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辛亥源頭出發,展偉大復興視角,樹“共和”統一旗幟 | 天人合一

如何認識所處歷史階段,是確立方針、路線、政策的依據。當年,一連串的勝利讓我們興沖沖地以為跑步進入了共產主義。於是發生了一連串的冒進、極端。當然隨之而來的是挫折、停頓,是欲速則不達。“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劃期,使人民跳出了階級鬥爭為綱的束縛與大躍進的空想,開始了大陸人“春天的故事”。

當前,兩岸正在制度、國號、歷史功過、是非、老大、老二上糾纏:
民進黨要脫離中國近代史。
國民黨想獨佔辛亥革命史。
大陸有的人卻只講共產革命史。
於是,經濟讓大利不能夠轉化為政治熱潮,大三通未能增加統一民意。
北京當局似乎一籌莫展,卻又老神在在、好象一切皆在掌控之中。 
近年來臺灣島內幾次選舉“民”進“國”退。
網民們看在眼裡、急在心頭。
大陸老百姓會不會繼續容忍當局再二再三的“觀其行”。
愛不成、恨相生的火焰,有那個“偉人”有能力將其平息。

大陸不能陶醉在虛幻的、自欺欺人的“時間在大陸一方”的搖籃曲中;
不能停留在經濟上送紅包,形式上拼熱鬧,政治上不敢越雷池,只希望上天掉下個“水到渠成”的坐等中;
更不能“僵持就僵持吧”、“就是要讓你多行不義必自斃”的坐等武統、坐引武統、坐釀武統。

大陸應該而且能夠在政治上更有作為。
跳出傳統的、深染主義色彩的、兩岸難以尿在一壺的歷史劃分描述;
繼續“不爭論”的睿智與風度;
把爭論與鑒別留給歷史學者與時間老人;
以中國人的視角與方塊字的語言描述兩岸共同的歷史:

自辛亥革命與五四運動發端,近百年以及今後相當長的一個時段,都是中華民族由蒙昧到覺醒、由分散到團結、由專制到民主、由閉塞到開放、由貧弱到富強,由落伍到進步、由屈辱到尊榮的偉大復興期。

在這個艱苦卓絕、偉大輝煌的歷程中,國共兩黨創下了殊勳,也有過重大衝突,犯過歷史性錯誤。歷史呼喚兩黨及中國的一切政治黨派和政治人物以天下為公、和諧中國、復興民族、和平萬世為理念,拋棄封建主義黨爭舊習、拋棄冷戰思維、拋棄極端主義、擱置歷史糾纏,共和息爭。

中華民國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路上的第一塊豐碑。她結束了千年帝制,結束了軍閥割據,擊敗了日本侵略者,光復了臺灣。

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華民族解放史上的第二個偉大豐碑。中國共產黨人領導人民實現了完整意義上的民族獨立,解決了十四億人民的溫飽,尤其是近幾十年的改革開放,使中國進入了一個可以談論崛起、構思崛起、走向崛起的時代。大陸堅守一個中國是國家統一民族團結的守護,大陸持續發展、和諧穩定、志存高遠、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運動的引領和主力。

完全統一後的中國是中華民族復興的第三塊最偉大的豐碑,她標誌著中華民族統一、復興使命初步完成,並引領中華民族實現以孫中山為代表的先賢們的理想,進入下一個全新、富強、和諧、高度文明的盛世時代。完全統一後的中國以人民為皈依、共和為旗幟、民主為制度、憲政為保障,是兩岸四地五方(加全球華人)共生、共存、共建、共和,共享。

從辛亥源頭出發,用偉大復興視角,樹“共和”統一旗幟,兩岸自然柳暗花明、豁然開朗:
“一國”自然是“兩岸”同屬“的一國;
“兩制”不再是有你無我、不容的水火;
“兩岸”只是政治差異的兩個方面;
“統一”不過是復興大潮的合流;
“統一後的中國”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自然傳承與歷史昇華,由兩岸四地加海外華人五方共建、共和、共榮、共享。

