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哉八.一五,侵略者投降日! | 天人合一

七十六年前八月十五日,侵略中國、侵略南亞、罪惡滔天的日本鬼子無條件投降。

今天,又臨八.一五,在阿富汗,侵略者夾著尾巴逃跑,侵略者的帶路軍成群集隊投降,侵略者的傀儡開始交權了。

兩個八.一五,時空自然有異,意義當然不同,與我們的關連度完全不一樣。然而,有一種相同處,至少就是侵略者及帶路幫兇的失敗,反侵略反壓迫人民的勝利!

不能忘當年,亦開心今天。

警告:美日及西方無良政客吸取歷史慘敗教訓,緊急收手!
警告:蔡英文們看漢奸、越奸、阿奸可恥下場,趕快回頭!

蛻變中,阿富汗的中國機遇 | 盛嘉麟

美國決定8月31日之前完全撤離阿富汗,北約國家也將跟著撤離,美國扶植的阿富汗政府,貪汙腐敗,鬆散無能,無力掌控局面,阿富汗頓成真空,是塔利班組織恢復政權的大好機會。對週邊國家帶來了混亂、不安,也帶來了機會,包括俄國、中國、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以及中亞和阿富汗接壤的烏茲別克和塔吉克,可能都有各自的盤算,情況非常複雜。中國也不願意看到自己週邊有一個動盪的國家,成為恐怖主義活動的溫床。中國目前與阿富汗政府及塔利班組織都有接觸,保持良好關係,靜待情勢發展。

根據資料,在這個3,800萬人口的阿富汗,二十年間的損失:
阿富汗的士兵有68,000人死亡
阿富汗的平民有47,245人死亡
流亡國外的難民有270萬人
國内流離失所的有400萬人
軍民共計有115,245人死亡

帝國入侵的損失:
美國士兵有2,442人死亡
美軍的雇傭兵員有3,800人死亡
北約士兵有1,414人死亡
共計有7,656人死亡
共計有20,666人受傷

西方的帝國主義可謂血跡斑斑,罪孽深重。

【美國大中東戰略的敗退】

美國從小布希時代以來,就隱然的執行大中東戰略,利用顏色革命推翻阿拉伯世界中對美國不友善的國家,進軍阿富汗、攻佔伊拉克、制裁伊朗、培植ISIS恐怖组織打擊敘利亞,目的在打垮所有大中東反美的國家,控制整個大中東的阿拉伯世界,進而藉由阿富汗把勢力伸入中亞地區,一度在烏兹别克和塔吉克建立了小規模的空軍基地,打擊上海合作組織國家,並把勢力也伸入到高加索地區的格魯吉亞,亞塞拜疆及亞美利亞,打擊俄國的南疆。

俄國普京總統立即出兵嚴懲格魯吉亞,加上最近援助亞美利亞,穩固了高加索地區。也應敘利亞要求前去駐軍,打垮了ISIS恐怖组织,穩住了敘利亞。進而建立起隱然的敘利亞、伊拉克、伊朗什葉派反美聯盟。這時中國的外交經貿勢力更伸入了伊朗、沙烏地阿拉伯、阿聯酋、伊拉克,弱化了美國的大中東戰略。

就在拜登宣佈撤出阿富汗之後,布林肯就跟中亞的5個斯坦國的外長舉行了視頻會議,目的當然是試探,這些國家是否願意讓美國設立某種形式的軍事基地或情報中心。巴基斯坦、烏茲別克和塔吉克都曾經是美國向阿富汗運送軍隊和軍事物資的中轉站,並且建有美國的空軍基地,或許它們願意續約,但是上述三國在中國外長王毅和俄國外長拉夫羅夫的外交努力下,都拒絕了布林肯的要求。美國將大規模撤離駐阿富汗大使館人員,只留核心人員。至此美國的大中東戰略已經無法挽回。

2017年開始,美國的川普總統已經意識到大中東戰略在拖累美國,美國在伊拉克花掉了4萬億美元,在阿富汗花掉了2.6萬億美元,衰退的國力已經無力維持大中東戰略,先從阿富汗撤軍,再從伊拉克撤軍,結束大中東戰略計畫。不得不説,是美國繼越戰之後又一次失敗的戰爭。

這意味著美國已經從海權陸權的世界雙重霸主,退縮到海權的霸主,只能在中國沿岸海域耀武揚威海軍的力量,仍然不願鬆手美國的西太平洋戰略。即使西太平洋戰略現在需要號召日本、澳洲、印度、英國來撐腰,才能維持局面。這在中國看來,美國的海洋霸權也正在衰退。

