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麗君、鳳飛飛都能政治化 | Friedrich Wang

當年鄧麗君去世,筆者其實也不算是她的粉絲,但還是感到惆悵。記得當時是午飯的時候,在餐廳電視聽到這個消息,感嘆之餘就說了一句「這個女人,贏得十億個掌聲,紅遍亞洲,真正的天后呀。」旁邊一位同學聽到後,竟然翻了白眼,很不屑地說:「阿本你這麼會說,那乾脆去幫她寫墓誌銘好了?」

這突如其來的嘲諷,當時覺得很突兀,接不下去。因為這些又不是我所原創的,都是一直以來許多人對鄧麗君的肯定與評語。為什麼你要這樣說呢?這是一種甚麼樣的心態?

後來,多年後,鳳飛飛女士也去世了。同樣地,我不是粉絲,但是仍然感到很遺憾,又一個天后早逝了。當天,竟然鄭弘儀這些人開始在電視上,以及其他幾個報紙上,開始拿這兩位真正的天后做比較。各種莫名其妙的話出現,甚麼:「外省人的鄧麗君,台灣人的鳳飛飛」、「屬於外來政權塑造出來的明星」、「外省權貴的女星,台灣勞工的女星」…..各種奇怪的論述,讓人看了目眩神迷。但是,我終於懂了當年那個同學為什麼那樣說鄧麗君。

真是夠了,連這也能搞成省籍鬥爭,這些人的仇恨真的已經塞滿心中,是無可救藥的。你們難道不知道,當時眷村裡,鳳飛飛的歌迷很多嗎?楊麗花的歌仔戲是外公、外婆每天傍晚必看的。鄧麗君更是橫跨台、陸、日、韓、東南亞,甚至是世界各個角落。而你們這些人呢?對這島做了甚麼好事嗎?

不過,最該反省的其實就是人民自己。這種低級的挑撥、分化,竟然還會有效,多年下來讓這個島沒有寧日,他們吃香喝辣,你們到底得到了甚麼,除了把自己的路越走越窄,子孫越來越慘,有爽到嗎?該說甚麼?活該吧好不好?

劉真 vs 鄧麗君 | 郭譽申

「國標舞女王」劉真日前過世,連日來媒體不斷大肆報導,讓我這個平常不注意娛樂圈新聞的老人也非看不可。回憶所及,好像只有當年鄧麗君的猝逝曾獲得這樣的媒體關注。也可能我這樣的老人只對同時代的鄧麗君印象深刻,難免忽略其他時代的影視巨星。

我長期在科技學術界,與娛樂圈八竿子打不著,但是跟劉真、鄧麗君有一點特殊的聯結,都跟我的母校師大附中有關。劉真也畢業於師大附中,是小我二十多年的小學妹(我念附中時,還沒有女生)。我從師大附中畢業時,畢業典禮上請來同齡、已頗有名氣的鄧麗君演唱,在當時保守的高中畢業典禮,這是絕無僅有的,讓我永遠都記得。

劉真、鄧麗君的辭世讓人特別不捨,因為她們都還年輕,劉真44歲,鄧麗君42歲。鄧麗君的辭世比劉真更意外,發生前毫無訊息;劉真則在月前心臟手術不順利,大眾已漸有心理準備。劉真比鄧麗君美艷,不過她的演藝事業比不上鄧麗君的國際知名。鄧麗君在辭世前幾年已減少演藝活動,而近年的劉真正在其演藝高峰。劉真及其夫婿顯然為人處世佳,在演藝圈有極好的人緣,因此眾星拱月,讓劉真的身後事辦得很風光。

對於劉真、鄧麗君,大眾都不捨她們的演藝才華,也同情她們的人生際遇,但是兩人的人生際遇卻很不相同。劉真有彼此深愛的夫婿、可愛的女兒、美滿的家庭和成功的演藝事業,一切那麼完美,可惜完美竟是短暫的,令人嘆息。另一方面,鄧麗君雖有登峰造極的演藝事業,卻終身孤獨未婚。不是她不想婚,而是情路坎坷,讓她一再受傷,令人同情。鄧麗君若有知,一定非常羡慕劉真擁有夫婿、女兒和美滿的家庭。

劉真、鄧麗君不同的人生際遇反映了她們的不同時代。鄧麗君14歲就輟學,登台演唱,成為家庭的經濟支柱,她後來總遺憾沒能過上正常的校園生活。劉真從小就學習芭蕾舞,跳了12年,她一向是優良學生,畢業於政大文學院,曾在外商銀行工作,在23歲那年,才開始朝向專業舞蹈發展,逐漸進入演藝圈。鄧麗君的時代,台灣還很貧窮,演藝人員多背負家庭經濟重擔,而社會地位比較低,這至少是鄧麗君情路坎坷、孤獨未婚的部份原因。對比之下,劉真的時代,台灣已相當富裕,演藝人員的社會地位提高,因此她的人生際遇較佳,只可惜天不假年啊!

鄧麗君時代的台灣社會有濃厚的國家民族觀念,鄧又是軍人子弟,因此她極樂意為國效勞,時常參加一些勞軍義演活動,而博得「軍中情人」的雅號。現在的台灣不再有濃厚的國家民族觀念,在這樣的環境,劉真樂於參加一些公益活動,卻與國家、軍人少有關聯了。

鄧麗君猝逝時,我非常後悔沒去欣賞過她的演唱會。我常聽她的歌,但是當時工作忙碌,又覺得演唱會門票有點貴,就一再錯過,等到永遠失去機會才深深後悔。

時至今日,到現在這年紀,可能諸事都看開了,我似乎不再會後悔錯過什麼,都無所謂了,這大概是老人的一種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