“國號”、“對錯”的爭論可以休止;
“一岸獨大”、“一制獨存”、“整碗全端”、“翻臉不認帳”的擔心可以冰釋;
“矮化”、“投降”、“征服”、“併吞”的魔咒會得以破解;
滯統者、隱獨者將被照現原形、無可推諉;
真獨者、死獨者會被逼成少數、逼進死角;
國際阻力將降至最低、消於無形;
政治對話的禁錮將被打破,統一的民意將形成湧天的大潮;
惡鬥幾千年的中國舊式政治將徹底更新。
不同政治共和達致人民共和;
開萬世太平的“中華和文明”將順利復興並引領全人類。

民國建立有迫害滿州人嗎? | Friedrich Wang

本來以為這已經是常識不需要再講,可是就是很多人不知道或者是根本在胡扯,結果讓一大堆有腦洞的人相信,跟著一起亢奮。辛亥革命發生之後,在幾個大城市都發生了所謂的對滿州人的殺害與搶劫。這個事件是有計劃的種族屠殺,甚至於可以拿出來與納粹屠殺猶太人相提並論嗎?

納粹屠殺猶太人是有一套種族優越的理論在後面支持,並且是有計劃、有步驟、分多年、多階段逐步推行。最終目標是要把血液中有猶太基因的歐洲人全部消滅。這種才能算得上所謂的「種族清洗」。因為是有精密的計劃與步驟,是為了建造一個所謂的新世界而進行的屠殺!

而辛亥年所發生的對滿人侵害活動,基本上只能說是改朝換代的時候所發生的動盪,與中國歷史上其他時期相同狀況比較起來,可說大同小異。最明顯的一個例子就是,納粹政府將猶太人做人的最基本權力都加以剝奪,也就是給予了一個合法殺害的理由。而辛亥革命結束之後,孫中山首先就在南京臨時政府就任時,公開呼籲千萬不要對滿州人進行報復,因為未來的共和國根據《臨時約法》將是「五族共和」,人人平等,不分種族、階級、黨派、膚色、人種。

但很不幸地,還是在幾座滿人所聚集的大城市,如南京、杭州、武漢、甚至於北京,發生了類似的狀況,使不少滿州人的生命財產受到了很大的侵害。但等到袁世凱就任之後,北京北洋政府正式成立,各地開始初步恢復秩序,軍警就一律給予保護。袁世凱自認為是從滿清政府手上合法接下政權而且與滿清王室又簽訂了「優待條款」,所以對於這種侵害會給予絕對的制裁,不可能放任繼續下去。後來在北洋政府當中擔任職務的滿州人其實也不少,這也證明了中華民國的確是五族共和,難道有跟納粹一樣把滿人的基本公民權利都剝奪了嗎?

等到南京國民政府之後情況依舊如此。1948年中華民國制憲國民大會,滿人也選出了自己的代表參與了這部憲法的制定,對他們也沒有任何的歧視。儘管,這個時候的滿人跟漢人已經沒有什麼分別了,滿人在國民黨裡面當上黨政大員的也大有其人。

這當然是一場歷史的不幸。但是請翻翻史料,蒙古人滅了西夏,西夏人幾乎被殺光,滅了金國情況也差不多。當年同盟會使用「驅逐韃虜」這樣的口號也產生了這樣的副作用,這是很壞的,但是跟上述的情況相比,持續的時間與程度還是不可相提並論。

另外請比較一個事實:1932年偽滿洲國成立,除了溥儀以及少數的滿州貴族之外,包括他的父親載灃,幾個親叔叔,以及絕大多數愛新覺羅家族的成員都留在北京,很少有人到東北去加入所謂的滿州人的國家,請問這是為什麼?這固然是因為他們不信任日本人,但是真正的原因是他們在北京沒有受到什麼樣的迫害,做一個民國的國民沒有什麼不好,日子都過得下去,實在沒有什麼讓他們待不下去的理由。如果在關內活不下去,這些人還不趕快跑嗎?

所以,用這個改朝換代的動盪所造成的瑕疵,來污損辛亥革命建立亞洲第一個民主共和國的偉業,這是顯得非常沒有知識而已,就麻煩這些反中媒體不要再繼續漏出自己的下限了。

武昌起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