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說台灣選舉 | 魏人偉

敝人對台灣選舉有些愚見:

1. 台灣的命運已被台灣的選舉搞定矣!

2. 因為選贏的人下次還想贏,選輸的人下次不想輸,互相分派攻詰,則分化之勢即成。

3. 選贏的人今年貪1000萬,明年就想貪2000萬,而且藉口累積下次選舉資本,貪得心安理得/理直氣壯,沒人管啥道德或啥制度,則脆化之病已入膏肓。

4. 每天盯著民調看,空耗心力,隨著魔音起舞,則尾巴搖狗之謬難止矣。

5. 加之,政黨惡鬥為境外勢力之"顏色革命"拱火加薪,造成自己國小而裂,力分逼蹙,寧有救贖乎?

6. 有此數病,台灣就會困在自己的弱智之中,被人家"弱智統"就成最好歸宿了,因為所有的堡壘都是從內部自爆的呀!

〈讖曰〉:

弱智台灣真好統,硬飯軟吃懂不懂?
年年選舉殺紅眼,人人分化洞難補。
選上發財想更發,落選不甘亂找碴,
政治正確勝一切,道德制度只剩渣。

選前用來騙你票,選後懟到樓想跳,
選前選後兩張嘴,兩邊拿錢吃毒藥。
打著X旗反X旗,民代搞笑不稀奇,
死豬不怕開水燙,文恬武嬉明年祭。

西方民主制度的轉機和希望 | 郭譽申

歐美民主國家遭遇多年的經濟不振,激發政治極端化、民粹主義、保護主義、種族/民族主義等的興起。幾乎所有的政治學者都有共識:西方的民主制度面臨了嚴重危機,而需要尋求拯救之道。筆者關注這主題已頗有些時日(參見《拯救西方民主》),但是一直沒看到有說服力的解決辦法,直到最近終於從[1]見到一些轉機和希望。

[1]專門針對美國的民主制度,但看來也適用於其他國家的選舉民主制度。美國的兩黨政治被稱為双頭壟斷,民主、共和之外的政黨、獨立人士都極難冒出頭;而民主、共和兩黨都趨向極端化,形成政治僵局。造成双頭壟斷和政治僵局的原因包括:意識形態較極端的選民主導黨內初選,相對多數決勝的選舉制(美國、台灣現在普遍實行的選舉制),以及政黨幾乎能完全掌控國會裡的參眾議員。

作者提議的政治創新包括:改造選舉機制和改造立法機制;前者非常具體,而後者是一些原則。由於後者專門針對美國的參眾議院機制,而前者適用性廣,本文僅介紹前者。創新的選舉機制針對一選區僅選出單一勝選者的選舉 (如台灣選舉總統、縣市長、立委等),包括五強初選制和優先選擇投票制的兩輪選舉。

五強初選制:以政府舉辦的五強初選制取代各政黨的黨內初選,各政黨及無黨籍人士都可以參加五強初選,得票最多的前五名得以進入第二輪的優先選擇投票。五強初選制避免黨內初選被意識形態極端的選民所主導,也讓兩大黨之外的政黨、獨立人士都較有機會參與政治。

優先選擇投票制:選民的投票是對五名候選人標出其偏好的優先順序。計票時先看每名候選人所獲得的第一優先投票,若有一候選人的得票過半,即勝選;否則就淘汰得票最少的候選人,並將其得票按照票上的第二優先分配給剩下的候選人,此時若有一候選人的得票過半,即勝選;否則就重複上述步驟,直到有一候選人的得票終於過半而勝選。

當有三名或更多候選人時,相對多數決勝的選舉制選出的候選人,其得票可能不過半,表示可能並非眾望所歸;而優先選擇投票制選出的候選人,最後得票必定過半,因此符合眾望所歸。在優先選擇投票制,候選人不能只依靠意識形態較極端選民的支持,而選民不需考慮棄誰保誰 (棄保非常不符合選賢與能的理想)。

[1]的提議算得上簡明而具體,優先選擇投票制的選民投票比相對多數決勝的選舉制稍顯複雜,但仍屬可行。若能實現這些提議,的確有望去除選舉民主的許多弊病 (美國已有三個州開始這方面的改革)。不過,政治改革從來都不容易。書中提及美國的鍍金時代 (1865-1900) 曾帶來双頭壟斷和政治腐敗,隨後在進步時代  (1890-1920) 花了約三十年實現政治改革。現在世界競爭加劇,花三十年實現政治改革,恐怕是緩不濟急。