【土耳其企圖攪亂】

在美國指使下,土耳其有1000人的駐軍在北約名下,繼續留在阿富汗不退,保護喀布爾機場,掩護美國及北約撤軍,成為阿富汗境內唯一的外國武裝力量。塔利班聲稱,阿富汗人民不歡迎任何外國軍隊,在美國及北約撤軍完成之後,繼續留在阿富汗;所以土耳其這個決策很明顯是與塔利班對衝,塔利班也毫不留情地給出了嚴厲的警告。

土耳其駐軍是在美國授意和支持下進行的;美國全力支持土耳其軍隊留在阿富汗,並且為土耳其軍隊提供資金和情報支持,土耳其軍隊實際上相當於美國留在阿富汗境內的代理人。這樣等於美國沒從阿富汗撤軍,《多哈協議》簽了等於白簽,塔利班很憤怒。

但是塔利班不想與土耳其兵戎相見。阿富汗與土耳其在歷史、宗教和文化方面有著密切聯繫,塔利班如果不得已與土耳其駐軍開戰,這種密切聯繫將遭到破壞,後續不利於塔利班。所以塔利班現在是透過交涉勸退土耳其;如果土耳其執意要站在美國一邊,不肯退讓,塔利班可以搞搞暗殺、汽車炸彈和心理戰,嚇退土耳其駐軍應該沒有問題,除非土耳其增加駐軍,真正進軍帝國墳場。

【印度企圖攪亂】

印度的高等教育水平不低,對阿富汗學生吸引力很高,印度是阿富汗留學生首選之地,每年有幾千名阿富汗留學生前往印度大學學習。這十幾年印度又給阿富汗援建了不少醫院、學校、水壩、公路,這些設施統統以“甘地醫院”、“印度水壩”、“新德里友誼學校”命名,進一步提升了印度人在阿富汗的高大形象。印度是阿富汗第一大投資國,投資達30億美元,出兵可以保障印度在阿富汗的利益。印度企圖從軍事上控制阿富汗,兩面夾擊巴基斯坦,取得地緣戰略優勢。

阿富汗政府駐印度大使馬蒙澤稱:如果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和談失敗,阿富汗政府會向印度尋求軍事援助,需要印度提供空中力量援助,包括訓練飛行員、維修飛機乃至提供空中打擊支持。但是據印度軍方透露,印度可能出兵20萬協助阿富汗政府對抗塔利班。塔利班正在和伊朗談判,要求伊朗協助,阻擋印度出兵阿富汗。

【中國的阿富汗政策】

平等對待塔利班組織、嚴防東突厥斯坦恐怖組織、擴大上海合作組織,
加速鋪墊一帶一路的建設、中國審慎等待不急於介入。

2021年7月16日,國家主席習近平曾經同阿富汗總統加尼 Ghani 通了電話。習近平在電話中強調,中方堅定支持阿富汗政府維護國家主權、獨立、領土完整,這符合阿富汗人民和本地區國家的利益。

中國日前在天津與美國副國務卿雪曼談判,兩天後在同一地點,高規格接待塔利班的代表團,刻意提升塔利班的國際地位。美國、俄羅斯、伊朗、印度等國都和塔利班進行了談判,和中國談判更是順理成章的事。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印度訪問時,也與印度政府談論阿富汗與中國的局勢。隨著美國和北約的兵力逐步完成撤軍,塔利班勢力不斷增強,圍繞阿富汗地區局勢發展,成了國際地緣政治角力的另一個核心。

中國並不急於進入阿富汗,中國的阿富汗政策是戒慎觀察,嚴防東土耳其斯坦恐怖組織,創造有利條件,緩慢的鋪墊基礎,基於不干預他國內政的原則,配合一帶一路宏偉的、人類共同發展的全球戰略計畫。

【平等對待塔利班組織】

中國不干預阿富汗內政,和目前美國扶持的搖搖欲墜的阿富汗政府,以及勢力蒸蒸日上的塔利班組織都保持友好接觸關係。阿富汗政府期待中國可以在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之間,扮演積極的促和角色。

中國從不認為塔利班是恐怖組織,也從不認為塔利班組織沒有治理阿富汗的能力,事實上2001年以前,塔利班組織的政府一直統治著阿富汗。王毅鼓勵阿富汗說,美國和北約從阿富汗倉促撤軍,標誌著美國對阿富汗政策的失敗,這給了阿富汗人民穩定和發展自己國家的重要機遇。

