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落石出-也應追究陳明通、鄭文燦  | 藍清水

昨天臺大對林智堅碩士論文做出是抄襲余正煌論文的判定。這是審定委員以良知、良能做出來的判定,不但守住了學術倫理、學術尊嚴,保住了一方淨土,同時也明白宣示誠信、道德的普世價值是不容許玷汙的。

案件水落石出了,請問以國安局長高度三番兩次隔空為愛徒遮蓋、辯護的臺大退休教授陳明通,昧著良心、良知,公然說謊甚至有栽贓余正煌之嫌。幸好七品芝麻官余正煌能為維護名譽,冒著可能工作受打壓,博士夢破滅的壓力,站出來抵抗一品大員兼指導教授陳明通,使這件事不至於被消失。余正煌凜然正義值得讚揚。

陳明通以臺大教授身分,在指導研究生撰寫論文時,竟然自毀立場並嚴重違背學術倫理,同時讓林智堅與余正煌,兩份高度雷同的論文通過口試取得碩士學位,尤為卑劣、可惡。且兩篇論文根據審定委員提出的內容論述錯誤之多,令人驚訝,而指導教授以及當時的論文口試委員都有放水的嫌疑。這是指導教授與論文口試委員共同自毀立場,是學術界之恥,尤為臺大之恥。

又經過查閱,陳明通指導的研究生且取得碩士學位者,其中鄭文燦赫然在列。昨日鄭文燦仍公開強調林智堅論文形成於前,言外之意是審定委員不顧這項事實,所以判定抄襲是有問題的。這顯然是編出來的謊言。假若鄭文燦有認真且全程聽完記者會的說明,應該就會閉口,因為林智堅的論文摘要也與余正煌的高度雷同。我們都知道,摘要是論文大功告成才寫得出來的。換句話說,林智堅縱使有初稿,也不至於連摘要都完成了,證明根本沒有初稿這個陳明通編出來的天大謊言。

鄭文燦真不愧是同門師兄,而拗到底的DNA也不愧是民進黨人。這使我不禁想起鄭文燦曾自稱每天(含假日)至少十五個行程,且根據媒體報導,鄭文燦經常累到一上公務車就睡著。我不知道他如何能在如此忙碌之下,克服寫作時的資料爬梳、統計、歸納、寫作的艱難、辛苦、孤獨過程,而完成論文寫作通過口試。是否請鄭文燦解除論文不公開為公開,讓我們拜讀以好好學習,這是鄭文燦另一項可造福尚在辛苦撰寫論文的研究生的德政。鄭文燦是否同意?

誠信、是非、良善是做人的基本原則。故請林智堅以及昧著良心、良能,公開為林智堅硬拗的鄭運鵬、梁文傑、鄭文燦、陳明通、……等諸人公開向社會道歉,臺大且應對陳明通做後續調查及究責,蔡政府則更應考慮如此滿口謊言、操守敗壞的國安局長是否適任?。

在此也奉勸那些洗學歷的藍綠白營政客,趕快自己私下向所畢業的學校提出放棄學位的申請,並抽回在學校系上、圖書館及國家圖書館藏的論文,以免選舉時醜聞上身,毀了自家名譽。不過綠營的政客不需要動作,因為林智堅召開記者會仍然喊冤,強調他是受害者。而你們偉大的黨,也發表聲明:「質疑臺大的公正性,相信林智堅的清白」。1450及側翼也傾巢而出,那就讓林智堅繼續選下去,藉此檢驗臺灣選民對誠信與道德的標準吧!

年底選舉是道德底線與正確價值觀的守護戰,是為下一代樹立誠信典範的聖戰!

PS:桃園選民是選擇林智堅記者會上傳遞的扭曲價值觀抑或堅守人類基本的誠信原則,就看年底選舉結果。若林智堅當選,桃園市就會有一個中外政治史上沒有過的「論文抄襲市長」。永遠載於青史之中。

民進黨不怕林智堅拖垮全台選舉? | 郭譽申

林智堅的兩篇碩士論文都涉嫌抄襲,而且證據相當明確。事件爆發快一個月了,林始終不承認抄襲,而民進黨自始力挺林到底。這跟2020年李眉蓁和國民黨面對李的碩士論文抄襲指控完全不同。民進黨為何力挺林智堅?不怕被林拖垮全台的選舉嗎?

