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制裁中國的後遺症漸漸出現 | 盛嘉麟

川普氣大口粗,許多政策與命令未經深思熟慮,後遺症漸漸出現。

在制裁華為的手機芯片供應後,沒想到華為是高通的最大主顧,一旦高通60%的手機芯片不得供應華為,高通不但損失慘重,而且將來利潤減少之後,投入研發的資金勢必減少,未來的創新研發能力大受影響。現在高通及其他有關的芯片企業都在要求白宮重新考慮。

在制裁華為的手機作業系統的軟體供應後,沒想到華為是谷歌 Android 的最大主顧,更沒想到華為拿出自己的備胎 鴻蒙(hongmeng)系統在世界登記註冊,大有將來徹底擺脫谷歌的 Android 的意圖。如果鴻蒙順利取代,中國進一步排斥谷歌的 Android 在中國的手機市場,可能10億支手機都要轉換成鴻蒙,谷歌損失的Android使用收費以百億元計。

川普宣佈將在七月二日開徵中國3250億美金25%的關稅,這將涵蓋所有中國進口的商品,美國所有的民生用品將全面漲價,嚴重影響美國普通百姓的日常生活。美國600家零售百貨公司聯名投訴白宮,如果物價高漲25%,消費大量減少,600家零售百貨公司勢必裁員,估計200萬人失業。

川普宣佈將嚴格管控中國留學生進入美國,最近一些回國探親的留學生因為駐華大使館的嚴格管控,竟然無法返美繼續求學。中國政府因此緊急公佈了赴美留學旅遊注意警戒,把美國定為不友善及危險國家,要求國民小心戒備。

如今的中國留學生早已變質,留學取經努力學業的百不得一,99%皆為家長望子成龍留洋鍍金而已,也就是說99%的留學是社會目的,只有百不得一是學術目的,每年中國出國留學耗用的外匯,貢獻美國至少一兩百億美金,留學歪風早該制止。而且優秀的中國留學生傳統的希望藉留學來移民美國不再回國,這種人才的流失也將停止。到底是中國損失大,還是美國高等教育得不到中國學生的經濟貢獻、腦力貢獻,大學教授開課不成而失業的損失大,尚難計算。至於中國遊客的減少對中國有利無害。

再談點有趣的現象。

美國承建兩艘龐大先進的福特級航空母艦的造船廠發現在建造過程中需要一種特大型的船塢起重機,這種起重機全世界只有中國的上海振華重工在製造,中國已經拒絕出口,據報導這艘福特級航空母艦的工程,可能延遲兩年。

美國的最新的 F35 戰機是組合了13 個國家的集體合作生產鏈,包括了美國、英國、澳洲、韓國、日本、荷蘭、土耳其、義大利、以色列、丹麥、挪威、新加坡、加拿大。美國正在清查美國的供應鏈有沒有涉及中國製造,並且要求其他12國一起清查中國製造。現在已經發現有一項積體電路板是中國製造,但是在這個節骨眼上,更換供應鏈非常困難,而且13 個國家絕對不止芯片一項,其中涉及國際商業法律的契約合同,中斷賠償,處理起來費時費力,非耽擱兩、三年不可。

《聖經》是美國國內銷路最大的書籍,一向由中國承印裝訂供應美國。美國國內或世界其他國家無法提供如此物美價廉品質精美的《聖經》,如果加稅25%,會造成供應短缺,提升《聖經》印刷的難度,增加印刷成本,從而傷害到基督教書籍出版社的利益,甚至會進一步影響到教會、教堂、非牟利機構及宗教團體等組織。對美國的宗教事業是重大打擊。

目前顯現的現象只是九牛一毛,隨著時間拖長,後遺症會愈來愈多。最近美國總統2020年大選已經展開,2016年支持川普的10個中西部農業及鐵銹區的州,因為這些州的居民等了三年,川普的大話無一兌現,最新民意調查顯示川普都輸給民主黨參選人拜登 5%-10%的支持度。川普雖然讓人討厭,但是這樣一個胡作非為的美國總統正是中國崛起的天賜良機,希望川普2020年再幹四年,那才是天佑中國。

 

