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勸郭董 | 郭譽申

郭董您好。您放棄參選總統之後,仍率領「郭家軍」參與政治,主張跳脫藍、綠,與親民黨和民眾黨形成某種結盟關係,例如親民黨和民眾黨都吸納一些郭家軍列入其不分區立委名單。您既然仍希望對國家政治有所貢獻,筆者愛國家也惜郭董之才,冒昧在此進言。

藍、綠兩大黨都有很多缺點,您跳出來建立第三勢力,可說理由充分,也是政黨政治的常態。然而看現實面,藍、綠兩黨都根基深厚,國民黨有創建中華民國和反共保台的歷史功績及15縣市地方執政優勢,而民進黨有抗拒國民黨威權政權的歷史功績及中央執政優勢,加以已有的選舉制度很不利於小黨,第三勢力在兩大黨挾殺之下要想有成,絕不是四、五年可以成功的,十年八年都未必能成事啊!您現在69歲,您能等十年八年,甚至更久嗎?宋楚瑜先生就是前車之鑑,宋先生的才幹有目共睹,然而宋先生創立及經營親民黨近二十年,親民黨身為小黨,很難對國家有多少實質貢獻,而宋先生已垂垂老矣(77歲)。台灣迫切需要人才,筆者不忍您這樣人才的有限生命消耗在難有建樹的小黨上啊!(建立新政黨應該是比較年輕的人,如柯文哲(60歲)和黃國昌(46歲),才適合幹的。)

您是中華民國派,理念接近國民黨。為國家計,也為您打算,我建議您在此大選的緊要關頭公開大力支持韓國瑜,並在選後回歸國民黨。這樣若韓勝選,您無疑是勝選的大功臣,未來您定會被委以重任而能大展長才,對國家大有貢獻;而即使韓敗選,韓粉和藍營支持者也必會對您心存深切感激。無論那種狀況,四年或八年後,您都將很有機會代表藍營參選總統,這樣不是比建立第三勢力更能貢獻國家及發揮您的才幹嗎?

國民黨的總統初選讓您受到委屈,使您對國民黨和韓國瑜頗有不滿,甚至對韓有瑜亮情結。其實您與韓各有所長、不分軒輊,藍營支持者更偏愛韓,只因為他去年率領藍營打贏艱難選戰,有大功於藍營而己。您事業纏身,起步已遲,因而失了先機,這是天命,您何必一直耿耿於懷?無論如何,您與韓有共通點,都非傳統國民黨,都有志於改革老朽的國民黨,郭家軍與韓家軍一起進入國民黨、改革國民黨,不是美事一樁嗎?也頗有益於國家啊!

選舉民主的政黨競爭常把人才消耗在競爭之中,台灣的政治和經濟已經接近停滯很多年,實在經不起繼續消耗人才。筆者並不特別愛惜國民黨,更不反對第三勢力起而與藍、綠兩大黨競爭。然而以郭董的才幹、資歷和年紀,您投入第三勢力,真是人才的浪費和國家的損失,請您千萬要三思啊!以您的聲望和財力,第三勢力當然極力拉攏您加入,但他們是為您還是為己,您更需要三思啊!

大選「三腳督」確定 誰贏? | 郭譽申

郭台銘前天恭敬地拜見了柯文哲的爸媽,昨天宣布退出國民黨。郭董與柯P合作,由柯P支持郭董參選總統,幾乎已成定局,總統大選於是形成蔡英文、韓國瑜、郭台銘「三腳督」的對決。郭董極可能加入柯P新成立的民眾黨,因此總統大選也是民進黨、國民黨、民眾黨「三腳督」的對決。

郭董與柯P都有「當頭」的個性,有些人不看好他們的合作。筆者不以為然,郭董與柯P正在創業、打天下的階段,合則两利,分則兩害,而一個選總統,一個當市長、經營民眾黨,並不衝突。總統大選之後,郭董與柯P或許會因理念、政策不同而有齟齬;總統大選之前,兩人的目標,當選總統和增加民眾黨的立院席次,是魚幫水、水幫魚,互蒙其利的,沒理由不好好合作。