此刻正值阿富汗國內暴力事件增加的敏感時期,塔利班組織在國際舞台上積極活動。塔利班在卡塔爾(Qatar)的政治辦事處,正和阿富汗政府在那裡進行和平談判,本月塔利班還派代表到伊朗與阿富汗政府代表團進行了會談;伊朗與阿富汗雙邊貿易活躍,伊朗是阿富汗第一大出口國,塔利班要求伊朗不給印度出兵阿富汗的藉口。塔利班組織一直在展現他們有組成政府治理國家的能力。

【嚴防東突厥斯坦恐怖組織】

911恐怖襲擊後,為了爭取中國對美國反恐戰爭的支持,美國將東突厥斯坦認定為恐怖組織,但是2016年川普政府撤銷了對該組織的恐怖認定,鼓勵其對中國進行恐怖活動。因此中國對維吾爾極端主義的威脅積極管控,嚴防東突厥斯坦恐怖組織進入中國。

7月28日,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在天津會見了阿富汗塔利班代表團,包括塔利班聯合創始人、及塔利班政治委員會負責人巴拉達爾 Baradar 一行,王毅稱許塔利班是阿富汗舉足輕重的軍事和政治力量,有望在阿富汗和平和解和重建進程中發揮重要作用,敦促其必須與東突厥斯坦恐怖組織劃清界限,並採取行動在阿富汗建立和平的政局。此次會晤表明,在美國撤軍之際,中國正從外交上介入阿富汗局勢。

塔利班代表團並且與鄰國烏兹别克和塔吉克保證,決不牽扯東突厥斯坦恐怖份子及活動,這是上海合作組織國家的共同核心紅線。

【擴大上海合作組織】

上海合作組織在1996年由五個原創國:中國、俄國、哈薩克、吉爾吉斯及塔吉克組成,目的在地區安全和經濟合作。後來2001年烏茲別克加入,2017年巴基斯坦及印度加入。阿富汗、白俄羅斯、伊朗及蒙古目前為觀察員,未來會尋求成為會員國。

美國大中東戰略敗退之後,上海合作組織會逐漸擴大,加強穩固中央亞細亞廣大地區的經濟合作及防制恐怖活動。目前上海合作組織的對話夥伴國家包括了亞美尼亞、阿塞拜疆、柬埔寨、尼泊爾、斯里蘭卡及土耳其(沙特及埃及也即將加入),這些國家將來有興趣尋求成為會員國。土庫曼是永久中立國,不會加入國際組織,但與東盟及獨聯體同為上海合作組織的賓客國。擴大上海合作組織,讓中國在中亞的佈局更為周全,有利於推進從新疆喀什到伊朗再到土耳其的鐵路、公路或輸油管線,拓展經濟合作和安全合作。

【加速鋪墊一帶一路的建設】

阿富汗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的關鍵國家,一帶一路往西亞、南亞,直達高加索、土耳其、北非、地中海、南歐必經阿富汗國境。

飽受戰爭摧毀的阿富汗,雖然受到戰火嚴重破壞,民生凋蔽、社會動盪,但是阿富汗蘊藏豐富礦產資源,如果能建立相對安定的社會秩序,投資商機可以讓中國發揮影響力,重建阿富汗。

塔利班發言人沙欣Shaheen 說,塔利班歡迎中國投資阿富汗重建,並承諾保證中國人員的安全。在美軍完全撤離阿富汗之後,塔利班將盡快與中國就投資問題進行談判。塔利班和中國有良好的關係,中國是一個友好的國家,歡迎中國參與對阿富汗重建的投資。

同時在喀布爾 Kabul 的阿富汗政府官員,近來與中共領導階層也越走越近,積極洽商中方透過一帶一路的國際倡議,對阿富汗基礎建設進行投資。

在喀什米爾的巴基斯坦佔領區,興建塔什庫爾干軍民兩用機場,擴大中巴經濟走廊一帶一路的效益,也掌控著中亞地區的軍事情勢。

【中國審慎等待不急於介入】

塔利班鬥志高䀚的軍隊75,000人,面對意志潰散的阿富汗政府軍300,000人,目前擊潰政府軍,攻城略地快速進展,佔據了全國85%的區域,雖然其中有土耳其、印度的撐腰,美國的臨別轟炸在支持阿富汗政府軍,其實都無濟於事。而且塔利班近年同阿富汗政府和國際社會保持著對話接觸,擺脫恐怖組織的形像。