[1]的提議也能改善台灣的選舉制度,不過很不利於大黨,因此民進黨必定會極力反對,台灣恐怕是無望實施的。

[1] Katherine M. Gehl、Michael E. Porter,《當政治成為一種產業:創造民主新制度》(The Politics Industry:How Political Innovation Can Break Partisan Gridlock and Save Our Democracy, 2020)。

作戰(包括選戰)必須量力而為 | 張復

選票的戰場其實和軍事的戰場一樣,必須懂得量力而為。

像隆美爾這樣在北非戰場上曾經叱咤風雲的將領也懂得在實力不如對手的時候及時撤出戰局。然而希特勒不聽從他的建議,還拔除了他統帥的職位,讓德軍繼續在北非受到對手的摧殘。這並不是希特勒所犯下唯一的錯誤。他堅持不肯在冬季來臨時撤回入侵蘇聯的德軍,又無法提供後者足夠的後勤資源,導致其統帥最後棄甲投降。

隆美爾在北非戰場

小羅斯福(FDR)是一個把政治戰場當作軍事戰場處理的人。所以,在經濟一片大好的時候,他估算自己所從屬的民主黨沒有機會執政。然而,經濟大蕭條發生時,他毅然決然投入總統選舉,擊敗了尋求連任的胡佛總統。當選了以後,他卻一直克制美國政府,不介入歐洲與亞洲的戰場。直到日本偷襲珍珠港,而德國趁機對美國宣戰,他才在民氣可用的情況下加入兩個戰場。即使如此,他懂得與英國、蘇聯、中國結盟,提供他們實質的援助,讓更多的力量來合力對抗共同的敵人,而不會傻到使用一個國家的力氣去搏鬥兩個超級的軍事大國。

只有沒有自知之明的領導人才會讓自己陷入「明知不可而為之」的局面。有趣的是,我們的教科書一直向我們鼓吹這個歪理。更有趣的是,很多拿博士學位的國民黨領袖還真的相信這一套說法。

選舉和公投的實務和真相 | 郭譽申

公投馬上要投票,藍綠對決非常激烈。有些人卻主張,公投應該尊重人民的自主選擇,政黨不該介入引導,更不該主導民眾的選擇。這是公投的理想,但是實務上可能嗎?政治不能只講理論和理想,更要看清其實務和真相。

選舉民主的理論或理想是政黨彼此公平競爭,人民會投票選舉出表現最好的政黨來執政。實務上很少會是公平競爭。主政者掌握權力和資源,多半會公器私用,既支援自己人,又打擊潛在的競爭者。現在綠營主政的各種作為就是例證。

政黨不會公平競爭,而是不擇手段的惡鬥,因為選贏和選輸有天壤之別。以台灣的總統大選為例,選贏者可以任用幾千個高階職位,掌握2兆多的政府預算,然後透過政府預算的各種發包作業,大概可以讓百萬人得利。反之,選輸者什麼都沒了,可能讓一些人失業或收入大減。選贏和選輸的差別這樣大,因此政黨惡鬥是可想而知的實務。

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民主是人民做主,即施政者要按照民意來管理眾人之事。公投是民意的直接表達,理論上非常重要,應該不下於選舉。然而如上述,選舉的輸贏牽涉大量實際利益,但公投的結果則很少有實際利益,因此民眾普遍較不重視公投,其投票率一般較低就是明證。民眾不重視公投,公投還有何意義?真能代表民意嗎?