蔡、韓、郭的「三腳督」對決,蔡、韓各有民進黨和國民黨多年的黨組織支持。雖然目前很多民眾對兩大黨都不滿意,郭董與柯P以倉促成軍的民眾黨挑戰兩大黨,絕對不容易,因此郭董雖然不是沒有獲勝機會,其獲勝機會是三者中最低的。郭董的「口袋」深度超過兩大黨,當然對競選有幫助,然而競選資源的幫助是有限的,投入競選資源太多反而可能令人起反感。

蔡總統和民進黨有中央執政優勢,例如最近推出許多討好民眾的「買票」政策,大致可以抵消其政績不佳的弱點,而國民黨有地方執政優勢,因此藍、綠兩營的實力應在伯仲之間。蔡總統近幾個月民調的提升主要歸因於香港「反送中」事件激發起台灣的反共反中情緒,隨著「反送中」逐漸緩和,香港難看的經濟數據出爐,而大陸始終未動用武力鎮壓,「反送中」事件的影響將逐漸遞減,而藍、綠兩營將逐漸恢復其伯仲之間的基本盤。總統大選無疑是人人有希望,誰也沒把握。

藍、綠兩營的勝負取決於双方各自能爭取到多少中間選票,或郭/柯能挖走多少藍、綠選票。郭董親近藍營,較能挖到藍營選票;柯P親近綠營,較能挖到綠營選票;現在郭/柯合之後,會較多挖到藍營選票還是綠營選票,頗難評估,使藍、綠的勝負難料。過去綠營選民比藍營選民堅定、死忠,是綠營的優勢,這次韓國瑜掀起的「韓流」也極為堅定、死忠,彌補了藍營的弱點。

說了這麼多,還是人人有希望,誰也沒把握。是的,「三腳督」確是變化多端難料,最後還可能有難以評估的棄保效應,而兩岸和國際情勢的突然變化也都可能出乎意料地影響總統大選。

總統大選的勝負難料,但是無論誰能登上大位,柯P都是贏家。柯P目前羽翼未豐,若參選總統沒有勝算,此時的郭/柯合讓民眾黨大有可為,讓柯P累積政治實力,而柯P讓郭董出資源、打前鋒,無論郭董勝或敗(多半會敗),柯P都能在後面收戰果。郭董比柯P年長8歲,遲早要交棒給柯P,柯P真是穩賺不賠啊!筆者雖然不喜歡柯P的虛誇作風,不得不佩服他的老謀深算。

別把郭董當作經濟救星 | 郭譽申

在此大選方酣之時,我再三猶豫是否要寫此文,因為害怕會得罪很多郭台銘的支持者,但是看到很多郭粉視郭董為經營之神、台灣經濟的救星,我身為資訊科技的學者(近年退休),忍不住在此發表不同的看法。

郭董經營鴻海/富士康企業集團很成功,使他多年雄踞台灣首富的地位,是了不起的個人成就。然而鴻海/富士康算得上高科技嗎?郭董的鴻海/富士康經營經驗有助於台灣發展經濟嗎?

鴻海/富士康從事資訊電子業,是龐大的企業集團,擁有許多子公司,子公司中確實有些算得上高科技,然而在總體營收中占比不高,鴻海/富士康的主要營收來自於它在大陸的許多電子裝配代工廠,這些電子裝配代工廠算不上高科技,它們雇用了幾十萬勞工(是台灣雇用人數的幾十倍),替國際企業,如蘋果、華為等,組裝很多電子產品。簡單說,鴻海/富士康過去的成功在於它善用大陸價廉物美的勞工,然而隨著大陸經濟的成長,工資逐漸提高,鴻海/富士康近年已不再有過去的輝煌(例如去年鴻海就減資20%)而正面臨向高科技轉型的難關。

過去的鴻海/富士康算不上高科技,郭董的成功在於它善用大陸價廉物美的勞工,然而台灣需要高科技,而且台灣勞工的工資已經相當高,遠高於過去的大陸,因此郭董在大陸的成功經驗並不能適用於台灣,郭董多半不會是台灣經濟的救星!

鴻海/富士康很想轉型高科技,郭台銘因此不只一次公開強調人工智慧、雲端技術等軟體技術的重要性。確實這些軟體技術是本小而利大的高科技,然而郭董在這方面的投資似乎並不順利。筆者至少記得一個郭董失敗的例子,2014年鴻海投資從事雲端技術和人工智慧的本土「和沛科技」數千萬,到2017年,和沛科技宣佈減資99.99%,等於是公司倒閉了,而鴻海的投資完全血本無歸。高科技投資都有風險,投資失利在所難免,但是群眾請別把郭董視為戰無不勝的神!

