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趙聯手掀波瀾,我陸豈能路人甲? | 天人合一

韓趙聯手掀波瀾,
藍營將啟路線爭,
和統最後一生機,
我陸豈能路人甲?

堅持一中之大同,
不扯誰表之小異, 
回到辛亥初心時,
結束不同政治爭。

一國兩制細詮釋,
統一不是大吃小,
不同治式可相容,
人民共和方本真。

一國之內自有異,
人民內部亦可爭,
求同存異共修法,
不同政治依法存。

人民之間無夜仇,
唯有台獨是禍殃,
排除台獨即為統,
茶壺風暴任爾浪!

昭示和統如何統,
明定台獨咋個刑,
國以罪犯懲台獨,
國以國民待台民。

軍事鬥爭強壓獨,
經濟惠民繼續行,
十面天陣困台獨,
圍三缺一大勢逼。

胸懷復興大目標,
緊盯美歐賽車手,
呼喚台民相向行,
共同復興共尊榮。

韓趙合,好像是好事一樁 | 郭譽孚

看到趙少康可能出山的消息,而這個情勢又是韓國瑜的努力推動的。

個人以為,這確實應該是藍營的好消息;這個相當有趣的新局面,不知道將來會如何展開?

趙少康是早期新黨的要角,他們反李登輝時,韓的草根性使他親近李的集思會;

而今韓與趙好像真的溝通了。

這不僅是韓上次大選時薄弱的點可能補強,而藍營整體的動能可能大增。

看來這有相當的部分是川普的功勞,川普的倒行逆施顯示美國靠不住,我們得靠自己…

藍營能夠抓住這個機會深入反思嗎?看來這是個我們島人不僅在政局上可以有振作的機會,

甚至在綠營弄死的新型疫苗問題上,也可能取得可以運作的空間,

還可重行獲得我們島人可能成為中國人的最後光榮的機會。

看來下一次大選,大家要更為努力地為全島島民而投入奮鬥了。

此外,看到另有林正杰對於此事的點評,要趙踏出『和統』一步。。。

個人認為──林正杰說得不錯,而今天的時局下,確實可以藉機公開檢討過去,而展開新局。。。

不應該只是跟從民意而是成為引領民意的政治家。。。趙、韓要不要做一個開創時代的政治家!?

他們兩位年輕時都受過中國傳統文化的教育,都應該懂得「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的意義與價值,怎麼會放過如此難得的機會呢。。。看來我島否極泰來的機會是來了。。。

在綠營去中國化與皇民化的背景前,建議兩位競選時,要多發揚中華文化的理念,深入淺出地做社會教育,讓失去教養機會的年輕人們有機會接觸到中華文化的精華,例如,「民吾同胞,物吾與也」的情操與情懷。。。與「舉頭三尺有神明」的真實虔敬與謙卑。。。以至於「好而知其惡,惡而知其美」的知識態度。。。不知道我們的朋友與所有的島人的感覺中,意下如何?

讓我們一起迎向這個難得的新局。。。

趙少康回歸國民黨-藍營的大利多 | 郭譽申

台灣政壇時常有意外消息,例如今早趙少康公開宣佈回歸國民黨。趙少康曾經是政壇閃亮的明星,擔任過臺北市議員、立法委員、行政院環保署署長等公職,並曾創下競選立委的超高得票紀錄。他也是新黨的創黨領袖,當時的新黨可說是氣勢如虹。趙已經年滿70歲,退出政壇、轉業媒體20多年,突然回歸國民黨,確是令人意外。

趙少康轉業媒體可說非常成功,不僅主持許多廣播和電視節目、擔任節目來賓,也經營管理媒體公司。他應該已經賺夠了錢,足以享有優厚的退休生活。媒體事業既已完滿,何不回歸政壇,再來一次人生的衝刺?美國的川普和拜登不都是老驥伏櫪,壯心不已?想及此,趙少康的回歸國民黨似乎合情合理、不必意外。

據趙少康透露,他的回歸國民黨,是韓國瑜鍥而不捨多次勸說的結果。這很有意思,趙少康雖然一向屬於藍營,上次總統選舉,他顯然是較傾向郭台銘而非韓國瑜;而且韓國瑜和趙少康的形象根本是南轅北轍,韓非常草根、代表庶民,而趙則非常專業、代表知識分子。形象完全對立的兩人竟能惺惺相惜!無論如何,韓、趙這两種形象都是國民黨非常需要的,缺一不可,他們能夠惺惺相惜、通力合作,是國民黨的大利多!(就像上次大選,若韓國瑜和郭台銘能夠通力合作。)

