸人的意識形態差距巨大,卻常自以為優越,其訴求自然無法得到大陸人的認同;而部份香港人聯美、英反中,更觸犯中國民族主義的大忌,怎可能有好結果?

部份香港人因為暴力活動或違反《香港國安法》,被追究法律責任。美、英和一些相關國家聲稱,為了支持香港民主,願意接受香港人的移民。不過這些國家似乎仍要求港人移民須達到特定的財力門檻,因此這些國家的接受港人移民,其實是為了自身利益,而非什麼香港民主。香港人不過是被美、英利用來擾亂中國發展的工具,可惜很多香港人始終看不清這一點。

殖民地的優越心態 | 盛嘉麟

因為殖民主人都是強大的戰勝國,殖民地人被奴役久了以後於是產生殖民地心態,就是自以為已經是殖民主人的國民,繼承了殖民主人的優越感。

中、印邊界無法解決的根源就是印度人自以為是大英帝國的子民,應該繼承大英帝國對西藏的領土主張。即使大英帝國凜於強大的中國,早把香港都還出來了,印度還是不讓。

香港人也是一副大英帝國的子民的嘴臉,即使大英帝國凜於強大的中國,把香港都還出來了,即使中國大陸對香港人諸多禮讓寬厚,香港人還是抱住優越感不放。譬如大陸遊客的兒童偶然在街邊便溺,立即引來集體的叫罵,極度羞辱中國人;英國足球明星貝克漢(Beckham)的孩子在香港街邊便溺,立即引來集體的叫罵香港政府,為什麽公共設施不夠。譬如舉著殖民主人的米字旗暴亂遊行,自以為是英國人,把人人皆知的恥辱、忽悠殖民地人民的英國海外公民護照(BNO),認為護身寶貝。(中國根本不承認BNO是旅行文件)

台灣人當然也繼承了殖民主人日本人的優越感,跟日本人一樣「脫亞入歐」,把歐洲的一些觀念,如支持同婚、通姦除罪、廢除死刑等等,捧為金科玉律、普世價值,並(企圖)遶過立法機關強加以法律化,因此自以為「人權先進」。很多台灣人當然也看不起過去一窮二白,曾被日本人貶為支那人的大陸人。

台灣人卻不知道,當年的大日本帝國,經歷「失落的30年」之後,現在世界看日本只是美國駐軍、美國控制,還要繳保護費的次殖民地,連正常國家都算不上。

香港國安法前後 | 盛嘉麟

香港崛起的傲慢

香港以英國殖民地的地位,半世紀以來,成為中國內憂外患的避風港,中國沿海被美國封鎖的唯一窗口,因此成為大英帝國海外殖民地的東方明珠。相對富裕的香港人因此習慣性的傲視全球華人,大陸人去香港的被視為男盜女娼,台灣人去香港常常受氣,海外華人去香港最好講英語才免於受到歧視。

1990年以後中國漸漸崛起,不再內憂外患,香港漸漸失去了東方明珠的光環,但是香港人的習慣難改。1997年,崛起的中國推倒了大英帝國,收復了香港。即使中國謙卑的推出一國兩制,承諾50年不改變香港人的制度,仍然造成百萬香港人的移民逃難潮,逃往Anglo-Saxon的國家,不屑於中國的謙卑善意。結果香港回歸後繁榮如故,大部份逃難的香港人又回到香港謀生。

2001年中國加入WTO以後,沿海港口貿易繁盛,香港已經不是中國唯一的吞吐港,曾經發生經濟蕭條的現象,中國立即開放到香港的購物旅遊,維持香港的經濟繁榮。沒想到香港人開始嫌惡太多大陸人擁擠購物破壞了香港人的日常生活,甚至在街頭打罵羞辱大陸遊客,傲慢無比,結果大陸人對香港興趣盡失。

香港的反中謀獨

2018年香港人陳同佳在台灣殺害同行的香港女友潘曉穎後逃回香港,因為香港和世界主要國家都有引渡條約,唯獨歧視性的排除大陸、台灣、澳門,使港、台雙方都不能審判逍遙法外的凶手陳同佳,所以港、台開始協商,建立引渡條約。 沒想到一個小小善意的引渡條約的議案在2019年引起香港百萬人的「反送中」示威遊行,也就是說香港人認為,香港任何人在大陸犯罪後,只要逃到香港,就能逍遙法外,大陸無權過問。海內外的華人莫不瞠目結舌,無法理解。