郭董近來常表現出與外國領袖的好交情,例如拜訪美國總統川普和沙烏地阿拉伯王室,希望讓人以為,若他擔任總統,他與外國領袖的好交情有助於台灣的經濟和國際地位。

其實高階政治人物是只管國家利益而不管私人交情的,郭董受到外國領袖禮遇是因為鴻海有財力可能參與當地的投資,郭董若成為台灣總統,必須放棄鴻海的經營,外國領袖對待郭總統將完全是另一回事。例如,郭總統幾乎不可能正式出訪任何與台灣沒有邦交的國家;若台灣對美國的出超大幅增加,美國照樣會逼迫台灣平衡美台貿易,就像美國逼迫中國大陸平衡中美貿易(川普也曾多次稱習近平為好朋友)。

筆者指出郭台銘不會是台灣經濟的救星,不表示郭董的能力比不上其他總統參選人,只是希望大眾平實地看待所有總統參選人,不要造神或製造盲目的個人崇拜。最後,郭董還有一個非關能力的重大弱點,他沒有政黨的支持,在立法院將很難推動通過任何法案,這樣幾乎是不可能拼經濟的。

郭董何必怨旺中?| 郭譽申

郭台銘在國民黨初選敗給韓國瑜,他似乎不怨韓,卻怨恨極力挺韓的旺中媒體集團(包括中天電視、中國時報、旺報等),並以此為理由遲遲不表態支持韓參選總統。郭董甚至公開指控,旺中集團是受大陸國台辦管制的媒體。這樣無憑無據的指控簡直無異於綠營的任意「抹紅」藍營。

旺中集團挺韓的程度確實高於任何其他媒體挺其他候選人的程度,但這有何異常?台灣媒體幾乎都有特定政治立場,支持某些特定政治人物幾乎是常態,旺中集團不過是更專一一點,這是媒體的自我選擇,跟大陸國台辦何干?大陸國台辦為何要指示旺中集團支持韓國瑜,而不支持郭台銘?韓、郭都屬藍營,政治理念差不多,大陸高層跟韓不曾有任何接觸,卻跟郭有多年企業投資的交往或交情,大陸怎會挺韓而不挺郭?大陸照理應該挺郭而不挺韓,若郭參選總統,郭董與大陸的關係才是讓台灣民眾擔心而需要交待的。

郭董怨旺中挺韓不挺他,其實只能怪自己太晚下決心參選總統。去年11月縣市長和縣市議員九合一選舉,因為蔡政府的失政,藍營雖缺資源,卻頗有可為。郭董既有心參選總統,就該在九合一選舉前幾個月,公開加入藍營,並且積極出錢出力支援各地選舉,如此勝選後,郭董必能成為藍營共主。若如此,韓粉都會感激郭董的大力支持韓,怎可能硬拱韓爭選總統?去年的關鍵選舉,郭董幾乎缺席,而韓國瑜以一瓶礦泉水、一碗魯肉飯,加上旺中媒體的支持,打下綠營重鎮高雄,旺中繼續支持藍營英雄參選總統,就是一以貫之而已,誰說不宜?

旺中集團大力挺韓,不僅因為政治理念契合,也是極成功的商業經營。韓國瑜是千里馬,旺中集團則是相中千里馬的伯樂。伯樂行銷千里馬,協助千里馬登上高雄市長寶座,再進軍總統大位,而伯樂則因千里馬而成為當紅媒體,大發利市。旺中媒體過去主要吸引到傾向藍營的外省視聽群眾,它大力挺韓之後,現在明顯擴大視聽群眾到本省族群和較弱勢者。旺中大力挺韓,無疑是極成功的商業經營,郭董身為成功的大企業家應該欣賞旺中的商業經營能力,而不該怨恨旺中啊!