美對墨加稅 堵非法移民 將如何?| 郭譽申

當地時間5月30日,美國總統川普突然宣佈,將從6月10日起,對所有墨西哥輸美產品徵收5%的關稅,直到非法移民不再通過墨國進入美國,若墨國不嚴格控管非法移民進入美國,關稅將在7月1日提高到10%,在8月1日提高到15%,在9月1日提高到20%,在10月1日提高到25%,並永久保持在25%的水平。

美國和墨西哥之間的貿易額相當高,美國每年從墨國進口產品約3,460億美元(美國的前三名貿易夥伴是中國、墨西哥和加拿大)。因為墨國的國內生產毛額(GDP)遠低於美國,墨國的經濟非常依賴美國,對美出口額約占墨國出口總額的80%,相當於墨國GDP的28%(對比於中國,中國對美出口額僅占中國GDP的3.4%)。換言之,美國若大幅提高墨國進口產品的關稅,確會對墨國經濟造成重創(對美國經濟的影響則小得多),是墨國難以承受的。這是川普對墨國頤指氣使,毫無顧忌地提高關稅的原因。在此重壓之下,墨國雖然氣憤不平,恐怕不得不讓步,承諾並採取一些行動阻擋非法移民通過墨國進入美國。

美國有權力禁止非法移民入境,但是美國逼迫墨西哥阻擋非法移民進入美國,是完全無理的要求。現代國家的人民有遷徙的自由,墨國政府根本沒有權力不准許人民離境遷出,因此美國的要求是逼迫墨國侵犯人民的遷徙自由。美國只准自己的人民有自由,卻逼迫墨國侵犯人民的自由,是兩套標準,他國人民的自由是比不上美國利益的!

墨西哥被迫採取行動阻擋非法移民進入美國,會有成效嗎?幾乎不可能有成效。墨國一向治安不佳、毒販橫行,嚴重破壞社會秩序的活動都管不了,哪有能力控管漫長的美墨邊界?就算墨國願意侵犯人民的遷徙自由,非法出境必是輕罪,最多關一、兩個月(若關久,監獄也不夠),出獄之後,非法移民可以重新再來,一試再試,總能突破封鎖線。

墨西哥被迫採取行動阻擋非法移民進入美國,不會有成效。那川普總統幹嘛逼迫墨國非這樣幹不可?為了選舉嘛,阻止非法移民是川普的競選承諾,明年總統大選時,川普可以以此做為政績,唬弄美國大眾啊。

美國有可能解決非法移民通過墨西哥進入美國的老問題嗎?非法移民的根本原因是民生差距。墨國的經濟狀況遠遜美國,而貧富差距又大,很多人生活無著,只好偷渡進入美國以求溫飽。這是擋不住的移民流,若墨國的經濟狀況不改善,非法移民問題是不可能解決的。川普越想獨善美國,欺壓損害墨國經濟,很可能導致更大的移民流。(通過墨國進入美國的非法移民有些不是墨國人,而來自其他中南美國家,不過問題相同,若墨國的經濟狀況改善,這些非法移民很可能留居墨國,而不前往美國。)

世界是一個地球村,各國,包括美、歐,獨善其身將造成非法移民流,反傷自身。中國大陸的「一帶一路」兼善鄰國,才是地球村的相處之道,才能解決非法移民流的難題。美、歐真該學學中國的謀國之道啊!

美國為何有高貿易逆差?| 郭譽申

美國對中國大陸發起貿易戰,理由是美國對中國有高貿易逆差,即美國對中國的出口遠少於中國對美國的出口,而這是因為中國有不公平的貿易行為。美國的指控是否有理?到底美國為什麼有高貿易逆差?一點點經濟學就能明白。

國內生產總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GDP)是一定時期內(一個季度或一年),一個區域內的經濟活動所生產出的全部最終成果(產品和勞務)的市場價值。從最終產品購買者的支出面來估計GDP:

GDP  =  C   +  G +  I  + (X –  M)              (1)

當中C  = 私人消費開支, G  = 政府消費開支,I  =  投資總額,X  = 出口總值,M  = 進口總值。(X –  M) 是國際貿易的差額,若是正數是順差,若是負數是逆差。

一個經濟體的儲蓄S是總產出減去總消費的差:

S = GDP – (C + G)                        (2)

把(2)裡的GDP用(1)的右邊取代,就得到:

S =  I  + (X –  M)

可以調整為:

S –  I = X –  M                        (3)