為何會提出公投案?必定是與主政者的主張相反才會提出公投案;若贊同主政者,何必公投?公投案多半是重大事項,根據一般的民主傳統,若主政者的重大主張被民意否定,就應該辭職下台。我國憲法雖未如此明文規定,主政者仍須承擔辭職壓力,因此面對公投案,主政者必定無所不用其極地反對,正如蔡政府的作為。

理論上,公投應該尊重人民的自主選擇,政黨不該介入主導民眾的選擇。然而當主政者以其掌握的權力和資源極力反對公投案,在野黨能不介入嗎?主政者有極大的權力和資源優勢,即使在野黨積極介入支持,公投案都不容易通過;若在野黨都不介入,公投案是絕不可能通過的。公投豈不成為虛有其名?(這正是主政者希望的,老百姓都做順民就好,幹嘛提出公投案來反對主政者?) 主政者和在野黨分別積極投入公投案的反方和正方,自然就形成藍綠的對決和惡鬥。這就是公投的實務,與其理想差距很大。

選舉和公投的理論或理想是,政黨彼此公平競爭,人民自主表達民意。這些理論或理想都很美好,但是實務上卻是不公平的競爭,以及政黨的對決和惡鬥,相當惡質醜陋。台灣既實行這制度,大家不得不拚命鬥下去,否則利益都被敵對方整碗捧去了,而自己落得一無所有。

選舉被操縱,還有民主嗎? | 郭譽申

歐美民主制度的核心是選舉,選舉需要公正的呈現民意。然而現代的選舉很容易被不正當地操縱,例如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就受到俄羅斯的暗中干預和操縱。這様的選舉還能呈現真正的民意嗎?還是人民做主嗎?

選舉被不正當地操縱,其來有自。早在美蘇冷戰期間,各國的選舉就時常被美、蘇暗中操縱,美國支持親美、右派的政黨和政治人物,而蘇聯則支持反美、左派的政黨和政治人物。在此親美、反美、右派、左派都是相對的,即美、蘇各自支持較符合自己國家利益者。暗中操縱選舉的執行單位,美國主要是中情局,蘇聯則是格別烏,双方可說是旗鼓相當。譬如,意大利1948年的議會大選、智利1964年和1970年的總統大選、以及西德1972年對總理布蘭特的不信任案投票,是較知名的案例。美國在前兩案例獲勝,而在後兩案例落敗。

操縱選舉失敗的美國有可能以流血政變反敗為勝 (蘇聯大約也有類似作為)。例如,左派的阿葉德在1970年當選智利總統,不久後效忠阿葉德的武裝部隊領導人許奈德將軍就遇襲身亡,襲擊者被證實與中情局有接觸,事後並獲得封口費。在接下來的3年裡,中情局花了數百萬美金以動搖阿葉德政權,1973年智利將軍皮諾切發動軍事政變,成立軍事獨裁政權,阿葉德身亡,皮諾切一直獨裁執政到1989年。

暗中操縱他國選舉的手法大多是可想而知的,包括以金錢資助屬意的政黨或政治人物,直接在選票上動手腳,透過(買通)代理人在媒體上宣傳,發掘私密訊息或製造假訊息以損害敵對方的形象等等。現代的互聯網使金錢資助之外的操縱選舉手法成本降低、更加容易、而且成效更高。因此過去只有美、蘇這樣的強權才有能力操縱其他國家的選舉,現在美國的選舉也能被俄羅斯暗中操縱。

俄羅斯暗中干預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的起因是,總統普丁認為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對俄國較有利 (普丁與希拉蕊關係惡劣而與川普關係良好)。執行這次祕密任務的主要是俄國網路研究局和一些俄國政府資助的駭客集團,前者在社群媒體上執行宣傳攻勢,後者則駭進美國一些公私機構,竊取可能影響選舉的敏感資訊。

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投票的3個多月前,維基解密公開了一大筆由俄羅斯駭客竊取來的民主黨全國委員會的電子郵件,內容全都是民主黨內高層偏袒希拉蕊,不利桑德斯(黨內選舉的競爭者)的種種情事。這些電子郵件立刻成為媒體焦點,重創了民主黨和希拉蕊的形象。另一方面,俄國網路研究局在臉書、推特、Instagram等社群媒體上開設了幾千個帳號,發佈了十幾萬貼文,吸引到幾十萬粉絲追蹤,加上購買了幾千則網路廣告,都影響選民的投票意向。

美國過去時常顛覆一些反美政權,互聯網流行後似乎更是得心應手,如製造2010年代初的阿拉伯之春。俄羅斯暗中干預2016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也是一種政治顛覆,可以算是天理昭彰、報應不爽吧!連美國的選舉都能被操縱,還有哪個國家的選舉不能被操縱?外國能夠以網路駭客和社群媒體上的大量帳號操縱選舉,本國的各黨派當然也能照做。選舉如此,民主是名存實亡了。