後來香港人的暴亂不滿足於「反送中」,在英國、美國、台灣提供的財力、媒體支持,以及城市暴動的訓練下,2019年大半年,香港陷入瘋狂的反智、反中、反華,破壞城市捷運、國際機場的暴亂,百萬香港人日以繼夜的舉著米字旗、星條旗叫囂回歸殖民地,甚至歡迎美軍登陸香港,協助香港獨立,脫離中國。當時中國極盡忍讓,希望香港政府自行解決暴亂。沒想到中國忍讓的結果,鼓舞了黎智英、黃之鋒、陳方安生、李柱詺,這些反中領袖公然的接觸白宮,接觸英、美在港的情治特工,接受透過匯豐銀行的英、美金援,造成目無法紀,長期的動盪局面,影響了國家的安定,使我們海內外華人對香港人最後的好感盡失。

終於逼使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於2020年6月30日公佈了香港特别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簡稱香港國安法,成為香港基本法23條的組成部份,2020年7月1日即刻生效。這時英國、美國驚恐萬分,狠話甩盡,要制裁中國、制裁香港。實際上美國的領事館數百特工逃之夭夭,六幢宿舍大樓撤空求售,香港警方有了香港國安法的依據,對用利器刺傷警員者,對使用炸藥的國際恐怖分子,決不寬容,執行國安的力道大增。

香港的執行國安法

8月10日,香港警方有十足證據取得法官簽署令,出動200多名警察,搜索了蘋果日報及壹傳媒總部,逮捕了黎智英、两個兒子、社長張劍虹,及壹傳媒4名高層。引起預料中的香港立法會22名民主派議員、香港記者協會、香港外國記者會、香港電台工會、壹傳媒工會、前港督彭定康、國際人權組織國際特赦香港分會、國際特赦組織,有的抗議,有的關切。尤其台灣方面有朱立倫及侯友宜出來聲援黎智英的言論自由,有趙少康出來指責香港警方逮捕黎智英的两個兒子是株連九族。

香港國安法是不溯既往的,但是如果今後違反香港國安法的人,他過去的犯法記錄是可以追溯既往的。所以8月12日黎智英的5000萬港幣資產被凍結,依法以50萬港幣交保,其他被逮捕的10人也全部交保,維持了香港高度的法治傳統,以及香港國安法不溯既往的精神。但是從今以後,黎智英這夥漢奸膽敢再犯,就絕不寬容了。展現了香港國安法既往不究,殺雞儆猴的威懾。頓時台灣大聲譴責拘捕行動的名嘴政客,無地自容。

反中反華的香港人雖然不敢再上街鬧事,卻並不甘心,他們希望今年9月5日的香港立法會選舉70席中,可以贏得36席獲得勝利多數,繼續杯葛香港事務。但是沒想到香港政府在香港國安法的立法精神下做了兩件事:

  1. 根據參選人過去曾經參與反中港獨暴亂的記錄,取消了民主派之中12位參選人的參選資格。
  2. 根據香港疫情二度爆發的危險,香港立法會選舉延後至2021年9月5日舉行。一年之後選情必有改變。

香港政府和反中港獨暴亂的香港人之間的矛盾將會是長期的鬥爭,有了香港國安法的基石,香港警方只需要低調的依法執行任務,就能嚇阻英、美的外國勢力,嚇阻挾洋自重的洋奴漢奸,總之,將來叛亂的行為不容在香港囂張。

英美的色厲內荏

全世界各國都有國安法,唯獨香港國安法卻受到美國、英國五眼聯盟的叫囂制裁,及歐盟的虛假關切,這都顯示了帝國主義對中國教訓指罵的積習一時難改。其實我們要關切的是口水叫囂不算,以中國今天整體的國力,五眼聯盟及歐盟這些老牌帝國主義還能拿出什麼力量的制裁。

美國首先宣佈取消香港的特殊經貿地位,香港的獨立關稅區是WTO所認定,不是美國有權取消的,美國最多是片面的不承認香港的特殊經貿地位的國家。香港是對全球貿易的,沒有製造業,商品貿易美國佔香港進口的4.9%,出口的8.6%,幾乎微不足道,而美國對香港貿易順差則高達334億美元。香港獨立關稅區這件事已經向WTO控告美國違規。