儲蓄減投資等於總出口減總進口

美國的總出口(X)遠少於總進口(M),由(3)可知,美國的儲蓄(S)是遠少於投資(I)。換言之,美國有高貿易逆差的原因是其儲蓄遠少於投資。投資何能遠高於儲蓄?表示有大量舉債。

美國人的儲蓄率低是眾所皆知的事實,儲蓄遠少於投資,因此造成高貿易逆差和大量舉債。(對比之下,中國人的儲蓄率高,儲蓄遠高於投資,因此有高貿易順差。) 實情如此,美國何能把高貿易逆差怪罪於中國有不公平的貿易行為?美國即使以高關稅減少從中國進口,只是把其中國進口轉移到其他國家,解決不了它高貿易逆差和大量舉債的困境。

儲蓄率低、有錢就花,讓美國人能享受較高水準的物質生活,然而富不過三代,美國長期高貿易逆差、高負債,豈能久呼?

(此文的經濟學恆等式取材自中研院經濟學院士劉遵義所著《共贏:中美貿易戰及未來經濟關係》,2019。)

貿易戰衝擊全球股市和經濟 | 郭譽申

前兩天美股大跌,道瓊指數兩天跌掉1300多點,跌了超過5%。美股體量大,影響力也大,美股大跌立刻造成全球股市的大跌,很多國家的股市體量遠不及美股,因此跌幅甚至超過美股。美股和全球股市大跌的主因當然是美國發起的貿易戰,主要是對付中國大陸的貿易戰,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一些經濟研究機構都因貿易戰而調低明後年的經濟成長預測,貿易戰對全球股市和經濟的衝擊逐漸顯現。

筆者在前文《中美貿易戰 美國猶豫》論述,若貿易戰擴大,從總體經濟數據上看,美國較中國有優勢,然而美國直接受損的是廣大的中低收入者,而中國直接受損的是較少的、承受力較高的中高收入者,況且美國即將在11月舉行期中選舉,因此美國總統川普顧慮較多。隨後川普的決定是從9月24日起,對從中國進口的2000億商品加徵關稅10%,而從明年起,這些商品的關稅將提高到25%。川普的如意算盤顯然是,目前發動較小幅度的中美貿易戰,以博得打擊中國的「美名」,但不要立即影響美國經濟,希望以此賺到最多的期中選舉選票。這兩天美股大跌,難免影響美國經濟和人心,川普的如意算盤恐怕是有點失算了,雖然結果要等期中選舉開票才知道。

美國發動中美貿易戰,不僅想要平衡美國的貿易逆差,更是要壓制中國的崛起。這不僅是川普的個人願望,也是多數美國人的願望,因此貿易戰看來不會短期結束,而是長期的全面競爭。中、美都有核子武器,美國怕核戰,不敢對中國發動真正戰爭,就只能發動貿易戰,與中國決一勝負。綜觀美國發動或參與過幾十起戰爭(維基百科:美國戰爭列表),是世界上打仗最多的國家,因此美國對中發動貿易戰,實屬「分內之舉」。

中、美都是龐大的經濟體,有充足的內需市場,貿易戰會壓縮經濟成長,但是都是可承受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對明年的經濟成長預測,美國的經濟成長為2.5%,若貿易戰大幅升級,最壞狀況的經濟成長可能降到1.5%;中國的經濟成長為6.2%,若貿易戰大幅升級,最壞狀況的經濟成長可能降到4.6%。美國發動大幅度對中貿易戰,不過能使中、美的經濟成長差距從3.7% (6.2-2.5) 降到3.1% (4.6-1.5),改變不了中國經濟總量逐漸超越美國的趨勢,而即使降到4.6%,中國大陸的經濟成長仍高於多數國家。

貿易戰對龐大的中國和美國影響有限,卻對其他較小型的國家可能衝擊較大。今年美國連續升息,吸引美元回流,已經造成許多新興國家,如土耳其、阿根廷等,資本大量外流,金融情勢不穩。貿易戰會造成供應鏈的調整和轉移,增加企業的經營風險,等於是雪上加霜,很可能壓垮某些新興國家的金融和經濟。這些國家遭受池魚之殃、人民受苦,美國是始作俑者,卻完全不會放在心上。