旺中集團挺韓國瑜參選總統,與大陸的態度顯然無關,除了政治理念契合,就是媒體經營的商業考量。郭台銘太晚下決心參選總統,既錯過了成為藍營共主的機會,又讓旺中與韓有機會形成水幫魚、魚幫水的合作態勢。郭董至今對旺中頗有怨恨,是怪錯了人,更不該為此而不支持韓參選總統啊。旺中是少數極力挺藍的媒體,郭董的意識形態傾藍,黨內初選已結束,郭董還與旺中對抗是自家人内鬥,實在不聰明。

從長榮空姐罷工看有錢人就是任性 | 張魯台

重點摘要:長榮空姐認為華航空姐罷工能成功,她們罷工也能夠成功,沒有想到長榮航空資方不惜血本與商譽也要剿滅工運馴化員工,這就是有錢就可以任性。眼看工會無以為繼,蔡英文政府「適時」介入,給了工會一個下台階,畢竟勞方全面潰敗之結果,並不利於蔡英文2020大選。國民黨也有一位有錢就可以任性的郭台銘,可能代表國民黨與民進黨的蔡英文競爭大位,兩個政黨中的最有錢人,分別代表兩黨去爭取大位,這會是民眾之福嗎?

2019年6月20日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在與長榮航空資方協商破局後,會中當場宣布下午四點開始罷工,或許長榮空服員的待遇真的不合理,也沒有華航空服員好?反正華航空姐罷工能成功,我們罷工也能夠成功,嬌滴滴的長榮空姐大概是這麼想地,但是她們忽略了一個事實,那就是民營的長榮航空不但沒有「公婆」,還是民進黨與一夥政客的「金主」,君未聞蘇某不是要出動軍機嗎(平叛乎)?

2019年7月6日長榮空服員罷工進入第17天,勞資雙方在政府相關單位介入下簽訂了團體協約,工會稱達到增加飛安服勤獎金、改善疲勞航班、改善人評懲處機制等訴求,宣布即日起發還罷工三寶(員工證、護照、台胞證),罷工將於9日晚上12點正式結束,此次罷工創下罷工天數最多日、參與空服員人數最多、取消航班班次最多、影響旅客人次最高、航空公司與旅行業者損失最多等五項紀錄,然而紀錄雖然「亮眼」,發動罷工時的八大訴求沒有一項達到。事實上蔡英文政府「適時」介入,給了工會一個下台階,畢竟勞方全面潰敗之結果,並不利於蔡英文2020大選。

長榮關係企業對於工運的打壓,早就有她自己的一套,此次罷工是長榮關係企業有史以來第一次,長榮決策層肯定重視並嚴陣以待,所訂下的戰略,從各種跡象去觀察,一開始就是要打「殲滅戰」,為此不惜血本與商譽跟空姐耗,看妳們能夠撐到何時?當空姐們耗不下去了,也就是長榮「清理」內部之時,雖然「殲滅戰」也會讓長榮付出沉重代價,但是「畢其功於一役」,往後長榮航空與長榮關係企業,不再會有員工敢罷工,這個才是資方要的。

以此次罷工結果而言,筆者相信很長一段時間,將看不到長榮關係企業員工的罷工,長榮決策層事實上已達成所訂下的戰略目標。此次罷工資方損失至少在30億元以上,遠遠超過長榮空姐罷工所要求標的數倍,商譽損失更是難以估計,但是只要資方不在乎,勞方也只能徒呼奈何!這就是此次罷工的寫照,看吧!有錢人就是可以任性。

國民黨也有一位有錢就是可以任性的郭台銘,其任性行為如:在國民黨中常會訓話一個多鐘頭,拒絕簽署國民黨初選公約等等,儼然已是君臨國民黨,事實上他現在連國民黨黨員資格都沒有…。郭董還有兩件令人印象深刻的事,一是當年郭董粗暴撕毀《工商時報》,向法院聲請假扣押記者曠文琪新台幣三千萬元,只因曠文琪的報導不利於郭董,新聞自由就被郭董踢到一邊,利用訴訟程序讓小記者生存都感到困難!另一件就是富士康員工宿舍跳樓事件,2010年共14起跳樓,12人身亡。

蔡英文的有錢就是可以任性,讀者自有感悟,不在此贅述,讀者認為蔡英文代表民進黨,郭台銘代表國民黨,兩個政黨中的最有錢人,分別代表兩黨去爭取大位,比比誰最任性嗎?這會是民眾之福嗎?