美國接著無關痛癢的制裁了包括林鄭月娥在內的11位香港政府的官員,林鄭月娥立即叫回了在哈佛大學留學的兒子林約希,說是以防美國的司法迫害,讓美國難堪。另一位官員匯了$100美元到美國,請求凍結他在美國的$100財產,以恥笑美國。中國政府也制裁了11位美國的反華國會議員及基金會的官員。

同時五眼聯盟及歐盟國家紛紛急著終止了與香港之間的引渡條約,因為香港國安法對於違反國安法的犯人,無論身在國內國外,香港警方都會依法起訴,通緝到案。所以終止與香港之間的引渡條約,就是害怕將來香港警方通緝引渡國安法犯人的要求,拒絕遣返逃亡的暴亂份子。譬如香港警方已經向國際刑警組織發出通緝四名逃亡英國的暴徒逃犯,以及逃回美國的情報特工,黎智英的策劃幫手,美國人Mark Simon。

香港是目前70%的外資進入中國的金融窗口,美國國會把《香港自治法案》再加辣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試圖藉此金融制裁香港。但是香港152家持牌銀行的其中9家,18家限制牌照銀行的其中5家均為美資機構。投鼠忌器,這大大限制了美國制裁香港金融的選項,而且香港的銀行金融力量,以英國、歐盟、日本佔多,美國不到20%。再說全球前十大金融中心排名依次為:紐約、倫敦、東京、上海、新加坡、香港、北京、舊金山、日內瓦、洛杉磯。上海第四,已經擠下香港第六,人民幣能夠在國際上自由匯兌是香港最大的優勢,將來人民幣逐漸開放自由匯兌,上海很可能躍居全球第一第二,所以香港是目前70%的外資進入中國的金融窗口的優勢,也會逐漸式微。

現在香港的美國花旗銀行和英國渣打銀行迅速配合美國《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採取了小雞行動,拒絕為被制裁的11位香港政府官員提供一般的銀行服務,非常可笑。香港政府已經警告所有在香港營業的銀行,不得對香港人有歧視性的差別待遇,否則必要時考慮吊銷執照。

英國宣佈了持有英國海外公民護照(BNO 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的86萬香港人可以免簽進入英國居留,從原來的6個月延長到12個月,請問這算什麼優惠?而且鼓勵在1997年7月以前出生的香港人(理論上是英國殖民期間出生的人),現在可以申請BNO英國海外公民護照,估計有300萬香港人夠格申請。英國的GDP 2020年上半年比2019年同期衰退60%,失業率估計攀升到9.5%,這樣自身難保的國家能接納300萬香港人嗎?這分明是不負責任,希望300萬香港人帶錢去英國居住消費的夢囈。即使對英國的夢囈,中國宣佈中國不承認BNO英國海外公民護照是一般的正式護照,也不承認是旅行證件,更不准在香港申請發行。

歐盟國家並不想跟隨美國起舞,但迫於壓力,除了口頭譴責關切,也宣佈禁止對香港輸出軍用警用物資,據說這類貨品歐盟每年輸出到香港的只有可笑的5萬美元。8月14日,日本表示希望加入五眼聯盟,東方的倭寇忽然想加入Anglo-Saxon民族組成的五眼聯盟,從大日本帝國淪為競爭充當美國的小弟,讓人唏噓感慨。

香港的未來前途

香港是目前70%的外資進入中國的金融窗口的地位,隨著上海的金融規模已經擠下香港,再隨著人民幣逐漸開放自由匯兌,上海即將成為更大的中國金融窗口,香港的前途將經由港珠澳大橋的聯繫,形成世界四大海灣經濟區之一的港珠澳灣區的重鎮。其他三個海灣經濟區是紐約、舊金山、東京海灣經濟區。

美國不但取消了香港的特殊經貿地位,香港出口美國的商品通通標上「中國生產 Made in China」,香港在美國人的眼裡只剩下一座地理城市,而600萬人口的城市在中國只是普通城市。未來的香港不再明珠,香港人瞧不起大陸人、台灣人的時代已經過去,香港將成為港珠澳灣區的銀行金融重鎮,和中國榮辱與共。香港人扛著米字旗、星條旗叫囂反中反華的醜惡畫面將成為歷史的不堪泡沫。