但是在塔利班佔據的地方上,仍有盤據的各方軍閥殘餘勢力,未必就是塔利班扎實的領地,塔利班必須經過更多時間的努力,肅清各方軍閥,才能實質統治阿富汗,而且我們也不能排除阿富汗政府與塔利班最終合作統治阿富汗的可能性。所以阿富汗局勢要經過長期沉澱才能明朗下來。

在兩三年間,阿富汗局勢穩定以後,中國是唯一有力量以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一帶一路計畫,幫助阿富汗規劃經濟發展,進行實質開發建設 , 幫助阿富汗維持穩定的國家。美國離去之後,中國、俄國、巴基斯坦、伊朗和印度等鄰國,在上海合作組織的框架裡,都可能施以援手。前途應當看好,希望廿年後阿富汗可以成為安定富足的國家。

美國步英、蘇後塵,折戟阿富汗 | Friedrich Wang

當年英國發動鴉片戰爭以及英法聯軍的同時,也將擴張的魔爪伸向了阿富汗。英國人剛剛鞏固在印度的統治,立刻得隴望蜀,想把勢力深入中亞。

當時在全世界不可一世的大英帝國,甚至認為土地比法國還要大,而且86%以上都是山區的阿富汗,只需要步兵1萬,大砲50門,騎兵1500,就已經綽綽有餘。不久之前他們在中國進行的戰爭,總共只陣亡了幾十個人,就讓龐大的滿清潰不成軍,而印度人的起義反抗,也被他們幾個月就輕易鎮壓下去。

結果呢?兩次入侵,不但傷亡慘重,損兵折將,還變成帝國財政的無底洞,最後經過十幾年的努力,灰頭土臉的離開了。包括英國的歷史學家認為,這10多年的阿富汗戰爭是大英帝國沒落的起點。

歷史真的是很妙,可以看見人類的愚昧以及從來學不到教訓。事實上當年成吉思汗的蒙古大軍橫掃歐亞大陸,所向無敵,卻在阿富汗這裡吃過敗仗。最後蒙古大汗給了這個地方自治權,臣服就可以,也算是一塊遮羞布。但是這表示當時的蒙古人很聰明,知道武力征服不了就用政治解決,最起碼保住了顏面。

20世紀70年代的蘇聯,當時的陸軍規模超過300萬,現役的坦克裝甲車超過40000輛以及上千架直升機,而空軍的規模也有超過1萬架作戰飛機。這麼龐大的軍力使半個歐洲都會顫抖,若入侵這一個原始的國家,應該可以輕而易舉地碾壓。結果苦戰十年,耗費750億美金,損失10餘萬人,戰爭依舊結束不了。阿富汗戰爭就如當年戈巴契夫所說的,是使蘇聯流血不止的傷口。這個龐然大物,蘇聯帝國,也被這個小土邦給活活拖死,1989年撤出,二年後土崩魚爛。

人類最大的愚蠢,就是永遠不相信倒楣的人會是自己。2001年美國入侵阿富汗,還拉著西方的所謂盟國一起進入。這又是一場曠日持久的苦戰,一開始美國年年都宣稱今年可以取得勝利,跟當年在越南的情況一模一樣。到了後來奧巴馬時期,則是不斷尋求解脫之道,可笑的是連續宣稱三次勝利凱旋,結果是從來沒有勝利。到了川普時代,持續減少駐軍,而那一些當初跟著美國投入的所謂盟國,則早就不願意繼續這樣耗下去,紛紛以各種理由撤退或減少駐軍。

拜登上臺之後,結束阿富汗戰爭成為一定要完成的目標。問題是方法是什麼?就跟1949年在中國與1973年在越南的荒謬幾乎完全複製,去叫當地的政府與日益強大的敵人組成所謂的民主聯合政府。這不是飲鴆止渴,是什麼?這就是美國射後不理,始亂終棄的一貫步驟。前幾年還叫好萊塢拍電影,說美國佔領下的阿富汗變得多好,女人不必蒙著臉,小孩有了巧克力,老人家都笑顏逐開,人人有書讀,人人有錢賺,仿佛天堂。但這些畫面現在全部成為莫大的諷刺,以及日後證明自己侵略的證據。

歷史呀,歷史,你就像是一個冷面笑匠,不斷用冷冰冰的事實嘲笑著人類的愚蠢、無知、貪婪、自私。如今美國社會動盪,是不是會步前兩個帝國的後塵?