趙少康很有政治智慧和能力,他比大部份人早就看出李登輝的台獨傾向,因此脫離國民黨,而從無到有的創立新黨,現在的新黨已接近泡沫化,但是在趙領導時的新黨曾一舉選上21席立委,可見他的能力。趙雖然退出政壇20多年,但是一直與政治人物有交往,對政治並不生疏。台灣的政治,選舉是關鍵,而近年的選舉,媒體愈來愈重要。趙少康以其政治智慧和能力,加上多年的媒體經驗,恐怕是如虎添翼啊。

韓國瑜自從市長解職後即沈潛至今半年多,似乎無所作為,竟然鍥而不捨的勸出趙少康,真是不簡單。韓的作為是有知人之明,能夠禮賢下士;他不怕趙復出後的鋒芒蓋過自己,顯示了開闊的心胸,並且是愛國愛黨超過愛自己。韓有這樣的品質和作為,竟被抹黑為「草包」,天理何在啊!

韓國瑜把趙少康勸回國民黨,是藍營的大利多。但是部份的國民黨政治人物似乎表現得不積極,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韓、趙都是有能力製造風潮的少有的政治人物,國民黨已經是風雨飄搖、搖搖欲墜了,趕快抓住機會團結奮起吧。

社會這麼沒有是非,我活著有什麼意思? | 郭譽申

高雄市長韓國瑜的罷免案高票通過,支持韓的高雄市議會議長許崑源在住所墜樓身亡,許議長對妻子說的最後一句話是:「社會這麼沒有是非,我活著有什麼意思?」台灣選舉可以把人搞得活不下去,真是悲哀。

我不認識許議長,不過我卻曾認識兩個人,僅比許議長的狀況稍輕一點,沒死人卻幾乎廢了。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競選連任時,我在一家新創的網路公司幫忙,陳連任失敗,公司裡一位年輕同仁痛苦得幾週無法上班終於離職。當時網路剛剛興起,有網路技術的年輕人可說是前途似錦,他真是可惜啊!另外一例,陳水扁當選總統之後,我的一位中研院同事痛苦得無法工作,頭腦頂尖的他竟因此無法通過續聘而離職,是學術人才的消蝕。台灣的選舉撕裂社會,讓一些人痛苦不堪、無法工作,這些都是國家的不小損失。

選舉民主的競爭為何激烈到讓人活不下去?因為贏者全拿,輸者一無所有。以罷免高雄市長為例,市長能直接、間接任免數百個職位。若罷免失敗,韓市長及其數百個支持幹部都繼續有工作可做,未來甚至可能更上層樓;但現在罷免成功,韓市長及其幹部全丟了工作,而且不久之後,綠營極有可能獲得這數百個出缺的職位。勝敗之間有天壤之別,政治人物因此不管是非、不擇手段地求勝,造謠、抹黑成為基本功,假扮敵營成為高招,而見縫插針的分化敵營更是家常便飯。韓國瑜自嘲是受到最多造謠、抹黑的人,難怪許議長悲鳴:「社會這麼沒有是非」。

社會這麼沒有是非,因為現在是少有真相的後真相時代。現代社會越來越沒有公認的真相,其原因至少有四:其一,網路興起之後,故意的網軍和不故意的網民很容易能製造大量假訊息,混淆真相。其二,事物的真相時常是複雜而多面向的,不同的人永遠可以呈現對他/她有利的「部份真相」,而不呈現對他/她不利的部份真相。這樣他/她不會被控訴製造假訊息,卻絕未呈現事物完整的真正真相。其三,現代社會有太多利益集團,包括政黨和媒體,它們都很有動機製造假訊息或僅呈現對它們有利的部份真相,以謀取自身的利益。其四,事物的真相時常是複雜的,一般人幾乎不可能獨力去發掘事物的真相,但是媒體、政黨和利益集團等都不客觀中立,人們不論聽誰的,都是偏聽片面之言。大家各自偏聽片面之言,自然不會有普遍公認的真相。沒有真相,把假的當作真的、對的,當然就不會有是非了。