在香港國安法的保障下,未來香港政府不再擔憂燒打破壞,叫囂港獨的社會暴亂,可以集中施政於基礎愛國教育、貧富差距、外籍法官、房價過高、警察治安、交通暢通…..的諸多問題,給國際金融銀行、國際自由貿易、香港的影藝事業以及各種產業,一個和諧安定的商業環境。香港國安法實施後香港股市恒生指數不斷上揚,已經證明和諧安定是香港最需要的。英國、美國色厲內荏的缺乏實力的制裁,看出未來的世界已經不是五眼聯盟Anglo-Saxon一個民族的世界。

林鄭月娥比翁山蘇姬更高一籌 | 盛嘉麟

2017年初林鄭月娥當選香港特首後,劍橋大學沃爾森學院前院長錦上添花,邀請她成為該院的榮譽院士。

去年反送中風波以來,現任院長承受了來自英國政客、媒體及某些團體的壓力,要求林鄭月娥承諾保障香港人權與言論自由,對抗中國大陸。但是林鄭月娥不予理會,繼續執行香港政府的任務。於是劍橋大學沃爾森學院院長又來信告訴林鄭月娥,有人要求學院取消她的榮譽院士名銜。林鄭月娥直指劍橋大學沃爾森學院為「莫須有」的指控,沒有提供任何佐證,完全是根據不實報導,並且去信反駁。林鄭月娥說明,接受沃爾森學院的榮譽院士,是劍橋大學的光榮,現在對學院的態度感到失望,8月15日決定退回榮譽院士名銜。

現在歐美西方國家所謂的民主、人權與言論自由,早已破綻百出,成為民粹政治、種族歧視、貧富不均、警察暴力、社會動盪、選票當道、治國無能的笑柄。這個號稱民主、人權與言論自由,對中國、對香港指手劃腳的英國,2020年第二季的GDP比去年同期衰退了60%,居世界之冠,面對如此治理無能的經濟慘狀,英國政客及劍橋大學還在視民主、人權與言論自由為珍寶武器,攻擊其他國家,真是無知又無恥。林鄭月娥退回劍橋大學榮譽院士名銜,樹立了唾棄西方假冒偽善,虛假榮耀的範例。

當年被英美利用而捧上天的緬甸翁山蘇姬,得到了西方頒發的無數榮耀:

  • 1991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
  • 1997年,頒發英國牛津自由獎。
  • 1999年,頒給愛爾蘭都柏林自由獎。
  • 2007年,加拿大政府授予榮譽公民的頭銜。
  • 2000年,意大利博洛尼亞市政府授予榮譽公民的頭銜。
  • 2008年,意大利博洛尼亞大學亦頒予哲學博士的學位。
  • 2012年,英國牛津大學授予的榮譽博士學位。
  • 2013年,澳大利亞莫納什大學、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悉尼大學、悉尼科技大學等四所澳大利亞大學分別授予榮譽學位。
  • ……

2016年4月翁山蘇姬出任新設置的國務資政一職,相當於緬甸總理的職務。美國的希拉蕊、歐巴馬前後去緬甸拜訪翁山蘇姬,當時歐巴馬公開宣佈要資助緬甸800萬美元發展經濟,被視為國際笑話。執政以後翁山蘇姬需要中國百億美元的經濟發展計劃,建築水霸、開發道路、建造油管,緬甸無法依照美國的指示切斷與中國的往來,這就觸犯了美國圍堵中國的大計,立即在國際輿論上詆毀翁山蘇姬,最後假藉處理國內少數民族不當的議題,正式反目。

  • 2017年,發動幾十萬人簽名呼籲,撤銷諾貝爾和平獎。
  • 2017年,撤銷英國牛津自由獎。
  • 2017年,撤銷愛爾蘭都柏林自由獎。
  • 2017年,撤銷英國牛津市榮譽市民。
  • 2017年,撤銷英國愛丁堡市榮譽市民。
  • 2017年,撤銷加拿大榮譽公民。
  • 2017年,撤銷國際特赦組織良心獎。
  • ……