中國古代的先賢很早就說過,仁者無敵!仁義不施,攻守之勢易也!只知道用武力來屠殺鎮壓,可以獲得一時的威風,但終究會徹底的失敗。現在這些國家又期待中國人也這麼笨,跟前面三個傻逼帝國一樣。那您就慢慢傻逼吧。

阿富汗,畸形的國家、戰爭、經濟 | 盛嘉麟

大家都覺得廿年來的阿富汗戰火綿延,滿目瘡痍,民不聊生。這當然是一種畫面,但是國家同時存在多種畫面,戰爭竟也帶來經濟畸形的繁榮,人口畸形的增加,戰略畸形的思維。阿富汗政府不希望趕走帝國主義的駐軍,塔利班神學士武裝對抗組織也不希望趕走帝國主義的駐軍,阿富汗人民也擔心趕走了帝國主義的駐軍會無以為生。 

美國前總統川普是生意人,覺得9萬美軍駐在阿富汗開支浩繁,無利可圖,立即決定2021年5月乾淨撤軍。想不到拜登總統上台後,戰略生變,又有新的花招。 

川普下台時阿富汗已經撤剩美軍2500人。 

美軍穿制服的留在阿富汗有2500人。 

美軍穿便服的留在阿富汗有7500人(擔任軍事相關且任務更危險的承包商)。 

所以實際美軍駐在阿富汗有10000人。 

這三、四年來其實美軍、北約、塔利班處於一種平和的狀況,只偶而發生微不足道的零星事件,維持戰爭狀態,其實十分安全。 

這些美軍有的利用安全和平的戰地,填補戰爭履歷,有助於自己軍事生涯的發展。 

這些美軍有的利用高額的戰地薪資及戰地加給,發點小財。 

這些美軍承包商利用戰地監管鬆弛的特殊狀況,胡亂報價,大發戰爭財。 

所以駐在阿富汗的10000人美軍各打各的小算盤,並不想回國。 

北約各國軍隊及承包商駐在阿富汗估計也有10000多人,以英國、德國、法國為主。有撤軍計劃但不急於撤回的情況如同美軍。 

美軍目前負擔阿富汗的總共軍費支出每年500億美元(主要是援助阿富汗政府軍),佔軍事支出很小,撤不撤軍都不在乎,北約國家軍費支出更小,也是如此。 

可是這每年500億美元加上北約國家的支出,卻成為阿富汗GDP的主力,帶來阿富汗的經濟繁榮,現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市容空前繁榮,中國、韓國、日本、印度都有小商人來此開店做生意。 

阿富汗戰前(2000年)的GDP是 48 億美元,目前的GDP是 200 億美元,廿年的戰爭促成GDP翻了四倍,真是畸形的經濟發展。一旦美軍、北約國家完全撤軍,阿富汗的GDP可能立即跌回戰前的 48 億美元,因為廿年的戰爭沒有增加阿富汗的任何產業。 

所以阿富汗政府及人民都希望帝國主義的軍隊及承包商都不要撤離。 

塔利班也因為500億美元及數以億計的歐元帶來的外溢效應而富裕起來,除了幹點小事突顯戰場情況,拖住帝國主義的駐軍,保持富裕,並不想驅逐帝國主義的駐軍。 

塔利班因為富裕了,已經失去戰狼的勇猛,淪為分散各地各據山頭的軍閥,過各自的暖炕頭好日子,漸漸失去統一指揮行動的能力。 

和美國談判要求撤軍只是表面姿態。 

拜登比川普更陰險算計,駐軍阿富汗表面上維持著帝國戰略版圖的虛榮心,不惜落入每年500億美元的泥淖。 

帝國主義象徵性的兩萬名駐軍對阿富汗及中亞局勢影響有限,中國也不在乎,中國只想著在阿富汗的一帶一路及在阿富汗的經濟計劃,中國人在阿富汗開店做生意的人愈來愈多。 

阿富汗這幾年來因為戰爭帶來的經濟繁榮,人口從戰前(2000年)的2000萬暴增到目前4000萬,如果美軍北約突然撤軍,阿富汗GDP從200億暴跌回48億,經濟崩潰,無法養活目前新增的4000萬人口,情況不堪設想。 

經濟崩潰後無以為生的人民將會投奔塔利班為生,軍閥內亂再起,又回到戰前阿富汗民不聊生的狀態,這次揹著4000萬暴增的人口壓力,難民四竄,情況更不堪設想。 

不幸受到歐美的欺凌壓迫的阿富汗,變成了畸形的國家、戰爭、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