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美國媒體學習 | 譚台明

美國媒體真是厲害。2010年4月,《福布斯雜誌》將陳樹菊評為年度亞洲英雄人物,然後台灣媒體才跟進,我們才知道有這號人物。陳樹菊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但我們不知道,我們的媒體也不知道,反而是外國人先挖掘了她。外國記者是怎麼知道的?我很好奇。(我們的記者都在幹什麼?嗯,這我就不想好奇了。)

近日俄烏戰爭打得火熱,我看到《紐約時報》的報導,贊不贊同是另一回事,但你不能不服人家報導的巨細靡遺,而且非常會抓細節,找獨特的視角。總之一句,非常會找觀察的角度,非常會講故事。

西方媒體對中國問題的挖掘,也同樣功力深厚。他們中國話能有我們說的好嗎?但他們總是有能力找到一些你找不到的人,想到一些你想不到的問題,看到一些你看不到的東西。

相比而言,我們(我是指中國大陸,至於台灣太小,那就算了)在西方沒有派駐記者嗎?我們又能挖出什麼來?

至於這個獎那個獎,這個排名那個排名,都是西方文化霸權透過媒體的有力運作。我們受其默運,受其餵料,潛移默化,思想意識不認同才怪。而這一切,又都是「潤物細無聲」的,你還以為是你的「獨立思考」。你說他們厲害不厲害?

媒體記者與傳教士,是西方最主要的軟實力,卻被我們忽略了。文化這東西奇妙的很,媒體記者與傳教士,不是愛因斯坦與蒲朗克,他們沒什麼高門檻,但別的國家就是學不會。甚至忽略其巨大的影響力,也就是受其影響而不自知,甘願俯首聽命而不自知。道隱無名,多麼厲害。

習近平一再說,講好中國故事。但坦白說,中國的記者與中國文化的傳道士(比如我)和土共的傳道士(如中宣部),比起人家的記者和傳教士,寧不愧死!中國文化的傳道士,連個組識都沒有。土共是有組識了,但精神、信仰的深度、力度,比起人家,那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西方強大的軟實力,絕不容小覷。其實,如果以天下為公的觀點看,這媒體記者如果是公道而有良心的,那就讓他們厲害一點,我們就吃瓜拍手,那也沒什麼不好;但可悲的是,並不是這樣。所以,不能只讓他們厲害,我們必須也厲害起來。

整天在社群網路上發牢騷的弟兄們,發牢騷是沒有用的。準備好組織起來,當個媒體戰士了嗎?

中美的軟實力之戰 | 郭譽申

孫子兵法:「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現代的國際強權都清楚認知,實體戰爭的代價太高昂,最好是以實體戰爭以外的方式,達成國家的目標,因此強調「軟實力」。

實體戰爭依靠國家的經濟及軍事實力,可以稱為硬實力,軟實力則指經濟及軍事以外的實力,主要是文化、價值觀、意識形態及民意等方面的影響力。要發揮軟實力,需要靠各種媒體的傳播,現代人隨時都在接收各種媒體的資訊,等於是軟實力的戰爭時時刻刻都在進行之中,比偶而發生的實體戰爭的影響更廣泛深遠。

軟實力這個詞是1990年由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爾(Joseph S. Nye, Jr.)首先提出來的,正值美蘇冷戰末期蘇聯集團解體的時候,可以解釋蘇聯集團未經實體戰爭即崩潰的現象。蘇聯集團的硬實力雖與美國集團接近,其僵化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造成生產力和經濟的停滯,而喪失監督機制的一黨專政制度造成嚴重貪腐,於是在西方媒體的宣傳之下,從蘇聯民眾到官員多嚮往西方的資本主義民主制度,迫使蘇聯朝向西方制度改革,當急劇的政經改革啟動時,集團的統治力突然失控,於是瞬間瓦解。