現代社會少有公認的真相,例子不勝枚舉。韓國瑜在高雄執行「路平」專案,很少人有可能去高雄的每條路走一遍,而只能偏聽媒體、網路的一面之辭。只要有一條路不太平坦,親綠的媒體、網路就會反覆大肆報導,而忽略其他絕大部份相當平坦的路,這樣真相到底是什麼?綠營掌握了大部份的媒體和大量網軍,「真相」於是就隨他們說了。

選舉民主讓政治人物有強烈動機不擇手段地求勝,因此造謠、抹黑,而無所不用其極,造成少有真相的後真相時代。沒有真相,當然就不會有是非。難怪許議長悲鳴:「社會這麼沒有是非,我活著有什麼意思?」許議長的悲鳴揭穿了綠營的虛偽造假,綠營議員竟抹黑他是因賭盤大輸而尋死。選舉民主讓人沒了人性,也選不出正直優秀的人才,真是弊大於利啊!

(更多有關後真相時代,請參見《沒有真相,何來啟蒙、理性和西方文明?》)

建言韓國瑜 | 杜敏君

張兄,您看了韓國瑜這段捨我其誰的這種忠肝義膽的話,讓您感動,却讓我詫異您的感動!更讓我對韓國瑜當初要選總統,認為他沒有自知之明。其中有兩句話,我認為愚不可及,更堅定了我認為他不適合當國家領導人。

韓國瑜感激吳敦義:「是吳主席讓我去選」。明知那是綠色板塊,不可能勝選,要韓去犧牲打,不知道嗎?只是利用韓當做一顆棋子罷了。誰知歪打正著,開出一片天,形成洶湧澎湃的韓流,吳又改變心意,想再版重演「防磚拔柱」。韓感激吳,沒有道理,是愚忠啊!

第二句話是「國民黨培養我的,國家弄成這個樣子…」匹夫之勇,俗人之見,黃復興黨部的軍校黨員,有哪個不是國民黨培養的?連栽培我們復興崗的老校長許老爹都揮袖而去,韓還看不清情勢,今天的國民黨還是辛亥革命的國民黨嗎?今天的台灣國民黨已不是以天下國家為己任的革命黨,而是為一己利益為主的選舉政黨。這句話震醒我了,一直希望韓能脫離國民黨的包袱,另組庶民黨,因為支持者不盡是國民黨員,甚至有綠色陣營的死忠派。如果這個心結不打開,會被國民黨拖垮。

性情中人只適合做幕僚與謀士,不適合做統帥,當個市長可以,想當總統,必好心得惡報。韓滿腔熱血,為國家犧牲生命在所不惜,肝腦塗地而後已。想想當個市長,蔡氏都追殺成這樣了,若是韓勝選,蔡氏淪為在野黨,會善甘罷休嗎?

再說好內鬥的國民黨,連選前都紛爭不已,扯韓的後退,使韓陷入內外交困的窘境,誰也不服誰,一旦韓選上總統,其阻礙必百倍於高雄市長,能全心治理好國政嗎?這不是事後諸葛,我選前的拙文數度提醒過。所以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建請韓國瑜退出政壇,也請韓粉與支持者放過他吧。就算罷韓失敗,韓好好把高雄市政經營完美,為高雄市民留下美好的回憶,然後退出險惡的政壇吧!專心於教育事業,心有餘力再興辦慈善事業,拯救弱勢家庭的子女,培養他們成為社會棟樑。

「罷韓」將如何? | 郭譽申

中選會昨天發布新聞稿,表示已舉行委員會議,審查通過了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並宣告罷免案將於6月6日舉行投票。另一方面,韓國瑜認為「罷免連署偷跑」,罷韓活動在市長任職未滿1年時即開始進行宣傳並簽署罷免提案書,違反選罷法,已向法院聲請停止執行(實質上是要求補正連署),也在昨天被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裁定駁回聲請。雖然韓的律師表示將向最高行政法院提出抗告,在目前綠焰沖天之下,大概沒人會認為最高行政法院有可能同意停止執行罷韓案,看來罷韓案就是要投票了。