中國作家莫言寫了許多中國社會殘酷陰暗的故事,2012年以長篇小說《蛙》被英美看中,以「用理想、魔幻的現實主義,將民間故事、歷史與現實融合起來的作家」,得到了西方頒發的榮耀諾貝爾文學獎,希望莫言成為又一個反中反華的先鋒及向西方遞刀子的慕洋犬公知。

2012年12月8日,莫言在瑞典斯徳哥爾摩的瑞典文學院發表得獎演說,說詞中鼓勵自己將來要更勤於寫作,貢獻社會,沒有一句反中反華的辱華言論,使得守在場外,拿著花環,準備慶賀莫言的人群大失所望,等到莫言步出大廳時,受到莫名其妙的叫罵羞辱。旅美的中國人權活動者,慕洋犬作家余杰宣稱,將獎授予歌頌獨裁者的作家,將成該獎史上最大醜聞。可見不是Anglo-Saxon人,要得到西方的榮耀很不容易,一不合意便榮耀盡失。另一個華人文學獎得主高行健必須嚴守自己是法國人,與中國劃清界線,才能保住榮耀。

林鄭月娥明快的退回劍橋大學榮譽院士名銜,比翁山蘇姬更高一籌。

中美對抗,黎智英案震撼港台 | 郭譽申

中國大陸崛起威脅美國的霸權,美國自然想要壓制中國,加以即將總統大選,美國的民族主義反中情緒於是高漲。在此氛圍下,川普政府一方面惡整華為、TikTok、微信等中國的高科技企業;另一方面,推出一些支持台灣和香港民主派的法案,又派出衛生部長象徵性的訪台。

大陸不想升高中美衝突,多半不直接反擊美國的敵對行動,卻以軍機多次迫近台灣發出警告,並在香港迅速實施國安法。香港政府最新的動作是昨天以違反國安法,逮捕了黎智英、他的兩個兒子及一些同謀手下。黎智英案造成港台的大震撼。

川普的反中動作有利於他落後的選情,因此他很可能還會繼續採取一些新的反中行動。有些人甚至預測,川普可能對中國的南海島礁,如黃岩島,發起有限的攻擊;攻擊是有限的,因為川普只想博得聲威和選票,不想導致中美大戰。筆者相信川普不會這樣做,因為主動動武跟惡整中國企業不同,會受到國際的嚴厲譴責,未必有利於川普的選情。此外,中國有可能對美國的軍事基地,如關島,以飛彈還擊報復(也是有限的攻擊),美國要如何因應?升高反擊嗎?兩個核武大國是不能輕易動武的。

黎智英是著名的媒體大亨,他幾乎是公開地勾結美國,曾在媒體上呼籲美國支持香港的反政府活動。黎智英曾被逮捕但很快獲釋,因為他的行為當時無法可管,現在香港有了國安法,他多半無法再逍遙法外,雖然他的強大律師團仍會與港府鬥法周旋到底。港府逮捕黎智英,就像美國以損害國家安全為由,逮捕了不少大陸有合作研究計畫的在美科學家(多數是華裔),國家安全總是高過科學研究、新聞自由等等。港府大動作逮捕黎智英及搜索他的媒體王國,當然是企圖瓦解他的反中媒體,並且趁機敲山震虎,警告民主派不要違反國安法,看來是會收效的。

台灣不像香港有黎智英案那樣震撼。蔡政府全面倒向美國,美國報以口頭上的強力支持,讓一些獨派非常嗨,趁機在媒體和網路上鼓吹制憲建國,此時大陸的軍機多次迫近台灣,自然製造了緊張氣氛,不過明眼人多看穿,兩岸目前只是虛張聲勢,双方都不願擦槍走火。美國口頭上支持台灣,實質上敦促台灣購買昂貴的武器裝備。台灣既要投靠美國,只好做冤大頭買單了。兩岸緊張恐怕讓投資台灣卻步,台灣是得不償失啊。

香港大動作逮捕黎智英及其同伙,震撼港、台兩地。簡單說,中美對抗,双方都把國家安全擺第一,不管是否真正為害國家安全,就優先以國安法侍候。小老百姓改變不了大局,只能明哲保身。若是挺獨反中,就別去大陸、香港吧;若是親中反美,就別去美國吧。台灣也有國安法律,但是不像中、美強勢(也沒強勢的能耐),異議者因此還能苟活。算是台灣的優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