韓、郭競爭的階級因素 | 郭譽申

台灣選舉統獨是重要因素,早些年少有階級因素,近年隨著貧富不均的擴大,階級因素越來越重要。最明顯的是2014年,在一向藍大於綠的台北,藍營的天之驕子連勝文競選市長慘敗於柯文哲;而去年在綠營長期執政的高雄,綠營政二代陳其邁敗給韓國瑜,也是一例。觀察目前藍營的總統大選初選,韓國瑜和郭台銘的競爭無疑也有頗多階級因素。

跟階級相關的詞彙主要有權貴、庶民、菁英等。能參選總統者當然都是菁英,然而庶民票多,因此每個參選人都想爭取庶民的認同,即所謂的「接地氣」。筆者不會說誰是權貴、誰是庶民,每個選民自然會在內心裡評判,別人無法干涉。例如有些人覺得郭台銘富可敵國,是權貴;有些人覺得郭白手起家,不是權貴,每個人自有評判。目前看來,韓國瑜最得到庶民的認同(他說「莫忘世上苦人多」,並被支持者稱為庶民總統),而郭台銘最得到經濟選民的認同。

經濟選民可以包含庶民和菁英,照理是沒有階級涵義的。然而郭台銘太強調他擅長的科技業,例如他酸韓國瑜賣出大批農漁產品,比不上賣科技產品的高獲利,觸痛了很多長期比科技業低薪的非科技業從業人員,也隱然揭開了台灣非科技業與科技業從業人員之間的生計落差所形成的另一種階級差異。郭董大概忘了非科技業的從業人員遠比科技業多,他吸引到的經濟選民,可稱為科技經濟選民,因此不如預期多。

韓國瑜最得到庶民的認同,有利有弊。庶民很多是經濟弱勢者,一向感覺被主流政治忽略,現在難得發現值得認同的韓,如大旱之望雲霓,因此對韓的支持強度非常高,能夠每週大舉出動為韓造勢。另一方面,部份經濟弱勢者難免對社會不滿而特別衝動,無法忍受對韓的任何批評,因此不時在網路上對「非韓者」不理性地大肆攻擊。這類不理性的網路攻擊非韓所樂見,更非韓所授意,但是難免破壞韓營的形象,讓很多社會菁英,如媒體名嘴,棄韓而投郭。

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不久就角逐總統大位,庶民多不在意,而菁英多不以為然,又是一種階級差異。菁英在階級上端,比較尊重論資排輩、循序漸進;而庶民在階級下端,較傾向接受打破既成的階級秩序。後者似乎更符合選舉以選票定勝負的民主精神。

韓國瑜率領庶民,郭台銘率領科技經濟選民,激烈競爭藍營的總統初選,相當程度呈現不同階級的認同和對立。有貧富不均,就有階級,階級幾乎是無法避免的。沒有選舉,階級差異比較不明顯;選舉會揭開很多隱而不顯的社會差異,包括階級。台灣已經被藍綠和統獨嚴重撕裂,現在又加上相當程度的階級對立,實在不是好事,但願藍營初選之後,階級對立能迅速消弭(《國民黨能否吸納「韓流」?》)。

郭台銘開支票 能兌現嗎? | 盛嘉麟

郭台銘說:「台灣獲利、美國達標、中國𨍭型」。能兌現嗎?

台灣獲利

在中美貿易磨擦的態勢下,不僅中國、美國,全世界的經濟貿易都要受損,台灣在大陸的工廠有的遷到越南,有的遷回台灣,目的在避開中美貿易磨擦互加關稅的傷害,只能說是避損。

台灣40%的貿易來自大陸,每年800億美元的貿易順差來自大陸,實際上台灣是大陸巨大產業鏈的供應商,仰賴大陸產業鏈的最終產品出口美國,分得利潤。在中美貿易磨擦的態勢下,大陸產品出口美國受到關稅的壓制,作為大陸產業鏈供應商的台灣,無論遷廠越南、遷回台灣,遷移生產線都增加成本,仍然一起受損。請問郭台銘怎麼讓台灣獲利。

美國達標

中美貿易戰是美國發起,原本以為美國的目標是平衡貿易逆差,後來美國從科技封鎖,打擊中興、華為,禁止「中國製造2025」,不准國家鼓勵參與科技發展,一直到現在中美貿易談到第十輪了,川普和談判官員仍然不時叫囂新的要脅,譬如常設駐華機構,監督中國政府及廠商,如有違背協議,美國立即恢復關稅懲罰。