筆者不是「韓粉」,也不是高雄人,不知道罷韓投票會不會通過,但是我擔心罷韓案再次撕裂台灣社會。台灣每兩年就有例行的選舉,每兩年社會就撕裂一次,還不夠嗎?還要另加額外的撕裂嗎?年初的總統大選,雖然蔡總統獲得871萬的高票,韓國瑜也獲得了552萬票(得票率38.6%),蔡總統要與這552萬人絕裂嗎?蔡總統公開說,民進黨沒有權利介入罷韓運動,然而罷韓運動的領導者都明顯有綠營背景,蔡總統和民進黨故作中立狀,騙得了誰?蔡總統即使沒有發出罷韓指令,也是綠營支持者體察上意,跟蔡總統自己發令沒什麼區別。

蔡政府別小看了社會撕裂的代價。以韓國瑜總統大選時的動員能量,韓粉的人數應當在百萬以上,若韓被罷免,那是逼迫韓和韓粉們上梁山啊!他們即使不暴動,他們隨時隨地有能力號召幾萬,甚至幾十萬,群眾上街遊行示威抗議,台灣恐怕再無寧日了。百萬韓粉若心存怨恨,有意報復,即使每人只做一點小破壞,就足以讓社會承受不起也防不勝防。這些都是蔡總統想要的嗎?

選舉會導致社會撕裂,本就是選舉民主的重大弱點,因此在優良的民主國家,互相競爭的政黨和政治人物都會在選舉之後盡量彌合社會的裂痕。例如,敗選者公開認輸並盡快致電勝選者向其道賀,而勝選者則稱讚及禮遇敗選者。這不僅是政治人物表現風度,更是為了彌合双方支持者之間的選舉裂痕。

年初的總統大選,韓國瑜在確定敗選的第一時間就公開認輸,並致電蔡總統向她道賀;不僅如此,大選至今3個多月,不時有人在網路上質疑綠營在大選時大規模「做票」,韓本人卻從未提出質疑。韓國瑜這樣盡力彌合社會的選舉裂痕,更該在乎社會裂痕的主政者蔡總統卻暗中指使或故意放縱支持者罷韓,逼迫韓和韓粉們上梁山,蔡總統覺得台灣社會的撕裂還不夠嗎?妳以為追殺韓能夠鞏固妳和綠營的執政優勢,卻恐怕毀了台灣啊!

「台灣的川普」及未來 | 盛嘉麟

今天看到韓國瑜在總統參選人辯論會的片斷記錄片,對韓國瑜的辯才無比佩服,驚為天人。 他不回答媒體預設陰謀又冗長的問題,直搗媒體的無恥,然後逕自講出自己要講的話,這種招術如同川普2016年在總統大選期間的姿態,讓我們這種對於墮落媒體長期不滿的人大快人心。

當時美國的主要媒體抹黑造謠,編造民意調查結果,打擊川普,和今天台灣的媒體抹黑造謠,編造民意調查結果,打擊韓國瑜如出一轍,只是美國的媒體段數更高,不易穿幇,台灣媒體下流粗糙,破綻百出。而川普能不計選票,對無恥的媒體迎頭痛擊,終於贏得民心,獲得勝選。如今韓國瑜亦步亦趨,這是當前打勝選戰釜底抽薪的辦法。

不管我們對川普有正負的評價,在目前的世界選舉環境及潮流下,唯有川普這樣口才便捷,直搗黃龍的政客才能取勝。俄國普京能夠執政廿年,靠的就是口才便捷,深獲人心,使得每年一度規模宏大的普京記者招待會享譽全球。法國的馬克洪、英國的約翰生、烏克蘭總統Zelensky….都因此勝選。而德國的梅克爾,無論理念如何偉大,態度如何溫文儒雅,終被淘汰。台灣的選戰環境也唯有韓國瑜這型人物才有機會勝選。

我覺得韓國瑜不是國民黨,國民黨不可能培育出韓國瑜這型人物,國民黨也不會喜歡韓國瑜這型人物,韓國瑜是暴出政壇的黑色千里馬,和國民黨只是一個無可奈何的巧合,雙方都別無他選。有如美國的川普和共和黨無可奈何的關係。