貿易戰,川普一個打十個 | 郭譽申

中美貿易戰在双方談判妥協一段時間之後,川普14日重新批准了針對5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貨品祭出25%的懲罰性關稅。外電還報導,川普政府另有一份針對1000億美元的中國貨品開徵關稅的清單。中國的立即回應是,若美國祭出包括加徵關稅在內的貿易制裁,雙方先前談判達成的所有經貿成果將不會生效,並且提出一份大約500億同等規模的美國進口貨品清單,將加徵報復性關稅。看來中美貿易戰是重新回到原點,而川普似乎真有心求戰,有好戲看了。

筆者在前文《中美貿易戰將如何?》指出美國向中國大陸出擊的目的,既要減少貿易赤字和廉價進口貨的競爭,又是針對「中國製造2025」計畫,要壓抑中國工業起飛追上美國。美國的優勢在於其經濟規模較大、出口占比較小,因此中美貿易戰對其經濟的影響較小;中國的優勢則在於其耐戰能力較強,習近平的威望高,而全大陸同仇敵愾、團結一致,又不須顧慮選舉的影響。中美双方是互有長短,誰也不怕誰,都不願做出太多退讓。

貿易戰會使出口減少、物價上漲,不利經濟發展。不過中、美的體量都非常大,出口占經濟總量的比例不算高,貿易戰雖損害經濟,不會至於經濟蕭條的地步。有些人擔心大陸的糧食自給率低,恐怕爆發糧食危機,是過慮了。貿易戰不同於真正戰爭或全面貿易制裁(如北韓、伊朗),中國大陸不從美國進口糧食農產品,完全可以從其他國家進口糧食農產品,因此不可能爆發糧食危機。

世界第一的美國想要壓抑世界第二的中國,就美國利益而言完全合情合理,但是美國犯了一個明顯的錯誤。以美國的龐大經濟體量,它和中國或任何一個國家「單挑」貿易戰,它都有相當優勢,然而美國現在幾乎同時跟所有國家「單挑」,它逼迫加拿大和墨西哥重談「北美自貿協定」,它決定課徵歐盟、日本等多國鋼鋁進口稅,而且根據外電報導,美國還準備課徵歐盟、日本等國汽車進口稅。川普簡直像電影裡的葉問,要一個打十個,電影裡的葉問可以贏,現實裡的美國可能一個打贏十個嗎?

如上述,美國同時向許多國家發起貿易戰,這些國家勢必以高關稅回敬美國,例如歐盟已經宣佈對美高關稅的反制措施。另一方面,美國之外的所有國家幾乎都仍支持自由貿易,彼此維持較低關稅。結果是,美國產品將在許多國家都面臨高關稅,而其他國家,包括中國,的產品只在美國面臨高關稅。換言之,美國經濟將受害於多國的高關稅,而中國經濟則僅受害於美國的高關稅,因此加總起來,美國經濟的受傷程度應會高於中國經濟的受傷程度。美國塊頭雖大,真能一個打贏十個?大概沒人會相信吧。

川普冒然掀起多方貿易戰很可能是因為美國目前的經濟狀況非常好。自2008年爆發金融危機開始,美國的經濟在低檔調整了近十年,最近終於強勁復蘇,川普於是小人得志、得意忘形,竟要一個打十個,多方掀起貿易戰,他若不趕快改弦更張,恐怕很快葬送得來不易的美國經濟榮景,更別提壓制中國了。

 

 

川普對華貿易戰的影響 | 盛嘉麟

美國目前是一個分裂的國家,瘋狂反華咒中對抗美國傳統理性。
美國目前是第二次走入了麥卡錫黑暗時代,瘋狂反華咒中。

川普連續開除了
前美國最大石油公司CEO、傳統理性的國務卿 Tillerson,
開除了貢獻卓越的白宮安全顧問戰略家McMaster,
反對川普貿易保護主義的國家經濟顧問經濟學家Cohn請辭,
一口氣去除了分別擔任外交、國防、經濟的三位重量級的重臣。

川普請來了
極端反華咒中的國務卿 Pompeo,
極端反華咒中的白宮安全顧問 Boltons,
極端反華咒中的白宮經濟顧問 Kudlow,
極端反華咒中的白宮貿易顧問 Navarro,
一口氣請來四位極端反華咒中的、並無聲名成就的政客,分別擔任外交、國防、經濟、貿易的要職。

