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北約和金磚峰會呈現富國和窮國的對立 | 郭譽申

上週舉行了金磚國家峰會的視訊會議,接著是在德國南部埃爾茂的G7峰會,這兩天又有西班牙首都馬德里的北約峰會。金磚峰會大致支持中、俄,及反對美歐對俄羅斯的制裁。而G7、北約則對中、俄擺出積極對抗的姿態,雖然對中、俄有些差別對待。

G7和北約是美歐已開發富國的組織,而金磚五國,中、俄、印度、巴西和南非,都是開發中大國,可說是窮國,包括開發中國家和未開發國家,的代表。金磚峰會顯示金磚國家對中、俄的支持,甚至可說是眾多窮國對中、俄的支持。這早已呈現於極少有窮國響應美歐對俄羅斯的制裁,也呈現於近日伊朗和阿根廷表達意願要加入金磚峰會。富國要圍堵中、俄,窮國支持中、俄對抗富國,這簡直是國家間的階級衝突!

馬克思主義認為,在階級社會裡就有階級衝突,例如在資本主義社會裡,工人階級(一般是窮人)與資產階級(一般是富人)有階級衝突。看來這理論也能推廣到國際上的窮國與富國。窮國一般都為富國打工,就像工人階級為資產階級打工一樣。窮國就像工人階級一樣想要多賺一點,而富國就像資產階級一樣想要增加或至少維持其利潤,這樣就難免有衝突了。富國之間,就像資產階級之間,雖然有競爭,但有更多共同利益,因此有G7、北約等組織。窮國眾多,雖然心態相近,難有世界性組織,金磚國家可算是窮國的代表和領頭大國。

富國和窮國的對立有些像冷戰時資本主義國家和社會主義國家的對立,但是有明顯的差異:其一,資本主義國家和社會主義國家幾乎是涇渭分明的,而富國和窮國的分化僅是概略的,較有轉換陣營的可能。其次,資本主義國家和社會主義國家彼此少有經貿往來,但是富國和窮國間有些有頗多的經貿往來。其三,當年資本主義國家的經濟增長普遍優於社會主義國家,然而近年窮國的經濟增長一般優於富國。

美國領導的富國的經濟和科技實力大約還稍領先中、俄領導的窮國,然而窮國人口眾多,近年的經濟增長又優於富國,已經威脅富國的利益。這是中國與俄烏戰爭無關,卻仍然成為G7和北約的箭靶的原因。

富國和窮國的對立,凸顯了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的遠見,它頗能團結眾多的窮國。G7因此宣布5年內籌集6000億美元的建設資金,要為發展中國家提供基礎設施,其目的顯然是對抗一帶一路計劃,並企圖分化窮國對中國的支持。

冷戰時資本主義國家和社會主義國家的競爭決勝於經濟,現在富國和窮國的競爭應該也將決勝於經濟。窮國眾多,難免良莠不齊,但是一些領頭大國,如金磚五國,都是被看好的,尤其中國的經濟仍很有活力和韌性,美國領導的富國想要壓制中國和領頭窮國的崛起幾乎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