我預測未來廿、卅年的台灣政壇,國民黨這種口拙心黑,外表裝成溫文儒雅的政治人物(王金平、朱立倫、郝龍斌、吳敦義、連戰、丁守中、吳伯雄、馬英九….)終被全部淘汰,國民黨這種又反共又反日又反獨,又不獨又不統又不武,根本勾劃不出目標明確的政治理念,終將被全部淘汰。泛藍集團同樣是又反共又反日又反獨,又不獨又不統又不武,死抱植物人中華民國,講不出一個明確目標的政治理念,整個陣營終將被全部淘汰。

未來的台灣,真正的外省人隨著歲月漸漸零落凋敝,所有台灣的人口都是台灣人。其中只有不到5%認為自己是中國人,與中華民族榮辱與共,主張聯合兩岸,共建統一強大的中國,這批優秀的中國人(如新黨、統促黨、統一聯盟、洪秀柱….)終將被忽視,無可奈何的消失於台灣政壇,而年輕一代漸漸移民大陸不再回台灣。其他95%的台灣人對於中國大陸的強大崛起富裕,多數是無關痛癢,只想維持自己的小確幸,少數還盼望中國崩潰災難,甘為美日鷹犬,對抗中國削弱中國,當然在強大的中國前面這都是小魚小蝦。

國民黨、外省人、泛藍集團的瓦解凋零消失,並不表示現在貪污腐敗無法無天的民進黨可以百年執政,台灣人和其他族群一樣,有貪污腐敗劣質人口的集團,也有光明正直的,胸有理想的優良集團。無論2020年選舉的結果,將來的國民黨必然會演化成有理想、有戰爭力、有便捷口才,有勇敢善戰(選戰)的政黨,黨的主導權必然落入韓國瑜、謝龍介….這些新人手中,全面淘汰老朽,浴火重生,成為強大有力的新政黨。

將來的台灣社會,中國的意識必然消失殆盡。浴火重生、重組成為強大有力的國民黨為了徹底撇清與中國的關係,甚至會把「中國國民黨」改名為全新的政黨,我們姑且稱現在的民進黨為「民進A黨」,中國國民黨浴火重生的新政黨為「民進B黨」。台灣社會不再有藍營、外省人、藍綠惡鬥的名稱,只有「民進A黨」、「民進B黨」,兩個全是台灣人組成的民進黨互相競爭。台灣政壇會有一個沒有政治意識,沒有228原罪,沒有賣台抹紅,沒有族群撕裂,沒有叫罵中國人……的政治環境,如果大家努力,這可能是比較優良、清廉、公正、良性競爭的政治環境。

未來唯一的議題是,「民進A黨」、「民進B黨」兩個政黨如何處理兩岸問題,但是台灣是被竊占的中國領土的事實對岸不可能改變,台灣人都不是中國人了,兩岸問題就比較簡單明瞭了。如果兩個政黨仍然像今天一樣撿到槍就掃射中國,抱到美國大腿就咆哮羞辱中國,繼續歧視在台的中國觀光客、移民、留學生,不肯和平談判兩岸問題。所有台灣人的共同性格是粗口怯戰、不敢打仗。中國很容易發動收復失土的戰爭,「武統」灣。

奉勸郭董 | 郭譽申

郭董您好。您放棄參選總統之後,仍率領「郭家軍」參與政治,主張跳脫藍、綠,與親民黨和民眾黨形成某種結盟關係,例如親民黨和民眾黨都吸納一些郭家軍列入其不分區立委名單。您既然仍希望對國家政治有所貢獻,筆者愛國家也惜郭董之才,冒昧在此進言。

藍、綠兩大黨都有很多缺點,您跳出來建立第三勢力,可說理由充分,也是政黨政治的常態。然而看現實面,藍、綠兩黨都根基深厚,國民黨有創建中華民國和反共保台的歷史功績及15縣市地方執政優勢,而民進黨有抗拒國民黨威權政權的歷史功績及中央執政優勢,加以已有的選舉制度很不利於小黨,第三勢力在兩大黨挾殺之下要想有成,絕不是四、五年可以成功的,十年八年都未必能成事啊!您現在69歲,您能等十年八年,甚至更久嗎?宋楚瑜先生就是前車之鑑,宋先生的才幹有目共睹,然而宋先生創立及經營親民黨近二十年,親民黨身為小黨,很難對國家有多少實質貢獻,而宋先生已垂垂老矣(77歲)。台灣迫切需要人才,筆者不忍您這樣人才的有限生命消耗在難有建樹的小黨上啊!(建立新政黨應該是比較年輕的人,如柯文哲(60歲)和黃國昌(46歲),才適合幹的。)