看起來川普要對中國從外交、經貿、軍事…..各方面同時發起挑釁,因為中國全方位的崛起對美國是前所未遇的難纏的對手,尤其是政治上、文化上的異軍突起,直接衝擊西方破綻百出的自由、民主、人權選舉制度,使得美國有一種新的十字軍東征消滅儒家文化的想法,因而心急如焚的發起修昔底德陷阱的戰爭,不顧國際規範的祭出粗糙不堪的貿易戰爭手段,希望最終讓中國崩潰。

中美兩國的經貿態勢

美國的進出口貿易數值佔GDP的比重是出口12.2%,進口15.1%
中國在美國的對外貿易總額所佔比例是出口的 8%,進口的21%

中國的進出口貿易數值佔GDP的比重是出口19.6%,進口17.7%
美國在中國的對外貿易總額所佔比例是出口的18%,進口的 8%

可見中國、美國都是大國,從這個態勢看,所有各項對外貿易的數據都不算大,即使兩國開打毀滅性的貿易核戰,終止了兩國之間所有的貿易,出口的12.2%,進口的15.1%,出口的 8%,進口的21%,出口的19.6%,進口17.7%,出口的18%,進口的 8% ….這些數值都摧毀不了兩個大國的經濟,所以只會互有損失,但是誰都不怕誰。

看看韓國進出口貿易數值佔GDP的比重是出口43.9%,進口36.7%
看看台灣進出口貿易數值佔GDP的比重是出口64.8%,進口52.7%
這樣依賴對外貿易的小國家是經不起貿易戰爭的。

而且中國、美國之間的經貿關係錯綜複雜,中國對美國的出口表面上是佔到 18%,實際上這18%有美國企業的在華投資,有東南亞台灣第三國的上游材料及半製品,有中外的合資企業……川普用加稅限制手段打擊這18%,到底中國損失多少,美國損失多少,東南亞損失多少,台灣損失多少,一時還難以計算。例如中國對美國出口 8%的報復手段集中在食品及農產品, 農產品固然比較簡單屬於直接的打擊,但是美國食品工業的知名大公司 Smithfield 卻是中國投資的公司,將受到沉重打擊,中美雙方各損失多少一時還難以計算。

由於國際的產業分工,國際投資資金的自由流通,現代的保護主義貿易戰,已經不同於1930年代的保護主義貿易戰,川普以30年代的心態進行對華貿易戰爭,或許是知識的愚蠢或許是政客的奸巧,美國的經濟學界、企業界、華爾街、政府部門75%的意見都不看好,因此一批有識之士紛紛從川普團隊離去,現在的川普團隊只能聚集了一批反華咒中意識形態,想做大官的蠢貨。中國方面怎麼看這場貿易戰,請看附帶的 youtube 檔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L_S2ZwFzB0

我的看法有兩項:

我不擔心川普團隊欠缺知識的貿易戰,美國目前是一個分裂的國家,強大的反川普的勢力正在看川普團隊的笑話,等待對華貿易戰爭的失敗,國際威望的快速跌落,將來美國可能物價上漲(加重了關稅,減少了物美價廉的中國製造日用品),鏽鐵帶經濟依然欲振乏力毫無改善,軍事依然嚇阻不了中國,政府赤字瘋狂的以幾何級數擴大,反川普的勢力會一舉推翻川普團隊,結束美國第二次麥卡錫黑暗時代。反川普的勢力,請看附帶的 youtube 檔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7jRBt4h6ks

我最擔心的是貿易戰背後的新十字軍東征的亡華心態及意圖,美國是抱定決心要發起修昔底德陷阱的戰爭,會從經貿、政治、軍事全方位的發起亡華戰爭。雖然目前的中國已經是不可征服的國家,立於不敗之地,然而中國最大的軟肋來自內部。中國有捧着西方自由、民主、人權神主牌為圭臬的,不斷攻擊政府的知識份子(公知),有甘為西方忠狗、圍堵中國、羞辱中國的組織(法輪功,蔡英文政府,深藍反共族群),而中國內部傳統漢奸、買辦、貪污心態的族群依舊興旺,這些問題遠比美國外來的危險更嚴峻,必須努力解決。最近中國修改憲法實為針對嚴峻局勢不得已的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