美國只想囂張跋扈,得寸進尺,沒有目標,無論中國怎麼退讓都不能滿足美國,中國只能死纏活談,誰不怕誰。請問郭台銘怎麼讓美國達標。

中國𨍭型

中國內部的銀行、金融、工業、商業、房地產、進出口貿易、股票、期票、關稅、 市場開放….. 每一項目都在努力轉型,力求進步,這都是中國政府的既定政策,國家發展崛起的自我要求。

以台灣僅僅占大陸 GDP 4%的微弱份量,請問郭台銘怎麼讓中國𨍭型成功。

台灣的政治人物習慣性的自我膨脹不自量力,譬如在沒有太空科技、沒有太空計劃的狀態下,冒然喊出「征服宇宙」,這是島嶼井底的環境使然。

 

 

富士康重新評估美國威州工廠計劃 | 盛嘉麟

台灣代工企業富士康科技集團(Foxconn Technology Group)表示,正在重新評估該公司雄心勃勃的威斯康星州顯示屏工廠,可能會将该工廠主要用於研發,而不是像最初承諾的那樣用於製造液晶顯示器(LCD)。富士康董事長郭台銘的特别助理胡國辉稱,如果富士康在威斯康星州生產LCD,美國的高成本将使該公司難以與對手競争。他表示,這家工廠未來约四分之三的工作將集中在研發和設計领域。富士康在一份聲明中稱,該公司仍致力於在威斯康星州創造1.3萬個工作崗位的計劃。(以上華爾街日報)

這真是一段胡說八道的,破綻百出的重新評估。

最初承諾製造液晶顯示器工廠的投資計劃,當然是經過富士康專家仔細盤算的,所以郭台铭才能進到美國白宮會見川普總統,風光得煞煞叫。

台灣無論什麼專家,遇到美國就是當爸爸當主子拜,富士康專家可能不夠瞭解美國的社會因素、社會成本,不是像富士康在台灣、在大陸得到地方政府的尊重協助,得到勤勞工人的24小時配合工作。

首先是去年美國地方大選,原來威斯康星州協助富士康投資設廠,免稅、供地,提供廉價優惠水電的共和黨州長敗選,新上任的民主黨州長反對這麼多優惠,認為免稅、土地、水電的優惠,對州政府的損失高過1.3萬個工作崗位帶來的利益,要重新審核富士康投資設廠的案件。【富士康不瞭解民主自由制度帶來的不確定性

在富士康開始招工的時候發現當地合適的工人、技士及工程師嚴重不足,於是富士康宣佈要從大陸及台灣引進大批工作人員才能開工,這樣能在當地增加的工作崗位大幅減少為幾千人,立刻引起當地民眾的反彈,新州長認為免稅、土地、水電的優惠更得不償失。【富士康誤以為美國當然有世界最優秀的國民

原來計劃在附近配合設廠的美國康寧玻璃公司重新審核設廠計劃,發現威斯康星州的環境及條件無利可圖,宣佈放棄原先的設廠合作計劃。這等同宣告富士康製造液晶顯示器(LCD)的計劃全面瓦解。【富士康誤以為美國的大公司一定言而有信

這時2016年從大陸風光顯赫來美國投資設廠的福燿玻璃公司也陷入嚴重的勞資糾紛,工人抵制生產,以及一些環保找砸的法律糾紛,紐約時報故意中傷的報導,非但顯赫風光不再,而且陷入法律及生產的危機。讓富士康看到自己灰暗的未來,使郭台銘遲疑不前,宣佈大幅減少投資。(我記得是減少70%的投資)。【富士康誤以為美國有廉價的土地、水電,比中國大陸的條件優越

這件富士康在威斯康星州的設廠計劃基本上已經完蛋,為了忽悠媒體、忽悠大眾,富士康暫時宣佈將設廠計劃改為研發和設計中心的計劃,威斯康星州那種地方連工廠合格的工人都找不齊,還在自我陶醉要成立研發和設計中心。

最可笑的是富士康最後不忘宣佈,仍致力於在威斯康星州創造1.3萬個工作崗位的計劃。

美國土地遼闊、水電充沛,原來是製造業的天堂,後來因為工人教育水準低下、貪得無厭、好逸惡勞、福利高漲,加上訟棍律師鼓動工人見機鬧事敲詐企業,使得製造業的社會成本太高、無利可圖。美國製造業的集體出走是美國精英企業家長期的集體決定,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如今要製造業遷往美國絕不是一兩個政策及口號所能奏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