一、蔡英文自己的博士論文和畢業證明不清不楚,沒有立場要求林智堅的碩士論文清白無瑕。

二、民進黨的支持者都很死忠,不論林智堅是否被判定抄襲,他們最後仍會歸隊支持民進黨推出的候選人。

三、中華大學的董事長李妍慧現為新竹市議員和民進黨發言人,她主導下組成的審議委員會,其判定可能有利於林智堅。

四、民進黨在台大已經掌握「大學自治」的大多數,連不合意的校長管中閔都幹不下去。台大的學術倫理委員會可能做出有利於林智堅的判定。

五、台大學術倫理委員會的召集人蘇宏達院長在一封寫給全院學生的內部信中指此案是「醜聞」,被民進黨指控為「未審先判」。若學術倫理委員會做出不利於林智堅的判定,民進黨就可以抹黑蘇宏達和學術倫理委員會的判定不公正。

六、林智堅是「小英男孩」,又是六都候選人中最年輕的,代表民進黨的重用年輕人,很有指標意義,因此非保不可。

七、林智堅涉嫌抄襲論文,其指導教授陳明通視而不見,有不可迴避的責任。尤其事發後,陳明通為了幫林智堅護航,竟犧牲林的學長余正煌,辯稱是先畢業的余正煌參考了林智堅論文的初稿!林智堅若有錯,陳明通的錯更大,已不適任國安局局長,影響國家安全。

八、陳明通自1995年迄今共指導173位碩博士學生,其中包含許多綠營政要,如:桃園市長鄭文燦、屏東縣長潘孟安等等。這些碩博士論文中僅有8篇公開其電子檔全文,其他的都不公開,很啓人疑竇。若陳明通和林智堅承認錯誤,將沒理由不追查這些碩博士論文,然而追查這些論文,很可能損傷許多綠營政要,因此陳明通和林智堅絕不能認錯。

九、多數民眾沒有碩士學位,不了解碩士論文該如何。民進黨只要大力宣傳,事件是選舉抹黑,最後總能搞成「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對民進黨的選舉損害有限。

民進黨有這麼多力挺林智堅、陳明通的理由,就繼續拗吧,我們旁觀者只能等看選舉的結果。

海峽兩岸都是過度教育的社會? | 姜保真

北大核子物理博士王夢真小姐畢業後,應徵北京市朝陽區的「城管」職位獲聘。這成了大陸網站熱議的新聞。

這個「城管」職缺,嚴格說只是城市管理的末端基層工作,例如取締無照攤販、驅趕露宿街頭的遊民…等等,有時也與警察公安的任務重疊混淆,不時聽到城管人員暴力毆打民眾的社會新聞,所以大陸網民衍伸出來一句話:「你不要太城管」,意指不要使用暴力多管閒事。但是城管工作穩定,佔了職缺還能據以申請城市戶口,所以仍有人趨之若鶩。

我們華人社會常常傳誦的是廚師、垃圾搬運工….勤奮自學,終於出人頭地的新聞故事。先前不是有報導:北京清華大學食堂廚師張立勇自學英文,不但通過大陸英語四、六級考試,更拿到托福630分的高分,人稱「英語廚神」。

但媒體很少報導類似王小姐這樣的反例。為何?可能是這與我們傳統士大夫思維的「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文化底蘊相違背,令人難以接受。讀了這麼多書,怎麼沒有出人頭地,反而做這個不要求高學歷的底層城管工作?台灣也有政大法律系博士轉行賣炸雞排,遭郭董譴責是浪費資源,後來郭為選舉又和解,轉而拜訪稱讚。

王小姐唸了北大、讀的又是我們常人聞之咋舌的核能物理專業,感覺這門學科一定艱難、高深、神秘!怎麼不繼續鑽研高深學術呢?或是去核電廠任職也是學以致用啊!
可能非常現實的答案就是:沒有職缺吧!高深學術領域常是「供過於求」。

楊振寧當年是美國第一批華人科學家赴中國大陸參訪的帶頭人。後來,大陸的《科學導報》記者訪問他,請他講講覺得大陸在高能物理領域有什麼缺失?楊振寧言簡意賅地回答:
「人太多!」