本文的一些選舉被操縱案例取材自David Shimer《民主的弱點:民意,如何成為世界強權操弄的政治武器》(Rigged: America, Russia, and One Hundred Years of Covert Electoral Interference, 2020)。

領袖產生的方式造成不同的國家 | 盛嘉麟

神權國家的領袖(梵蒂岡,汶萊) 

他們號稱君權神授,內心知道是假的,必須討好百姓给魚给肉,好好幹才有魚肉來討好百姓,維持權位。 為了維持神權,他們的領袖真心希望國泰民安。 

世襲國家的領袖(朝鮮,沙特,約旦) 

他們內心知道世襲是靠不住的,必須討好百姓给魚给肉,好好幹才有魚肉來討好百姓,維持權位。 為了維持世襲,他們的領袖真心希望國泰民安,好傳给兒孫。 

黨權國家的領袖(中國,古巴) 

他們內心知道一黨專政是靠不住的,必須討好百姓给魚给肉,好好幹才有魚肉來討好百姓,維持政權。 一旦出事,黨內中央政治局很容易拉他下馬,沒有罷免的程序,他們的領袖真心希望國泰民安。 

假選舉國家的領袖(俄國,白俄羅斯) 

為了維持假選舉的永遠勝利,必須討好百姓给魚给肉,好好幹才有魚肉來討好百姓,維持高度民調滿意%,維持勝選。 為了維持假選舉的永遠勝利,他們有時候必須暗殺拘留受外國支持,唱蹦作秀、滿嘴謊言、爭奪權位、禍害國家的無恥政客及漢奸,肅清了國家政局。 為了維持假選舉的永遠勝利,他們的領袖真心希望國泰民安。 

選舉國家的領袖(美國,台灣地區….) 

我是817萬票當選的,我代表2300萬人的民意,我的權位合法穩固,超過神授、世襲,我菩薩上帝都不怕。 我是百姓授權,合法穩固,授權以後我就不怕百姓,不必给百姓魚肉,魚肉全歸我的人所有。 

鳳梨有介殼蟲,被中國大陸禁止進口,我就舉鳳梨槍掃射中國大陸,要2300萬人每人吃18公斤鳳梨。 

德州停電斷水,有個市長對市民說,政府不欠你們水電,你們自己想辦法,不要打電話來市政府抱怨。 

我的任期最少四年最多八年,非常有限,我的人分魚搶肉要快要狠,深怕來不及分光魚肉。 我天不怕地下怕,你百姓不爽罷免我啊,下次不要選我啊。 我不需要國泰民安,我只要選舉勝利,國家泰不泰,人民安不安,是下一屆領袖的事 。  

所以中國一場意外的新冠流行病毒沒有處理好,湖北省市政府四千個官員受到懲罰,革職下台。 

所以美國同樣一場新冠流行病毒,死了55萬人,總統及政府官員不需負責,沒有一個革職下台。你百姓不爽,罷免我啊,下次不要選我啊。 

所以全世界的選舉國家,大多數都玩到千瘡百孔,你不要以為選舉是最好的制度。 

選舉民主的優缺點-駁蔡英文推崇民主 | 郭譽申

蔡總統在小年夜以影片向國人拜年,推崇「民主制度或許不完美,但依然是目前為止,人類社會最好的制度…」。真是如此嗎?作為一種政治制度,多黨競爭的選舉民主制在很多國家已經實行多年,讓我們客觀地檢視它的優缺點。

優點:

優點一、選舉是選民對執政者的投票認可,執政者於是獲得執政的正當性和合法性 (這是政治學理論推崇選舉民主的主要原因)。

優點二、政府官員會親近、尊重人民,自稱是人民的公僕。

優點三、人民有當家作主的良好感覺 (這是人們喜歡選舉民主的主要原因,然而人民是否真有當家作主,則很難說,參見缺點四)。

優點四、讓選民滿意的政治人物才能贏得選舉,成為執政者;反之,則不能勝選執政。

優點五、行政、立法、司法三權分立,彼此制衡,多個政黨也彼此監督制衡,因此能避免執政者權力過大。

優點六、選舉民主支持言論自由、媒體自由,社會於是有較寬鬆氣氛;選舉競爭頗受媒體影響,言論、媒體自由導致比較公平的選舉競爭。

缺點:

