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郭競爭的階級因素 | 郭譽申

台灣選舉統獨是重要因素,早些年少有階級因素,近年隨著貧富不均的擴大,階級因素越來越重要。最明顯的是2014年,在一向藍大於綠的台北,藍營的天之驕子連勝文競選市長慘敗於柯文哲;而去年在綠營長期執政的高雄,綠營政二代陳其邁敗給韓國瑜,也是一例。觀察目前藍營的總統大選初選,韓國瑜和郭台銘的競爭無疑也有頗多階級因素。

跟階級相關的詞彙主要有權貴、庶民、菁英等。能參選總統者當然都是菁英,然而庶民票多,因此每個參選人都想爭取庶民的認同,即所謂的「接地氣」。筆者不會說誰是權貴、誰是庶民,每個選民自然會在內心裡評判,別人無法干涉。例如有些人覺得郭台銘富可敵國,是權貴;有些人覺得郭白手起家,不是權貴,每個人自有評判。目前看來,韓國瑜最得到庶民的認同(他說「莫忘世上苦人多」,並被支持者稱為庶民總統),而郭台銘最得到經濟選民的認同。

經濟選民可以包含庶民和菁英,照理是沒有階級涵義的。然而郭台銘太強調他擅長的科技業,例如他酸韓國瑜賣出大批農漁產品,比不上賣科技產品的高獲利,觸痛了很多長期比科技業低薪的非科技業從業人員,也隱然揭開了台灣非科技業與科技業從業人員之間的生計落差所形成的另一種階級差異。郭董大概忘了非科技業的從業人員遠比科技業多,他吸引到的經濟選民,可稱為科技經濟選民,因此不如預期多。

韓國瑜最得到庶民的認同,有利有弊。庶民很多是經濟弱勢者,一向感覺被主流政治忽略,現在難得發現值得認同的韓,如大旱之望雲霓,因此對韓的支持強度非常高,能夠每週大舉出動為韓造勢。另一方面,部份經濟弱勢者難免對社會不滿而特別衝動,無法忍受對韓的任何批評,因此不時在網路上對「非韓者」不理性地大肆攻擊。這類不理性的網路攻擊非韓所樂見,更非韓所授意,但是難免破壞韓營的形象,讓很多社會菁英,如媒體名嘴,棄韓而投郭。

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不久就角逐總統大位,庶民多不在意,而菁英多不以為然,又是一種階級差異。菁英在階級上端,比較尊重論資排輩、循序漸進;而庶民在階級下端,較傾向接受打破既成的階級秩序。後者似乎更符合選舉以選票定勝負的民主精神。

韓國瑜率領庶民,郭台銘率領科技經濟選民,激烈競爭藍營的總統初選,相當程度呈現不同階級的認同和對立。有貧富不均,就有階級,階級幾乎是無法避免的。沒有選舉,階級差異比較不明顯;選舉會揭開很多隱而不顯的社會差異,包括階級。台灣已經被藍綠和統獨嚴重撕裂,現在又加上相當程度的階級對立,實在不是好事,但願藍營初選之後,階級對立能迅速消弭(《國民黨能否吸納「韓流」?》)。

可憐的美國「白垃圾」| 郭譽申

美國自詡是「民族大熔爐」,但是眾所周知,美國有蠻嚴重的種族問題,黑白的小型衝突不斷及有色種族長期受到白人歧視。讀了歷史教授Nancy Isenberg所著《白垃圾—美國四百年來被隱藏的階級真相》(White Trash:The 400-Year Untold History of Class in America, 2016)才知道,即使在白人之間,美國也有明顯的階級之分,貧窮的白人甚至被稱為「白垃圾」,處境未必比黑人好。

早在美國建國之前,移民美洲的英國人就承襲了英國的階級意識。「把窮人看成廢物、社會殘渣的觀點其來有自。幾代以來,英國人都在掃蕩窮人,特別是遊民流浪漢。」英國多方鼓勵窮人移民美洲,是把移民當作排除窮人的辦法。移民美洲的英國人很多是清教徒,被美化成為了宗教自由而移民,但是清教徒卻很有等級意識。清教徒領袖和殖民地總督溫斯羅普:「全能上帝最聖明的天意決定了人類的狀態,自古以來,有些人富有,有些人貧窮;有些人位高權重、尊爵不凡,有些人身份低賤、受役於人。」清教徒精英底下除了有黑奴,還有契約僕役,是因欠債或犯罪而被迫簽下契約當奴僕的人。

美國的開國元勳常被讚譽為人權、自由、民主的開創者,掩蓋了他們的深重階級意識。寫出《獨立宣言》的傑佛遜總統:「繁殖馬匹、犬隻、其他家畜時,一般人看重的是優越條件;人的繁殖難道就不是嗎?」 傑佛遜把社會分為最上層的「貴族、半貴族」,然後是「獨立自耕農」,其下有「監工」(監督奴隸勞作),而對最底層的奴隸,他幾乎是視而不見的。開國元勳都深受約翰·洛克的政治思想啟發,然而洛克的《卡羅萊納基本憲章》「不只贊同奴隸制度而已,它其實是份提倡半封建、全貴族制的宣言。」

南北戰爭可說是階級戰爭,双方都企圖拉攏窮白人為其打仗。北方宣稱自由勞動才文明高尚,而南方則宣稱北方解放黑奴是貶低了自己的同類,即把窮白人貶為黑人同一階級。

白垃圾分佈在美國各地,而南方多於北方。白垃圾也有政治影響力,卡特是第一位出身南方、受白垃圾支持而選上的總統,其後又有白垃圾總統柯林頓。不過他們都沒有顯著改善白垃圾的處境。

此書讓我們看到美國的偽善,自始就美化其歷史。清教徒為了崇高的宗教自由而移民美洲!開國元勳都追求人權、自由、民主等崇高的理想!實情是美國制度幾乎都在維護富人的權益,而窮人長期很難翻身。社會難免有貧富差距,就難免有階級,關鍵在於階級之間能否流動。美國身為世界上最富強的國家,解決不了其階級問題,美國的富強恐怕是虛有其表!

此書恰出版於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前,川普也是受白垃圾支持而選上總統。川普可說是能幹的無良富豪,內心裡絕不同情白垃圾,他發起貿易戰,推高物價,並讓農產品外銷受限,都使白垃圾的日子更難過。白垃圾竟然認同、支持本質上與他們絕不搭調的川普,讓自己受苦,真是愚蠢又可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