英文詞彙裡有一個詞「over-education」,可譯為「過度教育」,在亞洲除了我們台灣,南韓、印度、菲律賓、中國大陸都是例子,特徵都是高等教育的膨脹,「滿街都是大學生」之譏。瑞士的「世界經濟論壇」曾就此現象討論。

大陸2022年大學畢業生規模預估高達1,076萬人,人數和年增量均創歷史新高紀錄。隨之而來的是這批青嫩的高級知識份子的高失業率,因為他們一則多想留在「北上廣深」等一、二線城市就業,二則對職缺及薪資待遇也頗挑剔,多想做白領辦公室工作。北大教授盧鋒早在2021年即發出警語,直言「實現充分就業目標困難較大,2022年就業形勢可能不容樂觀」。

果不其然,今年6月,大陸的國家統計局發佈數據:16~24歲的城鎮青年失業率高達19.3%,官方解釋是受疫情影響,公私企業吸納新進人員的能力普遍下降,而青年人初進勞動市場,普遍面臨著「摩擦性失業」的困境。這一句「摩擦性失業」引發喧然大波!說白了就是剛畢業的青年謀職者不適應職場,「希望」與「現實」的落差巨大。國家發改委等多個部會,因此連袂發佈《關於深入實施創業帶動就業示範行動力促高校畢業生創業就業的通知》,敦促各級政府為大學畢業生謀職創造機會,甚至不惜擴增公務員職缺。

大學畢業生謀職難,如果考研唸了碩博士,是不是比較容易找到高薪的理想工作?這是社會普遍制式化的思維模式,未必如此。台灣早有「流浪博士」的社會現象,《衛報》曾報導一位在倫敦大學兼課任教的新科博士,因收入太低而只得在公園搭帳篷住宿-名符其實的流浪博士。大陸的《中國青年報》2019年報導:近年畢業的博士有三分之一未能獲得大學教職!學科領域之間也有差異,文法科博士要比理工科更難謀職。王夢真的個案為何有如晴天霹靂?因為她的學科專業「核能物理」理應不難就業。

再想想台灣咱們林碩士畢業的台大國發所:社會真的有必要為大學院系投資這麼多嗎?知道這個前身叫「三民主義研究所」的機構有些什麼碩士論文嗎?
《女性健美選手的身體意象》、《藝術展覽的傳播策略研究》、《台日高中男子籃球體制比較》、《男性彩妝師升遷》、《創業家職業選擇動機研究》…。就是包山包海都可納入國家發展的大標題之下了。

西方也有類似的情形,《讀者文摘》曾報導美國大學有人寫的碩士論文主題是調查怎樣的人在公路上搭便車比較容易成功攔車(hitchhike),結論是大胸脯的金髮女郎比較能夠攔車。任何主題都可以調查研究,但是這值得授予學位名器嗎?

2019年大陸大學科研經費排名,北京清華大學153.75億人民幣名列榜首,但大學不是單純的科研機構,也是教育機構,學校教授的科研工作能培養學生面對社會及職場的就業力嗎?王夢真博士的指導教授怎麼回答?

這不是學術問題,而是道德問題。開設這麼多院系、聘僱這麼多教師、誘惑這麼多年輕人報考升學,這是不道德的!

記得和碩董事長童子賢先生2016年曾一針見血地戳破台灣高等教育的假面具,他說政府讓技職院校升格科技大學,導致生產力最高的年輕人投入太多時間在唸書上,對日後就業一點幫助也沒有。他說:
「一大堆博士假裝在教書、一大堆人假裝在讀書,根本對國家無益,只是編預算養活這群人,整個國家都在作假。」
誠哉斯人斯言。    (作者為台灣的作家)

指鹿為馬 | 劉廣華

面對論文抄襲指控的政治人物日昨召開記者會,堅持自己絕無抄襲,確實是原創作者,還詳細提出關鍵時間點、相關證明,澄清自己的清白、正直,順便再批評在野黨對其個人的造謠、抹黑、人身攻擊;對於目前已揭露的90%論文內容與被抄襲者相同,甚至連錯字都抄得一樣的事實,也一一舉證駁斥。