您是中華民國派,理念接近國民黨。為國家計,也為您打算,我建議您在此大選的緊要關頭公開大力支持韓國瑜,並在選後回歸國民黨。這樣若韓勝選,您無疑是勝選的大功臣,未來您定會被委以重任而能大展長才,對國家大有貢獻;而即使韓敗選,韓粉和藍營支持者也必會對您心存深切感激。無論那種狀況,四年或八年後,您都將很有機會代表藍營參選總統,這樣不是比建立第三勢力更能貢獻國家及發揮您的才幹嗎?

國民黨的總統初選讓您受到委屈,使您對國民黨和韓國瑜頗有不滿,甚至對韓有瑜亮情結。其實您與韓各有所長、不分軒輊,藍營支持者更偏愛韓,只因為他去年率領藍營打贏艱難選戰,有大功於藍營而己。您事業纏身,起步已遲,因而失了先機,這是天命,您何必一直耿耿於懷?無論如何,您與韓有共通點,都非傳統國民黨,都有志於改革老朽的國民黨,郭家軍與韓家軍一起進入國民黨、改革國民黨,不是美事一樁嗎?也頗有益於國家啊!

選舉民主的政黨競爭常把人才消耗在競爭之中,台灣的政治和經濟已經接近停滯很多年,實在經不起繼續消耗人才。筆者並不特別愛惜國民黨,更不反對第三勢力起而與藍、綠兩大黨競爭。然而以郭董的才幹、資歷和年紀,您投入第三勢力,真是人才的浪費和國家的損失,請您千萬要三思啊!以您的聲望和財力,第三勢力當然極力拉攏您加入,但他們是為您還是為己,您更需要三思啊!

總統大選的美國因素 | 郭譽申

台灣長期受美國的保護,重要的政治人物多半都與美國保有某些關係,而美國對台灣的總統大選總有相當程度的介入和影響力,是眾人皆知的事實。因此每次總統大選,藍、綠兩大黨的總統參選人,尤其新起的挑戰者,幾乎都會在大選前訪問美國,被媒體戲稱為去美國接受面試。這次大選很特殊,韓國瑜是離開政壇十多年而重回政壇的新挑戰者,他竟然決定在大選前不訪問美國,不接受美國的面試。這是怎麼回事?影響如何?

美國介入台灣的總統大選當然是為了美國的利益,自然傾向支持較符合美國利益的總統參選人。不過美國支持符合美國利益的總統參選人,也有其風險。若美國支持的參選人沒能當選總統,美國不曾支持的總統當選人可能怨恨美國而排斥美國,會損害美國的利益。

過去美國和中國大陸比較友好,双方的利益大致一致,台灣是「親中」或「反中」對美國差別不大。然而現在美國和大陸幾乎是全面地競爭和對抗,美國當然期盼台灣與美國同一陣線「反中」,才符合美國利益。這次總統大選,美國因此明顯支持「反中」的蔡總統,例如通過多項親台法案,包括台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案、亞洲再保證倡議法、台北法案等等(雖然這些僅是口惠而少實質益處)。

在美國「反中」並且明顯支持蔡總統連任的狀況下,韓國瑜是否該在大選前訪問美國?韓不去是正確的抉擇。美國「反中」已是其確定的國策,不可能因韓訪美而改變,換言之,韓若訪美,也不可能改變美國「反中」及支持蔡總統的態度,反而讓美國有機會打壓韓國瑜,例如在行程中安排陷阱讓韓出錯或指使媒體故意挑韓的毛病,這些訊息都會傳回台灣,將不利於韓的選情。反之,韓決定不訪美,讓一些習慣依賴美國的台灣人不放心,對韓也稍有損害。然而兩害取其輕,韓不訪美是正確的。

美國明顯支持蔡總統連任,而韓國瑜決定不訪美,對未來的影響如何?若蔡總統連任成功,她欠了美國的選舉債,她勢必要投桃報李,回報美國一些好處。例如屆時她已無連任壓力,她很可能開放美國一向希望的美牛、美豬的進口,不利於台灣的養殖農民。另一方面,若韓國瑜當選總統,美國將會擔心韓怨恨美國支持蔡而大幅倒向中國大陸,不利於美國的利益,美國因此很可能給台灣一些好處來拉攏韓。例如屆時韓或許有籌碼要求美國降低售台F16V戰機的不合理高價格。