缺點一、多個政黨選舉競爭,需要有中立公平的裁判員;司法是選舉競爭的裁判員,卻不保證中立公平;政黨很有動機介入司法,影響裁判員。

缺點二、選舉是零和競爭,容易導致政黨間的黨同伐異和對立惡鬥,不僅在選舉時,也包括平時的議政施政,很可能造成議政施政的效率低落、資源分配的不公平和國家社會的不團結。

缺點三、競選所需的經費龐大,遠非一般個人所能支應,多數候選人勢必要尋求財團、企業支持,等當選後再用各種方式回饋背後的金主,因此容易造成金權政治。

缺點四、現代國家人口眾多,選民不可能直接認識候選人,而只能透過媒體了解候選人;然而媒體多半不中立公正,因此深受媒體影響的人民雖有當家作主的感覺,很可能只是假象。

缺點五、選舉和治國施政不同,選舉獲勝者未必善於治國施政,而可能只是善於欺騙選民及以媒體包裝自己。

缺點六、換黨執政時,所有的政府和國營企業的高層職位都面臨更換,是成本不小的工程(對比私有企業極少會這樣做),並且時常使政策不延續。

缺點七、選舉民主主張地方自治及區域性的選舉,容易導致國家的區域化,即各區域各行其是,而不互相支助,可能造成區域間的隔閡和貧富差距。

缺點八、由於缺點七,種族或意識形態獨特的地區易傾向自治、自決,甚至走上要求獨立的分裂國家之路 (如民主成熟的英國的蘇格蘭地區傾向獨立)。

上述的優缺點沒有提及人權,因為人權的保障主要取決於法治。人權、法治與選舉民主少有關聯,民主國家未必法治優良,而不民主國家也未必法治敗壞。(參見《太陽花無罪、現代「百官行述」,司法改革何在?》)

上述的優缺點是基於理論分析及綜合過去很多選舉民主的實行實例所得到的一般性陳述,但是各國實行民主的結果難免有頗多差異。譬如蔡總統全面執政後,以提名任命親綠的大法官掌控司法,又以關閉中天新聞電視台箝制新聞媒體,使優點五和優點六幾乎蕩然無存,台灣民主因此受到重傷 (蔡政府的更多反民主作為,參見《進口萊豬與關中天新聞 哪個較嚴重?》)。她竟還好意思說「民主制度…依然是目前為止,人類社會最好的制度」!

理論上選舉民主有優點,也有缺點。然而實際上多數國家(如台灣)實行民主,發揮不出其優點,而擴大其缺點,使選舉民主蒙塵。這是近三、四十年,中國模式的表現大幅優於民主國家的原因。世人別再偏執迷信選舉民主吧。

抽簽是民主 選舉是寡頭政治 | 郭譽申

本文的標題摘錄自政治學的開山祖師亞里士多德的論述。一般講述民主的歷史,都說民主源於古希臘的城邦(如雅典),很推崇亞里士多德記錄及研究各城邦的政治制度,包括民主制度。然而現代人多半把民主等同於選舉,講述民主者於是很少再提及亞里士多德的箴言「抽簽是民主,選舉是寡頭政治」,使這句箴言幾乎被遺忘了。David Van Reybrouck所著《反對選舉》(作者為比利時人,原著為法文)是一例外,書中主張在現代的民主制度裡導入抽簽,以回歸真正的民主,並克服選舉的諸多弊病。

為什麼亞里士多德說「選舉是寡頭政治」?因為有權有勢有錢的人太容易影響選舉,他們幾乎要誰當選誰就能當選,少有例外;這少數有權有勢有錢的人,或其代理人,通過選舉長期掌控政治,就成為寡頭政治。看台灣選立委、縣市長要花幾千萬,選總統至少花幾億;而檯面上主要的政治人物多是老面孔,幾乎形成一個「領導」階級。我輩不得不佩服亞里士多德兩千多年前的智慧。