本案雖說涉及政治人物,但主要跟學術倫理有關,報載涉及的兩所大學也分別啟動調查。

忍不住想到「指鹿為馬」這句成語。

「指鹿為馬」顧名思義就是,明明是鹿,卻故意說成是馬,形容混淆是非,顛倒黑白;此一成語出自《史記秦始皇本紀》:

「趙高欲為亂,恐群臣不聽,乃先設驗,持鹿獻於二世,曰:『馬也。』二世笑曰:『丞相誤邪?謂鹿為馬。』問左右。左右或言馬,以阿順趙高;或言鹿者。高因陰中諸言鹿者以法。後群臣皆畏高。」

這說的是,秦二世時的丞相趙高圖謀叛亂,但又害怕群臣搗蛋,所以先測試一下大家的服從程度,故意在獻給秦二世一匹鹿時,說這匹是馬;秦二世失笑說,丞相搞錯了,這是鹿,不是馬,又問了隨侍大臣來確認;大臣中有的附和趙高說是馬,有的則據實說是鹿;結果,只要據實說是鹿的大臣,後來都私下被趙高構陷;從此,所有的大臣都害怕趙高。

只要是一般正常人,都能辨識馬跟鹿的不同;所以,指鹿為馬這檔事當然不是在測試人們的分辨能力,更不是在說服,而是在壓制;目的就是要強迫你睜眼說瞎話,要違反自己的判斷跟認知,來附和我的說法;真相是什麼,不重要,我說那是什麼,你就同意那是甚麼,才重要;這才是權力的展現。

屈服於權力,願意配合的人,早早就同意,這是馬了,怎麼能是鹿呢?不願意屈服於權力的人,很快也會發現,連回覆是鹿,還是馬的機會都沒有了。

至於,一般的普羅大眾,因為不理解,也不關心;所以,只要有很明確的聲音告訴大家說,這絕對是馬;很快的也就會跟著說,這是馬,不是鹿了;大家都這麼說了,不是嗎?怎會有錯?

很多人不理解,這記者會的目的是什麼?無視於明顯的事實呈現,卻依舊提出邏輯謬誤,論述混亂的說法,到底想要說服誰呢?

其實,當事者根本不介意論述有多麼的扭曲,也不介意有多少的證據可以證明抄襲是事實,只要理直氣壯,義正詞嚴的說,絕無抄襲就可以了。

我說這是事實,這就是事實,結束!

如前所言,指鹿為馬這檔事,重點根本不是在說服,而是在壓制;在強大的權力壓制下,寒蟬效應很快的就會出現,敢發聲的人就越來越少,揭露真相的聲音就會越來越小,甚至被掩蓋。

而鹿,也就真的變成馬了。

真心期待兩所大學調查委員會的結果;屆時,是鹿,還是馬,應該就很清楚了。

無恥無格的某教授  | 藍清水

有臺大某教授為了幫陷入抄襲風波的某人,居然說,他把自己指導的某人的論文草稿,給另一位非他指導的研究生參考。以為這樣就可證明,某人是原創。又說,只是提供民調資料。用這樣的方式來為學生辯白。

唸過研究所且完成過論文的人都知道,教授對自己指導的研究生,不但盡力協助且極盡保護之能事,豈會將自己學生的草稿給一位非自己指導的學生參考,且讓這位非自己指導的學生用類似的題目完成論文?就算是提供民調資料,那兩篇論文也只會在統計資料上相同,怎麼會其他論述文字幾乎一模一樣。這肯定是晚畢業的人抄襲前者,怎麼會是先畢業者抄後畢業者的論文呢?

若是先畢業的抄了後畢業的人的草稿,那後畢業的人怎麼會容許這種事發生,並忍辱吞聲呢?

再說,指導教授也是這位早畢業研究生的口試委員,若看到這位學生的論文竟然抄了自己指導學生的論文,也沒意見。這真是學術界的怪事!

為了選舉,竟然將道德、是非踐踏至此。只能說,曲意狡辯、庇護的人,豈僅止於無恥無格?
繼續拗吧!