另一個軟實力造成重大影響的例子是「阿拉伯之春」,從2010年底到2012年,北非和西亞的許多國家受到西方媒體的影響,發生一系列以民主和經濟等為主題的社會運動,這些運動多採取示威遊行和網路串連的方式,甚至進而推翻不符民意的政權,雖然這些國家至今動盪,沒能成功建立穩定的民主政治,西方國家的軟實力不容小覷。

美國運用其軟實力確實大有所獲,除了上述的蘇聯集團解體和阿拉伯之春,在東亞,當日本、南韓、台灣等接受了它的價值觀和意識形態,自然接受它的領導,幾乎成了美國的附庸,而香港回歸中國之後的多次反中運動無疑也是美國軟實力的展現。

中國大陸崛起,中、美不僅有硬實力,更有軟實力的競爭。双方軟實力競爭的態勢如何?研究這個問題,先要清楚區別軟實力本身、軟實力的號召力以及對軟實力的投射能力。綜合這三方面決定了軟實力的強弱或競爭力。

軟實力本身主要是文化,中國的儒釋道文化著重社會和諧,而美國的基督教文明強調個人自由,因為是思想、精神,不易分辨孰優孰劣,大約是各有優缺點,而且双方並非涇渭分明,中國不反對個人自由,美國也不反對社會和諧,只是各自的偏重有些不同而已。

軟實力本身抽象,不易分辨優劣,其對人們的號召力主要取決於長期、具體的歷史經驗。西方基督教文明主宰世界兩、三百年,多年來美國和西歐是世界上最富裕的地區,而在美、蘇冷戰時,美國集團以其軟實力打敗了一度聲勢頗高的蘇聯集團,這些都使美國的軟實力的號召力居高不下。另一方面,中國的軟實力也有其號召力,包括中國僅以四十年時間幾乎追趕上西方兩、三百年的工業化;中國的發展完全是和平的,不像西方國家以殖民世界達成其現代化。然而無論如何,中國崛起的時日尚短,其軟實力的號召力仍落後美國頗多。

軟實力需要投射到全球各地的民眾,而全球民眾也樂於接收這些訊息,軟實力才會有效果,這就是對軟實力的投射能力。美國對其軟實力的投射能力目前大幅領先中國,因為主要的國際媒體都掌握在歐美國家手中,而英語是目前最主要的國際語言,都有利於美國軟實力的傳播。

中國大陸的經濟總量,主要的硬實力,已經追近美國,並且會在不太久之後超越美國。中國的軟實力本身不輸美國,然而中國軟實力的號召力和投射能力仍大幅落後美國。在這樣的狀況之下,美國自然以其媒體優勢,大肆宣揚其自由民主意識形態,企圖以其意識形態擾亂中國的意識形態和社會穩定,包括支持香港和台灣的反中勢力。中、美目前的軟實力之戰,中國確實處於下風,中國因此只能採取堅壁清野、避戰的方式,管制或限制一些國際媒體和網站進入大陸,雖然造成一些民怨和形象受損,但是能大幅減低西方價值觀和意識形態的擾亂,避免「阿拉伯之春」式的「和平演變」。

美國的軟實力號召力和投射能力目前雖然大幅領先中國,並不是沒有弱點。多年來選舉民主已經呈現很多弊病,導致2006年以來全球民主的退潮,即變得不民主的國家多於變得民主的國家(參閱《全球民主在退潮》);基督教文明和伊斯蘭教文明的長期激烈衝突顯示基督教文明的缺乏包容性;美國長期偏袒以色列,令人質疑其公正性;而歐洲對中東難民的排斥,讓人質疑西方普世價值的虛偽。這些都侵蝕美歐的軟實力。

相對於美國,中國大陸的軟實力則持續在提升。中國的和平崛起,歷時越久將越有號召力,也顯示儒釋道文化的歷久彌新、具包容性,而「一帶一路」與周邊國家共同發展,中國的人均所得持續提高,都增加軟實力的號召力。近年中國媒體越來越國際化,並以合作和交流計畫,如孔子學院,增加其在各國大學的影響力等等,都有助於中國對其軟實力的投射能力。假以時日,中國的軟實力是很有可能追上甚至超越美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