為什麼「抽簽是民主」?雅典政府裡很多職位的任期都很短,通常是一年,職位出缺時,以抽簽方式從所有公民中隨機抽出一人任職(近年擔任過公職者不參與抽簽)。這樣雅典公民都有同等機會擔任公職,也很有機會擔任公職(雅典公民不過幾萬人),幾乎實現每個公民都是被統治者,也是統治者,因此是民主。現代國家人口眾多,不可能每個公民都擔任公職,但抽簽保證人人有同等機會參與政治,因此是民主。

現行的民主制度是代議式民主,是間接民主。人民選舉出代表,來代替人民行使權力、制定法律和管理公共事務。人民選舉出來的代表可能關心個人利益超過他/她所代表人民的利益。導入抽簽,讓人民有機會直接參與政治,可以彌補代議式間接民主的不足。

20世紀後期興起的協商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或譯作審議民主),是一種新型的民主理論範式,是政治學者對傳統選舉民主帶來的種種問題和弊端的反思。協商民主強調在多元社會背景下,以公共利益為目標,通過公民的普遍參與,就決策和立法等公共事務達成共識。公民的普遍參與通常以抽簽隨機抽出公民來實現,可能加上電視或網路播放討論協商的過程,讓更多人參與。

作者在書中建議議會要有兩類的議員,以選舉產生的和以抽簽從自願者中隨機抽出來的。後者不需顧慮選舉,也不需有黨派支持,因此少有黨派立場。議員初就任可以接受教育訓練,而其背後可以有專家支援,因此其能力不成問題。

書中還描繪了以抽簽為基礎的民主藍圖,包含議程設置委員會、利益討論組、評審委員會、政策陪審團、規則委員會及監督委員會,形成相互監督制衡的完整體系(如下二圖)。

這本小書只有不到兩百頁,卻涵蓋了許多企圖改進選舉民主的前沿研究,其中少部份已在歐美部份地方試行。選舉民主確已呈現不少缺失或弱點(參見《民主的危機與反擊》),筆者樂見這些改進企圖的實現,但是阻力絕不小,抽簽挑出來的庶民難免損害現存的、選舉出身的政治人物目前所享受的光環和利益,後者怎會樂意接受?政治改革從來都不容易。

總統大選要投票給誰?| 郭譽申

這次總統大選空前熱烈,已宣佈參選和明顯蓄勢待發的接近十人,雖然距離投票還有八個月,各「準參選人」的支持者在網路上的攻防已經非常激烈,不僅有造謠抹黑,甚至使出威脅恐嚇及假扮敵方粉絲等手段,卻未必聽命於他/她所支持的準參選人,讓選情混亂失控。選舉一定要這樣嗎?這樣有效嗎?筆者是冷靜的分析者,首先思考選民的投票行為,選民如何決定把票投給誰?

根據選舉理論,選民應該把票投給他/她心目中最能勝任總統工作的參選人,即根據參選人的勝任程度來投票。理論雖然如此,在台灣,意識形態無疑是一重要決定投票因素,藍、綠双方都各有其意識形態和基本盤,甚至新起的白營也有其無意識形態的意識形態和一些穩定的支持者。除了勝任程度和意識形態之外,其他還有不少因素影響選民的投票行為,大致可以綜合為被喜好度,即參選人被一個選民喜好的程度,包括選民感覺參選人會照顧自己利益的程度。每個選民都會在內心裡評估每個參選人的勝任程度、意識形態及被喜好度,以決定把票投給誰。當然每個選民的偏重可能不同,有些選民較重視參選人的勝任程度,另有些選民較重視意識形態,而還有些選民較重視被喜好度。

選民需要評估參選人的勝任程度、意識形態及被喜好度,意識形態通常相當清楚,被喜好度多半是選民的個人感覺,因此三者中最難評估的是參選人的勝任程度。多數參選人都不曾擔任總統,如何知道他/她能否勝任?以韓國瑜和郭台銘為例,韓非常親民,又是超級推銷員,就足以勝任總統嗎?郭是一流的跨國企業家,然而經營跨國企業與領導國家有多少相似,可以類比嗎?多數人大概跟筆者一樣,無法判定韓和郭誰較能勝任總統(韓和郭的施政當然比已經施政欠佳的蔡英文和賴清德有指望),於是只能以他們的被喜好度來決定取捨(他們的意識形態很相近),韓比郭親民,是韓民調領先郭的主要原因。而選民無法正確評判參選人的勝任程度,導致選舉出來的各級官員時常不適任,是選舉民主的常態和弱點。