台灣人文學界,我的感受 | Friedrich Wang

筆者不算是什麼優秀的學者,就是讀自己的書,寫自己的文章,教好每一個學生。我不喜歡搞派系,就算有什麼機會,也不可能去壟斷資源,壓榨他人。

我自從2014年決定離開台灣到中國大陸任教,就是因為看到了太多的不堪與醜陋,知道在這種文化之下是不可能容得下自己繼續發展。簡單說,在台灣想當一個平靜而且普通的學者都已經不可能了。

當然,兢兢業業、循規蹈矩的學者是永遠都存在,但是卻沒有辦法改變上述這個既成的結構。如果想要活得順暢一點,要不然就是跟著他們一起亂搞,要不然就是退出以後不要玩了。

自己其實很幸運,能夠就讀兩所在台灣被認為是人文科系最優良的學校:政大、台大。但是這兩所母校在這十多年的時間當中都已經變得面目全非,讓人完全不認識了,令人十分難過。

這次國發所的事件,其實就是給台大一次機會:向台灣社會證明這還是一所值得繼續期待的學校。否則佔了這麼多社會資源,卻發生這麼不堪的問題:光是一個學閥可以幾年之內製造出170多個碩博士,而且還讓這些人彼此之間互相抄襲論文。這完全敗壞了一個學校該有的基本學風,放到全世界都將是一個巨大的笑話。如果不改正,這所學校還有什麼資格繼續存在這個世界?

若台大沒有辦法在這次的機會徹底自清,給社會一個交代,那這個學校以後只會爛到谷底,尤其是人文學科,就不要怪自然科學以及理工學科如此看不起你們。

大教授和第一學府的墮落 | 郭譽申

林智堅看來擁有两個碩士學位,但是兩篇碩士論文都涉嫌抄襲,真是無獨有偶,實在很難讓人相信他是清白的。政治人物齷齪,不足為奇,筆者更痛心,大教授和台灣第一學府共謀放水、頒給很多政治人物高學歷的墮落。

根據媒體報導,台大國發所教授、前所長陳明通自1995年迄今共指導173位碩博士學生,其中包含許多綠營政要,如:新竹市長林智堅、桃園市長鄭文燦、屏東縣長潘孟安、民進黨主席特助洪耀南,及立委高嘉瑜、邱志偉、沈發惠、郭國文,還有縣市議員張錦豪、張志豪、高閔琳與前陳菊辦公室主任洪智坤等等。

台大國發所不只陳明通一位教授,其他教授指導的碩博班明星學生,還包括前國發會主委陳美伶、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台南市府顧問洪智坤,總統府參議郭昆文、蔡總統文膽李拓梓、高雄市議員高閔琳、自由時報總編輯鄒景雯、名嘴康仁俊、前主播楊琇晶等等。

陳明通教授教出那麼多綠營政要,難怪他能受邀擔任陸委會主委和國安局局長等要職,正是學政兩棲,如魚得水啊!未來他指導的學生很有可能當上總統,他就成為「帝師」了!

林智堅抄襲事件爆發後,立刻有國發所退休教授杜震華比對了林智堅和余正煌的碩士論文,並提出專業的指控:兩人的論文在「摘要」有高達七成一樣,在「研究概念」和「研究方法」部分的雷同率高達88%,「林智堅論文幾乎整份是余正煌論文的翻版」。想迴護林智堅的人不能以一般人無學術專業無法判斷是否抄襲,來打迷糊仗了。

陳明通是林智堅的指導教授和余正煌的論文口試委員,縱容他們互相抄襲碩士論文,當然違背師道。更醜陋的是,林畢業於2017年1月,晚於余的畢業於2016年7月,顯然只可能是林智堅抄襲余正煌的論文,然而陳明通竟幫林智堅護航,說余正煌參考了林智堅論文的初稿!陳明通為了幫政治勢力強大的林智堅護航,竟犧牲沒有政治勢力的余正煌!余是不是還要被迫出來承認抄襲並接受懲罰?

陳明通教授和台大國發所頒給很多綠營政要碩博士,醜事多半不只林智堅一樁。應該必定有所內或校內其他教授,如杜震華,看不下去,然而即使有一些中流砥柱,也阻擋不了台大的政治化和墮落。台灣的大學號稱要「大學自治」,重要事務都要民主投票。民進黨在台大已經掌握大多數,連不合意的校長管中閔都幹不下去,陳明通教授和國發所自然能為所欲為了,反正台大永遠是台灣第一學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