美國一向會相當程度介入台灣的總統大選,這次也不例外。這次大選美國明顯支持蔡總統連任,導致韓國瑜不在大選前訪美,對蔡總統是小利多。若蔡總統連任成功,她恐怕需回報美國一些好處,將損害台灣的利益;反之,若韓國瑜當選總統,美國將會擔心韓大幅倒向中國大陸,而可能給予台灣一些好處。蔡、韓誰能勝選?雖然美國有一些影響力,總統大選的最後結果掌握在台灣選民的手中,選民自己選擇吧。

韓國瑜真的是草包? | 徐百川

酸韓是草包的人都是說韓的學歷普通又無行政歷練,只會夸夸其談,言詞又粗鄙。
然而陳水扁、馬英九、蔡英文的學歷這麼高,競選的政見說得多漂亮!做到了嗎?馬英九表現平平,對台灣的貢獻無足稱道,與貪污陳、爛污蔡相比,也只不過是酸臭肉比腐臭肉要好而已。

領導國家,正確的執政方向比甚麼都重要,毛澤東比鄧小平能幹數倍,治國的成就卻是鄧勝過毛數十、百倍。電影明星出身,大話嘴砲的雷根還不是把美國治理得極為出色。

韓國瑜當了總統著眼的經濟格局與當市長必然不同,絕對不會還像當市長那樣小鼻子小眼睛,必然側重宏觀與長遠的視野。經濟方面台灣人才濟濟,極為容易延攬,就如蔣經國不懂經濟,只要會用經濟人才,在他的帶領下,台灣經濟還不是騰飛!
全世界能夠振興經濟的領袖,有哪個是搞經濟出身?還不都是由於敏銳的洞察力和眼光,清楚國家需要發展的方向,經濟就跟著走出活路。

國民黨初選的國政辯論會辦了三場,韓國瑜的政見有輸給其他人嗎?
能抓住正確的施政方向和重點,就是最佳的治國能力。韓國瑜指出了台灣問題的癥結,說明了台灣目前的需要,這就是最正確的執政方向。
再從他北農和高雄執政的表現,證明了他有為國為民的真誠和推行的魄力,這就足夠當總統了。

酸韓是草包的人又說韓國瑜翻轉高雄並非是他有什麼了不起,事後馬後炮説:「高雄的勝選不是韓之功勞,是因民進黨執政太爛,韓只是㸃了一把火而已」。韓國瑜也有自知之明,謙虛地說過「韓流的興起全是因為民心思變」,靠著討厭民進黨的民氣而已。

然而問題就是:既然有這麼絕佳的天時地利人和,怎麼沒有半個人有這個先見之明,敢下去選高雄?要等到韓國瑜喚起民心,韓流激盪全台,國民黨的權貴們、民意代表們、馬後炮專家的名嘴們方才如夢初醒,才知道了民心思變,這不就是證明韓國瑜有出眾的深刻洞察力和獨到的眼光?

而且那一把火並不是任何人一點就著,韓國瑜除了知道如何擊中民進黨要害,還知道用庶民語言喚醒民心,翻轉民意,使得這把火能夠點燃民心,燒成熊熊民意大火。短短兩句話:「高雄人已經不欠民進黨」,「民進黨又不是你的爸爸,為什麼還要投他」,就使民進黨像紙牌屋一樣倒了下來。

韓國瑜高喊九二共識,造勢場合揮動國旗,一片旗海,這是國民黨這些窩囊廢的太陽們,郭台銘、馬英九吹捧的黃健庭,自認一路勞苦功高升任警政署長,現在用拚市政蔑視韓國瑜的侯友宜,你們有這個眼光和氣魄敢説敢做的嗎?若不是韓國瑜,國民黨這些權貴太陽、二流腳色…等,十個都抵不上一個韓國瑜,能夠像韓那樣摧枯拉朽奪下高雄,興起討厭民進黨的強大潮流,淹蓋台灣。

請問國民黨中哪一個有韓國瑜這樣獨到的政治智慧和眼光,見出眾人所不見?韓國瑜會缺乏高瞻遠矚的治國能力嗎?總統人選,捨其人誰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