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反腐與自由民主的取捨 | 譚台明

習近平對社會的全面控制,並非為了打造極權國家,而是為了防止貪官的全面反撲。

「奪人錢財,有如殺人父母。」要打貪反腐,你能想像貪官的反抗會有多強?十年前,流行一句話︰「反腐、亡黨,不反腐、亡國。」忘了嗎?在貪官遍地的時代,反腐有多難?(如果容易,胡錦濤早就作了。胡這個人也是反貪的。)

習不全面控制,貪官必藉「自由」而大造其謠,把水攪渾,讓你一身髒水,讓你反腐辦不下去。更有甚者,面對反腐,貪官一定唱民主的高調。因為一旦有反對黨,有群眾支持,反腐就反不下去了。請看陳水扁的例子。

而且,就算當不了陳水扁,民主自由也可製造話題,藉枝微末節半真半假的事情上綱上線,以偏概全,悚動視聽,以抹黑反腐,打亂節奏;或勾結外國勢力,節外生枝,造成全國性的輿情洶湧,最後讓你窮於應付,而反腐不得不半途而廢。

總之,反腐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習全面控制,大家都不滿,尤其對靠筆桿謀生的人(學者、新聞、文藝線上的人)更是覺得不便,更反感,我很了解,也很同情。若我生活在大陸,可能也有怨氣。但為了反腐大局,你告訴我,還有別的辦法沒有?(我是想不出來。除非你把貪官都想成好人、想成笨蛋,認為他們會乖乖認罪,俯首就擒。)

有人以為民主化就能反腐,是嗎!菲律賓、印度就沒人想反腐嗎?他們國家就沒有愛國者要出來反腐嗎?反得成嗎?至於台灣,執政的民進黨腐不腐?大家心知肚明。

註:我不是反對民主自由,也不是說民主自由的社會沒有辦法反腐,而是說,在中國經過全面性腐敗的情況下,在文革傷痛左右派對立並未消失的情況下,目前的做法有其合理性,推動民主自由要十分謹慎。

大陸整治貪腐 | 張自立

2021年,中國大陸公佈2012年12月到2021年5月,紀檢監察立案385萬件,查處408.9萬人,十九大(2017年10月)以來,有4.2萬幹部主動投案,中國貪腐不可謂不嚴重,那我們就來討論一下吧。

一個貧窮的國家,要開始發展經濟,幾乎馬上就會帶來一個小兄弟,這就是"貪腐",原因非常簡單,一個貧窮的國家,官員的待遇一定低,因為國家沒有錢。那麼就會產生一個自然現象,官,"有權無錢”,商,"有錢無權",你說這兩個是不是"天作之合”,這個時候"貪污”是人類貪婪的自然流露。說到底,堯舜、諸葛亮,在中國歷史上,搬著手指頭也數不出幾個。

貪污犯,人人都恨,我們說盡量抓,抓到了嚴辦,但是對不起,這個解決不了問題。君不信,我就舉一個實例。在中國歷史上,明太祖朱元璋,出生貧寒,對貪官,恨之入骨,所以朱元璋的肅貪運動,歷時之久,措施之嚴,手段之狠,刑法之酷 (貪污60兩以上,剝皮萱草,人皮中填草,掛在縣衙門之外),殺人之多 (15萬貪官),為數千年中國歷史所罕見,但是朱元璋打貪最終失敗,原因很簡單,因為明朝官吏,俸祿極低。中國古時候有一句話"足以養廉”,你不給人"足”,卻怎麼能夠要求人家"廉”?既然努力抓貪官,不能解決問題,那麼解決貪腐問題的方法在哪裡呢?

先把重心弄清楚,中國領導人心裡非常清楚,當時經濟的發展是重中之重,發展才是硬道理,1976年,大陸人均GDP是美金154元,正是"祖國山河一片窮”,全國都是窮光蛋。中國幾千年前就了解,"水至清則無魚”,所以發展經濟的初期,治國重點,不是放在要求"水至清”,所有的力量都放在經濟發展,要求養出"大魚" (但是要小心,不能讓水太混,這樣魚全死了)。

舉一個例子,大陸的前鐵道部部長劉志軍。劉志軍是一個從基層幹起的工作狂,他獨裁、鐵腕、聰明、有膽識、有魄力,每次高鐵試車的時候,為找到問題,他不怕危險,一定站在駕駛的身邊。當時中國高鐵沒有技術,他和有技術的日本、德國、法國、加拿大等高鐵公司談判時,利用各國競爭的心理,取得技術的轉移。這個談判的策略、過程和成功的結果,得到哈佛大學商學院高度評價,他為中國高鐵取得良好的開始和快速的發展,劉志軍也被稱為中國高鐵之父。然而劉志軍後來居然是一個貪污犯,被判死刑後減為無期徒刑,現在還關在秦城監獄。

一個貧窮的發展中國家,如果你沒有發展和貪污兩不誤的本領,那麼基本上想要成功是非常困難的。為了經濟發展,曹操說的更是直白,"有事賞功能”,所以當時要用能幹的人辦實事,經濟上去以後,國家有了錢,才能為全國公務員加薪,公務員的生活好了以後,才能要求"足以養廉”的廉,所以曹操的下一句是"治平尚德行"。如果要看這個過程進行的如何,就看如果貪污犯拼命抓,而國家經濟仍可以繼續良好的發展,就表示這個國家正在朝"廉能政府”邁進,期待吧!