勝任程度、意識形態及被喜好度三者中,勝任程度屬於理智判斷,而意識形態和被喜好度多半由情感決定。選民難以評判參選人的勝任程度,而多半根據參選人的意識形態和被喜好度來投票,因此選舉活動首重激發選民的情感,要讓選民喜歡自己而不喜歡對手。這是參選人搶著做直播、扮網紅的原因,也導致支持者造謠抹黑對手,甚至假扮成對手粉絲,以破壞對手的形象。這些選舉花招非常惡質,卻有相當成效,不然還有什麼辦法能反敗為勝?

選民難以評判參選人的勝任程度,而多半根據參選人的意識形態和被喜好度來投票,是選舉民主的常態和弱點,也導致造謠抹黑、假粉絲等惡質的選舉花招。這不是台灣的獨特現象,而是選舉加網路社群的自然結果吧!

從立委補選看台灣政黨政治 | 郭譽申

今年1月27日補選台北和台中2席立委,前天又補選新北、台南、彰化和金門4席立委,除了金門的當選人是無黨籍(但因金門人口很少,幾乎無關緊要),其他5席都是藍、綠對決,而最後藍、綠是互有勝負。藍營原希望趁著去年大勝之勢繼續攻城略地,但是在一些傳統上綠大於藍的地區,都是功敗垂成,藍營的得票雖有長進,仍不足以勝選,綠營算是暫時止血了。

回顧台灣的政黨政治,馬英九當選總統,曾使藍營聲勢如虹,而綠營氣若游絲,然而8年後,綠營就捲土重來,蔡英文當選總統,當時綠營也是聲勢如虹,而藍營氣若游絲,不過現在鐘擺又擺向藍營了。藍、綠能一直主導台灣政治,因為藍、綠都是基礎雄厚的政黨,國民黨有創建中華民國和締造台灣經濟奇蹟的大功勞,而民進黨有反抗國民黨過去威權的光環。藍、綠都有堅實的基本盤,因此即使一時被削弱,不久就會重振,於是藍、綠對峙的局面長期不曾也不會改變。

藍、綠壟斷台灣政治的另一原因在於立委的選制。每一立委選區都只選出一席立委,因此當選者必須是選區的最高票,然而每一立委選區早已有藍、綠的主要政治勢力,藍、綠之外的政治勢力因此極難突破藍、綠勢力、選上立委,更別提形成有力量的第三勢力。就像今年的立委補選,除了金門是特殊例外,其他立委席位全被藍、綠包辦了。

藍、綠長期壟斷台灣政治,導致兩黨的不求長進。反正不是藍就是綠,不是綠就是藍,人民少有其他選擇,兩黨於是經常罵對方爛,但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双方比爛而已。這是近年藍、綠兩黨的支持度都走低的原因,也是白色力量的柯文哲和不像國民黨的藍營韓國瑜走紅的原因。

韓國瑜是目前的人氣王,顯然不會脫離國民黨,也不可能打破藍、綠的政治壟斷。柯文哲有可能打破藍、綠的長期政治壟斷嗎?不可能。如前文《柯文哲能勝任總統嗎?》所述,柯既不能知人善任,又是少數執政,難以實現立法,因此無法勝任總統的大任。藍、綠兩黨只要大力揭示柯的這兩項明顯弱點,柯幾乎不可能當選總統。柯既選不上總統,他去年輔選議員和今年輔選立委,又大多失敗,柯因此不可能形成有力的第三勢力,而打破藍、綠的政治壟斷。此外,對比2000年的宋楚瑜,也發現柯文哲很難成事。宋當年有省府團隊和許多國民黨人的支持,又頗有施政政績,都功虧一簣;柯看來是多方面比不上當年的宋省長啊。

立委補選顯示台灣仍是藍、綠對決,藍、綠壟斷政治的格局。藍、綠長期惡鬥又共同分贜,實在不好,但穩定的結構既已形成,極難改變,老百姓只能逆來順受了。另一方面,若真有第三勢力興起,讓藍、綠都不過半,則勢必成為少數執政或聯合執政,政局很可能不穩定,也未必比較好,多黨民主制總有不少破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